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每天一起起床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宣传会结束后,向尹跟着赫连胤从后门离开,此时已是晚上八点,桐桐去练琴了,所以整个赫连家都空荡荡的,除了几个打扫的佣人,气氛冷清。

  向尹回自己的房间去卸妆洗澡。

  洗完澡。

  她拿着白色毛巾擦头发。

  房间的灯被人关了,只留下一盏暖黄的壁灯。

  纱帘漂浮。

  向尹站在洗浴间门口,微微愣住了,“是谁在我房间里?”

  她敏锐地觉得,黑暗中有一个人在注视着她。

  “是我。”

  昏暗的光线里,赫连胤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向尹,他的唇抵在她耳边,轻轻吐息,“小尹,我是来恭喜你的。”

  他的呼吸洒在她脸上,灼热滚烫。

  向尹只觉得心中升起了一阵颤栗,偏开了头,“恭喜我什么?”

  “恭喜你人气大涨啊。”他仍然轻轻的吐息,微笑,“我刚才看了下电脑上的贴吧,《两天一夜》的粉丝们对你是一致好评,真好。”

  向尹不自然地伸手拨开他的脑袋,“谢谢,不过不要这样站在我身后,觉得好别扭。”

  “别扭什么?情侣之间拥抱不是正常的吗?”他吻着她背后的肌肤,笑容极妖,“本来只是想来看看你,没想到看见了你穿睡衣的样子,对不起,是我冒昧了。”

  他说着抱歉的话,表情里却没有一丝歉意,有着,只是深沉炙热的感情。

  向尹拉开他的手。

  轻笑着说:“虽然正常,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很奇怪,还是算了吧。”

  “不要。”他轻声撒娇,收紧手臂,“你不同意的话,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我只是想抱抱你,没别的意思。”

  她的心脏猛然停住。

  “别闹了。”

  “没闹呢,就是抱着而已,哪儿闹了?”

  “快放手,我头发还湿的呢,我要去吹头发了。”

  “我帮你啊。”

  他松开她的腰,转而握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梳妆台前,拿来吹风筒,通上电,慢慢帮她吹头发。

  镜子里,他似笑非笑地望着她,眼瞳深邃。

  向尹淡淡地笑着,没有说话。

  “媳妇儿,你真漂亮。”他轻声逗她。

  向尹忍俊不禁,蹙眉,“不要说那些营养不良的话。”

  “情侣之间本来就应该甜言蜜语的,我们成天不亲密不缠绵,那还是情侣吗?你也要适当的亲近我嘛,不要老是表现的那么抗拒好不好?不然我会很难过的。”

  “你有什么好难过的?”

  “我都这么出卖色相了,你还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我能不伤心吗?难道我这张脸,就一点儿魅力都没有吗?”他的眼里带出恼意,手朝向尹腰间一呵,她低叫了一声,忍不住扭过头去瞪他。

  “喂!不准呵我痒。”

  “你怕痒?”

  “怕痒是缺点吗?”

  “不是。”

  “是陋习吗?”

  “也不是。”

  “所以为什么不可以?”她静柔地看着他。

  这样的表情,让赫连胤心动,他关掉吹风筒,靠近她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没说不可以,只是我终于找到你的弱点了,我必须报仇一下。”

  向尹眼珠一瞪,腰已经被他袭击了,她笑得摔进他怀里,怎么也抑制不住,一边笑一边瞪他。

  “别挠了别挠了,我不行了啊,哈哈哈……”

  这种笑声不是她自愿的,事实上,她心里是很痛苦的,承受着无法停止的笑声,心里默默流泪。

  “不行,你最近对我这么坏,我要报仇。”

  “哈哈哈……我哪里……哈哈哈……对你坏?哈哈哈……”

  “你跟陆臻铭联盟来坑我,还跟他拍荧幕情侣照,一起摆鬼脸,哼!你对我都没有这么好,居然对一个陌生男人全做了,快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他动心了?”

