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晋级赛惊艳!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那天晚上的比赛,赫连尹得了淘汰赛的第一名,那是观众们第一次见到她,只那么短短一首歌,她已经成了很多人心中不可更替的偶像,人气疯狂暴涨中……

  因为那一首歌,她在高泽心中彻底挥之不去,只要高泽闭上了眼睛,便会看见当晚的场景,她站在选手席上。

  墨黑的长发。

  烟云一般雪白的肌肤。

  浅淡的唇色。

  如蔚蓝海水流动的眼瞳。

  气质淡漠。

  她只是安静地唱着歌,却让人想要一直一直看下去。

  高泽魔怔了。

  他每夜每夜思念她,有时候,他甚至出现了幻觉,看见她坐在床边凝望他,她的眼睛是那么深邃,如深夜里花瓣上的晶莹露珠,静静地看着他。

  有时候她会微笑,慵懒而性感的笑容。

  他想要伸手触碰她,却发现手指尽头是一片虚空,他苦恼,烦闷,思念……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他心海中翻滚,为什么会这样呢?觉得痛苦,又兴奋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些感觉如此陌生,他思念她,思念得就想马上见到她,深夜里,他从床上翻身而起,明明是睡觉时间,头脑却是无比的清醒敏捷,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顺便做了几个俯卧撑,才勉强按捺住心中已汇聚成长河的思念。

  他拿起手机又放下,最终,还是笑着拨通了一个电话,笑着吩咐电话那头的人,“袁文,帮我查一下赫连尹的资料,还有,后天是我的生日了,帮我宣扬出去。”

  “是。”

  “嗯。”他挂了电话,坐在台灯下看文件,世界如此安静,如此不真实,很陌生的感觉,却让他极端兴奋。

  一夜没睡。

  前面的落地窗迎来了清晨第一缕微光,树上的鸟儿歌唱,他托着下巴静静聆听,看着远处晨阳染红了天际的云彩,听见鸟儿的独吟渐渐汇成合唱,他站起身,换了衣服出去晨跑,世界如此阳光,如此美好,他跑过郊区的几条大道,一直在微笑。

  他甚至又跑到学校去看看的冲动。

  不知道赫连尹是不是住在学校的宿舍里的,她不是京城人,在京城上学,照理说暑假应该回家去的,若没有回家,那应该是住在宿舍里的吧?这样想着,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温柔,一路穿过柏油大道,心中溢满了甜蜜和期待。

  又怕路人嘲笑他的无故微笑,低着头,想象着她的面容,微笑,谈吐……他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心中的思念,亦控制不了嘴角的笑容,只要他的精神还活跃着,他的世界里就会满是她的身影,清清楚楚的盘绕在他心头,脑海。

  他调查完了赫连尹的资料,有些沉默,沉默之后更多的是开心,原来她是巨星赫连胤的妹妹,家境殷实,成绩优异,真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如果他跑到她面前,跟她说,他想要她陪在他身边,然后永不分离,这样的话,是否能说出口呢?

  高泽生日这一天,他请了原创情歌里的所有人去黑巴德为他庆生。邀请所有人,只是为了让她现身,选择在雪奈的酒吧,是觉得她跟雪奈是朋友,到时候不跟他说话,也不至于那么沉闷无聊,他把一切都考虑好了。

  可惜。

  赫连尹没有来。

  雪奈说,她去了云江。

  高泽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了,他阴沉着脸,站在酒吧外拨通了赫连尹的电话,这个电话号码是他从比赛名单中弄出来的。

  “喂,你好。”属于赫连尹的清冷声音从彼端缓慢传来。

  她的声音真好听。

  高泽的心慌了。

  “喂……你是……赫连尹吗?”他紧张得说话都结巴了,就像一个身在初恋的懵懂少年。

  “我是,请问你是谁?”

  “我是高泽。”说完这句话,他听见彼端沉默了一下,怕她会挂电话,他继续说道:“今天是我的生日,我邀请了比赛所有人来参加,你为什么不来?”

  这话是明知故问,他知道她的人不在京城。

  “哦,,我人云江呢,去不了。”

  他突然觉得委屈。

  “可是今天是我的生日。”因为她,他才把自己的生日宴会去掉的,改成了黑巴德的酒吧聚会,而且他还特意早早就把风声放出去,整个情歌比赛的人都收到消息了,不可能她收不到,而既然她收到了消息,她就应该来,因为他是比赛的大股东,不来太不给面子了。

  “然后呢?”

