106 神仙哥哥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关于韩洛思的传闻,赫连尹一直以为她会是苏凡那种打扮出格的女孩,竟没想到,她的外貌和衣着都这么清纯可人;。

  校服丝毫没有改动。

  面容也丝毫没有妆容。

  是个素颜也很漂亮的女孩。

  更难得的是她的声音和性格,竟如同她的名字一般,清甜温和,思思饶人。且不管她的真性情如何,但至少赫连尹见她的第一面是这样,她弱柳如风般站在风里,笑容温和。

  “胤哥哥。”

  这句话她是对赫连胤说的,声音很好听,眼瞳也很清澈。

  赫连胤怪异地看了她好一会,“男人婆,你以前可不是这打扮的啊。”

  她敛眉莞尔,“小时候皮,不懂事,希望胤哥哥不要在意,这位是”

  她看着赫连尹,眼珠妍妩明亮。

  秋日的风慢慢吹着。

  赫连尹轻轻微笑,眼瞳深邃如海。

  忽然。

  一只带着护指的手勾住赫连尹的肩膀,少年斜斜倚墙而立,身体一半的重力靠在赫连尹肩上,他与她的面容沐浴在金色的夕阳中,那双狭长的眸,仿佛只映着赫连尹一个人,浓烈深远的感情,让人觉得轻轻有些晕眩。

  “她是我妹妹,小尹。”

  这句话氤氲着他都不曾察觉的明快温柔。

  韩洛思微微一愣。

  目光落在赫连胤勾在赫连尹肩膀的手上,少年妖娆美丽,少女意态悠然,明亮得就像一幅油画。

  她看着两人仿佛有半个世纪那么长。

  很奇怪。

  她觉得俩人不像兄妹,倒像情侣,她与四个少年也算青梅竹马,但这么多年以来,胤哥哥都不曾与她这样亲密地勾肩搭背过,胤哥哥曾不止一次说过他很讨厌那些矫揉造作的女孩,动不动就哭哭啼啼,所以她掩去了自己的脆弱的一面,不断变得强大,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站在胤哥哥身边,让他觉得她特别,另类,温柔又不失得体,与他依偎在一起,受到所有人的羡慕。

  所有人都没说错,胤哥哥生下来就是太阳一般的存在,所有人都要围着他绕,为了博他一笑,无论付出什么都在所不惜。

  韩洛思早在很多年前就喜欢着赫连胤。

  大概是10岁的时候,赫连胤从英国归来,那一天,机关大院的人都到赫连家庆祝,少年不爱与人说话,坐在窗台的白色纱帘之后,阳光洒在纱帘上,剪影出了他美丽的身影,他的睫毛极长极长,映显在纱帘上,就像韩洛思心中的一根羽毛,撩啊撩,闪啊闪,令人痴痴不忘。

  那一天,韩洛思没有见到他的样子。

  但回到家中的她,失魂落魄了很久。

  第二天,她约上韩洛宵,元熙,江辰希四人再次到赫连家拜访,她发誓,这一次她一定要见到他的样子;。

  少年仍坐在白色纱帘之后。

  他就像不曾离开,静静地坐在那里,四人呆呆地望着那抹美丽虚幻身影,谁也不敢向前走动。

  “你们是谁”帘后的少年忽然站起了身。

  而后。

  一只苍白的手轻轻撩起了纱帘一角。

  很快。

  那纱帘又垂了下来。

  一缕淡淡的清香飘来,那是少年身上特有的味道,弥留在所有人的感官中,久久不散。

  “你是赫连家的小孩吗”稍微大胆的江辰希上前问他。

  少年微微一笑,睫毛在纱帘上扬了起来,“我不是难道你是”

  “你是赫连胤。”

  “你又是谁”他隔着纱帘与他们说话,声音悦耳,高高在上。

  “我叫江辰希,我爸爸是你爸爸的朋友,所以我们也是朋友。”

  “是吗”

  “难道不是”

  纱帘后的少年沉默了片刻,轻轻道:“你们会说俄语吗”

