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劝服高泽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我们的故事就是这样,后来,他仍然把我当成妹妹,没事很少找我,有事也会找我商量,你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赫连尹了,不过你一开始没告诉我,我就没强问。之前,高泽就找我说过这件事,我还帮他出过主意,让他带你多出去逛逛,如果你们真能成为一对,我就离婚成全你们。小尹,我是真心的,如果你愿意接受他,我可以成全和祝福,只要他幸福,我什么都可以同意和放弃。”

  向尹静默了几分钟。

  叹了口气,“那么你又有没有了解我的故事呢?”

  韩菁菁微摇头,心中一片枯涩。

  “你只考虑高泽的心情,因为他助养你,改变了你的一生,所以你认为你这辈子都是他的,就算他和别人在一起,你也无怨无悔。可是我的丈夫,他从十三岁与我相伴,我们跨越许多年终于结婚,婚后我出了海难的事故,他独自抚养我们孩子,等了我五年,一点也不比高泽的深情少,而且他从不花心,所以为什么你觉得我应该为高泽感动而放弃我的丈夫呢?对我来说,他也是改变我一生的人,他也是我心中的明月光。”

  韩菁菁默默地看着他,心中的苦涩越来越浓,“可是高泽真的很喜欢你,他住院好久了,你一直不来看他,打电话了也不听,我很担心他。”

  向尹站在灯光下。

  她的头发浓密而乌黑,她的眼眸美丽而温和,静静地望着她,许久之后,她轻轻道:“菁菁,我可以去看看他,但是至于在不在一起的问题,我希望你尊重我,因为我一定不会选他的,还有,你是他的妻子,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不要把他让给别人,因为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

  说完,她迈开步伐,离开了婚纱店。

  “走吧,现在时间还早,带我去看看他吧。”

  韩菁菁重重叹了一口气,走到向尹跟前,为她带路。

  窗外的阳光格外明媚。

  向尹对雪奈说:“雪奈,你先帮我挑婚纱吧,我马上就回来。”

  雪奈看了韩菁菁一眼,心中明白她们要去哪里,便点了点头,“好,路上小心一点。”

  “必须的。”

  向尹浅浅一笑,出了婚纱店,钻进韩菁菁的车里,扬长而去。

  期间,赫连胤打电话过来。

  向尹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滑开了锁码键,微笑,“喂,有何贵干?”

  “小尹啊,桐桐说我们结婚那天他要当小伴郎,你同意吗?”

  “什么?说错了吧?他是说要当捧花的小扮童吧?”

  “不是,他说他要当伴郎,让兰夏天当伴娘,你认为可行吗?”

  “你觉得呢?”向尹反问,眼尾勾勾的,透着几分慵懒的笑意。

  “我无所谓,你答应我就答应,你不答应我就不答应。”

  “嗯……”向尹思考,“这问题还是等我回去再说吧,我现在有点事情,晚上在跟你聊好了。”

  “等等,先别挂,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说。”

  “戴慕现在在列邀请名单,你说以前我们上学的同学们请不请?”

  “应该要请吧,同学一场。”

  “好,那就请,那么我们那些亲戚请不请?诸如大姑……”他声音犹豫。

  向尹眉头皱了下,坐正身子,“对了,这事我还真忘了问你了,大姑现在在干嘛啊?”

  “好像又嫁了。”

  “……”向尹一头黑线,“又嫁人了?”

  “嗯,这次嫁了个老实人,终于安分了,不过家里的环境不太好,她现在在乡下生活呢,至于赫连涵涵,现在没人管她了,好像在饭店当服务生。”

  向尹更加疑惑了,“我前段时间还听说她在夜店里跳舞,现在怎么变成服务生了?”

  “前面她不是跟了李导么?染了点病,身上的皮肤有些问题,跳不了舞了,就开始当服务生,那张脸也没了,有病不去看,被病魔折磨得老了许多,你若现在见了她,一定认不出来的。”

  向尹低着眉,有些唏嘘,“若是可以,帮帮她吧,好歹是亲戚一场。”

  “这都是她自找的呀,当年她若不是那么骄纵,心大,好好做她的明星,会落到今日的下场吗?”

