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美国结婚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无数个夜晚,因为林婉言的逝去,赫连胤陷入了梦魇之中,他的睫毛和身体不住颤抖,脸色痛苦苍白。

  赫连尹在浓黑的夜色中抱紧他,轻声宽慰,“哥哥,只是做梦了,不要害怕,哥哥,我会永远守在你身边,不要怕……”

  赫连胤时常梦见林婉言,这是对至离去不舍的表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常常梦见林婉言,因而心中的痛被更大的扩大出来,痛得他夜夜难眠,浑身抽搐。赫连尹晚上总睡不好,她要在赫连胤身边照顾他,尽管他振作了,但有些东西不是说要放下就能轻易放下的,林婉言是赫连胤的母亲,是他的挚友,是他的明灯,从前他们就像好朋友一样相处,林婉言死后,赫连胤等于是失去了至亲,也失去了一个挚友。

  赫连胤把公司通告统统推掉了,每日躲在房间里睡觉,赫连尹怕哥哥会闷坏自己,便经常约他出去吃饭,散步。

  山顶的餐厅里。

  容纳千万书的大型书城里。

  曲折崎岖的山道口。

  极度刺激的蹦极。

  这些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身影,赫连胤身上绑着蹦极的安全带,从海拔两三千米的高山之上纵然一跃,美丽修长的身影一下脱离站立点飞行在山谷之间,他甚至跃入了水面,在明镜一般的溪水间撩起一圈圈涟漪。

  赫连尹看得一阵心惊肉跳。

  但是她没有说一个不字,但凡哥哥想去的地方,她都义无反顾地跟着,两人结伴出行,去夜店流连,赫连尹始终沉默地呆在他身边,他不语,她陪伴,他喝酒,她看着,他呕吐,她照顾,不离不弃。

  林婉言死后的第十六天,迎来了除夕夜,她的逝去导致除夕夜气氛冷淡,所有人脸上都不见喜色,兴趣缺缺。

  当天晚上。

  赫连胜没有在家里过节。

  赫连爷爷由赫连涵涵陪同着去了三叔家里。

  都尽可能地避开欢庆。

  气候十来度的除夕夜,赫连胤跟赫连尹穿着大红色的喜庆服装,坐在家里吃火锅,赫连胤沉默地垂着睫毛,灯光打在脸上,剪影出了孤独深重的暗影。

  “小尹,我们出去玩吧。”饭后,他低声提议。

  “去玩?”

  “嗯。”他点头,最近他虽然过得浑噩恍惚,但他始终没有忘却身后的少女,在这样沉重悲伤的日子里,她像影子一样如影相随,他很感动。

  赫连尹没有再问什么,清晰地说了一句,“好。”

  赫连胤的玩是出海。

  夜间的海洋波涛汹涌。

  赫连尹站在白浪之上的甲板栏杆处。

  风大如吼。

  甲板上还有一架白色的钢琴。

  少年把游艇开入海域中心,停了下来。

  忽然之间,世界也像停了下来,一望无垠的海面就像一面静止的镜子,月光破云而来,洒照在海面上,荡出了清冷的微光。

  就在这无言表达的孤独夜里。

  少年噗通一声,跃入了海面,波光粼粼的水面瞬间分裂,他钻了进去,美丽的身影在万籁俱寂,波澜壮阔的海洋里游动。

  赫连尹在月光之中凝视他,他越游越远,越游越远,仿佛想随着白色海浪,飘荡在海洋深处去。

  “哥哥!”她站在甲板上大声喊他,灵魂血液里充满了冰冷。

  少年没有听见,他离她离得太远,身子骨沉浸在冰冷的海水中,释放着心中的压抑情绪。

  “哥哥!”