  几个人面面相觑,摇头。

  “不会。”

  “那你们会说法语吗”

  “也不会。”

  “那你们会说西班牙语吗”

  “都不会。”

  纱帘后的少年忽然笑了,“那我们是朋友了。”

  他讨厌会说那三种话的人,因为他听不懂。

  几人一头雾水,却没有问什么,等着他从帘子后面走出了,他却没有动,重新坐了下去,没有说话。

  “你不出来吗”

  少年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奇怪,反问道:“去哪里”

  “当然是跟我们去玩啦,要沙地玩弹珠,有好多人一起玩的,你去不去”

  “弹珠”他迟疑了一下,“是什么东西”

  “就是一种玻璃珠子,可以十几个人一起玩的,谁赢了珠子就归谁,你要是没有弹珠,就带上钱,我们带你去买,教你玩儿。”

  “好玩吗”

  “好。”

  “那你们等等我;。”

  帘后的少年突然站起来,消失了,而后,他又出现在白色纱帘后面。

  一只洁白的手掀起了纱帘。

  那惊艳的一瞬间。

  常常在四个人心中回放,快镜头,慢镜头,长镜头,近镜头,推前,拉后,旋转,从各个角度,配着不同的音乐和光色,淋漓尽致的抒写着那一生只有一次的惊艳。

  夏日的微风令人醉。

  少年倚靠在窗台边,眼底有卷涌的妖气。

  他俯视着他们。

  就像高贵的王子看着自己的臣民,黑玉般的发上有淡淡的光泽,一阵微风吹过,紫藤萝花瓣轻盈地飘落在他肩上,美得令人晕眩神迷。

  这是赫连家的后院。

  他从窗户里爬了出来。

  从此那站在纱帘后的少年,便成了韩洛思心中永不褪色的神仙哥哥。

  那是一种宿命般的觉悟。

  仿佛一缕春风拂过,沉睡的大地忽然睁开了眼睛。

  仿佛一滴露珠滚落,含苞的花蕊蓦然绽放。

  仿佛一架沉寂多年的钢琴,在某种神秘力量的驱使下,被一双巧妙的手轻轻按响。

  突然之间,她的世界变得不再一样,看见他时,她会无端的满足和欣喜,看不见他时,会莫名变得空虚失落,总揣着下一秒就会遇见的期许,只有呆在他身边,才觉得一颗心终于回来心中,有一种踏实宁静的感觉。

  但是正因为他在自己心中太美好。

  韩洛思不敢贸贸然地表明。

  她躲在暗处。

  拘谨的,矜持的,婉转的关注着他,除非赫连胤对她发出邀请,不然她会克制着自己不去见他,因为她不想让胤哥哥觉得她呼之则来呼指则去,暗恋的别扭心思,从来都是只有自己能体会,她的眼角余光里有他,却不敢出现在他面前,煞费苦心地爱着他,等着他。

  可惜韩洛思的猜测还是失了准。

  一个形同太阳一般存在的人,又怎么会看到身边渺小星球的存在,他也向往着自己眼中的太阳。赫连尹就是他的太阳,在遇上她的那一刻,他就注定围着赫连尹转,只有她,可以照亮他的视野。

  也许爱,一直就是这样不公平的存在,你爱着他,他却爱着她。无论身在何方,无论整个世界怎么样喧闹,只要赫连尹一开口说话,身边的一切杂音就会遥远不复存在,只剩赫连尹的声音,会自动通过屏蔽,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真切地传入耳膜。

  因为。

  他全身的注意力都在她身上啊。

  所以无论她干了什么,瞒着他干了什么,他都可以通过自己,或者旁敲侧击地通过别人去了解;。

  “你好。”良久之后,韩洛思向赫连尹伸出了手。

  赫连尹冰冷的手与她同握,“你好。”