  “什么然后?我是情歌比赛的最大股东,我生日,你不用来帮我庆祝吗?这样的话要是传出去了,我多没面子啊。”

  赫连尹沉吟片刻,“对不起啊,我真的是有要事要忙,不过我没去也没多大关系嘛,有那么多人陪你,你肯定不无聊的啦,祝你玩得开心,也住你生日快乐,我要去忙了,再见噢。”

  “喂!”

  彼端只剩下嘟嘟的忙音,高泽气得把手里的手里砸了!

  他就不明白了,他这么低声下气去给她面子,她怎么就那么拽呢?还有自己,怎么就那么下贱呢?非她不可,还搞了一堆小心思,结果人家跑到云江去了,就给了一句轻飘飘的生日快乐!

  生日这天,他被赫连尹狠狠打了脸,高泽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和怨念,回到酒吧里,主动找雪奈喝酒。

  雪奈也是奇了怪了,高泽竟然找她喝酒聊心事。

  她穿着一条大红色裙子,坐在沙发深处,不动声色地看着他,性感而妩媚。

  “高少爷,生日快乐。”雪奈举起了手里的酒杯。

  高泽幽幽地看了她一眼,其实雪奈也长得不错,性感又漂亮,可他偏偏着了魔,喜欢赫连尹那种冰块做的女人,真是烦死人了!

  “雪奈,你说说,我有那么差吗?”高泽像一头郁闷的狮子,他闷闷不乐地灌了一杯伏特加,火辣辣的感觉冲进胃里,模糊了他的视线。

  “喝慢点,这是伏特加,你以为是红酒啊,小心一点。”雪奈拿走了他手里的杯子,安慰他,“你一点都不差,京城首富的公子,能差到哪里去?”

  多金,帅气,这两个条件就够碾压所有男性了。

  “不差那为什么别人要那样对待我?”他暗怒地看着她,修长的身影透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谁那样对你?还有,怎么对你?”雪奈淡然地迎视他,“又交新女朋友了吗?”

  “没有。”他脸色难看,“连见一面都不肯,还交个毛啊,老子还没恋就失恋了,真没面子。”

  “认真了吗?”雪奈微微有些吃惊,虽然高泽的女朋友很多,但他从没为谁这样伤心过,那个伤害他的女孩子,是谁?

  “毛。”他不欲多说,坐进阴影里,沉默地喝着自己的酒。

  “追女人嘛,光有满腔热血是不够的,如果你有喜欢的人,又追不上,倒可以跟我分享分享,指不定我能帮你追上。”雪奈笑着说,她的目标只是嫁给高泽,有没有爱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信任她,许她荣华和地位。

  “得了吧,我用不着你教。”

  雪奈也不生气,无奈耸肩,“噢,既然你不说,那我也没办法了。”

  *

  云江。

  相比几年前,这里已经完全变了,路上铺了水泥,安了路灯,家家户户都住上了新房子,任柔姐姐高中后并没有选择上大学,她选择了在云江当支教,原先的支教得了高血压,没法像以前那样教孩子们学习了,所以任柔姐姐来了,任柔姐姐的美丽打动了村长的儿子,她现在是村长的儿媳妇了,父母都回了老家,为茶园做事。

  现在的云江,家家户户都过上了月入一两千的生活,整个云江都在茶园里做事,赫连尹带着遮阳帽,在茶园里监视员工们的采茶工作,元熙跟江辰希站在一旁,拿着账本和出入文件在跟她说话,赫连尹一面点头,一面思考,这两年,茶园逐渐成熟,出品的茶叶越来越好了,客户也越来越多了。

  赫连尹听完两人的汇报,抬头望天,“好久没看见这么蓝的天啦。”

  “是啊,在北京是没有这么漂亮的蓝天的。”元熙说。

  “嗯。”赫连尹静静地想了一下,对元熙和江辰希说:“元宝,阿希,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的茶园需要包装上市了?”

  “你的意思是?”

