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卷一终章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夜风凛冽。

  无数颗狂热的心脏在一瞬间跌碎了。

  粉丝们嚎叫。

  有失落。

  有绝望。

  也有愤怒。

  她们这么喜欢他,甚至为了他不去上学,不去社交,不交男朋友,就是为了追他,每天查询他的通告时间,等在公司和节目的外面等候他,就是为了在让他出现的时候,跟他说声,你辛苦了。

  可到头来,却换回了他这么无情的回答,为了向尹,从来不对粉丝说重话的赫连胤第一次无情地对待她们,总是对粉丝们微笑的他,今天也露出了有生以来最严肃的面容。

  她们愣愣的,仿佛被魔法定格住了。

  夜风从她们身上划过,带起了一丝冷意,乌压压的人群,忽然觉得没意思了,她们那么喜欢他,却换回了他的无情驱赶,说不难过那一定是假的,就像爱慕多年的男生对自己说,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一样,其失落的情绪让一个人感到消极倦怠。

  向尹什么话都没有说,静静地呆在赫连胤的怀里。

  她不知道可以说什么。

  而后。

  她被赫连胤抱起,温暖坚实的手臂,紧紧抱着她的身体,将她带离了包围人群。

  美丽冰冷的面容。

  墨黑的眼底。

  下颌线条紧绷而雍容。

  没有粉丝在拦着他们,她们伤心而绝望地立在原地,已经想不清自己是还想跟随他,还是要选择从此陌路不相识。

  副会长闭上眼睛,热烫的泪水滑落,她被赫连胤讨厌了,被自己最爱的,最敬重的偶像讨厌了!

  一直到两人回到家中,赫连胤也没有说话,他放下她,让倩姐过来给她上药,然后自己进了书房,沉默地望着夜空发呆。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粉丝会反对,可他没想到会反对之声会这么严重,竟然想要动手杀了他喜欢的人,面对这种情况,他的内心是受伤的,粉丝对他而言,等同于养活他的顾客,每天这些粉丝,就没有他今日的辉煌,所以他心底里是希望跟她们和睦共处的,但是另一方面,他对粉丝们伤害小尹的行为很愤怒。

  而且这件事不可能这么快落幕的,接下来的时间,狗仔队和粉丝估计都会潜伏在赫连宅外面,这对他们的生活,造成了眼中的影响。

  半夜。

  向尹端着热茶来书房看他,赫连胤没有开灯,坐在落地窗边喝酒。

  她走过去,手落在他的肩膀上,微微握力,“还在为粉丝的疯狂行为难过?”

  “没有。”他轻声回答,面容在黑暗中逐渐清晰,“刚才有受什么伤害吗?我看看。”

  他翻着她的手臂查看。

  白皙的手臂有几处都淤青了,赫连胤心疼地看着,“让你受委屈了。”

  “还好,只是一些皮外伤,那个副会长好像伤得比较严重。”

  “那也是她咎由自取。”他微微眯着眼,容颜冷峻。

  向尹点头,轻声说:“刚才你对粉丝们说了那么重的话,会不会对你的事业有影响?”

  “影响就影响吧,上帝开启了一扇门,就会关闭另一扇门,想要得到就是付出。我不想一直为了别人的想法掩盖自己,反对只是暂时的,等我们以后在一起久了,她们习惯了,自然就不会闹了。”

  “嗯。”

  他握住她的手,温柔摩挲,“明天等新闻上了头条,粉丝们全部知道后,应该会闹得很大,所以最近我们两都只能躲着了,小尹,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们出去旅游玩玩呀?”

  “你想去哪?”

  “哪都可以,只要有你和桐桐在一起的地方就可以了。”

  “我也是。”她静着声音。

  “小尹,从桐桐出生到现在,我们好像还没见到爸爸呢,要不要去j城看看他?爸爸还没见过桐桐呢,说不定,爸爸很期待见到桐桐呢。”

  向尹微微一愣,笑容僵住,“哥哥,你对爸爸现在的生活了解吗?”

  赫连胤摇头,“没,我已经一年多没见过爸爸了,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偶尔通电话,不是他忙就是我忙,所以到时候都没好好聊过。”

  “嗯。”向尹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不想爸爸吗?”

