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增肥的方案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两年后某一天。

  赫连尹还是没有女儿。

  原因是酱紫滴。

  赫连胤跟赫连尹非常努力造小孩的时候没有碰到排卵期,几天之后,赫连尹接到了一个电话,接拍一部年度巨资大电影,这是一部关于宝藏的电影,名为:《地藏玄门》。

  她第一次出任电影女主角。

  导演还是国内唯一一个拿过奥斯卡奖的华裔,所谓拍的片子部部唯美,部部深度,广受大众好评,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均站在一个普通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为了拍这部电影,赫连尹在家里闭关冥思,她想了又想,到底是要为事业奉献,还是要为家庭奉献呢?

  或许她内心更看中的是这个迟来的机遇,真的,人生中的机遇可遇不可求,当一个人生将按钮送到你面前的时候,一定要勇于去按住它,展开不一样的世界,赫连尹在书房想了想,绝对把生孩子的计划往后推一下,让这个还未降临的小宝宝多等待一段时间。

  于是他避孕了。

  赫连胤的立场比较中立,无论她选择什么,他表示全力赞同。怀孩子有怀孩子的好处,不怀孩子有不怀孩子的好处,怀孩子嘛,他们家里就有一个新的小生命了,不怀孩子嘛,可以天天啪啪啪,天大的好事啊!

  但是事情远远没有赫连胤想象得那么美好。

  赫连尹为了拍这个电影,离开了家里一年多,她随着剧组去了西西里和沙漠拍摄《地藏玄门》,过程十分艰苦,回来的时候,人只剩下九十来斤,据赫连胤当时的回忆,她整个人瘦得只剩骨头了,因而显得那双沉静如海的眼眸更加的大,赫连胤站在赫连宅门口,看着她从剧组的面包车慢慢走下来,心和眼睛都疼了。

  “小尹。”远远的,他的声音就有些嘶哑。

  赫连尹抬起头。

  阳光下。

  她的笑容从容宁静,“哥哥。”

  赫连胤瞬间觉得自己的嗓子眼疼了。

  他的媳妇啊,离开的时候还白白胖胖的,回来怎么就这瘦了?剧组是天天不给她饭吃吧?为了这事,赫连胤起得去投诉《地藏玄门》的剧组,那方的负责人不断道歉,说这是剧情需要啊。

  赫连胤气得就差拆了那电影公司了。

  赫连尹喝着宋姐炖的补品,表情一派宁静,“算了,这是我自己要节食的,为了影片最后一个镜头减的。”

  赫连胤在客厅里瞪她,那双妖气流转的眼眸,是世界上最绝无仅有的美丽,“你一声不响就节食了,可考虑过我的感受了?这么瘦,我能不生气吗?”

  “为了艺术的奉献嘛。”

  赫连胤还是不满意,交叠着双腿,眼眸越来越冷,“要是拿不了奖,看我不拆了他们。”

  “喂,你又不是黑社会,喊打喊杀的干什么?”

  “为了你掉的这些肉,我当一次黑社会又何妨?”

  “别闹了,我不好好在这里么?电影也终于拍完了,我以后可以好好陪你们了,对了,怎么没有看见桐桐,他去哪了?”

  “估计还在兰家吧,老周没打电话过来,大概又是兰家过夜了吧。”

  赫连尹微微愕然,喝了口汤,表情疑惑,“他去那干嘛?”

  “追他的小媳妇呗。”

  噗呲——!

  赫连尹一脸不置信,“说真的还是开玩笑的?”

  赫连胤挑眉,“真的,他现在就差拿胶水把自己黏在夏天身上了,怎么叫都不回来,非在那边住。”

  “多久了?”

  “一个月大概一两次吧,不去那边住几天就不肯回来。”

  “你都不说他吗?”