  “爷爷在天之灵也会希望她们好好的。”

  “话不能这么说,当时爷爷活着的时候,接济过两母女多少次了?临终的时候还给了大姑一套房产,可惜她们花钱大手大脚,自知自己没能力也要卖了房子去吃好穿好,这叫自己造的孽果自己尝。”

  向尹许久没说话,过了一会,才淡淡道:“那就别邀请她们了,免得到时候在宴会上多生事端,就这样了,晚上聊。”

  “最后一个问题,老婆,你去哪?”

  “去见一个人。”

  “男人?”

  向尹轻轻嗯了一声。

  “名字呢?”

  “高泽。”

  彼端的气息一下子冷了,“你去见他干嘛?”

  “有点事情要处理。”说完这句话,向尹怕他不高兴,放柔声音哄他,“我没开车,你等下来接我可以吗?晚点一起去试婚纱。”

  “不去。”男人果然拒绝她,傲娇了。

  “来嘛,你要是不来,我得走路回去了,脚会很酸的,你说是不是?”

  “去见男人还要我去接,你看我像是很大度的人吗?”赫连胤眯着眼,下巴尖削。

  她轻轻微笑,“就让你来接怎么样?你敢不来?”

  “不去。”

  “不来你晚上休想跟我一起睡。”

  “威胁我?”他情绪不明地哼了一声,“你不跟我睡能跟谁睡?”

  小尹脑袋一懵,脱口而出,“我睡地板不行吗?”

  “你别闹。”

  她噗呲一笑,“我怎么闹啦?”

  “睡地板哪里行?你可是个随时要生宝宝的女人啊?”

  “不生了怎么样?”

  “你敢!”

  向尹忍着笑,继续逗他,“我就敢怎么样?”

  “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去抓你回来生宝宝!”说完用力把电脑挂了。

  向尹楞了一下,然后又笑了。

  韩菁菁坐在她旁边,把一切看在眼里,笑了笑,“你们感情真好。”

  “嗯,所以你也要把握自己的幸福,以后别再说要把自己心爱的人让给别人的话了。”

  韩菁菁没说话,眼角闪过微微的晶莹,疑似泪水。

  二十分钟后。

  医院的高级病房前。

  “就是这里了。”韩菁菁推开白色的房门,把向尹领了进去。

  病床上,高泽苍白而空洞地望着天花板。

  注液从吊瓶一滴滴落下。

  他安静地躺着,一句话都没有说,若不是心口处还有浅浅的起伏,当真以为他是死了。

  “高泽,小尹来看你了。”韩菁菁擦掉眼角的泪水,把病床前的花拿剪刀修了修,微笑凝视他。

  他没有动。

  向尹走进去,慢慢坐在他身边。

  这时,他才慢慢扭过头来,就那么定定地望着她,仿佛在期待着她说什么。

  然而向尹也没有说话。

  场面有些沉默僵硬。

  韩菁菁把一个煲粥壶打开,倒出了粘糯的白粥,递给向尹,“小尹,你……”

  她想让她劝高泽吃点东西,他许久不吃了,不肯吃,也不肯动,那双风流细长的眼眸里,再没有流光和动人,有的只是死寂和空茫。

  他什么话都不说,安安静静,苍苍白白,不想与外界沟通。

  向尹在心里叹了口气,接过那晚粥,递到高泽的眼前,声音轻柔,“听说你好几天不吃东西了,饿了吧?吃点白粥。”

  高泽的手指动了动,还是不说话。

  向尹只好倾过身子,靠近他的唇角,将粥一勺勺喂他吃下去。

  高泽没有反抗,他抬着睫毛,眼睛深邃如黑洞。

  叙旧的一刻,没有韩菁菁什么事情,她拿着热水壶,悄悄退出房外去打水。

  向尹喂完了粥,把瓷碗搁在床头处,继续沉默。

  高泽也沉默。

  两人都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呆了好几分钟。

  “最近怎么不吃饭?这么不爱惜自己,会懂得爱惜别人吗?”

  他低下头,轻轻自嘲一声,“爱惜自己,就能爱惜你吗?你和赫连胤的婚期都定了,还干嘛来这里呢?是想让我祝福你吗?”