  韩洛思又是一愣,抬起头来,少女带着一副圆框眼镜,瞳孔沉静。

  为什么赫连尹给她的感觉,跟柳云形容的一点都不像,柳云说她长得很普通,没什么特点,可她却觉得这个女孩极有压迫感,立在你面前,就似天生比你高了一截,让人打从心理上,觉得有点自卑

  她自欺地想,这只是幻觉吧这么小的女孩,怎么可能让人觉得有压迫感,而且,胤哥哥怎么可能喜欢上她啊,论身材与样貌,更贴近倾国倾城的还是自己不是吗

  赫连尹亦是端详了她许久,沉默着没有说话。

  韩洛思是个非常体贴懂聊天的女孩,这个想法在5点钟的晚会时间就被验证了,从食堂打来的饭,她会体贴地说:“刚买回来的,小心烫哟。”

  被她照顾到的于舟腼腆一笑,“还好,不烫呢。”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嘛,舟舟,你把那些一次性碗递给我,我来帮你买盛饭。”她会体贴地帮男生们盛汤盛饭,总之,就是个会主动找事帮忙的温柔女孩,她将头发别在而后,纤细的指打开饭盒盖子,将大的一份分为两小份。

  赫连尹低着头在研究剧本。

  赫连胤坐在她旁边,注视着她,口含棒棒糖。

  韩洛思远远看来一眼,把赫连胤叫走了,“胤哥哥,你能过来帮忙倒下饮料吗”

  其他人都在做事。

  于歌在剪仙后的皇冠。

  于舟在拆开饭盒上的透明袋子。

  韩洛宵在搬椅子。

  任夏瑾正在二班排练。

  整个教室里,只有赫连胤一个没事干,因为也没人敢叫他做事。

  “噢。”

  听见韩洛思的请求,赫连胤不情不愿应了一声,用手将赫连尹背后的帽子盖在她头上,胡乱压了压,离开了。

  赫连尹表情微恼,挥开帽子。

  “你揉我头发干嘛”

  少年走到一半,停下脚步,眼珠乌黑如玛瑙,“谁叫你不看我,我都坐了半天了,理都不理我。”

  “忙呢。”赫连尹斜眼瞪他。

  他瞪了回来,“哼,有事业不要哥哥的臭丫头,真薄情。”

  “嗯哼。”赫连尹的眼神变得高深起来。

  少年凤眼一瞪,杀了回来,胡乱揉她的头发,“你还敢说嗯,还敢说。”

  他伸手挠她;。

  赫连尹左躲右闪,两只小手抓住他温暖的大掌,“喂,别玩了,我怕痒。”

  “怕痒”少年挑眉,将她两只纤长的手禁锢在一只大掌内,笑容桀骜恶劣,“那我更要挠你了,让你这么绝情。”

  说着,洁白的指伸到赫连尹腰上,瞬间换回了她不可抑制的笑声,她不断挣扎,却逃脱不了他温暖的大手,身体一软,重重摔在地上。

  却没有预期中的疼痛。

  那双洁白的手扶住了她的腰。

  赫连尹抬起头。

  少年俯视她,那双微微上挑的凤眸,仿佛藏着明珠玉辉般,散发出令人晕眩的温柔。

  风轻轻。

  她静静地看着他。

  整个世界瞬间变得寂静无声。

  在他怀里的少女,头发已渐渐留长,那双淡漠如琉璃的眼眸,此刻正懒洋洋的盯着他。

  “这是你自找的。”

  她轻声说完,少年膝盖处就传来了一阵酸痛。

  而后。

  他吃痛一叫。

  赫连尹已经敏捷地逃出了他的怀抱,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痛得一只脚跪下,仿佛是向她求婚般,单膝下跪。

  她高高在上地看着他,“好玩不”

  少年痛得脸色扭曲,“小尹,你好凶残。”

  “胤哥哥。”远处的声音冷了几度,而后,韩洛思好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重新笑起来,“胤哥哥,你快来这边帮忙吧,我们忙不过来了。”

  赫连尹促狭着笑意看他,“都叫你别玩,还不信,快去帮忙倒饮料吧,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她的指点在他的额头上。