  “说了,我把元宝雪奈他们全叫过来了也没用,他就是要粘他的小媳妇儿,我也拿他没办法。”在赫连胤心里,他是把桐桐当成好兄弟一样养育了,他知道桐桐什么都懂,所以当桐桐倔的时候,他觉得桐桐应该是把夏天看得很重要了,天天要和她在一起,不然就闹小脾气。

  赫连尹沉吟,“兰家也不反对吗?”

  “应该不反对,他们家崇尚国外教育,萧九九很喜欢他,而且他们家有三个小孩,相处起来桐桐会更加高兴。”

  这话有控诉的意思。

  控诉赫连尹一去就是一年多,把他们爷俩扔家里打蚊子,桐桐是孩子,在聪明也需要小伙伴的陪伴,所以赫连胤通常是等桐桐上完钢琴培训就带他去商场的儿童世界里玩,不过桐桐不喜欢去那里,他只喜欢去兰家,赫连胤没有办法,他总不能次次拒绝儿子想找好朋友的要求吧。

  可是一进兰家,他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去了就怎么也不肯回来,非要呆在那住几天才肯收心回家,而且兰家似乎很欢迎他,所以赫连胤每次都拒绝失败,有时候,他觉得桐桐根本就是兰家的吧,家里在院子给他建了小游乐园,建了鱼池,还建了模型室以及足球场,但他就是一样都看不上,或许是因为家里没有兰夏天这个人,又或许是他孤单吧,没有小伙伴陪他打打闹闹,没有孩童们欢欢喜喜的笑声,赫连宅比兰宅清冷得多。

  赫连尹眯起眼,意态悠然,“哥哥,你这意思,是不是说我忽视你们爷俩了啊?”

  “不敢。”赫连胤微微一笑,明显的很同意这句话啊。

  赫连尹眼神狐疑,“嗯?”

  “不过你能自己觉悟是件好事。”赫连胤眨了眨眼睛,薄唇性感,“宝贝,我们晚上来生宝宝吧。”

  “……”赫连尹眼眸变冷,“我需要静养。”

  “……”

  这回轮到赫连胤的眼眸冷了,阴森森道:“都怪《地藏玄门》的剧组,我现在就去找他们算账。”

  “喂。”

  赫连尹拦都拦不住,最后只能答应,“行了知道了,不就是造孩子么,晚上早点洗干净等我。”

  “……”

  *

  夜里。

  赫连胤早早洗好了澡,披着浴巾在床上等小尹,他时而看看杂志,时而哼哼小曲,那风骚的小模样,简直就是一只祸国殃民的绝世妖姬。

  他撑着下巴,睫毛长长的,在思考等下要用哪个姿势好呢?怎么久没见了,小别胜新婚啊。

  没过多久。

  赫连尹就从楼下走了上来,看见他袒胸露背侧躺在床上,视线在他精壮的胸膛停留了一下,没说什么,拿着睡衣进浴室去了。

  赫连胤认为她明白了,于是走到窗前把纱帘拉上,又把房间里的灯调暗,接着在复古式的放碟机里放上一张浪漫的法国曲风,好心情的回到床上侧躺着。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

  就差造宝宝啦。

  为了这一个晚上,他连睡袍都没有穿,就那么帅气妖娆地躺在床上摆姿势,希望能惊艳一下小尹的眼球。

  浴室里。

  赫连尹对着镜子刷牙。

  知道他憋很久了,所以尽管身体的条件不是很好,她也仍然想满足一下他,毕竟一年多没见面了,着实是很想念的。

  “小尹,你好了吗?”赫连胤在门外催她,眼眸柔柔的,好思念啊。

  “快好了。”赫连尹含着泡沫,口齿不清。

  “你在浴室里做什么呢?”