  “光做批发茶叶是不行的,我们的茶叶现在越来越好了,但是销出去的价格一直不高,原因就是我们只销茶叶,我想过了,我们要自己做包装,然后直销全国,元宝,阿希,跟银行联系吧,我们需要融资了。”

  江辰希眼睛一亮,“小尹妹妹,没想到你也是个商业人才啊。”

  “你们也是奇才的,就是太忙了,没时间去考虑这些事情是吧?”赫连尹来了几天,发现这边的生意太好了,每天要销售几百箱至一千箱茶叶出去,但是他们人手根本不够,要采茶,晒青,静置,摇青,抱柔,揉捻,焙活等多种程序,他们的员工数量有限,只有两百多人,根本就忙不过来。

  所以江辰希跟元熙到这边来,一直业务缠身,查账查货就看到眼睛发花了,哪里还有时间去想上市的事情,而且上市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需要的人手和程序太多了。

  “虽然现在很忙碌,但是生意就是要趁火炒热,回去之后我会去专门的机构请一支团队过来帮忙的,另外,你们看看能不能把附近几个小山村,或者到县里再去招揽一些员工来,我打算扩张一下茶园,我们这里的人是不少,可惜规矩太乱,要成立公司,需要专门的人士来帮我们规划。”赫连尹看着手中的资料说,他们的资金够了,在融资一些,大概就能包装上市了。

  “好啊,我正有此意,小尹妹妹,既然茶园要上市,不如将果园一起合并吧?我们的品牌就揽住茶叶,蔬果这一块吧?”江辰希提议。

  “这个好。”赫连尹微笑。

  “我也有提议,小尹妹妹,你看这个。”元熙晃着手中的可乐,“你不觉得这种饮料特别方便,畅销也特别好吗?”

  “你是说?”

  “茶叶虽然是中国很传统的东西,很多人都会喝,但是年轻一派的人要上学,工作,根本就没时间品茶,所以我想,我们也可以效仿可乐,要茶叶做成饮料的,这样学生群和工作群的人都能被我们收入消费领域中,大大扩大了我们的消费群。”

  赫连尹一怔,“这个我还真没想过,你觉得可行么?”

  “必须行,我爸有个朋友就是做饮料的,回头我去那边问问,研究研究,既然大家都提意见了,那我们就一分为三,一人负责去完成一块,小尹妹妹,你就去搞上市的事情吧,阿希去办公司选址和蔬果的事情,我来搞饮料,如果遇到什么麻烦,给我打个电话,以我们父母的人脉,这些生意不会被拦下了的。”

  赫连尹突然没说话了,坐在夏日的艳阳里,表情出神。

  这想法,太绝妙了。

  一回到京城,三人就陷入了极度的忙碌中,公司选址是由江辰希负责的,他在京城的心脏中心二环找了一间两层式的办公楼,约有6000尺,光月租一个月64万,如果每个月赚不到64万元,就是纯亏。

  此时已是2002年,网络还不是太成熟,拥有网购能力的都是一些超级有钱人,因为,他们首先要有一台电脑。小尹公寓里的书房里就有一台电脑,那几日,赫连尹没有回爷爷家里,坐在公寓里的电脑前寻找企业文化的网页,经过两天的寻找,她终于选中了一家满意的企业规划,她打电话去询问,预约。

  忙碌之中,她废寝忘食,消瘦憔悴了很多,她联系到企业规划的专业人士,请他们入了公司,设置了整个企业的整体面貌,接着就是招募,再把云江那边的生意牵过来,就可以研究包装的事情了。

  上市的事情还没那么快,他们还要先等银行批资金,包装茶叶销售到各大城市,等这一切做成了,有了成绩,才能请律师和顾问,前往上市的路途。

  所有人都忙疯了。

  情歌晋级赛之前,哥哥回来了,赫连尹把手里的文件拿给他看,“哥哥,你看下这个文件。”

  赫连胤揉了揉眉心,低下头,一手抱她,一手翻文件。

  “哥哥,我们要把云江的生意迁到京城来,到时候要包装外盒销售,我们在想,茶叶的外包装让你来代言,行不?”

  “必须行啊。”赫连胤轻轻一笑,“没想到你们生意做得这么好,都要开始融资了。”

  “趁热打铁嘛,对了,哥哥,你的红酒搞得怎么样了?”

