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浓烈的吻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回到影院,赫连尹一度沉默,赫连胤问她怎么了,她也是摇摇头,安静地看着电影。

  今日的电影是《莫欺少年穷》,影片中,四个少年的理想都是音乐,却为了生计而走上了辛苦而憋屈的事业道途,在事业中,他们正直,忠厚,坦诚,却不得要领,拼命赚钱,却只换来一堆怒骂和亲戚的反目,只有玩音乐的时候,他们才会从内心上真正的快乐,影片最后是他们参加摇滚歌唱的比赛,全场嗨爆,有一个伙伴的未来岳父不希望他从事音乐,认为玩音乐的人都没出息,他希望伙伴走上医学的路途,可是伙伴生性善良,连一只小白兔都不敢杀,更何况去给人开刀。影片的最后未来岳父说,如果他坚持要参加音乐比赛,那就不要在和他的女儿来往了。

  伙伴为此不想参加比赛,其他三个人劝他:今天外面来了很多人,今天不是明天,如果你明天后悔再来,就再也不会有这么多人了,明天,后天,永远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是年轻人,就要有自己的梦想,做年轻人该做的事情!不要退缩,只要心中有理想,就永远没有世界末日!

  影片最后唱的是《不再犹豫》这首歌,暗黑的电影院里,劲爆的音乐差点挣破了赫连尹的耳膜……

  我有我心底故事

  亲手写上每段

  得失乐与悲与梦儿

  纵有创伤不退避

  梦想有日达成

  找到心底梦想的世界

  终可见

  谁人没试过犹豫

  达到理想不太易

  即使有信心

  斗志却抑止

  谁人定我去或留

  定我心中的宇宙

  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手……

  她出神地看着,心中有了跟四个少年一样的热血和梦想,只要心中有理想,就永远没有世界末日,机会今日已经来到,不是明天,不是后天,而是今天,所以觉醒心中的梦吧,勇敢拥抱梦想!

  她闭上眼睛,黑暗中,她眼角落下两滴泪水,都是这些年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渴望,没错,她的梦想一直就是音乐,当初第一碰到钢琴的时候,她的心灵位置震颤,只是她怕自己不是那块料,亦不敢让人知道她心底的心事,哥哥是天才,他的理想走得一帆风顺,似乎还没杨帆,已顺水而行成就了一艘海洋巨船,连海洋都溺爱着他,让他越来越明亮,越来越耀眼。

  而她。

  躲在安静的角落里,无声地把想要扬起的帆放下,多少个夜晚,她心里压抑惆怅,她也想梦想成真,站在巅峰之最。在日本的时候,她曾放开自己,疑虑地去请教那位弹三味线的和尚,他只让她放下心中欲念,一切顺其自然,该是她的,就会来到!

  *

  夜晚。

  赫连尹独自一个人坐在厨房的高台上喝酒,黑色寂寂,她没有开灯,坐在黑暗中,一声不吭。

  赫连胤去她房间找她聊天,看见人没在房间里,便下楼来找,小尹今天接完电话就一直心不在焉了,不知道她在烦恼什么,赫连胤有点担心,穿着白色的家居鞋慢慢走下楼梯。

  楼下一室黑暗。

  少年慢慢走了下来,宽肩窄腰,帅气非凡。

  看见她的那一刻,赫连胤微微一楞,而后,他的目光移到高台的另一侧,那里放着五六个捏扁的啤酒罐,他走了过来,神色担忧,“小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你不是不会喝吗?”

  “啪——!”

  赫连尹重重把啤酒罐放在桌上,星眸半张,她的手指在啤酒罐上轻轻旋转,浑然不似平日里冷漠疏离的模样,好像有了点醉意,她的脸颊红红的,朦胧剔透,“哥哥我……我要跟你一起唱歌。”

  “哈?”赫连胤听不懂。

  “我要去参加原创情歌比赛……哥哥……你教我作曲好不好?我也要变成天才……强大……然后跟你肩并肩……”

  “你今天接的电话的E姐打给你的?”他似乎料到了,走了过来,洁白的手指落在她的发顶上,轻轻摩挲,“这事她早跟我说过了,小尹,如果你想参加就去吧,想作曲,我也可以教你,不过你为什么要这么难过,你在想什么?”

  她用力摇头,脸埋在他的胸膛里,蹭啊蹭。

  “难过什么啦?”他低头问她,眼神温柔。

  “真的没有。”赫连尹再次摇头,脸色苍白,眼神是如白雾般的雾蒙蒙空白,“我就是想啊……我要培养几个人……不然爷爷欺负你怎么办……我得想想办法……你等等……我先去做张计划表……”

  “喂。”赫连胤拉住她踉踉跄跄站起的身子,搂在怀里,即怜惜又好笑地看着她,小尹喝醉了怎么那么可爱啊?

