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  “我知道,这事柳云在家里闹过自杀了,姨和姨丈也没有办法,他们就一个女儿,出了什么事他们接受不了,本来柳云还想让我姨夫去找韩洛宵家,跟他们说说两个孩子恋爱的事情,但姨夫不肯去,说之后都闹到去骂他渣男了,现在再去找他们说谈恋爱的事情,他们没那么下作,所以柳云就生气了,现在都没跟姨夫他们说话,每次回家要钱拿钱,不用钱就出去或躲在房间里面,搭都不搭理姨他们。”

  赫连尹听着她这样说,没有表情。

  半响之后。

  她沉吟道:“你认为她会真自杀吗”

  苏凡挠着头,“这个嘛,我也不太好说,但之前柳云跟家里吵架的时候曾经上吊过,后来家里就不敢逼她了,拿她没辙。你为什么这样问”

  “柳云最近总是欺负小瑾呢,文科笼统就一个班,两人在同班,柳云经常找她麻烦她也避不开,我就想着,能不能有什么办法,制衡一下柳云,让她别老拿无辜的人开刀。”

  “难,我这个表妹从小就跋扈,我早领教过了,她心眼极多的,小时候我也被她整治过,后来就不爱搭理她了,我妈说了,这种孩子迟早有人收拾她,不用和她计较,就让她自个作去吧。”

  赫连尹忍俊不禁,“你们倒是心胸宽广,不过我想到了一件事,她之前不是才陷害过小a几人么怎么现在又有那么多朋友了她们不在乎她的名声”

  “她有钱啊,而且那些跟她混的都是臭气相投,也可能被她蒙在鼓里吧,毕竟她怎么看,就是很重义气的人一样,又大方,大家都喜欢这种性格啊。”

  赫连尹微微一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怎么做”

  “你能帮我一个忙么”

  “你说吧,能办到我就帮你了。”

  “帮我把柳云陷害小a的事情传出去,我想要先让她名声狼藉,在慢慢解决她。”

  “这个”苏凡有点为难,毕竟柳云是她的表妹。

  “你小时候被她欺负的仇,不想报了”

  苏凡沉默,半响之后,她点点头,“不,这个仇我想报,只是你怎么知道她对我做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只是从你的表情里看出来的,我觉得你说这件事的时候眼睛有点闪烁,似乎是一件事很重大的事情;。”

  苏凡的面容忽然变得黯淡。

  赫连尹微微俯身,低头凝住她的面容,“我可以问问是什么事情吗”

  “这件事,我不太想说。”

  “事实上,只要你说出来了,就能被当成往事一样随风而去,憋在心里才会变成永远。”

  良久的沉默。

  而后。

  苏凡慢慢道:“小时候她带我去超市,让我偷糖果,那时候年纪小,也贪吃,她跟我说没事的,还自己拿了一包放在口袋里,我就听她的话拿了,然后离开超市的时候,被老板抓到了,老板让我们两个人留下来,叫我们把口袋里的东西翻出来,柳云翻出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可我明明看见当时她偷了,然后我翻出口袋的时候,里面有糖果,老板就让我进办公室里面去,后来是我妈妈来接我的,我就被打了一顿,又后来,我把这事告诉妈妈了,她就让我别跟柳云玩,我们的关系就差不多到那里,就没在怎么联系了,顶多是在家族聚会上见见面。”

  赫连尹叹了口气,“做包子呢,就只能一辈子让人拿捏在手里,想吃你就吃,不想吃就扔。你若不想做包子呢,就要正面迎击,站起身,拒绝做包子。”

  她微笑,“没错,我要拒绝做包子。”

  第二天,柳云陷小a几人于不义的事情传遍学校。

  这年纪的同学们,虽然血气方刚,但是最注重的是义气,不论男女同学,只要出来混的,不讲义气,就是一个死字。

  所以当天,柳云被她那几个好朋友冷言讽刺一番。

  她被孤立了。

  一向人气颇高的她,一下子成了校园里孤立无援的绿茶婊,所有人都指着她的背脊骨骂。

  韩洛宵收到她欺负任夏瑾的消息后,就去找她了,两人站在楼道里,柳云抓着韩洛宵的手,满脸泪痕,韩洛宵并不理会她,说了几句狠话,甩开她的手离开了。

  心灰意冷的她,还被人传出怀孕的消息,上到高三,下到初一,有无数同学都挤到文科班去看她,此时此刻,她已经被成了众矢之的,没有人在惧怕她,看见她从走廊走过,还会去扒她的衣服,说要看看她的肚子。