  “刚洗完澡,现在刷牙呢。”

  “快点噢。”他的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兴奋。

  赫连尹笑了笑,喝了口清水,簌簌嘴,把牙刷和杯子清洗干净收起来。

  做完这一切,她拧开浴室的门,卧室里有悦耳的轻音乐,是大提琴的声音。灯已经关了,只留下一盏睡眠灯散发着微弱的暖光。

  赫连尹穿着丝质睡衣,慢慢走到床前,低下头,很温柔温柔地望着赫连胤。

  很多时候,她的眼眸是呈现溺爱状的。

  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男性身上,所以小尹这算变异了吧,她很喜欢赫连胤,可以纵容他的一切,除了逼迫和背叛。

  赫连胤仰望着她,眸光妖冶。

  “小尹……”他伸手去拉她的双手,还是往日的样子,冰冰冷冷的,像是没有温度的冰块,他心里一动,瞬间握紧了她的手,把她从头顶拉了下来,轻啄她同样冰冷的嘴唇。

  “手这么冰,嘴唇也是。”他这么评价这个吻。

  赫连尹轻笑,双腿轻轻曲去,跪坐在柔软的被褥上,平视他眼睛,眼眸静柔,“那你喜不喜欢?”

  “你的一切我都喜欢。”

  灯光迷蒙,剪影出两人亲吻的轮廓,画面唯美而宁静。

  万物都没有声音。

  只有唇齿间摩挲的暧昧声。

  “小尹,一年多不见了,你想不想我?”

  “想,你呢?”

  “我应该比你想我要更加想你吧。”他静静注视她,薄唇上有似笑非笑的弧度,一副颠倒众人的妖姬模样。

  赫连尹忍俊不禁,微笑,“我相信。”

  “那我还可以吻你吗?”

  “很乐意。”

  “那造宝宝呢?”

  “满足你。”

  闻言。

  赫连胤的面容更加妖冶了,俊美绝伦,“这么久没见,还是好爱你。”

  “me,too。”

  赫连胤轻笑,“特别喜欢跟你聊天。”

  “嗯哼?”

  “有趣而且快乐。”

  “我也是。”

  他抬起眼皮,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溺爱,动作有意无意,在她背后轻抚,另一只手轻挑起她的下巴,声线低哑迷人,“我可以这样吻你吗?”

  “可以。”

  他倾身,吻了一下她的唇角,“这次回来怎么那么好说话?”

  简直是有求必应啊。

  “忽视了你这么久,良心不安。”

  “还有呢?”

  赫连尹唔了一声,“离开太久,怕老公有了小三,所以要测试一下自己的魅力。”

  赫连胤的笑容更加蛊惑了,“还有呢?”

  “还有?”

  他微微颔首,“欠我一个女儿。”

  “这种事还分欠不欠的吗?”

  “当然要了,以防你反悔,我要把条件提在前面,一天怀不上,你就不可以拒绝我履行夫妻间的义务。”

  “例假的时候呢?”她懒洋洋发问。

  赫连胤抚摸她的长发,眼神极妖,“这种事情,我当然会给你放假了,一个月一次嘛,避免不了,我可以体谅你。”

  “那你要不要煮红糖水给我喝?”

  “这个你不说我也会吩咐宋姐的。”

  赫连尹无声一笑,忽然很想撒娇,抱住他的脖子,音色性感,“那你会不会帮我买M巾呢?”

  “M巾是什么?”

  “例假卫生巾。”

  “这个必须可以。”

  “不害羞吗?”

  “我都是有老婆的人了,还害羞什么?又不是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别说M巾了,就是给你买尿裤我也去。”

  赫连尹微微皱着鼻子,“你才穿尿裤呢,明天我去买一包给你用。”

  赫连胤哈哈大笑,“这么久不见,你幽默的功夫见长拉。”

  “彼此彼此。”

  “哈哈,虽然很想跟你继续聊天,不过我觉得这时候应该忙正事了,小尹,过来吧。”他把她捞进怀里,洁白的手指,慢慢抚摸她的面容,“瘦了这么多,看着都心疼。”

  赫连尹噘嘴,继续撒娇,“网上说我这叫苗条。”

  “……”赫连胤敲她的脑袋,“这叫竹竿,不叫苗条。”

  “真是瘦得很恐怖吗?”

