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天刚放亮。

  所有人整装出发,精神奕奕。

  出门前,赫连尹站在破旧的全身镜前,打量了眼自己,纤瘦,轻盈,肌肤洁白,不施脂粉,一件纤尘不染的户外服,白色长裤,黑色钢钉靴,头发捆成幽黑的鱼尾辫,罩上鸭舌帽和户外衣连帽,那张沉静如海的面容,瞬间被隐入帽檐之下,气质疏离。

  路途遥远。

  大家吃过馍馍和馒头,不再废话,集合出行。

  屋外在下雨。

  空气湿润。

  树木和野花露水低垂。

  几人面面相觑,韩洛宵担心任夏瑾的身体,雨中的山路不好走,她之前的脚崴了一次,他有些担心。

  “外面在下雨,我们还去吗?”

  几个少年都没有说话,谁也不知道雨中的山路是怎么样的,若是危险,还是三思而后行吧。

  “小尹,你觉得下雨天,可以出行吗?”

  赫连尹出神地看着远处,天地间都被雨丝笼罩,沙沙作响。

  有一种烟雨水墨画般的安详,美丽寂静。

  她看出了韩洛宵的心思,又扭头看了看元熙和江辰希,两人都垂着头,唇线紧抿,似乎有心事。赫连尹叹了一口气,目光深邃,“既然来到这里了,我必定是要爬完这一段路的,若是你们感到体力不支的,或者是觉有精神状态有些不好的,我建议你们留在这里,因为山路是真的不好走,不要勉强自己的体力,假如真的很喜欢这里,可以下一次再来挑战的,没事的,大家尽兴了就好。”

  这话一说完。

  大家面色各异。

  赫连胤无异议,小尹去哪他就去哪。

  而元熙和江辰希都眼眸明亮亢奋,这两个一看就是想继续挑战的。

  韩洛宵面露犹豫。

  任夏瑾唇色苍白。

  事实上,任夏瑾确实的有点坚持不了了,她的腿之前受过伤,这次来到第二峰,已经耗去了她大部分体力,若是在登第三峰,可能会很吃力,但为了不扫几人的兴,她只好强作镇定地忍耐着。

  其实几个少年都看出了她的不适,但一群人一起出行,不可能因为一个人不太舒服就全员放弃挑战,赫连尹是登山带路人,她是不能不去的那一个,所以她得一碗水端平,照顾所有人的感受,不然这支队伍十之**会散了。

  除了担心任夏瑾的韩洛宵外,其余几个少年都想挑战第三峰,毕竟这种山峰,一辈子可能只会来一次,这次半途而废了,说不定下次就没勇气挑战这样的高峰了。

  可天又下雨了,任夏瑾又受伤了,她登第三峰本来就吃力,这下还要走雨路,基本是不可能的。如果没人愿意留下来照顾她,这支队伍就会一起被拖住,因为谁也不好意思让她留在这里,但不走大家都觉得有些可惜,这山都登了一半了,不踏上隐在云雾般的高峰之上,他们觉得太遗憾。

  “那我不去了吧。”韩洛宵沉思了片刻,低声道:“我昨晚睡得太晚,夜里蹬了被子,感觉有些着凉了,头有些晕,要不,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吧?”

  这话大家心知肚明,韩洛宵这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留下来照顾任夏瑾呢,所以几人都没说什么,沉默地低着头,不知道能说什么。

  任夏瑾听他这么说,唇色更加苍白了,“你感冒了吗?”

  “嗯,是的。”

  “你要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

  “是啊。”韩洛宵点头,哂笑,“要不,你留下来照顾我。”

  她面皮一红,“可以吧。”

  登山对她来说太吃力了,第三高峰需要8个小时,时间太久了。

  既然两人选择留下来。

  那其他四人就可以出发了,赫连尹几人挥别了他们,没入雨幕中。

  丝丝雨点落在头上,雾发憧憧。

  路上。

  大风凛冽。

  灌木丛丛。

  山泉叮咚。

  三个少年都没有说话,鲜艳的衣角被大风吹得翩跹而飞。

  赫连尹走前头,一手持枝棍,一手抚摸过沾满露水的野花,怕他们觉得过意不去和无聊,便笑着说:“元宝啊,你和阿希这两年在国际学校上高中,知识学得怎么样啦?”

  “自然是很好了。”元熙笑着说,眼中却没有笑意,想来还在为撇下韩洛宵跟任夏瑾的事情而介怀。

  赫连看穿了他的心事,却不点透,颔了首,目光中有抹奇异的笑意,“那我们几个来玩个游戏如何?”

  “什么游戏?”这话一下子就引来了元熙的好奇,果然是个活宝啊。

  “这游戏叫考学问。”

  元熙拧着眉,“如何考?”

  赫连尹笑笑,指着头顶落下在雨丝,“现在在下雨,我们来吟诗作对,所有的句子,必须跟雨有关,怎么样?”