  “我那边已经上市了,当时合作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一切了,现在几乎所有的餐厅和酒吧都在用我们的红酒。”

  “好消息啊。”赫连尹眼珠亮亮的,笑道:“最近全是好消息,好极了。”

  “是啊,不过明天就是情歌晋级赛了,你练歌了没有。”

  额……

  赫连尹低眉,“我这几天有一点忙。”

  赫连胤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个板栗,“不能这样啊,公司的事情晚一个月办置也不晚,但情歌比赛就在这个夏天了,不要错过机会,现在虽然是忙碌了一点,但是熬过去了,就成功了,知道吗?”

  赫连尹忽然安静了下来,呆在他怀里,肌肤洁白,“我明白,之前我练了两首歌,所以现在不急,哥哥,你说晋级赛我要不要弹钢琴呢?”

  “你的左手好了?”

  “还没呢,我可以单手弹的。”

  “没必要的,晋级赛只是20进16强,对你来说肯定没有压力,等决赛吧,到时候决赛的时候爆出钢琴天赋,有很大的加分作用。”

  赫连尹微微一笑,“也好。”

  淡淡的月光下。

  赫连胤凝视着她,眼底的黑色潮涌慢慢流动,“小尹,这么久不见,想我了吗?”

  “肯定想啊,哥哥。”

  “嗯?”他微微挑眉。

  “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以前有多忙了,这些年来,辛苦你拉。”

  “不辛苦,因为我的辛苦都换来了回报,我一点也不觉得苦,相反,我觉得很快乐,有好的事业,有爱的人,我觉得这一生很美好。”

  赫连尹的十指和他绞在一起,慢慢收紧,瞳孔明净,“是为了我吗?”

  “一部分是,另一部分是为了我自己,以前总是玩世不恭,不知道时间的珍贵,现在嘛,觉得幸好没有荒废时间,希望我25岁的时候,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和财富,登上福布斯富豪榜。”

  “你一定可以的。”她温柔地说,仰起头,在他唇角印下一个轻柔的吻。

  “好了。”赫连胤忽然坐正身子,“小尹,明晚的晋级赛你准备了什么歌曲?我来帮你排练一下吧,我弹琴,你唱歌。”

  “我明晚要唱《眉飞色舞》。”

  赫连胤凤眸微垂,有些好笑,“唱这么劲爆的歌曲?不太像你的风格啊。”

  “因为我要跳舞啊。”

  “跳舞?”

  “没错,之前我在俱乐部里学的。”

  “你跳什么舞?”

  “雷鬼。”

  赫连胤瞳孔一扩,“跳这么劲爆的舞蹈?”

  “是啊,既然学了就不能浪费,让我也来一把百变吧。”

  赫连胤略微沉思,而后,他站起身,落坐在韩洛宵买的爵士鼓前面,双手持鼓槌,帅气一锤吊镲,发出‘咔’一声脆响:“那好,我来帮你打鼓,你跟着我的节奏,把你练你舞蹈跳给我看看,我也学过舞,可以给你指点一二。”

  “你连爵士鼓也会打?”赫连尹吃惊,这简直就是音乐全才了。

  “我会几样吧,钢琴,吉他,爵士鼓,电吉他,电子琴,这几样我都学过。”

  “厉害。”

  *

  周五。

  原创情歌的晋级赛来临了。

  直播大厅上一片荧光棒和尖叫声。

  顶棚的灯光明亮又刺眼。

  黑色调的舞台布置得瑰丽豪华,光影流来泻去,白色的干冰四处喷洒。

  舞台围绕着观众席,四位巨星评委坐在观众席的正前方,他们分别是摇滚教父黄信,情歌天后莫嬛,实力派创作林新,还有年轻一派的畅销天王赫连胤,观众们不断高喊赫连胤的名字,令其他三位评委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虽然评委们都很有知名度,也都很好看,但一坐在轮廓深邃绚丽的赫连胤旁边,立即变得黯然失色,这就是E姐不想让赫连胤出席这个比赛的原因,他的外貌是得天独厚的,美得没有人可以超越,跟他站在一起合照或者对比,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赫连胤已经不需要知名度了,所以E姐愿意他低调一点,不然出席更多活动,就是树立更多敌人,树大招风,越有名越应该低调,不然很容易被心怀不轨的人惦记上。