  “不用计划啦,我都想好了,你不用操心,我不会被爷爷欺负的,我们也不会分开的。”

  “怎么可以呢?爷爷他为什么不让我跟你在一起啊?我不准许,我要去找他,我要去跟他聊聊……”

  “你回来!”赫连胤抱住她,“聊什么聊,你们两加起来代沟都几十个了,有什么好聊的,等我有时间,我自己去跟他聊,你就乖乖的,准备你的唱歌比赛,从明天开始,你要参加严酷的培训。”

  “严酷的培训……”她抱住他的胳膊,歪歪倒倒扬起头凝视他,黑暗中,她的眼睛七分醉意三分清醒,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性。感,“是培训什么……”

  “唱歌,跳舞,弹。”讲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小尹的手还弹不了琴,只能先避过这个了,他抬起头,正想说点什么,赫连尹的脚步一个歪斜,抱着他一起摔在高台后面的沙发上。

  深夜的客厅。

  寂静无人。

  两人拥抱在一起。

  赫连尹身上的酒气和赫连胤身上的清香混和在一起,性感中又带着点点迷离。

  赫连胤身子一僵。

  她抬起头,影子投射在身旁的落地窗上。

  “哥哥,我要吃烤面包……”

  “哈?”赫连胤仰起头,眼中弥漫着妖娆的雾气。

  “烤面包……”她重复着说了几句,又呆呆地坐了起来,“不对,我要去做计划表了,计划表……”

  “你给我回来!”赫连胤把她的身子拽回怀里,神情郁闷,“吃什么面包,大半夜的,有什么好吃的,来,我们去睡觉。”

  赫连尹还是一脸迷蒙地看着他,深邃的眼底异常幽幻,“可是我想吃面包。”

  “别吃啦。”

  “要吃!”她忽然发脾气,“就要吃面包。”

  赫连胤被一吼,楞了一下,目光阴沉似水。

  下一秒。

  他慢慢站了起来,厨房的灯亮了,他把面包从袋子里拿出来,投进白色的烤面包机里,一边拿黄油一边嘀嘀咕咕,“吃什么烤面包,面包哪有我好吃啊?靠,老子真的有那么差劲吗?醉了都对我没有企图,我他妈这张脸是白长了吧……”

  他现在简直严重怀疑自己的魅力,勾搭不成,还在要这里苦逼地烤面包,招谁惹谁了。

  赫连尹呆呆地坐在客厅里,拿着一张纸写啊写,不知道在写什么。

  十五分钟后。

  赫连胤从厨房里端出两块抹了黄油的面包和一杯牛奶,放在她眼前,表情幽怨,“烤好了,吃吧。”

  赫连尹支着脑袋,脸颊红红的,显然还在微醉之中,少年抬起睫毛,偷眼看了下她写的东西,竟然是一串数字,1。2。3。4。5。6……

  赫连胤一头黑线,这东西也叫计划表?

  夜凉如水。

  赫连尹坐在他身边,她并没有吃面包,呆坐在他身边,袅袅的夜雾萦绕在身周,安谧的客厅,狡黠的月光,他在一旁偷偷地笑,一丝温热的体香缭绕在她鼻尖,她望着他,脑袋好像有一瞬间的清醒,而后,又变得恍惚失神,似乎分不清是梦是真。

  “你笑什么?”她凝着眉看他,星眸朦胧。

  “所以你的对抗爷爷计划表到底是什么?”赫连胤决定逗逗她,靠近她的脸庞,他凝视着她,笑容美丽如夜间昙花,轻轻绽放,动人魂魄。

  赫连尹表情错愕地看着他。

  忽视了他说的话。

  她的手忽然伸到了他面前,慢慢抚摸着他的轮廓,眼神迷乱,“真好看。”

  “嗯?”

  “你真好看。”

  “真的吗?”他继续逗她,声音里带了迷人的蛊惑,眼瞳黑亮,“多好看?”

  她迷糊地想了一下,张开自己的双臂,笑容灿烂,“像星星一样好看。”

  “那……”他看着她的唇,低声诱惑,“那既然我这么好看,你要不要给我亲的一下?”