  少年伸手握住,笑意妖邪,对身后的韩洛思说:“我们正在排演仙后和仙王的戏呢,小尹说,这舞台剧的最后是以仙王对仙后求婚而落幕的,我们正在试演呢,阿宵,你看我这求婚的姿势怎么样是不是很标准”

  韩洛宵看过来,笑意中带了丝了然,“还不错,就是你脸色不太对。”

  “是吗那我纠正一下,再来一次。”少年将计就计,站了起来,重新潇洒跪下,瞳孔里蕴含着浅浅的笑意,“仙后,你愿意嫁给我吗”

  韩洛宵哈哈大笑。

  于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幸好你们是兄妹,不然我一定想歪了。”

  韩洛思身体一怔,抿住唇。

  晚霞的余晖中。

  少年握着赫连尹的手,表情诚挚;。

  “仙后,你愿意嫁给我吗”

  赫连尹眯眼,压低声音,“你知道擅自改剧情的后果是什么么”

  “只要改得好,就会成就一段经典,我就不信我演的这段会输过最后两对情侣相拥的画面。”

  “既然你的理论如此之歪,那我就果断再歪一点,仙后的回答是:不愿意,全剧终。”

  “”赫连胤憋住笑,“不是玩这么大吧人家莎士比亚几百年前的经典就这么被你玩坏了”

  “要你管。”

  “残忍啊残忍。”

  “快去倒饮料”

  最终赫连胤还是去倒饮料了,赫连尹从剧本中抬起头来,就看见赫连胤嘴角的笑容大大的,站在远处的位置上倒饮料,韩洛思站在他身边,偶尔跟他说一两句话,笑容温和。

  韩洛思说:“胤哥哥,你最近忙不忙”

  “还好,现在是休息期了。”

  “你要注意身体哦,我有看过你的演唱会,太棒了,对了,胤哥哥,我同学他们都很喜欢你,问能不能跟你要几张签名。”韩洛思试探性问他。

  赫连胤点头,“可以啊,我等下签给你。”

  “嗯嗯。”韩洛思满心欢喜,“胤哥哥,我可以向你提一个请求吗”

  “只要我办得到的就没问题。”

  韩洛思笑容腼腆,“我可以向你要几张演唱会的门票吗我想跟元熙还是辰希他们一起去听你的演唱会,我听说你们艺人手中都会发到好几张的。”

  “跟元熙他们啊。”赫连胤想了下,点头,“那回头我帮你们几个搞几张好一点的位置吧。”

  “谢谢胤哥哥,你真好。”

  “不客气,你是阿宵的妹妹的,也就是我们几个人的妹妹。”当初几个哥们都对赫连尹那么好,所以阿宵的妹妹,亦是他们几人的妹妹。

  韩洛思其实是能感受到胤哥哥对她的疏离和客气的,除非问话他才会回答,否则他就自己在那里傻笑做事。

  她盛着碗里的饭,忽然转过头,略带烦恼地说:“胤哥哥,我的头发挡到我的脸了,你能到我包里帮我拿一条发圈帮我盘一下吗”

  赫连胤倒着饮料,没抬头,“这个我不太懂,你让呆头鹅去吧,于舟,思思叫你。”

  “怎么了”于舟一脸迷茫的抬起头。

  “思思你跟他呆头鹅说吧。”赫连胤瞬间就将手中的烫手山芋扔了出去,其实他不太喜欢别人一直劳驾他的,但劳驾他的人换了赫连尹就不一样了,为了喜欢的人,两肋插刀。而要是为了感情一般的人,就还是算了吧。

  韩洛思的脸色顿时有些尴尬。

  “思思,有什么事”于舟看着她,瞳孔澄净;。

  “噢,就是那个我头发老是掉下来,档到脸了,想麻烦你帮我到我包里拿一条发圈过来,帮我缠一下头发。”

  于舟面露难色,“那个我不会耶。”

  韩洛思瞬间有一种很心累的感觉,这个于舟太呆了啦。

  但没想到一直沉默的于歌却突然站了起来,冷的脸孔问她:“你的包在哪里”