  赫连尹又喊了一声,见少年不答,她拨掉自己的鞋子,扑的一声,俯身入海。

  冰冷刺骨的海水四面而来。

  她没有停留,用双臂划开海水,像一只飞掠而驰的鸟翼,直直地朝赫连胤的方向游去,“哥哥……”

  她的衣服注满了海水。

  她不管不顾,游得飞快。

  但很快。

  她就停住了。

  她的脚抽筋了。

  她停在海水中央。

  一阵巨浪翻来。

  耳边咕嘟咕嘟都是水的声音。

  “哥哥……”她的唇色变得苍白,脑袋随着流水沉溺。

  窒息。

  昏沉。

  意识稍纵即逝。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放弃对生的渴望,奋力地在水中挣扎,意识薄弱,“哥……哥……”

  下一秒。

  她的手臂被人紧紧攀住,脑袋顶出了水面。

  新鲜的空气瞬间冲来。

  她大口大口呼吸,身体僵硬。

  “你怎么跳下来了?不知道很危险吗?”黑暗中哥哥的眼睛,沉溺,冰冷,如同骇人的刺刀。

  这是一种陌生的情绪。

  赫连尹缓慢道:“我看你游远了,怕你出事,哥哥,最近你已经颓唐够了,不要在这样下去了,不然,我怕,我怕我快撑不下去了……”

  少年身子一震。

  心脏在流动的海水中沉闷振跳。

  而后。

  他紧紧攀住她的身体,爬上了游艇的绳梯。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把她抱进了舱内,按开了暖气。自始至终,他的手臂都没有从她身上离开,把她抱进了洗手间,打开了热水,开始扒她身上被注满了海水的红色毛衣。

  “先洗澡吧,天太冷了,别冻着了。”他低头看她,这是这么多天以来,他第一次关心她,熟悉的感觉瞬间又回来了,与刚才海水中央的那个少年判若两人。

  哥哥。

  回来了。

  在林婉言逝去的第十六天。

  他终于振作。

  赫连尹的眼眶有些发红,不肯去洗澡,依偎在他怀里,闷声痛哭,好久了,她压抑了好久,忍耐了好久,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哥哥,我想你了。”她的声音里有狠重的哭腔。

  少年抱紧她,绚丽容颜郑重而虔诚,“我以后不会在让你失望了。”

  这句话落地的时候。

  他心中的压抑情绪也瞬间飘飞而去。

  他已经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人,不可以在失去第二个了,从今往后,他要好好照顾她,用自己的一生去呵护她,爱护她。

  “嗯。”赫连尹重重点头,脸埋在他的胸膛上,说不上心里头是什么滋味,但就是开心,觉得多日的阴霾终于散去了,令人松了一口气。

  “可是,你现在得去洗澡了,不然会着凉的。”

  “嗯。”

  赫连尹点头,气氛一时变得古怪,等她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浑身湿透的倚靠在穿着泳裤的少年身上,这场面,有点不忍直视。

  少年身子僵硬。

  怔怔地任由她抱着,面色有些不自然,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害羞。

  忽然间。

  他伸出手去触碰她的脸颊,手指皮肤滚烫温热。

  “去洗澡吧。”他克制着心中的悸动说。

  “好。”她从他怀里离开,内心忐忑却故作平静。

  少年看了她良久,眼神深沉之中又难辨,“快去吧。”

  “嗯。”

  她走进了洗手间,浑浑噩噩,恍恍惚惚洗了澡,才发现她没有带衣服来。她尴尬又难堪,立在洗手间内,低声唤他的名字,“哥哥,你在外面吗?”

  “我在。”

  门外传来了少年好听的声音。

  她轻轻咬住嘴唇,“哥哥,我没有带衣服来。”

  门外沉默了一会会,而后,他的脚步声靠近,站在洗手间的门外,低声问她,“小尹,穿我的衣服可以吗?这里只有我的衣服。”

  事实上,这里只有赫连胤今天穿来的衣服,给了她,他自然就没了衣服。

  不知道情况的赫连尹明快说道:“可以啊。”

  有衣服穿就可以了,其他不强求,等衣服晾干了,明天就能穿了。

  “那你开门,我把衣服拿给你。”他脱下身上的衬衣和毛衣递给她,然后,极其别捏的说:“小尹,裤子你可能穿不了,太大了。”

  如果裤子给她。

  他就裸了。

  洁白如玉的手伸在赫连尹跟前。

  他手中握着今天穿来的毛衣和衬衣,赫连尹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脑子轰隆隆的,滚过一阵莫名的慌乱和心悸,她只拿走了他手上的厚毛衣,脸皮烫红,“我只穿毛衣好了,衬衣你自己穿。”

