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下嫁舟王?于舟?

作者:九序 书名:暖妻在手狂妄爷有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某年某月某日某国。

  雪纷纷。

  赫连尹一觉醒来,天寒地冻,她发现自己穿越了,着一身朱红霞帔,直挺挺躺在地上。

  换句话说,就是这穿越的前身已经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个人要穿着嫁衣自尽呢?

  之所以判断为自尽,是因为她左手边散着一条断裂的白绫,脖子处也一片火辣辣的灼痛,现场很明显——

  这副身子的主人昨夜自杀了!

  赫连尹这么思考着,拿来一面镜子,一看,脖子处果然有一条深紫色的勒痕,而镜子中的那张尖削的美人脸,分明跟她十六岁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她不会是来到自己的前世了吧?可她就是睡一觉的空挡,怎么会来到古代呢?来这里干嘛?

  像是为了解答她的疑惑,屏风后的雕花门被一只修长的手臂推开,来人是一个俊俏的少年,着一袭玄色纱袍,头束紫金玉冠,明眸皓齿,“妹妹,你起来了吗?”

  竟然是韩洛宵!

  赫连尹手中的镜子差点掉在地上,拧着眉,“妹妹?”

  她怎么成了韩洛宵的妹妹了?这也太奇怪了吧?

  韩洛宵点点头,身影逆光而立,一本正经,“是啊,你怎么躺在地上了?你的凤冠呢?怎么还没带上啊?舟王派来的迎亲队伍就快到门口了,你就快误吉时了!”

  舟王?

  赫连尹诡异的想,不会是于舟吧?她要嫁给于舟了?

  这么想着,她的眼睛亮了起来,“舟王?全名可是于舟?”

  韩洛宵颔首,“正是。”

  赫连尹凤冠都没来得及带,上前扯住韩洛宵的手,眉露喜色,“那你快带我去见他吧。”

  有许久没见到于舟了?

  太久了,赫连尹已经想不起来了,没想到可以在前世见到他,这也算是上天的一种恩赐吧,让她在有生之年得以见他一面,这就够了,够了。于舟死前,她没来得及去送送他,现在有机会可以重见他一面了,赫连尹实在是太激动太高兴了。

  韩洛宵的手臂被她挽着,有些不自然地红着耳根,“妹妹,男女授受不亲。”

  “怕什么,我们有血亲关系,不会发生什么事的,对了,哥哥……”这个称呼叫着有些忸怩,但韩洛宵的年纪确实比她长,叫他哥哥也没什么,于是赫连尹也不娇情了,勾起嫣红的唇,“哥哥,我问你啊,这于舟,不对,这舟王人现在在哪呢?”

  “妹妹这么着急做什么?还是先带凤冠吧。”韩洛宵内心不解,又道:“妹妹不是哭喊着死也不嫁给舟王么?现在怎么又这么着急见他了?”

  赫连尹被问沉默了。

  是啊,她怎么告诉眼前这个跟韩洛宵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说他妹妹已经死了,而她是他后世的好朋友呢?原来人真的是有因果关系的,他们这些人在前生就相识了。

  老实说,赫连尹觉得挺酷的,虽然穿越了,但全是熟悉认识的人,感觉也不赖嘛,说不定这只是一场梦呢?如果是梦,她是为了什么做这场梦的呢?是为了来见于舟的吗?还是另有其他的目的呢?

  “我不愿意嫁给舟王吗?”

  “是啊,妹妹你前些日子被胤公子无情拒绝后,就一直要死要活的,饭不肯吃,觉不肯睡,父亲把你许配给舟王,你就扬言要自尽了。”说到这里,韩洛宵似乎发现了什么,目光在赫连尹的脖子上看了看,有些诧异的瞪着眼睛,“妹妹,你昨晚该不会?”

  赫连尹明白脖子上的伤口是掩盖不去的,于是重重点头,“是的哥哥,昨晚我自尽的,但是死不成,所以我想清楚了,我不死了,我们去找舟王吧。”

  韩洛宵忽然停下脚步,语重心长地说:“妹妹,舟王虽然身有残缺,但他确实是个铮铮男儿,腿不能行,却用兵如神,他麾下的军队,个个骁勇善战,妹妹若是嫁予他,哥哥相信你会幸福的。”

  “等等。”赫连尹回想起刚才的话题,扭头问:“哥哥,你说的胤公子,又是哪位?”

  “晋丹第一世家赫连族的胤公子啊。”

  “这是什么鬼?他是赫连族的胤公子,那我姓什么?”

  “你是韩小尹啊。”

  “噗——!”小尹差点吐血身亡,到现在她都换过几个名字了?怎么每次都是改姓氏啊?为什么就不改改她的名字呢?哎,没新意!

  “怎么了?”

  “没事,那你还是叫韩洛宵吧?”