  “想啊。”

  “那我们去看看他?”

  向尹沉吟,忽然捂着太阳穴,有些为难地说:“可是我最近觉得人不太舒服,想在家里修养几天,反正外出买菜购物可以让宋姐她们几个轮流去,我们不用出现的。”

  “你哪里不舒服?”他紧张地看着她的眼睛问。”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换季,所以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舒服吧,经常吃完了东西就肚子疼,不知道是不是肠胃有点发炎。”

  “这可是个大问题,我明天让家庭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好。”向尹佯装应下,不想在跟他谈论赫连胜的事情,转移话题,“对了,刚才我上来书房的时候,看见桐桐醒着,要不,我们去陪他玩玩啊,他现在五个多月了,醒着的时候比较多,宋姐说,他快可以学坐爬了。”

  “是吗?”他眼睛一亮,站起身,“带我去看看。”

  *

  随着赫连胤和向尹的恋情公开,观众们都暴动了,一开始他们瞪目结舌,而后,他们心情复杂,最终,变成委屈愤怒。

  很多粉丝在网络转发自杀事件,威胁赫连胤跟向尹如果不分手,就要从跳河自尽,然而赫连胤并没有出面回应此时,时隔七日后,那名粉丝真的在江中自杀,引起媒体的关注。

  每日的新闻,都在转动赫连胤与向尹恋情事件,无数粉丝痛哭流涕,买醉街头,赫连胤与向尹公开恋情的消息,对狂热粉丝的打击无疑是比男友出轨造成的伤痛还严重的,她们嘶吼着,抗议者,坚决不祝福两人。

  事件的疯狂程度愈演愈烈。

  为了阻止粉丝们源源不断的自杀行为,第二个星期,亚乐公布了一条消息,等开完今年的巡演,赫连胤将正式退出演艺圈,今后,他将不在是演艺圈的艺人,自己的终身幸福,由自己决定。

  粉丝们一部分选择退缩。

  一部分难以接受,越发暴怒。

  暴怒粉称:向尹根本就配不上赫连胤,而赫连胤,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与所有粉丝抗衡,与自己的未来抗衡,他是个愚蠢的男人。

  退缩粉称:比起让赫连胤退出娱乐圈,他们更愿意接受偶像恋爱的事情,她们称,从今日起不在抗议两人的恋情,并送上祝福,只希望赫连胤不要退出演艺圈,希望他可以为广大歌迷带来更加感人肺腑的灵魂歌曲。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向尹愣了一下,摇着桐桐的婴儿床,打电话给远在外地巡演的哥哥询问这件事,赫连胤正在化妆,笑容懒懒地说:“没事的,我本来就是打算今年退出演艺圈的,从明年开始,我就正式退居幕后当ceo了。本来吧,我打算在年底最后一场演唱会上才说的,可看到这么多粉丝暴怒自杀,我觉得是时候公布消息了,给她们一个肯定的答案,告诉她们,我们是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分手了,让她们彻底死了那条逼迫的心吧。”

  “可这样一来,你的巡演会受到波及吧?”

  “不会的,这已经是我最后一次表演了,今后想在看也难了,而且她们在演唱会上也对我做不了什么的,保安会拦着她们,不让上台的。”

  向尹抿着唇,“最近是非常时期,哥哥,你小心一点。”

  “放心啦,我不会有事的。”

  “你现在在干嘛呢?”

  “化妆呢,马上就要开演唱会了,你呢?是不是跟桐桐在一起啊?有没有想我?”

  “肯定想。”向尹说,目光转向婴儿床里的桐桐,笑容浅淡,“不过桐桐睡着了,是没办法跟你通话啦。”

  赫连胤忍俊不禁,“他本来就不会说话,不过还是要感谢你,把桐桐照顾得这么好,连我都看得嫉妒了,自从他出生,我就觉得我被打入了冷宫,每次回家你都是跟桐桐玩,鸟都不鸟我。”

  “那你也可以过来跟我们玩呀,你都多大了,还吃一个孩子的醋啊?一家人,不分你我。”

  赫连胤努嘴,“知道啦,对了小尹,我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

  “我今年的巡演刚好要在j成巨星,就在后天了,我打算去看看爸爸,你有什么话要带给爸爸没?我帮你转达。”

  向尹摇着婴儿床的手忽然停住,而后,她的笑容淡去,“后天吗?”