  她在浴室里穿上了哥哥的白色毛衣。

  一米七的她,穿上哥哥一米八八身高的毛衣,版型果然变宽松了,足以挡住她的臀部,但那双如玉般洁白修长的美腿就怎么也挡不住了,她出神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长发良久,才走出洗手间,头发湿着,想装睡都不行。

  “哥哥,这里有吹风筒吗?”她轻声问他,没有带眼镜。

  船舱里只亮着一盏幽暗的壁灯。

  赫连胤回过头来。

  瞳孔一缩。

  跟着,他的呼吸凝滞住了。

  “哥哥……”赫连尹再次唤他,因为不好意思,她双腿笔直地叠在一起,修长身影倒映在地毯上,显出窈窕的妩媚之姿。

  “有。”少年的声音很沙哑,拿来了吹风筒,插在床头灯的插座上,“你过来吧,我帮你吹头发。”

  赫连尹温婉地坐在床边,神色紧张。

  少年在帮她吹头发,长长的发丝在他洁白的手中褪去水珠,她的头发很美,披散在背上,就像一件毫光名贵的羽衣。

  她身上有一缕若有似无的清香。

  她的眼珠澄净惑人。

  她很瘦。

  赫连胤帮她吹完了头发,黯沉望她,“小尹,你真漂亮。”

  赫连尹心底滚过一阵热烫,轻轻微笑,“还好。”

  少年温柔一笑,握住她的手,凝视着她无名指上那个铂金戒指,他微微俯身,落下深情的一吻,那个戒指,跟他脖子的戒指一模一样,他们已经带了有三年了。

  “小尹,你今年十八岁了吧?”

  “嗯,刚刚满十八。”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可以结婚了。”低哑的声音在船舱里回荡,赫连胤问完就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问了出来,然而骤然加快的心跳让他明白自己是多么渴望的想知道她心底里的答案。

  “现在结婚还太早了吧。”她明快地回答,眼珠亮亮的。

  “可是我早就想结婚了。”他眼神忽然变得黯淡,不满地加了一句,“早结婚和晚结婚不都一样吗?又不会吃了你。”

  赫连尹呆住。

  “不是啦,我不是不想跟你在一起的意思啦,我是说,我们还太小了,太早结婚不太好,如果有了小孩,可能会照顾不了,因为我们还是大学生,自己都是孩子,照顾不来的。”

  “你怕?”他转着眼珠,眼底有种幽暗的深沉。

  赫连尹再一次呆住。

  “你这是要逼婚的节奏啊?”

  “没错!”他答得很快,靠近她,将温热的呼吸吐在她脸上,“我想过了,以后我们跟爷爷一起住,我不在家的时候,爷爷肯定会找你谈事情的,我们早点结婚,爷爷就拿我们没辙了。”

  赫连尹一愣,“你怎么知道我们以后是跟爷爷一起住的?”

  “前几天爸爸来找过我了,他说他以后会定居在J城,让我们跟着爷爷住,好好孝敬他。”

  “所以你这几天的负面情绪其实是因为爸爸的话,而不是因为妈妈?”

  “林师奶走前的话我还记得,她说她多活一天就是多折磨一天,她不想在痛苦了,所以她看开了生命,我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妈妈其实走得很安宁,最后那天,她还跟我们去散步,去吃饭,她没有带着怨恨离开,所以我心里也没有那么多恨意,没有那么多不能接受。只是我搞不明白,为什么爸爸要去J城居住,搞不懂他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赫连尹沉默。

  其实她知道,只是她不能说,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会说出这件事情,这是妈妈走前的交代,妈妈希望哥哥心里继续爱爸爸,他已经失去了妈妈,林婉言不希望他还失去爸爸。

  “也许爸爸也有自己想要去完成的事情吧。”思来想去,赫连尹只能这么安慰他,这几年哥哥一直很忙碌,爸爸也很忙碌,两人碰面的机会,一年下来十根手指数得完,他看不出爸爸的心事也正常。赫连尹叹了口气,摸他的柔软的短发,“以后,我们相依为命吧。”

  赫连胤微笑,望着她,眼底隐隐燃烧出火焰,“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动作,其实是在勾引我?”