  “是的。”

  赫连尹眉头纠结了,怎么说来说去,只有她一个人改名了啊?其他人为什么都没改名字呢?古怪的穿越啊。

  从韩洛宵的话中,赫连尹得知这是一个叫晋丹的架空年代,此时兵荒马乱,人心惶惶,整个晋丹国分成了两派,一派皇族住在晋丹京城,现已快面临亡国的危机了,另一派皇族乔迁南下,来到小尹所居住的南地,胤公子和舟王都是南下而来的皇亲国戚,听说现在是赫连与王共天下的年代,也就是说赫连族实在太强了,皇帝不得不拉拢依附于他们,于是说出赫连与王共天下的说法,意思是天下两姓共享。

  而韩小尹在其中又是什么地位呢?韩小尹的父亲是位雄霸一方的韩国公,不仅韩小尹的父亲厉害,爷爷也厉害,哥哥也厉害。为了得到统一天下的力量,舟王特意来到南地联姻,娶的就是武将世家的掌上明珠韩小尹。

  可韩小尹偏偏看上了胤公子,据韩洛宵的说法,当时胤公子和舟王一同出现,胤公子手拿折扇,舟王坐在轮椅上,正常人都是觉得胤公子帅啦,所以没念几年书的韩小尹就恨不得冲上去把胤公子扑倒在地然后撕掉衣服干一番惊天动的大事。

  她一下心猿意马,扬言非胤公子不嫁。

  可胤公子是个地地道道的世家文人,他能娶这种粗鄙没文化的媳妇儿吗?当下就婉转的表达了韩小尹肚子里没什么墨水,跟他们书香世家不适合。

  后来又传来了舟王要跟她联姻的消息,并且韩小尹的爹还同意了,韩小尹没什么文化,性子倒是烈,于是华丽丽的决定在出嫁前自杀!给全家一个悔恨终生的大打击。

  但没用啊,因为赫连尹来了,不对,她现在已经代替韩小尹了。

  赫连尹听到这里,眉心紧紧皱着,怎么听着她前世活得这么失败呢,连书都没念过几年,见了个男人,就跟饿狼一样恨不得扑上去,实在是太吓人了。

  不过她得到了一个重大线索。

  哼哼,赫连胤居然敢拒绝她,居然敢拒绝!

  *

  韩府被白雪覆盖的假山后面。

  韩洛宵跟赫连尹静悄悄地猫着,赫连尹一身霞帔,还没来得及脱下的,两人的眼睛在空中呼噜噜乱转着,打算瞧瞧这舟王到底是不是于舟。

  吉时一到。

  号角呜呜的响起。

  韩府外一片热闹的鞭炮声。

  各种古典的乐器参合在一块,由远至近,似乎是迎亲队伍到了,赫连尹凝住神,就见古朴槛高的大门外,一件黑色裘衣闻风而动。

  衣角越来越清晰。

  赫连尹到吸一口冷气。

  舟王果然是于舟。

  但他跟后来的那个于舟又大不相同,他端坐于阴沉木轮椅上,俊美如俦的面容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恍如被抽走一层血色般,白皙得可以看见肌肤下的血管。

  眼眸是纯粹得没有任何杂质的浅褐色,狭长温润,又蜷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阴冷。

  赫连尹惊讶的发现,前世的于舟,似乎是于舟和于歌两人的合体,即有着于舟的温润,又有着于歌的阴冷,完美而毫无违和感的契合了,竟然好看得要命。

  赫连尹微微张嘴,讶然,“真的是于舟。”

  “本来就是他啊。”韩洛宵的表情一点都不惊讶,“妹妹,我们到底是躲在这里干嘛?吉时已经到了,你衣服还没换呢。”

  “换什么?我不嫁给于舟!”

  韩洛宵这才拧起五官,“什么?你不嫁?”

  “是啊,我不能跟他在一起的,哥哥你明不明白。”

  韩洛宵想了想,郑重点头,“妹妹,我知道你心里还放不下胤公子,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感情这种事情强求不来,妹妹,我看还是算了吧,舟王也不错的。”

  “我知道他不错,但是我不能嫁给他呀。”她不知道怎么告诉他,她已经嫁人的,嫁的还是那个拒绝过她的胤公子,不行,她得想个办法离开,她要去找胤公子。

  “妹妹,你是不是嫌弃他的腿不能走路?”

  闻言。

  赫连尹眸色一凝,又将视线调到于舟身上,他坐在轮椅上,一件黑色裘衣,内罩红色喜服,双腿安放于轮椅上,盖着一条云海丝绸,描云绣海,可见地位的崇高。

  她凛声道:“我不是嫌弃他的腿,我是不能嫁给他,总之是不能嫁的,哥哥,你会不会成全我?”

  韩洛宵沉默许久。

  最终。

  点了点头,“妹妹若是不愿下嫁,哥哥也不会为难你的,今日哥哥就当没看见你,你趁着人多走吧。”

  赫连尹微微吃惊,“哥哥你不跟我一起走吗?”

  “啊?”