  观众不断摇晃着手里的荧光棒,因着赫连胤的加入,直播现场今晚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制作方在后台摸着下巴思考,下个比赛应该找个更大的会场,有赫连胤这张王牌在,多少门票都会清售一空的。

  舞台上。

  主持人穿着时尚的西装,念着手中的广告词,兴奋又明快……

  直播后台。

  赫连尹在给自己编辫子,她是16号,还没那么快到她,所以她还没上妆,衣服的道具由自己准备,妆容由化妆师提供。她看着镜子,慢慢将自己长到腰上的发丝编起来,明晃晃的镜子中,赫连尹编着编着就停住了动作,因为她见到了韩洛思的身影,她穿着烟白色的裙子,从后门走来,就像一朵艳丽的牡丹飘进众人的视线中,刹那间,所有人都看呆了。

  她气质高贵,额头饱满,下巴尖俏,樱唇微抿,眸若秋水盈月,隐含着淡淡的流光,有少女的纯真,也有女人的妩媚。

  赫连涵涵跟在她身后,裹着一件暴露的吊带裙,白皙长腿展露,性感妖娆。

  “元宝哥哥,辰希哥哥。”韩洛思慢慢穿过大厅,朝赫连尹这边的方向走来,她跟赫连涵涵都化好妆了,是自己在外面花钱请人装扮的,两人围着正在梳头发的元熙,身上飘出淡淡的香水味道。

  很好闻的味道。

  赫连尹轻轻闻了一下,继续编辫子。

  韩洛思其实就站在赫连尹的旁边,但她是不会跟赫连尹打招呼的,看见这个贱人,她就打从心底里讨厌她,呵呵,赫连尹想拿冠军?做梦!

  “我认识你吗?”元熙挑着英眉看她,满眼的不屑。

  韩洛思脸色顿变,笑容像一张面具,碎裂在地上,她没想到就因为任夏瑾的事情,几位哥哥都增恶她了,不,不可能,事情跟哥哥们无关,他们不可能讨厌她的,一定是因为赫连尹对哥哥们说了什么,所以哥哥们都讨厌她了!

  元熙望着她徒然的脸色,冷冷一笑,下逐客令,“你要没什么事就别站我这里,挡住我头顶的灯光了。”

  说完,他看向赫连尹,笑道:“小尹妹妹,你看我的发型行不行?还需要在喷点造型水吗?”

  赫连尹帮他看了看,神态沉静,“好像还可以,跟刚才没区别啊。”

  “是吗?这造型是我下午做的,怕现在榻了,得好好弄一下,我要帅帅的出场,迷死那些小妹妹们。”

  赫连尹莞尔,“不用弄啦,已经很帅了。”

  “还是小尹妹妹会说话,不像某人,心里满满的恶毒想法,让人看见就害怕。”元熙凉凉地指桑骂槐。

  韩洛思脸色难看,她悄悄握紧了双手,又松开,最终,她恢复了脸上的笑容,她今天是来比赛的,是来艳压群芳的,不必为了这些小事生气!

  想到这里,她看了眼赫连尹的衣服,她穿着白色的体恤和牛仔裤,看样子还没换舞台服。

  韩洛思低下头,朝赫连涵涵投去一个眼神,赫连涵涵点头,偷偷溜进了选手们的更衣室里,她翻箱倒柜,在更衣室里翻16号选手的舞台服,奈何翻了半天,也不见赫连尹的舞台服放在后台,怎么回事?赫连尹这个贱人的衣服哪去了?

  没有找到衣服,赫连涵涵只好离开,冲坐在赫连尹身旁的韩洛思抛去一个没有的眼神。

  韩洛思暗自思忖,偷偷看了眼赫连尹身旁的桌子,那里确实摆着一个礼盒,想来礼盒里面就是她的舞台服了,韩洛思往旁边挪了挪,微微勾唇,她是20号,是今晚的压轴,所以她现在有大把时间可以消耗。

  没多久。

  外头都排到了10号熙希组合。

  元熙和江辰希抱着吉他出去了。

  两人一走,韩洛思就走了,然后有一个工作人员探头进来唤赫连尹,“赫连尹小姐,后门有人找你。”

  “是谁?”赫连尹回头,灯光照耀在她澄净的眼睛上,异常的美丽。

  “那人说是你二叔。”

  二叔?!