  “不是你想见我的吗?”向尹声音异常宁静。

  “我……我一点都不想见你……”

  短短几个字,他说得异常艰难,有些苦涩,有些沙哑。

  “即然如此,那我告辞了。”

  向尹站起身。

  “你就不能对我示弱一下吗?”他不受控制地怒吼,沙哑的声音泄露了他内心的痛苦,他太难过太难过了,而她既然来了,为什么还要这样绝情,难道一两句软话都不能讲吗?

  “高泽。”她轻轻叫他的名字,重新转身,坐在他的跟前,神态宁和,“你知道我的性格的,你也知道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对你示弱,也不是为了跟你重归于好,是因为看在我们曾在一起的份上,过来劝劝你,你若是听,那我给你讲,你若是不听,那我就不讲……”

  “我们在一起过吗?”他打断她的话,声音嘶哑,“看到我这样,你也不愿意对我说几句软话,向尹啊,你骗骗我都好啊,至少让我觉得,你还关心我。”

  “我曾经说过,我永远都不会骗你。”

  他低低笑了几声,双手拧在被子上,越来越用力,那暗怒的眼底,让他看起来十分危险。

  向尹却没有退缩一下,她安静地坐着,表情疏离,“宁愿清醒地承受痛苦,也不愿自欺欺人,这就是我做人的原则,高泽,你了解我的。”

  高泽没说话。

  半响,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缓慢地沙哑地说:“你就那么讨厌我?”

  “我一点也不讨厌你。”

  她态度坚定而虔诚。

  病房里是长长的沉默。

  高泽闭了闭眼,在睁开眼睛时,有了微微的清明,他看向小尹,久久都不眨一下眼睛,“你来和我分手,是吗?”

  “我们已经分手很久了。”她声音温恬。

  他忽然笑了,淡淡的笑意,不知是无奈还是嘲讽,“是啊,我们早就分手了。”

  又是冗长的沉默。

  “高泽。”

  “嗯?”

  “你想听听我的心里话吗?”

  “你说吧。”他侧着头,声音朦胧不清。

  向尹望着他,眼里没有任何波澜,她只是淡淡地望着,“高泽,我有了一个孩子,已经六岁了,你还是这样喜欢我,我相信你对我是真心的,但是我们真的不可能,如果我心里有一点点喜欢你,有一点点动心,那么早在你对我好的时候,我就已经选你了。或许是我天性凉薄,又或许是我没有爱的天赋,我很难理解一个人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另一个人,甚至可以因为对方难过憔悴,付出生命,在我的世界,不可能有这样的事发生,我可能就是那类理智到无趣的女人吧,连我自己都这样认为。高泽,我不是存心想伤害你,只是我不得不伤害你,因为不伤害你,我就伤害了一个家庭。”

  高泽抬起眉毛,“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也不喜欢赫连胤,跟他在一起,只是因为责任感?”

  “不,我还没讲完呢。”她深沉不透光的眼眸看着他,“我是一个无法一见钟情的人,但我日久深情了,这听起来似乎不那么浪漫,但确实是这样,因他给我感动慢慢累积成了爱,我相信这世界上有以爱为天的人,也自然有不那么看重爱的人,我刚好是后者,很难想要去亲近一个人,也很难对一个动心,我对你说的不喜欢,不是只针对你,而是针对所有人,除了赫连胤,其他人我都不会爱。”

  很多年前她就说过,这辈子她只选一个人,这个人要全心全意属于她,不能有二心,赫连胤办到了,她也办到了,他们都是看中承诺而又不轻易许诺的人,因为他们知道承诺的珍贵之处,这个话说下了,它就是算数的。不是明天生气了,这份爱的感觉就没有了,就抛弃了,而是无论发生什么事,决口不提分手的话,除非是她当时失忆的时候,身不由己,也言不由衷。

  高泽没有说话。

  但有那么一瞬间,向尹看见了他眼中的妥协,她继续道:“如果你花心,那么就继续花心,不要强行改变自己,这对你不快乐。如果一个人不爱你,不要去强求,因为伤的苦的都是你。如果你玩够了,那么你就回归自己的本性,不要总是为了报复你的父亲,闹出一个个伤害自己名誉的绯闻,你的父亲是你父亲,就算你在恨他,他也有老去的时候,你要再气他多少年呢?有一天他终于被你气死了难道你就会觉得大仇得报非常舒爽非常畅快吗?你不会。花心是他的天性,你在怎么恨他还是花心,可你明明不是,为什么要去学他呢?这样你到底报复了谁?你是报复了他?还是报复了你自己呢?”