  “怎么可能啊?哈哈哈……别挠了哈哈哈……先让我回答问题好吗哈哈哈……”

  “好吧。”赫连胤停下动作,“答案要是我不满意,我就挠死你。”

  “好好,我求饶……”向尹笑得眼带泪花,比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表示求他,“我跟他关系好,是因为我心里把他当成跟桐桐一样,把他当成一个孩子了。”

  “这也不可以!”赫连胤态度坚决,“你少唬我了,这明明是你想出轨的理由。”

  “哈哈哈。”向尹笑得不能自抑,她靠在他的怀里,身体放松柔软,“在我眼里,除了桐桐以外,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比得过你,信不信?”

  “真的?”

  “真的。”她默默地注视着他,眼睛明亮。

  夜凉如水。

  赫连胤的呼吸突然变得很轻,他望着她,美丽的眼里卷涌着妖气,亲吻她的鼻尖,“媳妇儿。”

  “嗯?”

  “我爱你。”

  他吻了她的鼻尖,又来吻她的下巴,笑意温柔,“我每天都很想你。”

  “为什么想?我们不是每天都见面吗?天天一起录制节目,还不够粘的吗?”

  “当然不够,因为我想每天醒来第一眼就看见你。”

  他的声音里有种陌生的暗哑。

  向尹暗自吃惊,脑袋一片空白,被他吻得云里雾里。

  “媳妇儿……”

  “嗯?”

  “我们以后每天都一起起床好不好?”他说着,轻轻吻住她的唇,眼神极度虔诚。

  向尹被他抱到床上。

  仰起头看他,两颊处如染了彩霞,她的眼睛沉静温柔,吸引着他,不禁情动。

  “好不好?”

  “嗯?”她懒懒应了一声。

  “以后我们一家三口,都不分开了好吗?”

  他细细密密地吻她,吻得她无法思考,向尹的脑袋晕眩着,陷入美丽的梦境中,理智渐渐沦陷……

  一室旖旎。

  *

  录完了《两天一夜》,向尹就进入了休息期,这期间,桐桐已经上幼儿园了,只有晚上才能看见他。向尹开始了自己的脑部治疗,她的主治医生仍然是于歌,每天早上九点到十二点,是她的治疗时间,为了帮助她恢复记忆,赫连胤还从美国请来一个颇有名气的心理医生,与于歌协助向尹恢复记忆。

  昏暗的房间里。

  窗帘紧闭。

  向尹在地毯上痛得瞳孔紧缩,满头冷汗。

  她痛苦得不住打滚。

  灯光的死角处。

  掩着一抹英挺的身影,他就那么一直坐在那里,俊美的轮廓僵硬如冰雕。

  时间不断流逝。

  她的痛苦没有减缓,美国医生给她打镇定剂,让她缓和情绪。于歌站在她跟前,他逆着光,于心不忍地看着她,神情压抑。

  “我想不起来……”她颤抖着睫毛,唇色苍白。

  美国医生点头,用憋足的中文说:“不要紧张,顺其自然,不要逼迫自己,不然会很痛苦。”

  她微点着头,趴在地毯上,面容灰败,“打了针,我感觉好多了,我们继续治疗吧。”

  “小尹,先休息一下吧。”于歌说。

  “没关系的,若是天天这么休息,我要何年何月才能恢复记忆呢?来吧,痛苦只是短暂的,忍耐过去,就能看见曙光了。”她还记得年少说过一句话,每个人人生总会多多少少遇见黑暗,不要害怕,让我们借一点光,勇敢闯过黑暗。

  于歌皱着眉,“为什么总是这么要强?”

  “因为不想做一个不完整的人。”

  于歌沉着脸,转过头,问美国来的心理医生,“为什么每次催眠,她进入的都是儿时那段记忆呢?难道那段记忆跟海难有关系?”

  “我不清楚。”美国医生说。

  “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了。”赫连胤忽然从黑暗中站起身,他走过来,凝着眸,下巴紧绷,“我猜想,她是怕水。”

  于歌一怔,“你说什么?”