  “嗯,一摸全是骨头,我的心疼死了。”

  “那我给你摸摸。”说着,她的手伸到他胸前,轻轻抚摸,“哥哥,一年多不见,你身材锻炼的不错。”

  “难道你不知道?多余的精力和*是需要通过运动才能消耗掉的。”

  赫连尹一惊,笑出声音,“所以这一年多你都是靠着运动解决生理需要的?”

  “这叫健身。”

  赫连尹还是觉得很好笑,“你先告诉我,你是这么解决的?”

  “不然呢?”赫连胤不满地皱着眉头,捏她的鼻子,“我要是出去猎艳,你不得打死我?”

  “不会。”她一本正经的回答:“我顶多打残你。”

  “……”赫连胤一头黑线,“有区别吗?”

  “有,至少还活着啊。”

  “那我不如选择死。”

  “所以你不能背叛我啊,要知道,我这身武术可是不得了的,打断你几根肋骨那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赫连胤拧着五官,促狭道:“母老虎啊。”

  她抬起睫毛,眼瞳深邃,“我是母老虎,那你是什么?”

  赫连胤一时语塞。

  她湛湛微笑,抚摸他的轮廓,笑容迷人,“好久不见,想你。”

  “这是在索吻吗?”

  “是。”

  他低下头,轻柔吻她,“满足你。”

  “不够。”她笑着,主动仰起头,去亲吻他优美的唇畔。

  那身子仿佛是没有骨头的。

  赫连胤心神微微一荡,加深了那个绵长的吻。

  良久。

  他的手伸进她的睡衣里面,而后,他的手指停住了,重新抬起眼眸,眼中的*已散去,只有复杂和不忍,“好瘦,都没肉了,我不忍心欺负你。”

  赫连尹微笑,眼尾扬起,“就知道你不会碰我的。”

  “已经猜到了?”

  “嗯。”

  “所以主动献身?”

  赫连尹点点头。

  他的眼神变得危险,但仍然没有继续碰她,手停留在她背上的肩骨,眼神心疼,“小尹,我现在很伤心。”

  “嗯?”

  “因为你把自己饿成了这样,我想揍你一顿,可是我舍不得。”

  “沙漠的条件多差你也是知道的啦,为了艺术没有办法,总之,我会努力的胖回来的,你不要太介怀了,不然我也会不开心的。”

  赫连胤想了想,垂着睫毛,“还是很介意。”

  赫连尹仰起头,吻吻他的唇,“这样有好些了吗?”

  “没有,你抚平不了我心里的创伤。”

  “我瘦了,又不是你瘦了,这么难过干嘛?”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你变成这样了,我能不难过么?我简直是气炸了好吗?”

  “好啦,我后面会好好补充营养的,这样吧,从明天开始你帮我制定一套增肥计划吧,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好吧?我都听你的,绝对不反抗。”

  “你少哄我了,明明是怕我生气,才一回来就摆出一副乖猫咪的样子,哼,就会算计我。”

  “那要不这样好了,你给我一个月的假期,我自己去港岛住一个月,把膘养回来再来见你,省得你见了我就难过。”

  “不行。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我能放你走么?”

  “那你说怎么办嘛?”

  “明天开始,绝对服从组织安排,OK?”

  赫连尹重重点头,“绝不反抗,不过,我真有瘦得那么夸张吗?”

  “你现在几斤?”

  “90刚好。”

  “身高172,体重90斤,你说不恐怖吗?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排骨精了,全身上下除了骨头就是骨头。”

  赫连尹点头如捣蒜,“是是是,我已经瘦得非人类了,明天开始服从组织安排,让我往东不敢往西,让我坐着我不敢站着,让吃面我不敢喝汤。”

  “你有这么乖?”

  “不信?”

  赫连胤摇摇头。

  “那就走着瞧,那现在我们睡觉吧?”