  那声音里充满了雾气。

  赫连尹脑中空白。

  仿佛被催眠般,四周的夜色变得轻盈起来。

  “不可以吗?”他失望地追问。

  “好……”

  她话还没说话,唇就被猴急地吻住了。

  他吻得很用力。

  她的唇很凉。

  他紧紧抱着她,仿佛害怕她明天会忘记这个吻,把她用力地按在沙发上,凶狠而深情地吻着她。

  两人的影子纠缠地映在落地窗上。

  此间夜色。

  此间雾气。

  此间少年。

  美丽深沉的夜晚。

  幽静的客厅。

  橘红色的壁灯。

  当赫连胤离开她的唇的时候,竟然发现小尹闭着眼睛,睫毛颤抖,面色淡然。

  他一愣,小尹,已经清醒了?

  “你酒醒了?”他在她耳边低声问她,声音暗哑迷人。

  颤抖的睫毛挣开。

  赫连尹定定地看着他,深邃的眼中如海潮翻涌。

  “嗯。”她轻轻应了一声,不知道要怎么结束现在这个场面,哥哥压在她身上,额……场面有点难以收拾。

  少年看了她良久,而后,轻柔的声音缓缓问道:“可以吗?”

  “什么可以吗?”

  “我可以吻你吗?”

  “这里是客厅呢,会被元熙他们看见的吧。”

  “没关系,他们都睡了。”

  “……”

  “可以吗?”

  赫连尹没有说话,只想说:既然如此,你可以不要问了吗?害她难为情死了。

  “到底可不可以嘛?”他锲而不舍地问,眼底恍若有氤氲的夜雾,朦胧而妖娆。

  “嗯。”赫连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回应,轻轻闭上眼睛,连头皮脚趾都紧张得微微发抖。

  他的唇落了下来。

  吻在她的眼睛上。

  赫连尹克制心头的颤动,轻轻问他:“你在做什么?”

  “吻你的眼睛。”他说完,细细轻吻,“小尹,你似乎很紧张?”

  “没有呢。”

  他没说话,轻笑了一声,将唇移到她的鼻子处,就像水滴落在她皮肤上的感觉一样,凉凉的,轻轻的,“这是你的鼻子。”

  赫连尹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没有回答,她静静地背靠着沙发坐着,心海就像夜间汹涌的海潮,翻滚澎湃。

  不知道过了多久,赫连胤冰冷的手指放在她的唇上。

  “小尹,这是你的嘴唇。”

  赫连尹一颤。

  少年的头已罩在她眼前,吻住了她。

  起初。

  他只是轻柔地吻着她。

  渐渐地。

  他越吻越深,就似要吸走她体内的灵魂,他辗转的,浓烈的,唇瓣愈来愈烈,愈来愈烫。

  浓烈而迷乱的吻。

  他抱紧她。

  狂热地吻着她,眼中有氤氲的雾气,两颊绯红如胭脂,他迷乱地看着她。

  她的体温变得热烫。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血液里燃烧了,而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心跳如此强烈,情绪如此沦陷,仿佛天雷勾地火,宝塔镇妖河,一发不可收拾。

  他吻着她。

  她也吻着他。

  当她察觉到危险时,她慌乱了,挣扎着想要推开了他,而他的吻,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唇瓣……

  “哥哥。”

  “啪!”

  这两声是同时响起的。

  第一句是赫连尹发出来的。

  第二句是客厅的顶灯。

  赫连胤眼神危险地看过去。

  元熙长大嘴巴站在楼梯的平台处,一脸的吃惊,“对对对……对不起,不知道你们在客厅,我闪了。”

  他说完就快速地跑回了楼上,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在客厅干嘛不开大灯啊?害他以为没有人,想到一楼吃个夜宵呢。

  元熙走时忘了关灯。

  所以此时。

  客厅的顶灯亮如白昼。

  赫连尹顿时清醒过来,飞快地伸手推开赫连胤,站起身,跑上二楼,“我去睡觉了,拜拜晚安。”

  她跑回自己房间,洗了澡,躺在被窝中,却没有丝毫睡意。

  呆呆地望着顶灯,她想起了刚才的吻,脸颊有些发烫。

  *

  自从那天之后,赫连尹和赫连胤的感情就像更上了一层楼,变得更加亲密了,但同时,赫连尹也接受了严苛的培训,公寓里有琴房,所以闲暇无事时,赫连胤就会在房中教赫连尹听耳,辨别音律。

  赫连胤坐在钢琴前,手指修长美丽。

  赫连尹站在他身边,就像一名虚心接受指导的学生,认真听他弹奏曲调,然后猜出来。

  为了让赫连尹显得多才多艺,赫连胤决定让她学舞蹈,他将公寓重新装修了一下,他扩建了一个鱼池和一间全玻璃室的舞蹈排练房,听说柳云回港岛去了,所以赫连胤拆了她的房间,他知道小尹喜欢看书,便将柳云的房间改成了书房,几个小伙伴都对这次的改造非常满意,尤其是鱼池旁边的露天座椅和太阳伞,这样他们没课的时候和聚餐的时候就可以聚在那里聊天了,还可以一边欣赏鱼池里的鲤鱼游荡,清泉潾潾,环山设水,惬意极了。