  “我明明就是很正经地跟你聊天,快,把吹风筒收拾起来,该睡觉了。”

  “好。”少年很听话,把吹风筒收进柜里,关了灯,上床睡觉。

  他在黑暗中翻了一会身子,始终睡不着,伸出微凉的手指去触碰赫连尹的头发,然后,他的手指移到了赫连尹的脸颊上,柔声问道:“小尹,你睡着了吗?”

  赫连尹的睫毛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种情况能睡着那就有鬼了。

  “还没,有事吗?”她强装镇定,感受着他手指停留在脸上的温度,身子僵在被子深处,一动不动。

  “小尹,你觉得跟我在一起幸福吗?”他好心情地问她,眸色醉人。

  “很幸福。”

  “那你到底跟不跟我结婚嘛?”

  “当然要啊。”

  “我是说现在。”

  “现在?”赫连尹一头雾水,“现在我们在海域中心呢,怎么结婚?”

  “对,现在先念结婚祝词,明天再去盖结婚证。”

  “……”怎么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啊?

  “好不好嘛?”

  “我说不好你会让我睡觉吗?”赫连尹反问了一个作死的问题。

  “不会!”少年也来了脾气了,月光下,他坐了起来,眼神愤怒寒冷地瞪着她。

  赫连尹突然觉得头疼,“能让我考虑三十分钟吗?”

  她想趁着这三十分钟时间赶紧睡着的。

  “不行,给你十秒,十,九,八,七,六……”他念到六,眼神一暗,快速道:“五四三二一,念完了,回答!”

  她无动于衷,“你这念数的节奏的不对。”

  “不管。”

  “不理你。”她笑着说。

  赫连胤眸色一紧,俊脸就压了下来。

  他的脸停在她眼前。

  呼吸很急促。

  两人的呼吸只隔着树叶一般薄薄的距离,她的鼻息在他唇间萦绕,那温热的感觉让他心底轰隆一声,压抑已久的情感终于如火山般迸发出来。

  “不理我,我就生米煮成熟饭。”

  他慢慢地。

  慢慢地低头吻住她的唇,极力克制着心中如燎原般的熊熊烈火。

  “喂!”

  赫连尹大叫。

  嘴巴一张开,赫连胤的舌头就长驱直入,深深地吻着她,仿佛要把她吻进自己的灵魂里,永不放开!

  “别闹。”

  窒息一般的亲吻中,赫连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也努力地试图唤醒已经迷乱的哥哥,然而在他桎梏一般的手臂中,她动弹不得,唇间被他深情狂热的气息染透,这个吻已经超越了她承受的范围,她的大脑微微感到眩晕。

  空气噼里啪啦般火热起来。

  天地混乱旋转。

  赫连尹脑子一阵接一阵的空白。

  氧气变得稀薄。

  他越吻越烈。

  黑暗中。

  赫连尹的手就握在床头柜上的花瓶上。

  她在想——

  应该敲晕他吗?

  可是她又舍不得敲晕他。

  就在这两难的选择中。

  赫连胤已经停下了动作,他盯着赫连尹放在花瓶上的手,目光变得阴鸷,“你想敲晕我?”

  小圆窗外的海潮狂乱地翻滚起来。

  波涛汹涌。

  赫连尹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赫连胤的毛衣,她怔怔地看着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你不想跟我结婚?”他目光黯沉地逼问她,不容许她逃避。

  赫连尹胸口一震,发丝凌乱,瞳孔缩小。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他站了起来,美丽的面容上没有一丝血色,压抑而自嘲,“原以为我们是心灵相通,没想到只是我多想了,对不起。”

  “不是这样。”赫连尹拉住他的胳膊,阻止他即将要离开的身影,他却固执地不理会,坚持要离开,于是她只能紧紧攥住他的衣角,急声道:“嫁!”

  赫连胤眼睛一亮,“你说什么?”

  “反正迟早要嫁,现在就嫁,明天去领结婚证,你到时候别后悔。”她的声音很温柔,仿佛是天籁之音,徐徐飘荡进他心里,经年不散。

  听见她的话,少年反而冷静了下来,站在她旁边,声音缓慢地问她,“你真的愿意吗?”