  男人英挺的眉挑着,“不睡觉还能干嘛?哎,老婆瘦成这样,我只能认命地睡大头觉了。”

  “睡觉就睡觉,为什么要睡大头觉?”

  “因为我现在很头大,所以我要睡大头觉。”

  赫连尹噗呲一笑,“要的人是你,不要的也是你,现在怨念最深的还是你,哥哥,到底要怎么样嘛?我可是绝对服从组织安排的。”

  “算了吧,我都忍了一年多了,再忍几天也没什么。”

  “所以我要表扬你。”

  “怎么表扬?”

  “老公,你真帅。”说完,她躺回枕头上,闭上了眼睛。

  赫连胤哭笑不得,不过还是认命地放过了她,太瘦了,实在于心不忍,还是先养养再说吧。

  他枕着自己的手臂,心事有点儿沉重。

  第二天。

  赫连胤一大早就起来了,他去了营养机构一趟,寻找营养和增肥的方案,还请回了四位营养师专门安排赫连尹每日的饮食,中午,他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打下一套增肥方案,打印出来。

  从今天开始,赫连尹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努力胖起来,她坐在客厅里,听完赫连胤的增肥方案,差点傻眼。

  “你让我每天吃8顿到9顿?”她不敢置信,虽然她现在极瘦,但以明星的身份,她最多就是胖到九十七斤或者一百斤,距离她现在的体重只需要增肥七到十斤,在她眼里,那么几斤是很好增的,只要每晚吃点补品,夜里来点宵夜,不出一个月,准准胖回来。

  “是,少吃多餐,尽量让肚子全天候保持不饿的状态。”

  “就增肥几斤不用每天吃那么多顿吧?”

  赫连胤摇摇头,“不,你现在是身体上的营养不好,导致脸色看起来很差,要好好进补,为生小宝宝而努力。”

  “你预计要帮我增肥多少?”

  “20斤。”

  赫连尹微微眯眼,“不行的,增肥20斤就过胖了,到时候穿礼服显得肩膀很胖。”

  “可你要怀小宝宝啊,拍完这部电影,你就暂时放下工作吧。”

  呃……

  赫连尹的表情有些迟疑,“哥哥,其实我还有一些话要告诉你的。”

  赫连胤蹙眉,“说。”

  “其实我这次回来,已经接了一部爱情电影,嗯……估计下个月就开拍了。”

  “……”赫连胤嘴角一沉,“赫连尹,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

  “生小宝宝的事情啊,你要拖到什么时候?”

  她眼露抱歉,“忙嘛。”

  “每次都说忙,这小宝宝要什么时候才有空造啊?”

  “我觉得吧,机遇是可遇不可求的,自觉告诉我,应该去把握机会。至于小宝宝,我们现在还很年轻呢,等桐桐长大一点在生也不晚啊,要不我们三十岁在生吧?”现在她28岁,再过两年生也不晚呀。

  “不行!”赫连胤拒绝她,脸色黑沉,“驳回你的申请。”

  赫连尹不说话了。

  赫连胤同样不妥协,走到她跟前,面容严肃,“这回怎么说都没用,不同意,你这个工作狂,还要不要家里人了?”

  “可是我们还年轻啊。”

  “但是我想要小宝宝。”

  “生孩子这种事情是需要双方都乐意的嘛,逼了我会不开心的。”赫连尹注视他,眼眸乌黑。

  赫连胤拧眉,“因为你单方面毁约太多了,所以我已经不相信你了,一切免谈。”

  赫连尹叹了口气,“一家人,不要这么严格吧?”