  柳云吓得拉紧自己的衣服。

  她哭泣。

  没有人理她。

  她愤怒。

  大家一起围殴她。

  听说她还被她原先那几个朋友拖进厕所里去脱衣验身,事实上她并没有怀孕,只是学校乱传的,但她过去那几个好朋友根本就不打算帮她澄清,于是添油加醋地说她打胎了,说她小腹明显突起,一定是打过胎了。

  流言越传越疯,开始有人说她天生犯贱,在学校做起了某某事业,一晚上只要50块钱,还说好多男的都去尝试过了,说滋味还不错;。

  几天之内,柳云就尝试到了从云端之中陷入地狱的感觉。

  但这事远远没有消停下来的迹象。

  流言蜚语越来越严重,甚至有很多男的调侃她,给她起了个外号叫“五十块。”一看见她,就调侃问她,“喂,五十块,晚上要不要”

  她傍晚在教室里做打扫,还有几个男的溜进她们教室,当面问她,“你真的是做那个的吗”

  柳云说:“不是。”

  “不是为什么大家都那么说敢做就敢认好吗”

  柳云委屈落泪。

  大家都当她是装的。

  体育课上。

  她独自一个人坐在花园里,有个男生偷偷摸摸走过来,塞了五十块钱在她手里,忸怩着表情问:“晚上可以吗”

  柳云眉头一拧,把五十块钱扔回去,一巴掌上去,“你他妈才是出来卖的”

  那男的吃了一巴掌,脸色一青,反手一巴掌,把柳云扇得摔在地上,冷着脸色说:“敢卖就不要怕人知道,给你生意还不做,犯贱”

  柳云趴在地上哭泣。

  没有人同情她。

  一进宿舍,她就被人使唤掐打。

  到了教学楼,就被同学们指指点点。

  连她的男朋友都被她打胎的谣言说动摇,把她甩了。

  夜里。

  任夏瑾拿着衣服去洗浴室洗澡。

  她去了不到五分钟,就急匆匆跑回来,对正在看书聊天的几人大喊,“柳云自杀了”

  闹哄哄的寝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什么”

  苏凡霍地一声站了起来,本来她们传出她陷害小a的事情,只是想让她被孤立,没想过要她死。只是没想到同学们的反应那么激烈,那么痛恨她,不仅围攻她,还制造假的流言,把她逼入绝境。

  赫连尹闻言也放下了手里的书。

  沉默地站了起来。

  任夏瑾苍白着脸孔,说话断断续续,“柳云自杀了,在洗浴室里,她弄了一盆热水侵泡在手腕上,一盆子的血”

  话还没说完。

  赫连尹跟苏凡已经跑了出去。

  庄严肃穆的医院门口;。

  一辆救护车响着急促的呼叫声。

  白色护担将几近昏迷的柳云抬进了医院。

  她紧紧握着赫连尹的右手,非常用力,虚弱的声音说:“我要见韩洛宵,我求你,求你”

  然后她脱离了她的手,被抬进救护病房里。

  赫连尹呆呆站在走廊上,有点晃神。

  十几分钟之后。

  她慢慢走到医院的公用电话里,投了一个硬币,打通了韩洛宵的电话,“阿宵,我在医院里,你能过来一趟吗”

  韩洛宵吃惊,“小尹你怎么会找我阿胤他也在呢,我让他来接电话吧。”

  “不用找他”赫连尹停顿了片刻,“也不用告诉他,我找的就是你”

  “为什么不用告诉我”彼端打断她的话,是哥哥的声音。

  赫连尹顿时有些无力地垂下头,眼瞳幽暗,“哥哥,柳云自杀了,她想见韩洛宵,你让他过来一趟吧,在xx医院。”

  彼端没有说话。

  赫连尹挂断了电话,脸色疲惫。

  柳云父母赶到了医院。

  双亲的第一反应,就是抽了苏凡一巴掌,脸色沉痛,“她是你表妹啊。”

  苏凡一句话都没说。

  “小云都告诉我们了你身为姐姐,竟然胡乱散布谣言害她,你知道对一个女孩子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吗那就是名节啊,你传她怀孕了,她以后要怎么继续呆在这个学校里小云今年已经高三了,就差半个学期就高考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怎么可以”

  苏凡低着头,“我没有散布她怀孕的消息,那个是她的朋友说出来的,不是我。”

  “那为什么你不帮她澄清呢你是她表姐啊”