  “愿意。”

  他想了一会,又道:“我刚才可能是急切了点,小尹,我并不想逼你,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在给你一点时间考虑一下的。”

  赫连尹挑眉,“别跟我说你这么快就后悔了?”

  “我当然不后悔了。”他急于解释。

  “那就结婚吧,反正我们都成年了,也没有血缘关系,要结就结,谁怕谁?”她拉过他,面容忽然变得害羞,轻轻道:“来吧,刚才我没有准备好,现在好了。”

  赫连胤惊愕,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这句话。

  下一秒。

  她拉下他。

  吻住他优美的红唇。

  那一瞬间。

  满世界的烟花都绽放了。

  赫连胤笑得像个孩子,嘴角的笑容奇异的温柔。

  血液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原来幸福真的是这个样子。

  就像踩在棉花之上,连空气都是不真实的甜蜜味道,令人头晕目弦,恍恍惚惚。

  赫连尹没有停下那个吻。

  主动吻着他。

  少年身子一震。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他不确定地抬头问她,极力克制住体内即将要喷发的汹涌岩浆。

  “我即将是你的妻子。”她笑着说,眼瞳如流动的海水一般深邃。

  圆窗外的海潮一波接着一波翻滚。

  成千上万的飞鱼在空中疾驰。

  红色玫瑰悄悄绽放。

  夜色渐渐褪去。

  金色的日出缓缓来到,船舱外一片刺目金黄,船舱内暖如盛夏,有缠绵的香气,有均匀的呼吸声。

  在美妙的琴音中,赫连尹慢慢醒来,她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套上赫连胤的毛衣,循着琴身慢步走出船舱。

  日出很刺眼。

  整个天际的云彩都是金色的。

  赫连尹被眼前的光景震撼了。

  原来日出这样美。

  天地间仿佛都被染成了金色,而后,形同火球般的太阳慢慢从海面升起,美丽壮观,令人心醉。

  赫连尹呆呆地看着日出,忘了言语。

  风和日丽的甲板上。

  少年正沉醉地弹着钢琴,不,从今天开始,他是男人了,见到赫连尹走来,他眼瞳深深地凝视了她好一会,随后,洁白的手指改变了钢琴的音律,弹了一首超级快乐的结婚进行曲。

  赫连尹两颊通红,倚靠在他的钢琴架子上,静静地聆听着那神圣的歌曲。

  “赫连尹小姐,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妻子,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海枯石烂。我对你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实,虔诚。”

  “自己想的词?”赫连尹歪头问他,眼珠促狭。

  “差不多,神父的词,我改编了一下,你也要念,快点,趁着曲调还没弹完之前,念完。”他的手指优美流动,结婚进行曲神圣而快乐。

  赫连尹微笑,学着他郑重的模样,轻声道:“赫连胤先生,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丈夫。我愿对你承诺,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我将永远爱你,珍惜你直到地老天长,海枯石烂。我对你承诺,我将对你永远忠实,虔诚。永不改变!”

  她自己多加了一句台词。

  赫连胤温柔而笑,眼神深邃如暗夜中的千年古井,蜷着不可探测的深情,“我也是,永不改变!”

  两人哈哈大笑。

  赫连胤快乐无忧地弹琴。

  赫连尹去厨房里找罐头汤和面包,简单地做了早餐,两人一起吃饭,你喂我,我喂你,发自内心的幸福,深入骨髓的深情,那么一段时间里,两人经常彼此凝望,眼神中缠绕着连绵不断的深远爱意。

  自从确认了关系。

  周围的空气都像自带了彩色泡泡的效果。

  两人对望就傻笑,一起洗澡,一起看落日,心满意足后,才恋恋不舍地开着游艇返回港岛。

  隔天。

  他们真的偷偷地带着户口本和身份证去盖结婚证了。

  岂料却遇到了麻烦。

  办证人员看着他们的资料,眼神怪异,“兄妹?”

  “不是亲生的。”赫连胤温声解答。

  “不是亲生的也不能盖啊,毕竟你们在同一本户口上,在法律上,是不允许你们结婚的!”