  “我记得小尹是很怕水的,因为儿时亲母让她下水去坐着,打那以后,她就很怕水了,我猜想,儿时的记忆和海难,都是围绕着水的,也许她怕的不是当时记忆,而是因为怕水,所以不愿回想关于水的事情。”赫连胤沉吟了片刻,说。

  于歌和心理医生眼睛都一亮。

  心理医生忽然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沉声道:“赫连先生,五年前那场海难,是否有生还者?”

  “有的,那场海难*有一百零二位生还者。”

  “既然令夫人想不起来,我们为什么不让生还者来讲给她听呢?也许感同身受的声音能唤起她的记忆呢?”

  赫连胤瞳孔发亮,“好,那今天的治疗就到这里,等我把资料查出来,我们在进行治疗。”

  “好极了。”医生说。

  于歌没有意见,他也觉得这个办法好。

  向尹听完这番话,也是倒头闭眼,动脑片刻比干苦力还累,她现在昏昏欲厥,极度困倦。

  赫连胤把向尹抱回客房,其他人由管家送走。

  戴慕跟着赫连胤进客房,听着他的嘱咐,即可动身去联系报社,将五年前的资料都调出来。

  赫连胤把向尹轻轻放在床上,拉上窗帘,盖好被子,然后静静地坐在床边,狭长的凤眸里,氤氲着深刻的感情。

  向尹躺在被窝深处,呼吸均匀。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见她睡熟了,拿过一本杂志,慢慢看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烈阳慢慢落下。

  夕阳西斜。

  桐桐背着小书包,在元熙的陪伴下,一本正经地迈步向尹的客房。

  “妈妈!”他的声音非常响亮。

  床上的向尹没有反应。

  赫连胤却一个不稳,手上的书掉落下去,他眼疾手快接住,冲桐桐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妈妈在睡觉,小声一点,不要吵到她。”

  桐桐噘嘴,“爸爸重色轻儿。”

  赫连胤在他漂亮的小脑袋上扣了一个板栗,表情傲娇,“那当然了,你以后可是有老婆的人,但是爸爸,就只有你妈妈这个老婆了,不能相比。”

  桐桐微微蹙眉。

  元熙噗呲一笑,眼瞳魅惑,“阿胤,当着你儿子的面,你连这话都敢讲啊?”

  “我怎么不敢?我们桐桐智商比你还高呢,他怎么会不懂?”赫连胤反过来糗他。

  桐桐的小脸优雅一笑,“没错,元熙叔叔,你不用避着我说话的,我都听得懂,嘿嘿。”

  “……”元熙一阵无语,愤怒脸:“我靠,你妈父子联合起来欺负我。”

  赫连胤没理他,看向自己粉雕玉琢的儿子,戏谑道:“桐桐,你元熙干爸脑子不太好使,但他心眼不坏的,我们不能歧视他,知道吗?”

  “爸爸我知道了。”桐桐认真点头。

  元熙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指着两父子,手中微微颤抖,“你们这对父子,太不要脸了!”

  “桐桐,你元熙干爸说你不要脸。”

  赫连桐:“……”

  元熙怒吼:“老子说的是你!管我干儿子何时?”

  “就是,爸爸才是不要脸。”

  赫连胤:“……”

  元熙哈哈大笑,摸桐桐的发丝,“真聪明,我们桐桐就是可爱啊,干爸太爱你了。”

  “谢谢干爸夸张,桐桐也爱你。”赫连桐说完,有觉得不对,一脸天真的说:“不行,我不能爱干爸的。”

  “……”元熙一头黑线,忍着心口的血腥气息,问道:“为什么?”

  “因为干爸是干爹的啊,干爸啊,你跟辰希干爹什么时候结婚啊?我要去给你们当伴郎。”

  赫连胤:“……”

  元熙:“……”

  赫连胤皱眉,“桐桐,这些话是谁教你的?”

  “辰希干爹说的,辰希干爹说,桐桐不能爱干爸,干爸是干爹的,干爹还说,让桐桐问下元熙干爸,到底你怎么说嘛?他说你们美国户口都办好了,不结婚要留着过年吗?所以干爸,你怎么说?”