  阳光明媚。

  市区的舞蹈排练房里。

  镜面环绕。

  音乐的声音很大。

  赫连尹报了练舞团,如果报学校,到时候是要一起出行活动的,她去不了,所以就不在社团里学了,哥哥始终有点忙,她不能全部都依靠他。跟着音乐的拍子,排练房里所有女孩摆动身体,汗水滴落在地板上,一不小心脚下就会微微打滑。

  “1、2、3、4、5、6、7、8……”

  “2、2、3、4、5、6、7、8……”

  舞蹈老师梦梦站在最前面领舞,她穿着小背心,迷彩裤,鸭舌帽,身材惹火性感。

  明晃晃的镜子中。

  女孩们的动作乱七八糟,只有满头汗水的赫连尹动作近乎完美,她的眼睛紧跟着梦梦老师的动作,神情专注,动作轻盈。

  音乐回荡在房间里。

  梦梦老师说:“赫连尹,你可以先休息一下,其他人继续。”

  哀叹声一片。

  “没事,我还可以继续。”赫连尹抹掉额头上的薄汗说,面颊白里透红,充满活力。

  梦梦微笑,汗流浃背,“可你已经跳了两个小时了,其他人才跳了一个小时,去休息一下吧,不然会拉伤筋骨的。”

  “好吧。”赫连尹走到排练厅外的栏杆前擦汗,她低着头,双手靠在长腿上,慢慢呼吸,调整疲累的身体。

  有高大的人影走过来。

  一瓶矿泉水送在她面前。

  赫连尹一楞,抬起头,高泽站在她前面,身上穿着跆拳道服,手腕和额头上皆绑着黑带。

  “这次怎么不出手了?前两次都被你揍的狼狈不堪,弄得挫败的我特意来报了个跆拳道班,你竟然就不动手了?真可惜。”

  赫连尹看着他的矿泉水,汗珠滴落在睫毛上,她没有伸手去擦,声音清温,“不是我不想出手,而是没有力气了。”

  高泽微微一笑,望了眼她宽松的运动服,又望了眼排练厅内的光景,挑眉问:“来学舞蹈?”

  “嗯,谢谢你的水了,等下还钱给你。”她接过他的水,拧开瓶盖,小口小口地喝水,让水慢慢地,一点一点流淌过她的喉咙,很舒服,很凉爽。

  “不用了,要是想还,就下次请我喝水吧,反正我也在这里学跆拳道,还怕没机会遇上么?还有,你为什么喝水这么慢啊?”

  “喝的慢对身体的吸收好。”她淡淡回答。

  高泽也学着她动作试了试,惊喜道:“还真是这样,喝小口比大口还解渴。”

  “你也是戏剧学院的学生吗?”赫连尹抬眉问他,眼珠淡漠。

  “嗯,我是导演系的,你呢?表演系还是音乐系?”

  “音乐的。”

  “哦?”高泽高有兴趣,靠在她旁边,眉眼风流好看,“你想当歌手?”

  “算是吧。”

  “下个月学校会举办比赛,你到时候会来参加吗?”

  “学校举办的我不去,赢和输都不痛不痒的,没什么意思。”

  “看不出来你野心这么大啊。”高泽有些吃惊,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笑道:“等下下课了有事吗?我请你吃饭吧?”

  “没空。”她很干脆地拒绝了他。

  “我没那么面目可憎吧?你居然这么干脆就拒绝了我,这样很伤我的心的,你知道吗?”

  “如果你是想问雪奈的事情,那我只能告诉我,我真的帮不到你,因为我真的不认识雪奈,还有,我劝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就是请我吃龙肉,我也没兴趣。”

  “哈哈哈……”高泽不怒反笑,看着她,轮廓清冽英俊,“你太可爱了,我有说我是要问雪奈的事情吗?难道我就不能单纯地请你吃顿饭?”

  “不能。”

  “why?”

  “因为你动机不纯。”

  “何以见得?”

  “第一,你我非情非故,既不是朋友,也不是师兄,只见过两次面,没有任何瓜葛,请我吃饭,不是有求于我,就是想得到点什么。”

  “那么第二呢?”他嘴角的笑容仍然很暖。

  “第二,我看你不顺眼。”

  高泽哈哈大笑,“你这人也太戒备了吧,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

  “暧昧的朋友?”她反转眼珠看他,微微透着冷意,“不要拿你的手段对付我,我不想参合利益斗争,没什么意思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142 浓烈的吻》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