  “……”

  两人失败而归。

  赫连胤不能接受这个结局,连夜跟赫连尹去了美国一趟,他是美国籍,可以在那边办理结婚证。

  美国的结婚证跟中国不一样,是一张白色的厚质文件,赫连胤给E姐打了个电话,花费了一笔钱,终于得到了美国的许可认证,美国章一盖上去,赫连胤跟赫连尹正式成为了夫妻,赫连尹也因此成了美国籍。

  这件事赫连胤之所以办得着急,是因为他怕爷爷到时候会对小尹做点什么,寒假之后,他们就会跟爷爷住到一起了,到时候爷爷如果对小尹不好,或者赶小尹走,以小尹的自尊,都不可能会留下来的。

  所以赫连胤提前办理了结婚证,就是为了让她变成赫连家的媳妇,不在是以养女的身份住在爷爷家里,而是孙媳妇。

  爷爷就算阻止也没有用。

  他们两人有结婚证了,在法律上他们是夫妻,至于婚礼,等小尹大学毕业了在补办,现在办得话会被同学们笑话的。而且到时候,他估计已经退出娱乐圈了,不再需要顾忌粉丝们的心情和想法了,如果粉丝们敢疯狂做出什么,他会对她们追究法律责任。

  站在美国的街头,看着手中的结婚证,赫连尹恍如有种穿越了的感觉。

  “我们这样就算结婚了吗?”她问他,神情迷茫。这速度好快啊,才差不多花费了两个小时,这就全都办妥了,从男女朋友升华成夫妻了?

  “没错。”赫连胤今天没有戴帽子,在纽约,他不需要装扮自己,反正在外国人眼里,中国人都长得一样,他拉着她走进了一间美式餐馆吃饭,“先去吃饭,我饿死了,小尹,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美国人了。”

  “哈?”赫连尹的脑子暂时有点短路。

  “因为我是美国籍。”他之前只告诉她他是外国籍的,并没有说自己是哪个国家的,看着宽敞美丽的街道,他好心情地提议道:“小尹,如果以后爷爷不让我们在国内呆着,那我们就来美国生活吧,我们在这边买一个有草坪的房子,以后可以种花种草,有了孩子以后,就可以让孩子们在草坪上踢足球,打棒球,你说好不好?”

  “好。”赫连尹不忍拂他的意,笑着点点头,反正是觉得要一辈子在一起了,早结婚晚结婚都无所谓,最重要是可以在一起。

  赫连胤又把身上一些卡给她,“你现在是我老婆了,以后就应该花我钱了吧,这些卡你都拿去,密码全是你生气,随便用。”

  “才不随便用呢,哥哥,你最近不是跟阿宵他们在创业么?钱要花在刀刃口上。”说不定,哪一天爷爷就断了赫连胤的前途,所以他们一定要把钱都存起来,以防万一。

  “反正我交给你了,你爱怎么花就怎么花,我不管你,另外还有一些不动产跟资料,等回国了我都拿给你保管,以后,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了,我什么都交给你,包括我的人,我的心脏,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啊。”

  “知道啦。”她笑着说,眼瞳明亮。

  “你要喊我老公了,我现在,不止在生活上,床上和法律上,都是你老公了。”

  “……”

  “怎么了?”

  “不要老是在外面说一些奇怪的话。”

  “怕什么,这里都是外国人,他们听不懂我们说的话。”

  赫连尹四下望了望,果然,这里都是外国人,听不懂他们的话。

  她一颗心落回心里,面色镇定下来,又道:“那也不要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话,从以前就是这样,老是弄得我不好意思死了。”

  “要不是为了逗你,我才不说呢。”他傲娇地说。

  赫连尹忍俊不禁,“知道了,谢谢老公。”

  赫连胤身子一震,高兴地笑了,“真乖,小尹,我最近怎么觉得你这么听话呢?平时都没有这么好商量的时候过。”

  “可能是我现在很依赖你了吧?所以总觉得你的话很有道理,愿意去虚心受教。”她答应过妈妈要好好照顾他,不让他受到尘世中的一点点伤害,希望她可以做到,让他永远做一个幸福美好的男人。

  “什么啊?你这意思是说,我以前说的话很没有道理咯?”

  “没有啊。”赫连尹憋着笑,眼底是满满的溺爱。

  ------题外话------

  先结个婚吧,后面事情太多了,先结保障一点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144 美国结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