  他沉默地坐在病床上,不知道是听了还是没听。

  “我今天来找你,是来告诉你,不要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去苦了自己,你父亲也好,我也好,我们都不值得你伤害自己,要想想,你身边还有一个那么好的女人,在你年轻爱玩的时候,她不离不弃,在你伤心失落,她不离不弃,在你绝望痛苦,她还是不离不弃,甚至为了你来求我,我就想知道,你的内心是否有一点点的愧疚呢?对你这么好的女人,你为什么看不见?也不在乎和珍惜呢?有一天她真的不管你了,离开你了,你是觉得无事一身轻呢?还是会觉得很难过呢?”

  “我……”高泽说不出话。

  向尹眼神平静,“如果你觉得是难过,那么请你爱惜她一点点,不要总是把她当成隐形人,把她的所有付出都忽视掉,一个女人留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她不是因为爱你,是为了什么?虽然她从没告诉过你她爱着你,但是当你失意提出结婚时,你认为她的答应是随便的吗?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的?我告诉你,这个情节一定在她心里模拟过千万遍,以至于她听见的时候,都没有去管你到底爱不爱她,因为她很爱你啊,你要结婚,她就嫁给你,你要一个家,她就成全你,你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就祝福你,你知道一个人得多深情才能在一次次被你伤害后仍然不放手吗?你对我有这样的感情吗?或者应该问,这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做到这地步吗?你不去珍惜她,反而苦苦追求我这个对你来说只有痛苦的人,你到底是多傻?”

  高泽心中一震,脑袋空白。

  过往的岁月记忆翻来搅去,他脑子混沌,生生死死,爱爱恨恨,在一夕之间颠来覆去,他脸色苍白,凝望她的眼眸。

  “你是说,菁菁她爱着我?”那韵致的眼眸,似翻起了红色血海。

  “高公子看起来是那么迟钝的人吗?”

  “可是她是我妹妹。”

  “妹妹就不能爱你?想当年,我还是赫连胤的妹妹,领养的,一起长大的,算起来,感情比你跟韩菁菁还亲近,因为我们喊同个妈为妈,同个爸为吧,而你跟菁菁,不过是助养关系。”

  空气寂静。

  高泽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眸浅淡。

  “高公子,如果不爱她,放了她,如果你也发现自己对她有感情,那就珍惜她,不要让她把一生都付在你身上,这样的深情,如果你爱不起,你配不上她。”

  说完,向尹拿起自己的包,“好好想想吧,旁人讲再多对你来说都只是听听而已,只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回归你原来的样子,做一个骄傲自负的高公子,届时,欢迎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讲完这段话,向尹再没有回答,踩着高跟鞋,慢慢离开了病房。

  她拉开门。

  走廊上的阳光灿烂。

  而赫连胤,就懒洋洋地立在光晕中,好整以暇地歪头看她。

  那双狭长的凤眸,温柔得仿佛天地同化。

  “你怎么来了?”向尹唇侧掀出柔柔的笑意,是这样的宠溺。

  “说了来抓你就来抓你,怎么样?赫连太太,忙完事情了吗?现在去试婚纱?”

  “走。”

  “赫连太太。”

  “嗯?”

  “你说给你冠上夫姓好不好?这样你以后就可以叫回原来的名字了,赫连胤,赫连尹,傻傻分不清楚。”

  向尹温柔一笑,“好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

  “这么乖?”

  “嗯,今天想起了年少的很多事情,忽然觉得你这人特么好,感觉嫁给你,就跟捡到宝一样,所以必须听你话的,你说是不是?”

  赫连胤放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笑容宠溺,“好感动。”

  “感动就请我吃饭吧。”

  “吃什么?”

  向尹眼眸一眯,促狭道:“吃你。”

  赫连胤一下子就乐了,特别纯净的笑容,望着她,令人迷醉,“你好坏,不过我喜欢。”

  ------题外话------

  感觉下面的章节就是大结局了哈,举行婚礼,然后序序开始写番外咯,么么哒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231 劝服高泽》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