  二叔为什么来找她?赫连尹心里觉得奇怪,却还是站了起来,保不齐二叔是来找哥哥的,但介于哥哥在直播现场上,二叔不好去打扰他,所以来找她?

  赫连尹慢慢走了出去。

  后台一片嘈杂,一个工作人员大声吼道:“谁是16号?请换好舞台服过来2号化妆间化妆,马上轮到16号了,请准备。”

  赫连尹瞳孔一缩,跑回了刚刚的休息间,这里的工作人员一直是喊人排号的,根本就记不得选手的名字,所以刚刚那个工作人员又怎么可能知道她的名字呢?

  这一定是阴谋。

  赫连尹飞快地冲了回去。

  可惜晚了。

  她桌上的礼盒已经被人拆了,里头的衣服,也被人倒上了一杯果汁。

  赫连尹神色冰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礼服,而后,她带着礼服在隔壁休息室找到了韩洛思跟赫连涵涵,她一走进去,就将礼服摔在韩洛思面前,声音冷漠。

  “你干的?”

  韩洛思拿着粉饼在补妆,眉头都没抬一下,“有什么证据?”

  “证据?”赫连尹冷冷勾唇。

  而后。

  一记耳光重重打在韩洛思右脸上!

  “啪——!”

  空气仿佛被冻住了。

  赫连尹这一巴掌使足了力气,在她的手打上韩洛思脸的瞬间,空气中仿佛有火光迸出,那巴掌响得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她打得她的脸肿起来,同时,也打乱了她的发型。五个手指印在脸上浮了起来,火辣辣地疼着。

  韩洛思霍地睁大眼睛!

  赫连胤涵涵尖叫:“赫连尹,你凭什么打人?”

  赫连尹没有说话。

  韩洛思捂住嘴巴,怨毒而愤怒地大喊,“你竟然敢打我,我一定要告你,不告你对我下跪求饶,我绝不罢手!”

  “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对你毫无防范的赫连尹么?”赫连尹轻笑,眼珠淡漠如琉璃,“你刚才在休息间对我的舞台服所做的事情,都已经被我用录像拍下了,等下轮到我唱歌的时候,我就会让全场的观众看看你的伪善的真面目,你为了阻挠竞争对手比赛,竟然偷偷毁了竞争对手的舞台服……”

  这句话赫连尹并没有说完,她在意犹未尽的地方停下了,还轻轻晃了晃手里的小型摄影机。

  “赫连尹!”韩洛思脸色一变,厉声尖叫,“毁了我你有什么好处?”

  “这话倒要问问你了,我三番四次放过你,结果你还是三番四次地咬上来,呵呵,如果我不能比赛了,我会让你来帮我陪葬的,就你这种龌龊的作为,我想你一辈子都别想踏进娱乐圈了。”

  韩洛思僵坐在当场,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即很愤怒,又很害怕。

  “你想怎么样?”半响之后,韩洛思低声问,如果她真要让她当场难堪,就不会找进来跟她谈判了。

  “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我,你穿我的,我穿你的,这事就一笔勾销了。”赫连尹冷冷地说,虽然她比韩洛思高,但两人一样瘦,她身上的小号裙子赫连尹刚好可以穿,也幸好韩洛思的白色裙子的短了,不妨碍她跳舞。

  韩洛思眼神一凝,心里涌起一股难以压制的怒气。

  赫连尹又说:“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只给你三分钟的时候考虑,你要是在不脱下来,我也不会对你客气了,呵呵,要不是为了我的梦想,我今天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韩洛思闭上眼睛,努力着让心中呼之欲出的怒气沉下去,而脸颊处火辣辣的羞辱和疼痛如焚烧般的感觉使得她的脚趾都变得僵硬起来。

  良久之后。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把身上的白色裙子脱了下来,冰着脸色抛给赫连尹,冷声说:“这次算你赢了!”