  有些事情,真的是无论怎么避都避不去的,哎,从本能上,她不想让哥哥知道爸爸另组家庭的,不然以他的性格,知道爸爸是在妈妈还没过世之前就有了家庭,他一定接受不了的,到时候又是一场冲突,她不愿看见这样的局面,这是妈妈交代的,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让哥哥知道父母之间的旧日往事,林婉言不想哥哥知道她心里真正爱的人是哥哥的师傅,也不愿哥哥知道自己的父亲,其实早已背叛了家庭。

  那么美好长大的他,如今已经成年了,妈妈已经过世,爸爸已经离开,有些事情,真的不必知道了,知道了也是一种伤害,向尹宁愿他一生花繁锦簇,不要烦恼,不要伤心,不要痛苦,可惜有些东西,始终是包不住火的。

  这两年,其实爸爸来过京城了,当时他见的是向尹,听闻两人结婚的消息,爸爸是祝福的,不见哥哥,是因为太愧疚了,没有面目去见他,向尹理解爸爸的心情,还让他去了赫连宅,看望了桐桐。

  “嗯,后台我在j城的海口开演唱会,已经快两年没见爸爸的,想去看看他。”赫连胤心里是思念爸爸的,但每次他提议去见爸爸,小尹总是显得异常沉默,这令他不得不怀疑,两人之间有什么秘密。

  不过他去见爸爸纯属于是巧合,刚好要去j城开演唱会,儿子到了父亲的城市,却不去看父亲,这样就太不近人情了。

  见彼端那头的向尹没有说话,赫连胤又道:“小尹,你是不是不想我去看爸爸?”

  那边沉吟了一下,说道:“没有,我们一起去看爸爸吧,明天我把事情整理一下,飞去j城,跟你一起去探望爸爸。”

  她想,如果真相一定要浮出水面,那么她就和他一起共同承担吧,到时候就算哥哥很伤心,她也能陪在他的身边。

  “可最近不是非常时期吗?你外出的话会有危险的,还是不要来了吧。”

  “没事的,我可以乔庄躲过狗仔队和粉丝们的追击的。”

  赫连胤不赞同,“我是担心你。”

  “我知道,不过我也很想爸爸了,我想去看看他老人家,难道你还不让儿媳妇见公公?是不是嫌我太丑,不肯让我去见人啊?”她语气轻松地说。

  “怎么可能?”

  “不可能就乖乖等着我,哥哥,你一定要等我去了j城再去见爸爸,不让爸爸会说我没礼貌的。”

  “好。”

  接完电话,向尹有片刻的恍惚,而后,她望着摇篮中的桐桐,熟睡中的桐桐肌肤粉嫩,睫毛纤长,可爱得让人的心都化了,她看了他良久良久,而后,轻抚桐桐的面容。

  “桐桐,妈妈后天要跟爸爸去爷爷家里面对一些事情了,到时候,你爸爸肯定很生气的,所以桐桐,这几天你就先去曾爷爷家里住几天好不好?妈妈发誓,一回到京城,就会马上去接你回家的,好不好?”

  睡梦中的桐桐没有回话,他举着小小的爪子,容颜安谧。

  向尹望着他,微微笑了。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情,他们一定可以熬到粉丝们松口,同意,祝福,然后真正在一起的,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如果……

  2003年十月三十号。

  新闻联播播出了一则震惊全国的新闻,从京城飞往j城的第五次航班从下午5点40分出发,在经过石觉海的时候遇到强大电流,飞机被电流击落,当场坠毁石觉海。

  所有乘客与工作人员皆失联。

  赫连胤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是在晚上八点,当时他正在唱完一支歌,在后台休息五分钟,喝了口水,听到后台电视里在播报,还特意打开手机看了下简讯。

  只一眼,他浑身的血液就被冻住了。

  从京城飞往j城的航班,就是小尹乘坐的客机,他楞了一下,立刻伸手拨通向尹的号码。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赫连胤的脸色苍白得吓人。