  苏凡握紧拳头,她心里很想说:那么当年我被人抓住偷窃的时候,她怎么不出来帮我澄清呢

  一个人之所以会恨另一个人,绝对不会是平白无故的,而既然恨了,就不可能在重新怜悯她,她害她一次,她便也害她一次,是柳云自己做人太失败,一被捅出个篓子,大家就恨不得一起弄死她,没有一个相信她帮助她的朋友,是因为她自己做人失败,怨不得别人。

  赫连尹沉默地靠在转角的墙基处,久久没有动作。

  柳云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难搞的一个人,真的是最难搞的,动不动就割腕自杀,而且她父母又极其宠溺她,只要她死了,那么她父母一定会闹翻天的,如果这次柳云活不成了,她就间接害了苏凡,虽然她怀孕和堕胎的流言不是苏凡传的,但是一开始她的人品问题是赫连尹拜托苏凡帮忙传出去的,所以最后的矛头都会指向她,原本只是想让她被孤立,然后在慢慢解决她的事情,没想到,时态越来越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

  医生查出了柳云有狂躁症和抑郁症,她的精神有点问题,需要服用精神科药物来控制她的情绪,这是她的病症初次出现,以前她只是表现的焦躁,并没有抑郁的倾向,后来的谣言成了诱因,她的隐性抑郁症被勾了出来,她父母抱在一起痛哭,这种病的人不会致死,也不会说怎么样,但是这种病有潜伏期和发病期,没事的时候就跟正常人一模一样,而发病的时候,就会极度不安,会胡思乱想,然后觉得压抑,难受,痛苦,继而产生以死亡来解脱的想法;。

  韩洛宵来看她了。

  柳云父母跪在医院的走廊里,请求他别再刺激柳云,过去他们对他的中伤,他们可以道歉,只要韩洛宵别再伤害柳云,让她慢慢好起来,别再恶化下去了。

  抑郁症前期都是吃药。

  后期到了注射针筒的时候,就是相当严重了。

  这种病没有救。

  只能控制。

  跟这种病人生活在一起。

  会很累。

  很累。

  要时时谦让。

  病人敏感,多疑,焦虑,心悸,不安。

  一触怒她。

  极可能发生一生都无法挽回的遗憾。

  韩洛宵沉默地站在医院的走廊里,不肯进去见她,她父母的意思很明显了,要他无条件答应柳云说的事情,可以想象,他进去的第一件事,柳云一定会要求他答应和好,他不想与她在一起了,真的很累,况且,他不爱她,就算继续一起,也是互相折磨。

  可是她父母就她一个女儿,假如韩洛宵不去见她,不给她一点活着的希望,她必定是要寻死了。

  病房里。

  柳云的情绪极度低落,望着天花板,双目空洞。

  她已没有了生的意志力。

  病人在发病期的时候,手脚都被绑了起来,怕她一个人呆着的时候会做傻事。

  她父母不敢放开她,也劝不了她,就只能来求韩洛宵,他们希望韩洛宵能看在柳云与她在一起过的情分上,帮帮柳云,等将来时机到了,想分手他们也不阻拦,可眼下,柳云是如此的需要他,希望他可以看在柳云是一条生命的份上,救救她。

  几人在病房外谈事。

  房里的柳云用力挣扎,她想要挣脱开身上的束缚,窗外的天空如此蔚蓝,她要想要翱翔,像一头雄鹰一样,飞翔在天际之上,然后猛地砸在地面,用生命开溅成一朵刺眼的血色玫瑰花。

  她哈哈大笑。

  吓了房外的几个人一跳。

  几人急忙鱼贯而入。

  柳云见了韩洛宵。

  情绪稳定了一点,呆呆地看着他,冲他伸出了手,眼含泪花,无限委屈,“宵”

  父母不忍心地扭过头去哭泣;。

  韩洛宵叹了口气,走过来握住她的手,声音清温,“还好吗”

  柳云痴痴地看着他,眼泪滑落,“我想你。”

  “嗯。”

  “我们不要分手好不好”

  韩洛表情沉默。

  柳云深深地看他,面容苍白秀丽,“好不好我好想你,我还爱你,我不想跟你分手,我想永远永远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她的父母哭得更凶了。

  赫连尹跟苏凡都默然地偏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韩洛宵久久不言。

  柳云的情绪忽然激动了起来,看着窗外的蓝天,笑着说:“外面天好蓝,我想去飞翔。”

  “小云,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柳母低头抹泪。

  “妈妈,我不想活了。”柳云出神地说:“活着好累,大家都不喜欢我,她们都要打我,掀我衣服,他们还问我,一晚多少钱,妈妈,他们问我一晚多少钱,我说我不是卖的,他们说我装纯,大家都不喜欢我,连韩洛宵,也不喜欢我,我好爱他”