  赫连尹面无表情接过她的衣服,也不废话,潇洒离开。

  其实她根本没有录像,如果有录像,她就当众揭发她了,对于韩洛思这个人,她向来不会手软。不过今天的事她也没亏,拿了韩洛思的名贵裙子,还抽了她一巴掌,心里特别解气。

  只是下次,可能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韩洛思不可能次次都被她唬住的,这次是为了名声,所以她退缩了。赫连尹想,她可能要真的装个针孔在自己活动的四周了,这样才可以随时监控韩洛思,不对,她应该雇几个侦探,去盯着韩洛思的日常生活,另外,在探探她的底细。

  注意一打定,赫连尹心情大好,在更衣室里换上了韩洛思的裙子,还别说,名贵的裙子就是舒服,穿上后一点也不膈应,还很修身,她对着镜子照了照,前往2号化妆间去化妆。

  气氛僵硬的休息室里。

  韩洛思冰着脸望赫连涵涵,“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我,你穿赫连尹的舞台服。”

  赫连涵涵不肯,“不行啊,赫连尹的衣服是白色的,染了果汁,穿到台上会让人笑话的。”

  “你这意思是让我穿着染着果汁的衣服上台比赛是吗?”韩洛思站了起来,眉眼变得阴戾,“你今天要是把衣服脱下了,我保准你能过晋级赛,你要是不脱下给我,别说是下一次的比赛了,就连今天的比赛,你也上不去!”

  赫连涵涵被她阴戾的样子吓了一跳,记忆里的韩洛思一直是柔柔弱弱的,什么时候有这么狠毒的一面了?

  她站着不动,韩洛思等得不耐烦了,便伸手去扒赫连涵涵的衣服,“叫你脱下来就脱下来!”

  *

  直播厅现场。

  主持人兴奋地拿着牌子大叫:“接下来,让我们有请上季度淘汰赛人气最高获得者,16号,赫连尹!”

  劲爆的音乐顿时响起。

  光影摇曳的舞台上。

  一条白裙子飘荡在干冰里。

  光线四射中。

  一抹身影背对着观众,她不住抖动闪身,四肢像是机器人的手,充满了机械的利落味道,快速又让人眼花缭乱,光线中,她的四肢飞快运作,浑身爆发出令人震撼的气场。

  她的舞步形同狂魔乱舞,快得让人看不清楚。

  所有人观众都惊讶地张大嘴巴。

  就在这个时候。

  这件白衣转了个身,所有观众都直直地盯住那张洁白的脸。

  这个女孩子,脸颊上挂着一只移动麦,她移动着舞步,眼睛明亮如紫极星海,“爱的是非对错已经太多,来到眉飞色舞的场合,混合他的冲动,她的寂寞不计较后果,理由一百万个有漏洞,快说破说破以后最赤裸,事后爱不爱我,理不理我关系着结果,你说我要结果中间不必停留……”

  她的声音沉静超然,却嗨动整个直播现场。

  荧光棒在黑暗中如波浪般滚动着。

  不少人站了起来,跟着音乐的律感一直摇头晃脑。

  导师们全部怔住了,这个女孩,唱这样的快歌为什么一点儿也不喘?这样也就算了,他们完全听不出她的真假音,这个女孩的转音太牛掰了,高低真假音全部转得非常自然……

  她的肺活量太恐怖了!

  直播会场的大荧幕上。

  播放着她令人咂舌不已的雷鬼舞蹈。

  当然,赫连尹并不会跳完全场,舞蹈只是点缀歌曲的而已,她跳完第一段,转手伸进自己的发间,五指机械式地一梳,如黑缎般的长发散落在空中,划出了优美的弧度。

  “啊——!”台下的尖叫声一波接着一波!

  荧幕跟着她的身影快速一转,落在她晶莹剔透的面容上。

  这个女孩跳完舞一点也不喘,看着现场的观众,眼睛里蕴藏着一种深邃的感情,可当她的眼睛垂下又抬起时,眼底那丝淡淡的寂寞已经消散了,只剩下一片荒凉的淡漠。

  所有人吃惊不已。

  她的眼睛特别特别的诡异。

  时而深情,时而沉静,时而温柔,又时而冷漠,却有一种让人想一看在看的冲动感。

  导师们看得微微长大了嘴巴,突然有一种年轻真好的感觉。

  而选手团的歌手们也看得怔住了,在他们的心底,忽然油然而生一种望尘莫及的悲哀情绪,这个女孩,不止唱功好,还会跳舞,最重要的,是她很年轻,还长得美丽。

  星途不可限量啊。

  ------题外话------

  有种越来越强大的感觉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150 晋级赛惊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