  元熙差点吐血。

  赫连胤哈哈大笑,“那辰希,就是鸡贼。”

  说完,他抱过桐桐,揉乱了他的短发,亲两口,才笑着跟他说:“桐桐啊,你元熙干爸是保守派,跟你辰希干爹那种豪放派不一样,咱们不能逼问他,就让他自己想,他觉得行那就行,要觉得不行那就不行,咱不搭理他。”

  “喂!”元熙不满了,把桐桐扯过来,抱在怀里,脸贴着脸,“我怎么说也是桐桐的干爸吧?你们这么对我?不怕老天劈死你们吗?这么绝情。”

  “那你不愿意我们能说什么啊?”赫连胤扬着下巴,“都多少年了?你一直没想明白,一个人就是人不老,心也等老了。”

  “我又不是不愿意,就是不知道我爸妈那边怎么说嘛,你看你都有桐桐了,也长得这么大了,我妈每年都在催我,你以为我不痛苦啊。”

  赫连胤再一次把桐桐抢回来,抱着,笑眼濯濯,“你就别纠结了,以哥这么多年对你判断,你估计也是喜欢不了女人的,这种情况下,你去跟人家女孩儿结婚,那可叫形婚骗婚,因为你不是为了爱而结婚,而是为了传宗接代而结婚,你会害了一个女孩的。”

  元熙沉默不语。

  “爸爸,什么叫形婚?”桐桐适时提出自己的意义。

  赫连胤瞪了他一眼,“你一个小孩子那么好奇干嘛?”

  “告诉我嘛。”

  “问你元熙干爸好了。”

  “噢。”桐桐应了一声,从赫连胤怀里抬头看元熙,“元熙干爸,什么叫形婚?”

  元熙一愣,俊眉垮下,“形婚就叫形式婚姻,没有爱情,而是为了某种目的而结婚,夫妻两人之间可以说是陌生或者没有感情基础。”

  “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

  桐桐点头,“我明白,对爸爸来说,只要娶的人不是妈妈,那么对于爸爸来说就是形婚。”

  赫连胤身子一震。

  元熙努嘴,“我靠,这脑子还是小孩吗?”

  “你认为他像个小孩?”赫连胤反问。

  元熙摇头,望着桐桐,“不,他完全就是个成年人。”

  桐桐皱眉,“喂,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地说我坏话,不然我会告诉妈妈的,爸爸,你给我小心一点。”

  赫连胤:“……”

  元熙差点笑得岔气,“太有趣了,阿胤,桐桐真是太有趣了。”

  “有趣送你?”赫连胤懒洋洋挑眉。

  桐桐错愕瞪眼。

  元熙大笑,“好啊,我今晚就带回去,抱着睡觉。”

  “滚!”

  “哈哈哈……”

  吵闹间,向尹微微抖了抖睫毛,抬起眼睛,映入视线的,是一间装修温馨的房间,床对面的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和一个孩子。

  休息了几个小时,向尹的精力渐渐回来,她望着被落日染成金色的桐桐,微微一笑,“桐桐,你放学了。”

  桐桐扭过头,金色的夕阳中,他的眼瞳呈现透明状,“妈妈。”

  他叫了一声,从赫连胤怀里挣脱出来,跑向向尹的方向。

  “桐桐……”向尹摸他白净的小脸,“今天在学校过得好吗?”

  “不太好。”桐桐沉着嘴角。

  向尹微微错愕,坐起身,长发蓬松,“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今天小皇帝欺负我了。”桐桐低着头。

  向尹转眼珠,“小皇帝是谁?”

  “小皇帝就是我女朋友的哥哥。”

  “……”

  向尹一头黑线,赫连胤走过来,望着桐桐,满眼的危险警告,示意他不要说出来。实际上,今天桐桐跟班上的胖熊打架了,赫连胤要照看小尹的病况,没办法去学校,所以让元熙代去了。

  看着爸爸的眼神,桐桐努了努嘴,什么都没说。

  这一幕落在向尹眼里,她已经猜到七八分了,垂着睫毛问桐桐,“桐桐你连女朋友都有了?”

  “女性朋友,她是我的同桌。”桐桐纠正。

  向尹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了,原来只是女性朋友啊,吓了她一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202 每天一起起床》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