  “外面我人生地不熟的,哥哥你当然要和我一起走了!”赫连尹重重点头,如果韩洛宵不走,她也找不到胤公子啊,毕竟她不会骑马,怎么也要别人给她带路吧?

  韩洛宵又是一阵沉默,继而点头,“行,为了妹妹的幸福着想,我们一起走吧。”

  赫连尹眉眼一弯,开始扒身上的衣服,“那好,哥哥你去给我找身男子的衣服来吧,外面人多,我要走出去恐怕是有点难,还劳烦哥哥了。”

  “无碍。”韩洛宵挥了挥袖,转身离开,去给她找衣裳了。

  这一端。

  舟王已经被迎进花厅,赫连尹心想,这个舟王也是不想迎娶韩小尹的吧,他的脸上毫无表情,一点也不喜悦,反之,黑沉得有些吓人。

  很快,韩洛宵带着衣裳来了,赫连尹已经束好了长发,看起来就像一个漂亮的小童子,眸如萃星魄色,韩洛宵微微一愣,叹道:“妹妹,你真有英气。”

  “这是夸奖还是贬义呢?”她笑了笑,接过韩洛宵手里的青衫,快速换上,在点上几滴小雀斑,面容太精致容易被认出是女孩子,必须丑化一点才行。

  “当然是夸奖。”韩洛宵背对她,嘴角有笑意。

  赫连尹也笑,把换下来的霞帔踢到角落去,着一身青衫,声音清脆,“我换好了,趁现在府里人多混乱,我们快走吧。”

  “好。”

  府里为了这门亲事,确实是忙得昏天暗地,回廊上,无数侍女端着玉器来来回回的走动,小厮们在院子里中常青藤,这都是婚俗需要,赫连尹跟韩洛宵趁乱混出了韩府。

  大街上全是红色的炮仗。

  雪霜簌簌,一下掩盖了那些密密集集的红。

  赫连尹与韩洛宵坐在一辆不显眼的马车内,她无所事事,便掀起后窗帘一角,忽见韩府发生了大暴乱,大批侍卫从屋内跑出,左右张望,气喘如牛。

  大概是发现她逃走了吧。

  赫连尹内心忧患,问韩洛宵,“哥哥,我们逃走了,那父王会不会被怎么样?”

  韩小尹的爹是雄霸一方的韩国公,事实上跟封王差不多了,可以称为父王。

  韩洛宵摇头,“不会,舟王联姻就是为了获得父王的兵力支持,如果他要对父亲下手,那就不必联姻了。”

  “父王的能力到底怎么样?”

  “整个南地都归父王管辖,这一片地带的武将都是父王的同僚,也就是说,只要舟王和你联姻,那么他就会获得我们周围这片武将的支持,包括襄阳,宜城,这三大兵家必争要塞。”

  赫连尹点点头,她听明白了,虽然她住的这块地儿不是多有钱的地方,但却是四通八达的必争要塞,要夺国先夺要塞,才能一路无阻的打进皇宫。

  韩洛宵又说:“现在京城内忧外患,大部分人已经不听从君王的圣旨开始自立门户了,有些成了绿林好汉后就一直打家劫舍,我们这边也要看好了,一不小心就被寇贼侵略。”

  “嗯,不过既然舟王等人都来了,就等于许多皇亲国戚都迁移到南地了吧?这样一来,南地的保护不是变得更加强大了吗?”

  “不是这样子。”韩洛宵轻轻摇头,“王朝的人都不住在南地,这边生活条件劣质许多,他们全部住在赫连世家的根基地建邺,听说舟王在建邺建了新府邸,大概短时间内不会离开建邺了。”

  赫连尹静静地听着,眼眸宁和,“原来如此,那哥哥,我们也去建邺吧。”

  “你不是要逃开舟王吗?怎么又要去他们的聚拢地?”

  “不是的,我是要去找胤公子。”局势如此混乱,能活几天都说不定呢,既然来到前世一趟,她怎么也得去见见她老公赫连胤啊,这么多么难得的机会呀?不见会成为终身遗憾的吧!

  天边的云层越压越低。

  马车在呼啸的狂风中奔进建邺城,四周一带寒流笼罩,银装素裹。

  韩洛宵掀帘,五官如桃花般耀眼灼灼,他看了眼天色,表情凝重,“看情形马上要下暴风雪了,妹妹,我们先找驿站落脚吧。”

  “好。”赫连尹抱着包袱,从马车上利落跳下来。

  走了没两步,身后马蹄声狂乱,韩洛宵警惕的暗叫不妙,前头的路已经被一支铁骑堵住了。

  赫连尹和韩洛宵被前头的两支铁骑围着。

  韩洛宵低低在赫连尹耳边道:“是舟家军,没想到他们来得竟然这样快!”

  ------题外话------

  哈哈哈,这个是脑洞文啦,因为序序很想写个古代文文哈哈哈,所以原班人马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暖妻在手狂妄爷有》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暖妻在手狂妄爷有001 下嫁舟王?于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妻在手狂妄爷有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