  这时候的柳云,处于发病期。

  发病的病人,只会重复诉说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任何人都进不去她的思想里面,但她还记得韩洛宵,证明她爱他爱得极其入骨,也许能重燃她生命希望的人,真的只有韩洛宵了吧。

  好长一段时间,赫连尹和苏凡都在为这件事发愁。

  两人坐在医院的食堂里,微微叹气。

  苏凡说:“没想到事态会变成这样,没想到,她竟然有潜伏病症。”

  赫连尹沉默地喝了口白开水,心事重重。

  这是她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尝试到了失败和压抑的味道,那种病的人,只要人亲眼见过病人,都会感到害怕,因为病人会重复诉说令自己痛苦的事情,没有任何思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断诉说,就像坠落在一个凶险的漩涡中,不断被漩涡吃进去,无法自拔。

  “我现在也是很乱。”她觉得自己对不起苏凡,也对不起小瑾,因为她的计谋,苏凡被柳云父母恨上了,小瑾亦失去了韩洛宵,这次韩洛宵回到柳云身边,分手就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因为柳云的病,不是说分手就能轻易分手的。

  “小尹,你不用对我自责,当初你劝我的时候,我觉得你说得很对,不想做包子,就只能站起来,拒绝做包子。这件事,虽然我挨了骂,但我不后悔我这样做,她怀孕和打胎的流言并不是我们做的,所以我们不用去承担,也不用去感到心里有负担,而已,她会病发,也是因为她本身就有这种病,这叫你弱你有理。我们只是做了还治其人之身的事情而已,并没有实质的伤害她,传她怀孕和打胎的那些人,打她还掀她衣服的那些人,才是对她做了真正伤害的人;。”

  赫连尹没有说话。

  “还有韩洛宵的事情,我想他答应跟柳云和好,应该是那一天他对她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吧,内心出于愧疚,觉得需要给她一点活着的希望,所以同意了。”

  是的。

  韩洛宵和柳云和好了。

  任夏瑾对这件事没有说什么,只是变得更加沉默。

  韩洛思心里很不爽,但她也没说什么,因为柳云的病,她真正变成了她弱她有理。

  半个月之后,柳云返校了,学校为她澄清了流言,很多人对她道歉,同学们听说了她的病情,也不敢在明面上骂她了,要骂也只是暗地里说说。

  柳云没有朋友,就只能跟着赫连尹他们几人呆在一块,一起复习,一起吃饭,经过这些事情,她改变了很多,性格不再那么跋扈嚣张,甚至变得有些不敢面对人群,人一多她就会害怕,所以韩洛宵总得跟她两个人单独相处。

  赫连尹常常看着窗台上的竹叶青发呆,不言不语。

  赫连胤跟她说什么,她也是很少回答,有时候她会看着任夏瑾的背影,觉得是自己对不起了她,眉目愧疚。

  赫连胤劝她她也不听,其实她不是不听,只不过是自己过不去那个坎,虽然苏凡跟她说没关系,任夏瑾跟她说没关系,但她能感觉到小瑾很伤心伤心,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彼此开始有了好感,也经常聚在一起,就差挑明彼此心意的时候,韩洛宵跟柳云和好了,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让人措手不及中又无可奈何。

  冬天流逝。

  春天来临。

  奥数国际赛终于来临了。

  四月的天气阴雨绵绵。

  所有人出门都要撑着雨伞。

  赫连尹和于歌整顿出发,于歌已经同意了哈佛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物理国际赛是他为学校做的最后一件事了,考完物理,他就提前毕业了,然后直接出国,办理哈佛大学的入学手续。

  另一个名额赫连尹推掉了,名额暂时待定,想去哈佛大学的同学现在可以申请。

  任夏瑾去了办公室几次。

  她想要这个名额,想要得到奖学金出国,她不想留在这里,家里的压力,感情的失意,都让她筋疲力尽,她想要换一个环境,好好整理自己的情绪,还有对未来的发展,她是个坚强的女孩,韩洛宵选了是柳云,是他的选择,不关小尹的事情,因为小尹不能控制他的大脑,小尹也不知道柳云有抑郁症,她是为了帮她,她是为了她好,小尹是她这辈子最尊敬的人,她不怪她,不生气,也不难过。

  越是绝望,越要在绝境之中找到希望,勇敢闯过黑暗,曙光将会来临。

  ------题外话------

  过渡章序序写得比较快哈,我马上写完高中了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133》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