  “没问题啊,这两年我也看了不少诗句,就等着有一天在再次挑战你呢。”当年的江城子之糗,他至今还记得呢,将苏轼的两首江城子给混成了一首,惹笑了尖子班的所有同学,从那以后,他就发奋记诗词,不容许自己在出那样的糗事,真是太没面子了。

  “why?不是吧?我没听错吧?元宝要挑战高智商小尹妹妹?”江辰希调侃他。

  赫连胤亦是笑意促狭,漫不经心道:“元熙这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元宝,你确定你今天出门带脑子了?”江辰希搭着他的肩膀,笑容同情。

  “滚”元熙拍开他的手,洋气的来了一句:“”你行你上,不行别bb

  “咦”赫连尹微笑看他,“英文倒是顺溜嘛,但是你这次说错了,这个游戏不是我跟你的游戏,是我们四个人一起玩的,一个接一句,接不上的嘛……”

  赫连尹看着四周思考,“要是接不上,那就负责咱们午餐吃的水果,怎么样?”

  “没问题。”赫连胤眼眸半眯,兴意盎然。这几年为了填词作曲,他也看了不少诗词歌赋,要玩诗词游戏,他还是有点把握的。

  江辰希也勾唇摆手,帅气斐然,“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爷只有舍命陪君子了,不就是水果嘛,输了爷负责到底。”

  “好,够爽快,谁先来?”

  “我。”元熙首当其冲,说了个最简单的,“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你妹《春晓》都出来了,小学的啊。”江辰希不满。

  “不管是不是小学的,只要是关于雨就成了,嘿嘿……”元熙一脸奸笑,“该你了。”

  “急什么?老子想想不行?”江辰希看着烟雨中的山峦,沉吟片刻,笑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我去,你更可恶,连清明节都来了,我们都在山中呢,你要不要说得这么阴森森啊?”元熙早忘了之前的任夏瑾事件,专心致志地玩起了游戏。

  “你管我,老子还不是学你的啊,怎么样?不服啊。”

  就在两人吵闹得起劲的时候,赫连尹清温的声音响起,“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赫连胤不假思索接住。

  赫连尹眼露赞赏,“厉害。”

  赫连胤眼珠含笑,“那是必须的。”

  这端。

  两人都愣了,元熙吃惊地说:“这就又到我了?”

  “不然你以为?”赫连胤斜眼睨他。

  “元宝啊元宝,你要是对得这么慢,可会输的噢。”赫连尹笑他,“还不赶紧的接下去。”

  元熙一愣,“水光潋艳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卧槽,又是小学的”江辰希非要跟他扛。

  元熙脸色窘迫,怒瞪他,这模样,倒像是在怒嗔,“你他妈能别拆老子台么?叫你对诗就好好对,不行别比比,好吗?”

  “行,老子跟你一战到底。”江辰希说完,面色认真了起来,看见远处的杨柳,笑容张扬,“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元熙一愣。

  赫连尹轻轻松松道:“既然你说柳,那我也来一句关于柳的,渭城朝雨泡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不错。”赫连胤称赞她,笑道:“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元熙眼睛一瞪,险险接道:“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还是小学。”江辰希噗呲一笑,“寒雨连江夜人吴,平明送客楚山孤。”

  没想到江辰希程度还不错,赫连尹笑着对他点点头,道:“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这句够大气。

  赫连胤莞尔,“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赫连尹突然一愣,眼眸变得幽深起来。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元熙勉强接住。

  江辰希苦苦思索,好半响,才说道:“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赫连尹看了赫连胤一眼,改变之前的风格,说道:“雨色秋来寒,风严清江爽。”

  是李白的。

  赫连胤抿唇而笑,没想到被她看出来了,他笑道:“宿雨朝来歇,空山秋气清。”

  元熙微微惊愕,不满地嘟嘴,“我抗议啊,为什么你们两都接得这么快啊?让人思考一下都不行。”

  “诗词接龙就是这么快的啦。”赫连尹笑意盈盈,“在我们班,都是这么玩的。”

  “那你能考虑一下我们这些后期奋上学子的脆弱心灵吗?你这样糟蹋我们,会让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又坍塌的。”

  赫连尹忍不住大笑,“好吧,那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思考。”

  “这还差不多。”元熙扯了几条狗尾巴草,拿在手中拍打着,试探道:“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不行不行,这句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江辰希抗议。

  “好吧,那我在想想。”元熙反复在脑中搜索词句,微敛眉道:“过雨荷花满院香,沈李浮花冰雪凉,这句呢?”