  韩洛思不知道该觉得受宠若惊还是觉得害怕,于歌的表情太可怕了,眼尾冷冷垂着,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

  她不敢看他,下意识移开自己的视线,指着讲台,“在那。”

  这一群人,一个比一个奇怪,一个比一个可怕,跟哥哥几个人相比起来,太难相处了。

  于歌慢慢走了过去。

  没一会。

  他拿着发圈回来,三两下把韩洛思身后的头发捆了起来盘好,“有什么事尽量自己解决,不要麻烦我弟弟,他身体很虚弱,不宜多走动。”

  “”韩洛思面色微窘,“知道了,不好意思。”

  这个人完全就不知道修养为何物啊。

  完全不顾所有人在场就这样直接说了出来,真是让人汗颜。

  “吃饭啦。”

  十分钟后,韩洛思喊大家过来吃饭,她也算一个有心性的女孩,被于歌那么一说,也不生气,保持着温柔的笑容,呼唤大家吃饭。

  三三两两的人靠坐在过来。

  赫连尹将剧本盖上,站了起来,“我去喊小谨过来吃饭。”

  “好。”韩洛思声音清甜地应道。

  赫连尹点了点头,转身出了教室。

  二班的教室里正在播放轻音乐。

  几个女孩摆动着白底红尾的扇子移来移去。

  中间一个身段柔韧的女孩摆动着自己的身体,四肢如细柳般舒展,如酒如歌。

  赫连尹笑着看了一会,等几人跳完这支舞,才发出声音说:“抱歉打扰一下,小谨,一班可以吃饭了。”

  “好,等我一下。”任夏瑾合上手中的扇子,跟那几个女孩说了什么,几个女孩点点头,收拾自己的书包回宿舍。

  任夏瑾也走了出来,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笑容温和。

  “小尹,等很久了吧。”

  “没有呢,我刚来你就跳完了。”赫连尹眯起眼,打趣她,“要见心上人所以很紧张吗来,我帮你梳梳头发。”

  她伸手将任夏瑾跳得凌乱的发丝拨顺;。

  任夏瑾面皮发烫,“才没有,你不要乱说。”

  “不用这么紧张地,随和一点。”

  “怎么可以不紧张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妹妹也在。”

  “嘿嘿,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不用这么介怀,轻松一点,就当朋友相处就好了。”

  “可是他妹妹很漂亮啊,我跟她站在一起,我觉得自卑。”

  “没事,她漂亮,你有才气嘛,你们的气质不一样,各有所长,不要去比较,好吗”

  “可是你不觉得他妹妹深藏不露吗我之前听钱吾清说过,他妹妹在学校很有名的,但不是在我们这些尖子生的圈子里有名,好像是说,她妹妹挺有势利的。”

  “是吗”赫连尹淡淡应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在说下去。

  饭桌上。

  韩洛思对所有人的态度都很好,不断给所有人夹菜,跟韩洛宵的也聊得很开怀,看得她跟她哥哥的感情很好。

  她拨了拨鬓前的碎发,对韩洛宵道:“哥哥,妈妈下个月就生日了,你打算给妈妈送什么啊”

  任夏瑾偷偷看了她一眼,真是个很孝顺的女孩呢。

  韩洛宵夹菜的筷子停了一下,“你说给妈妈打造一条白金生肖的项链怎么样”

  “一点诚意都没有。”韩洛思噘着嘴,不太高兴,“妈妈的腿不太好,我们应该对症下药啊,至少也要买一台按摩脚的机器啊,胤哥哥,你说是不是”

  赫连胤突然被点名,淡淡笑了笑。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借花献佛给伯母送一台按摩的机器好了,你们都不要跟我抢啊。”赫连胤一直喊韩妈妈为干妈的,干妈生日,他不可能不到场。