  工作人员探头进来说:“阿胤,五分钟到了,现场都在尖叫了,快出去,快,快,快……”

  赫连胤仿佛没有听见,紧紧握着手中的手机,眼瞳墨黑深不见底。

  而后。

  他扯掉身上的演唱会斗篷,跑了出去。

  工作人员大惊失色,赶紧跑去通知赫连胤的新经纪人戴慕。

  戴慕也观看了新闻,脸色沉重,道:“少奶奶大概已经出事了,现场的观众麻烦你们解说一下吧,今天的演唱会就到此结束了,演唱会票全额退还吧。”

  迷离的夜色下。

  赫连胤走在回酒店的路上,他的头发被雾水打湿了,显得那双眼睛里的雾气更浓了,他打电话给老周,询问他桐桐的情况。

  “少爷,桐桐现在在房间里睡觉呢,他现在会坐起来啦,别提多可爱了,老爷子每天看着他,心情大好。”

  “嗯,那就好。”赫连胤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切断电话,开始拨通自己的一些关系网,所有人都表示现在现在失联了,情况不太乐观,大致是凶多吉少了。

  他缓缓闭上眼睛,强自僵硬地站着,不敢将心底的疼痛和害怕泄漏出一分一毫。

  现在是非常时期,他不能慌,一定要镇定,一定要镇定地等待消息,他回到酒店,妆也没有卸,就那么带着一身残破的舞台装坐在电视前,观看新闻事实报道。

  这是一起重大事件,所以新闻台24小时联播,现在航班的乘客已经确认名单,其中就有向尹,她确定登上了此时航班,现在在失联的名单中。

  赫连胤瞳孔一紧。

  心忽然痛得连呼吸都困难起来,他的喉咙里像被堵着什么一团棉花,压抑酸涩。

  戴慕从现场回来,看见他僵坐在沙发里,也不知道能怎么安慰他,只静静站在身后,没有言语。

  九点一到。

  新闻播出了一段令人心如死灰的报道,已在途经j城的海域上发现了航班的飞机残骸碎片,但是当时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当时飞机被电流击中的时候已经失联,所以旅客们是否有穿上跳伞衣的问题仍未得到证实,国家陆续派出了几艘舰艇,无数搜索队,在周围的海域上进行详细搜索。

  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人心惶惶。

  赫连胤僵坐着,心底里仿佛有一把尖锐的刀,在一刀一刀地剜绞着自己的心,他紧紧握住拳头,强力地克制着内心的痛楚。

  “现在帮我预定回京城的机票,我要马上回去。”他沉声说,眼底有种不知是失措还是痛苦的脆弱。

  空气很静。

  戴慕想了想,终是把心头的话压了下去,轻轻点头,“是。”“没有。他没有要挟我。”

  *

  蓝色的海域中,向尹身穿跳伞衣,半趴在一件行李箱上面,被蓝色的海水漫无目的地冲刷着,周围的一切只有蓝色,什么都看不见,除了白天与黑夜可以分辨,她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们一群人掉下大海的时候,遇到了中心海啸,现在已经不知道被卷到那个地方了,周围只有海水流动的声音,静得可怕。

  头顶的阳光越来越强烈,晒得她的肩膀一阵阵的发疼,不用想,也知道肩膀已经被晒红的吧,估计皮肤已经废掉了一层,她很困,在太阳强烈的光晕下,皮肤变得很黑很黑,嘴唇干涸,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

  万里无垠的大海,没法自己去游动,如果坚持游泳,不用一两小时候就体力耗光石沉大海,然而这么漂浮下去也不是办法,身体一直在水中会脱皮,而且她已经很久没吃饭了,在这样下去,不是溺死就是饿死,在这种环境下,她连睡都不敢睡,紧紧抓着那件行李箱,怕自己一睡着,就会沉入海底。

  可是两天两夜没睡的人,两天两夜没吃饭的人,还能支撑多久呢?要不是心底里放不下桐桐,放不下哥哥,她早就松手,沉入海底,一劳永逸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脑中有轰隆隆的声音在回响,宛如漫天大雨,狂乱而喧嚣,脑子里好吵,是耳鸣了吗?她的头变得很痛,身子变得很冷。