  “这句可以,但是沈李浮花不对,是沈李浮瓜。”赫连尹纠正他。

  元熙嘟囔,“耳朵还真尖啊。”

  赫连尹笑笑不语。

  江辰希道:“风声撼山翻怒涛,雨点飞空射强弩。”

  “这句有气魄。”赫连尹点赞他,道:“残云收夏暑,新雨带秋岚。”

  赫连胤一愣,小尹还真的跟自己杠上了啊,他略作思考,沉吟道:“雨径绿芜合,霜园红叶多。”

  赫连尹眼珠一亮,“你还真是在搞小花样啊。”

  赫连胤也不恼,眼珠乌黑,“作词填曲的人,都有这毛病,这叫职业病,强迫症。”

  “什么职业病?强迫症?”元熙听不懂。

  “就是啊,你们两在玩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江辰希亦是云里雾里。

  “其实吧,从刚才开始,哥哥对出来的诗句,除了第一句,其他全是五个字的,我也是偶然才发现的,没想到你这么有心。”赫连尹为两个迷茫的小伙伴解说,声音清温。

  元熙和江辰希同时一愣,回想了一下,才发现

  这他妈还真是啊

  元熙用力拍赫连胤的肩膀,“没想到啊,才两年不同校,阿胤进步了这么多啊。”

  赫连胤被他拍得肩膀微微一抖,后退了两步,瞪了他一眼,眼瞳漆黑危险。

  元熙被那眼神吓了一跳,默默收回自己的爪子,眨眼卖萌,“不小心的,不小心的,嘿嘿……”

  游戏的最后,还是元熙输了,虽然他的学习进步了不少,但一下要对那么多诗词,他还真是有点跟不上思想,之后,他就认怂去找水果了,但心里是服气的,谁叫他的朋友们越来越优秀了啊,他跟着他们,也要变得越来越优秀才行啊。

  午后。

  天空乌云密布。

  雷电沉闷。

  赫连尹看到一行白鹭从眼前飞过,对身后的三个少年说:“我想我们得走快一点了,马上要下大雨了,如果我们不能赶在大雨前到达第二落点,可能路会变得很难走。”

  “没所谓”身后的少年们把帽子摘去,在雨水中互相追逐嬉戏,雨丝落在他们头上脸上,发丝湿漉,性感帅气,他们互相勾着肩膀,笑容爽朗:“下大雨就下大雨,天塌下来当被子盖”

  赫连尹被他们逗乐了,弯着眼看几个在身后玩得不亦乐乎的少年,笑容湛然,“如此,我就慢慢向你们介绍沿途的植物与树木啦。”

  “必须的”他们大喊,好不惬意。

  少女笑笑,回过头继续走,沿途,她介绍着各种果树花草,安谧的眼珠里闪烁着灰蓝色的光泽,诡异却美丽。

  很快。

  大雨哗哗而下。

  暴烈雨水冲击着树林泥土。

  整个天地震荡回声。

  少年们觉得有趣,抬起头,闭紧眼,对着天空啊啊啊大叫。

  而后

  整个山谷传来的绵远空灵的啊啊啊之声。

  赫连尹回望他们。

  四人大笑。

  雨幕中。

  他们都觉得身心愉悦,没有顾迎头而下的大雨,冲着天空发出畅快淋漓的大笑声。

  笑声在山峦中空灵回绕,无限快意。

  那一天。

  他们在山谷中走了整整十一个小时,连绵起伏的山峦望不到尽头,一种自然的美,与天地宇宙浑然一体,肃穆,有序,充满生机。

  虽然很累,但一路聊天,天天说地,欣赏美景,便也不觉得虚妄此行。

  雨停了。

  夜色安谧。

  繁星闪烁。

  泉水淙淙。

  简陋的落脚点灯光闪烁。

  几个形同落汤鸡的少年拖着沉重的脚步踏进那旅店,那一夜,他们在留言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心中有一种胜利般的喜悦。

  那一晚,他们睡得昏沉疲累。

  第三日,他们如愿以偿登上了第四高峰,为了站在云雾之中俯瞰世界,他们忍受着头昏眼花的高原反应,站在山巅顶上,他们感觉自己是站在了天与地的交界处,头顶蓝天,脚绕白云,有种与天地遥相呼应的和谐感,心中开阔宁静。

  元熙张开双臂,笑容安宁,“我有种张开双手就能飞翔的感觉。”

  几人忍俊不禁,却没有打趣他,凝望着脚底的万象世界,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一刻,你想说点什么不?”赫连胤扭头问赫连尹,历经了千辛万苦后,想说点什么呢?

  赫连尹轻轻摇头,“我什么都不想说。”

  “没有什么感想吗?”

  “有。”

  “是什么?”

  “等回去了再告诉你。”

  “好。”他轻轻一笑,将头扭了回去,继续俯瞰世界。

  江辰希指着身上形同破布的户外衫,这衣服来时是橙色的,现在是灰黑色的,他笑着说:“觉不觉得我们来到这里,就像西游记描述的那样,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九九八十一难不敢说,饿其体肤累其筋骨就真的深刻的体会到了。”赫连胤站在云雾之中,虽然衣服脏乱,但一点也不影响他尊贵的气息,相反,有一种就算落魄了也很美丽妖娆的味道,让人心生迷醉。

  赫连尹出神地看着他刀刻斧凿般的侧脸,目光温柔。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128》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