  只能说韩洛思太会讲话了。

  她邀请人的方式真是令人又佩服又熨烫体贴。

  果然是经常跟在大人物身后转悠的千金小姐,讲起话来,落落大方。

  “那思思就在这里谢谢胤哥哥啦。”她举了举手中的可乐。

  赫连胤与她碰杯,笑容迷人,“不必谢,干妈也是我妈啊,生日我必须到场的嘛。”

  “那是,胤哥哥可比我哥哥孝顺多了,我哥每年,就只会给我妈妈送生肖项链,真是太太太老土啦。”

  韩洛宵只是笑笑不说话,他这个妹妹从小就人小鬼大,他这个哥哥一直不是她的对手,小时候两人经常闹架,妈妈一直帮着思思,那时候他还觉得妈妈偏袒思思了,现在回想起来,是思思太聪明了,父母会怜爱她,也是因为她更加体贴父母,比他这个沉默的性子要讨喜得多。

  窗外彩霞满天。

  天快黑了。

  赫连胤转过头,乌黑的眼珠注视着赫连尹,“小尹,你应该还没见过韩伯母吧她是我干妈,等她生日那天,你和我一起去拜访她吧;。”

  赫连尹没说话。

  韩洛思笑着说:“大家都一起来吧,反正你们也是我哥哥的朋友,来家里凑凑热闹也好,我们这些孩子就都有得玩啦。”

  “没兴趣。”于歌瞬间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韩洛思有一瞬间想打死他,这个人,真是快把自己噎死了,真是一根刺一样的存在,但凡她说了什么,都能在第一时间被他冷了场,都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天性如此。不过听说于歌的性格就是这样,只要是他不喜欢的事情,他一概不会留情,哎,要不是他那么出名,那么多女孩喜欢着他,她真是不想忍他的。

  比起这个讨人厌的人,他弟弟于舟真是可爱太多了,永远笑盈盈的,神情诚挚纯净,让人心生好感呢。

  “没关系,有时间的人来就好了,没时间就算了。”韩洛思嘴角的笑容仍然不减。

  “好,我会去的。”为了不让她尴尬,任夏瑾赶紧点头应下了,她觉得韩洛思人挺好的,跟传闻不太像,感觉她很随和体贴,也很孝顺,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我也会去的。”于舟也是挺捧场的人,他的性子有点烂好人,不忍心让别人难过和难堪。哎,于歌搞的烂摊子,只能他收拾了。

  坐在远处的于歌好像感受到了于舟的想法,默默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既然大家都同意,赫连尹也没有什么意见,韩洛思既然是韩洛宵的妹妹,那也就她的朋友,一个院子的人,不该分你我。

  饭后。

  大家开始排练演习。

  出演名单如下:

  赫连胤演仙王。

  赫连尹演仙后。

  韩洛宵演男一。

  任夏瑾演女一。

  于歌演仙童。

  于舟演男二。

  韩洛思演女二。

  第一段的开端是这样的。

  先由身兼两职的于歌念出一段开场白,他除了演仙童,还要演精灵。

  “这一朵紫色的小花,尚留着爱神的箭疤,让它那灵液的力量,渗进他眸子的中央。当他看见她的时光,让她显出庄严妙相,如同金星照亮天庭,让他向她婉转求情。”

  情节一转。

  到了一座魔法森林里。

  由于歌饰演小精灵飞过一座山谷,两座高山。

  近日,森林中的仙王与仙后在闹不和,两人一见面都破口大骂,仙法缠斗,吓得小精灵们都躲在灌木丛中,不敢现身;。

  原因是仙后得了一个英俊的仙童,仙后疼他就像心肝宝贝一样,仙王嫉妒得眼红,就要仙童给他当侍从,仙后固执地不肯把仙童交出去,惹怒了仙王,于是仙王做出了一种药水,这种药水只要滴在人眼皮上,人就会爱上自己挣开眼睛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仙王要精灵把这瓶药水滴在仙后的眼睛上,给她一个教训。