  喉咙里隐约有腥气,好像是鲜血在翻滚,她呆滞而疲惫地支撑着,面容憔悴。

  在不下雨,她就应该死了,海水是咸的,根本无法入口,如果下雨的话,她还能喝点水支撑一下,如果不下雨,那就是天要亡她了。

  可惜。

  晴朗的天空一直不见乌云。

  向尹的瞳孔穿透白色的云朵望向天空,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终。

  她的睫毛微微一颤。

  松手。

  身体像一张纸一样慢慢沉进没有尽头的海底……

  *

  新闻联播的获救名单已经出来了,时隔七天,终于救出了64个人,其中确定遇害名单48人,还有几十个名额等待确认。

  向尹暂时没出现在遇害名单中,属于失联人员,遇害名单就是已经找到尸体的,没找到尸体的就属于失联人员,不过已经七天了,大致上也是凶多吉少了。

  这几天。

  赫连胤也在海域上,他自己购买了一艘退役舰艇,跟在搜索队在附近的海域进行搜索,还分出一批人员潜入海中探索,如果见到遇害者,一定要把尸体带回来。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壮观庞大的舰艇上,赫连胤穿着西装,面容冷漠,站在船头的甲板上,气息阴寒。

  放眼放去,海域一片平静蓝色,连一条鱼都没有看见,已经七天了,还没找到小尹,他的眼中充满了绝望的雾气,可是又带着最后的渴求和希望,所以那股绝望的雾气更加浓烈得让人胆寒。

  甲板上。

  细雨纷飞。

  赫连胤的身影被雨雾笼罩,淡淡的雾霭,就像一副美丽的水墨画,永远定格在人世间,淡化不去。雨越来越大了。

  海中翻起了巨浪,搜索人员不得已,必须退回海上,否则将生命危险。

  船上的红色信号灯不住响着。

  那是极度危险的信号。

  戴慕上来拉扯赫连胤,“阿胤,快进船舱,马上要下暴雨了,不要站在这里,很危险。”

  赫连胤转过头。

  双目血红。

  这一瞬恐惧和害怕沾满他的胸腔,他的声音慢慢的,颤抖着,哑声道:“下暴雨了,明天或许沧海就移了桑田,这是不是意味着,要找到小尹的机会就更加渺小了?”

  海中的暴雨是非常可怕的,形同好十几级的台风,海中若有人生还,就算经历了暴雨,也不可能活着了,就算活着,也不知道会被飓风卷到哪个角落,光是搜索一片海域就用了这么多天的时间,如果把搜索扩散到整个海洋,那么就是花上一年也不可能搜完的。

  戴慕面容沉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没有办法?”他重复着这句话,漆黑黯沉的眼底弥漫着浓浓的白色雾气,就好像他随时会同那雾气一般消散一样,鲜红欲滴的唇角有浓浓的嘲弄,他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身影笼罩在雨幕下,“你进船舱去吧,我不想进去。”

  “老板,你别这样!”戴慕拉住他的手,“就算少奶奶不在了,你也要想想你们的孩子啊,如果连你也不想活了,那桐桐小少爷怎么办?他才几个月大就要丧失父母了吗?你舍得吗?忍心吗?他可是你最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如果连你都不管他了,以后,谁来管他呢?老爷子年纪大了,能管他几年啊,到时候他就得寄托在亲戚的家里,过着无父无母的颠沛生活,阿胤,你想想清楚吧,如果少奶奶真的还活着,她一定会想办法回到你们身边的,而如果她不幸离开了,我不相信她希望你陪着她,她一定更希望你可以照顾好桐桐的,你就算不为了桐桐,你也要为了她活下去啊……”

  那天的暴雨出奇的大。

  赫连胤被戴慕扯进船舱里,一张英俊美丽的脸孔,在一瞬间就像一朵凋零的鲜花,随着时间的流逝瞳孔慢慢暗去,脸色衰败,绝望而窒息。

  第一卷完。

  ------题外话------

  看完我知道很多人骂我了,可是这是必然发生的,明天开始五年后卷二了,将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小包子也长大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165 卷一终章》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