  “不,我必须强烈而蛮横地让你执行,否则你只会一拖再拖。”

  这个事情说到最后,赫连胤还是妥协了,果然他就是那种特别好哄的男人,赫连尹跟他抱抱,他的怒火就降了三分,再来个亲亲,他基本就没脾气了,什么都同意,但是不准她避孕,为了拍电影,赫连尹同意了,反正怀孕了也是能继续拍摄的。

  至于增肥的事情,赫连尹每天听从赫连胤的安排,吃完早饭吃水果,吃完午饭吃甜品,吃完晚饭吃补品,再来点夜宵零食雪糕,果然是一天吃九顿,赫连尹走到哪里都水果,偶尔她会去温思里种种花,或者在书房里练字。

  赫连胤每天忙完就马上回来陪她,次次监督她的饮食情况,又让家庭医生过来诊断她的健康问题,赫连尹坐在沙发上,明明没什么问题,只是因为瘦,每天就要被医生和几个营养师围着,她着一袭白色裙子,窝在沙发上,一边吃银河巧克力,一边回答家庭医生的胃口问题。

  “胃口吗?最近都挺好的。”大概吃多了,胃口开始变大了,她发现吃东西是有依赖性的,假如时时刻刻都吃东西不让嘴巴停下来,人就很难忍受只吃三餐的习惯,会习惯性想吃东西,也会习惯性感到饥饿,跟烟瘾似的。

  这大概是饮食无节制引起的吧。

  赫连胤坐在旁边,看家庭医生填下一张表格,沉声问他:“医生,我太太身体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太太虽然偏瘦一点,但是体格没有问题,很健康。”医生说。

  赫连尹拂了拂自己的头发,笑容灿烂,“我都说了,我只是瘦,不是不健康,在沙漠的时候每天都很累,感觉脚都快走断了,所以才累瘦的。”

  赫连胤的眼眸瞟过来,睨了她一眼,“就是要亲自问,怎么样?”

  “OK,这随你。”

  “这当然随我了,要是听你说,指不定会对我隐瞒什么呢。”他笑着说。

  “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不诚实的人吗?”

  “是。”赫连胤微微点头。

  赫连尹一只枕头砸过去,眼中的笑意盈盈漾开,“你这个坏蛋。”

  话刚落音。

  场面的医生和营养师都偷偷笑了,不敢打扰两位秀恩爱,于是静悄悄地退出了客厅,并关上门。

  赫连胤唇上有迷人的弧度,“错了,小尹,我的不是坏蛋。”

  这是一句内涵话。

  赫连尹微微一愣,“去死。”

  他性感一抹唇,“不过要是坏起来,那就不得了了,怕你招架不住啊。”

  “是吗?”赫连尹闷闷微笑,显然不屑。

  “何妨一试?”

  说着。

  他整个人扑了过来,亲昵地把她禁锢在沙发的中央,距离极近。

  他望着她,嗓音有一层淡淡的性感,“相比两天前,你最近胖了一点点了,变可口了。”

  “别闹。”

  赫连尹试图抵住他的胸膛,想爬起来,却被他重新按了回去,压在身下。

  “刚答应的事情转眼又忘了吗?”

  “我答应什么了?”

  他的五官俊美妖邪,眯起眼眸,轻轻笑了,“没怀孩子之前,不抗拒我对你举行夫妻义务。”

  赫连尹微微一愣,“现在不行。”

  “why?”

  “现在是进食时间,巧克力还没吃完呢,容我拒绝你的邀请。”

  他望着她,唇角的弧度变深,“可是我等不及了。”

  说着唇印在她脸颊上,顺着锁骨的方向一路向下,缱绻暧昧。

  气氛微妙。

  赫连尹抬起头,“大白天的,真的别闹了。”

  他低笑,“要是就是这种即兴。”

  “揍你了信不信?”

  “来吧,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的招尽管使出来,我要是制服不了你,那算你躲过一劫了。”

  赫连尹微惊,“你这话是打算跟我打一架吗?”

  “这不叫打架。”他的声音缓慢而暗哑,“这叫见招拆招。”

  “强词夺理。”

  “好吧,那叫打架也行,全名为妖精打架。”

  赫连尹被他逗乐了,在他怀里温婉而笑,“要死你就来吧。”

  “是欲仙欲死吗?”