  没想到贪玩淘气的精灵完全没有听从仙王的指示,在森林中游荡不归,见到两对恋人对爱情而苦恼,女一爱着男一,男一爱着女二,女二爱着男二,男二爱着女二,但女二与男一已经订婚,贪玩的精灵决定帮助两对恋人成双成对。

  半夜,两对男女都睡着了,精灵将药水滴落在男一和男二眼皮上,将睡着的女一移到男一眼前,希望男一醒来第一眼看见女一,然后在将女二移到男二身边,希望男二醒来第一眼看见女二,精灵兴奋地滴完药水后就离开了,没想到第二天,早起的女二出去找早餐了,而醒来的女一背对着男一,她并没有发现男一睡在自己身边,背对而走,来到了一间小木屋,看见男二在睡觉,她便走过去把男二叫醒了。

  醒来的男二看见了女一,一瞬间忘记了对女二的海誓山盟,疯狂地爱上了女一。

  而后面醒来的男一,也找到了小木屋,他第一眼看见了女一,忘记了前一晚对女一说的狠心的话,也爱上了女一。

  一瞬间,原本被两个男士深爱的女二被两人抛弃。

  药水引发了情人之间的混乱。

  因为时间有限。

  舞台剧就从男二和女二私奔的情节开始。

  “如果你爱我,就和我一起逃离这座伤心的城市吧。”于舟半跪在地面上,深情而痛苦地望着富家小姐韩洛思。

  韩洛思低头握住他的手:“我会的,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你。”

  两人没有留意到墙角偷听对话的韩洛宵与任夏瑾,手牵着手逃进了魔法森林,韩洛宵要去追回心爱的未婚妻,紧紧跟随在两人身后。

  任夏瑾亦跟随着心爱的男士韩洛宵一起在森林中奔跑。

  她是富家小姐的朋友,从最初的时候就深爱韩洛宵,可惜他与女二韩洛思是未婚夫妻。

  韩洛宵在森林里跑了一阵子,扭头对步步紧追的任夏瑾说:“我不爱你,请你不要跟着我,我要去追回我心爱的未婚妻,你回去吧。”

  任夏瑾眼含泪光,“是你吸引我的,你这铁心肠的磁石。”

  “我可曾对你说过好话我现在告诉你,我不爱你,并且以后也不会爱你。”

  虽然只是演话剧,但还是让任夏瑾怔了一怔,她垂下头,阴影盖住了她的表情。

  她的声音有些哀伤,“尽管如此,我还是爱你。”

  “我看见你就头痛。”

  “可是看不见你,我会心痛。”

  “你走吧,因为我是那么地讨厌你。”

  任夏瑾呆呆地站在原地;。

  韩洛宵跑远了。

  由于歌饰演的小精灵从灌木丛后钻了出来,轻声叹息,“哎,可怜的女孩,爱上了一个冷酷的年轻人,让我来帮帮你吧。”

  小精灵看着手中的药水说。

  深夜里。

  韩洛宵在森林里跑得累了。

  靠在一颗大树下入睡。

  小精灵于歌出现在他面前,嘴角带着顽劣的笑意,“残酷的年轻人,呵,我将把爱情的汁液滴在你的眼皮上,明日醒来,你就会爱上第一眼所看到的女孩,也就是你今夜你所伤害过的女孩,嘿,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呢,还真有趣啊”

  他在韩洛宵眼皮上滴完了汁液,就将睡在远处的任夏瑾的身体用魔法移了过来,那女孩的眼角尚带着泪水,他静静地俯视着她,轻声微笑,“善良痴心的女孩,明日你将得到你所爱的人的倾慕,要幸福噢。”

  说完。

  小精灵就消失了。

  森林的另一处。

  于舟跟韩洛思在破旧的木屋讲情话,韩洛思与于舟私奔后,总担心于舟会变心抛弃她,她伤感敏感,无论于舟怎么哄她,她都无法相信。

  小精灵于歌出现在木屋窗外。

  摇了摇头,“哎,美丽敏感的女孩,让我来帮帮你吧,我将把爱情的汁液滴在你爱的人眼皮上,明天醒来,他就会对你履行一生的承诺。”

  寂静的夜里。

  木屋里的两个人相拥着入睡了。

  小精灵于歌在于舟眼皮上滴完汁液,淘气一笑,挥动翅膀离开了。

  第一段故事演到这里结束了。

  “由于时间有限,我们今天就先演习到这里。”赫连尹合上手中的剧本,冲几人鼓掌,“第一段演得太棒了,尤其是小谨那哀伤的表情,看得我都要哭了。”

  任夏瑾笑得有些不自然,大抵是刚才太入戏了,听了韩洛宵的话,感到伤心。

  赫连尹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笑声说:“怎么了小谨,太入戏了”

  任夏瑾摇头,泪光闪烁。

  “有什么好哭的傻丫头,这是个很有趣的喜剧啊,由韩洛宵饰演的男一在后面会疯狂地爱上你的,不要为了剧中的那些话而难过。”

  “我没有呢。”

  “嗯,要好好的。”

  “嗯。”

  上晚自习的时候,赫连胤一直盯着赫连尹看,那双勾人魂魄的凤眸里,蕴着淡淡的妖气。

  “小尹;。”

  自习课上是没有老师在场的。

  所以他的胆子大了一些,将卷子扔在一旁,支着脑袋深深凝视她。

  “怎么了”赫连尹从书中抬起头,那纤长的指捏着蓝色的涂改液,转啊转,恍惚了赫连胤的双眼。

  他笑着说:“小尹,我觉得你刚才安排的情景蛮好看的,我好喜欢男一跟女一的对话,男一好酷啊,女一也很深情,小尹,我想问问你,你给仙后和仙王安排了什么样的情节,能给我说说吗有没有互相暧昧和倾慕的情节”

  “你不是看过书了吗”赫连尹斜着眼瞅他,眼珠调皮。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擅自改动了情节,书中根本不是这个样子,书中的男一超级绝情,是个可恶的青年,你改动了他的戏份和台词,对吗”

  赫连尹只笑不语。

  “对吧”赫连胤想象着刚才的情景,唇瓣美如盛夏里妖艳的罂粟花,“既然你改了情节,那我也有要求,我要求仙王和仙后加戏,让两人的对手戏多一点。”

  “理由呢”

  “因为我是大腕。”

  赫连尹忍俊不禁,“你还敢再自恋一点吗”

  “本来就是啊,你说这舞台剧,全校最想看的人是谁要是全剧由饰演仙王的我出演,我看同学们更激动吧。”

  “可仙王毕竟不是主角啊。”

  “不是主角就改到是主角嘛,小尹,你看,我都不收你出演费了,你还不抓紧这个跟我秀恩爱的机会啊”

  赫连尹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看同学们是会打死我吧。”

  “怎么会你是我妹妹啊,她们巴结爱戴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仇视你”

  赫连尹沉思了一会,“那我考虑考虑吧。”

  “这种天下掉馅饼的事你还要考虑啊”

  赫连尹失笑,“因为擅自改剧本是不对的啊,而且这个故事中的人物都很不错,估计全校最帅最优秀的人都在我们这出舞台剧里面了吧,到时候必定是会轰动全校的。我要考虑清楚,因为仲夏夜之梦毕竟是讲爱情故事的,我们最好符合原著一点,我修改男一的戏份,是因为书中的男一真的太绝情了,让心生不舒服,而女一又爱得太卑微了,这样的爱不符合现在的爱情观,所以当然要适当地修改一点啊,不然会引起同学的反感的。”

  “好吧,假如你一定要尊重原著,那我也可以体谅你,毕竟你是编剧嘛,我听你的。”

  赫连尹静静地看了他许久,轻声问道:“假如,我是说假如噢,假如可以让仙王和仙后多加一场戏,你想加一场什么样的戏”

  ------题外话------

  仲夏夜之梦的故事被序序改动了一点,嘿嘿,看的宝贝们不要太介怀哈,台词的线路改了一下下,但主线故事没有变,么么哒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106 神仙哥哥》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