  噗呲——!

  这话太不要脸了!

  下一秒。

  他开始解她的扣子。

  赫连尹眼眸一暗,一手绕过他的左肘,另一手卡住他的下巴,双膝一顶,作势再一转……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的位置对调,赫连胤的脑袋已经被她按在抱枕上,呼吸有些困难。

  “怎么样?我在电影里新学的擒拿手,是不是很酷?”

  赫连胤双臂受制,漂亮的脑袋面朝下地挣扎着,他努力偏过头,从侧面抵在枕头上,声音低哑,“喂,你动真格啊?”

  “你说呢?”赫连尹微微一笑,眸光温婉。

  “我可先说好,要是逼我动了真格,你至少断一根肋骨。”

  “哟呵,好大言不惭啊。”说着,双手微微用力,顿时,赫连胤闷叫连连,给痛的。

  “喂!”他冷着脸。

  “喂什么喂?以我这身手,还治不了你这小样?”

  赫连胤侧着头,美丽的五官镀上一层薄薄的凉意,“我是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才不对动手的。”

  她轻笑,“那是你先对我轻薄的,找揍。”

  “是你先开玩笑的。”

  “哼,还是你的错,敢对我用强的,你找揍。”

  “我只是想你嘛。”

  “别找借口。”

  “不是借口,我真是想你了。”

  她不松手,继续对他的双臂施压,连膝盖都顶了上去,压制在他后背上,赫连胤的手臂被紧紧反剪着,没有任何力气,痛得五官都拧成一块了,“男人的我想你跟间接的我想上你其实是一个含义,该揍!”

  赫连胤语塞,咬牙切齿,“女孩子家讲话含蓄一点行不?”

  她低下脑袋,从上俯视他,徐徐浅笑,“讲话不直白容易被你扭曲含义,我想,还是直白点告诉你好了,免得你胡思乱想。”

  赫连胤微微一愣,脸色也焉了,紧紧皱着眉心,“好残忍的女人,看我老实,就老是欺负我……”

  “我呸。”赫连尹憋着笑容,“会说出欲仙欲死这四个字的人还敢说自己老实?嗯?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说那么多次干嘛?”

  “重要事情必须说三遍,懂了吗,懂了吗,懂了吗?”

  “……”

  赫连胤的脸阴晴不定,微微叹气,“好了啦,别闹了,快放开我,不然……”

  “嗯?”她不怕死的挑了挑眉,“不放如何?”

  “不放……”他微微眯眼,极其危险地说:“你确定不放手吗?”

  “嗯哼。”

  “不会后悔?”

  “放了你才会后悔呢……”

  话还没说完,赫连胤的身子向下一滑,动作快得赫连尹来不及反应。

  等她回过神来,她的手臂已经在他手掌之中。

  赫连胤微微冷笑,赫连尹的腰骨传来一阵细微的麻痛,紧接着一翻一转,迅捷无比。

  转眼间。

  他又回到了身上,不可一世地低着头,神情妖媚,“嗨,我们又见面了,晚上好。”

  赫连尹被他紧紧压制,左右手臂都被他卡着,动弹不得。

  “你居然戳我腰,损招。”赫连尹抬起头,语气不岔。

  “嘿嘿,我可没忘记你怕痒的缺点啊,这叫兵不厌诈,利用资源。”

  “无耻。”

  他露出一口白牙微笑,“我有,一整排。”

  “……”赫连尹眼眸带着怨念,“晚上等你睡着你把你整排牙都打掉,看你怎么嚣张。”

  “是吗?”他深深弯眼,笑得狡黠,“那我只能想个办法,将你的体力都压榨掉了,这样你就不会想着半夜要起来打掉我整排牙齿了,看,我这么漂亮的牙齿,你舍得打掉,我还舍不得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001 增肥的方案》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