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一一章 当以三法辟新天

作者:步蟾宫 书名:云行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余鲲子心中十分着紧,如他这等天生神灵自是寿数悠长,便是天资不足也可安享,若是天数一变其等便是不存于世。

  “道君海涵。”玄凰缓缓一礼,正容道,“听闻道君之言,乃是有了良策。”

  诸位真人皆是目光认真看去,此事十分重要,无有人胆敢轻忽。

  云沐阳环顾诸人,振声道,“若要重整天序,万物归元,天地并复,唯有行三事。”

  “何事?”余鲲子已是忍不住,立刻出声问道。

  “一则诛妖邪,二则开天门,三则补天道。”

  诸人皆是满面震惊,这三件事没有哪一件事是轻易能够办到的。那妖邪本就是合诸多先贤大能合力镇压下来,多少岁月下来都不能将之灭杀,今时今日,修成元神之辈已是不能与之前相较,想要诛除此辈谈何容易。

  那第二件事则是天地关门闭去已是万载,自大劫之后,想要飞升成仙已是奢望,唯有钟离仙子借用天机,才是成仙而去。而且若要打开天门,必定还有其他祸端,兴许还是得不偿失。

  第三件事,也从来无人敢说补齐天道,这等事情岂是人力可为,而且即便是修成今日这般境界,天机运转也是难以捉摸,更遑论推衍天道之缺。

  “道君,此法我以为不可行。”余鲲子心中大为失望,神色黯然道。

  其余几人则是各有所思。荀豫章紧紧拽住长髯,深思良久,最终仿佛下定了决心,目光之中更是凸显坚毅,抬起头来,坚定言道,“常言置之死地而后生,今日除此路还有他路否?我以为,乾元道君此法甚好,只是非大毅力者不能成事。”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拼杀,究竟是人定胜天还是天数早定。”范天师一直未曾说话,此时也是站起身来,振声道,“则请乾元道君安排,我蓬莱一脉无有不从。”

  “所言有理。”玄凰轻点螓首,盈盈笑道,“此三事虽难,然而如何比得上天衰地亡,诸灵蔽绝?我亦以为道君之法可行。”

  余鲲子仰头看天,少时似乎思虑清楚了,即是拜了一拜,言道,“道君所言一诛妖邪,二开天门,三补天道,如今如何行事,还请道君吩咐。”

  云沐阳环顾诸人,清声道,“此三事非只我大逍遥之事,也非只诸道脉之事,昆仑也在其中,理当同担此任。”说着稍稍一顿,道,“我欲亲往昆仑,陈明利害,同担大任,共挽危亡,诛除妖邪。”

  “道君欲去昆仑?”余鲲子不由有些惊讶,两派之间早已是水火不容,自从昆仑坏了诸天囚灵大阵,放了那妖邪出来,便是打定主意要借这妖邪之力来削弱诸派力量,再是从中获取好处。

  如今天机大变,固然不在昆仑预料之中,可是筹谋已久,棋盘已然布好,又怎会轻易放弃?再者面对这等浩劫,昆仑是否有其他打算都是不得而知,此时想要与昆仑携手对抗大敌,明显不太现实。

  云沐阳郑重点首,说道,“值此危亡时机,不是我等可以处置得了。今日之局,我败则昆仑败,反之亦然。若是昆仑不在此战之中伸出援手,那灭亡之日便就不远了。”

  此事已然定下,诸人反而没有丝毫轻松之色,无论昆仑如何回应,这场浩劫都是无法避免。

  此时各道脉掌教齐聚,其实此时都已是得了消息,加上云沐阳等并未遮掩太多,此时相聚一堂,皆是议论起来。加之近来因那妖邪使得邪法,令那消息遍传,实际上已经不是什么机密了。

  如今人人自危,若是果然如传言那般,需要不断斩杀天地间有灵修道之士如此来消弭劫数,那必然是天地大乱。

  因弥掌教受得重伤,不久便要前去转生,时凤玮便接了掌教之位。他环看诸人,此中若论道行数他最浅,不过倒也有几位交好同道。他与其等讨论许久之后,也是无有结果,少时他便前去找寻乐长生。二人见礼过后,他便道明来意。

  乐长生微微摇头,他道,“传闻虽有,可是无人证实,乾元道君与诸位高真闭关修持,我也是不知其中玄妙。近来传闻灵机衰降,但贫道却是半分也无法感应出来,兴许是我道行不足之故。不过近来贫道也是得了嘱咐搜集灵药,炼制宝丹,以备不时之需。”

  时凤玮眉头紧锁,叹道,“贫道也是命人各处搜集灵石元丹,近来各地也是怪事不少,我以为传言不虚呀。”

  乐长生点了点头,这等事情他们只能被动接受,自己无有决定之权。

  又过得半个时辰,却是范桐法身降下,瑞气腾腾之间,诸位掌教真人齐来见过。范桐便将天象大变之事与诸人想说,得了确切答复人人震惊难以复加。范桐认真安抚之后,言道诸人不必忧心,诸位高真已有谋算,只要诸位齐心协力便可共渡难关。至于云沐阳所定三策却是不与诸人言说,免得乱了其等心境。

  诸派掌教回得门中,立刻命人搜集所有灵石宝材,一旦灵机衰亡败落,这些宝物便是他们延续寿命的资粮。也正因此,一时之间竟是发生了不少争斗厮杀,最终还是诸派掌教联合镇压,诛杀首恶,方是止住此变乱之势。然而乱象已生,却不是能够长久镇压住的。除此之外,昆仑道宫也是下令不允许任何人再是闭关修持,不得法谕不可随意提升修为,否则一概诛杀。

  此方天地之间连番遭遇劫数,海外已是没有了修行之人,甚至连那等妖精鬼怪都是被妖邪吞噬了去。如今尚还有修士的所在只剩下昆仑、南次州、西土佛门。此时昆仑所在也是生出变乱,时常发生各种争杀,昆仑几番下令都是无法止住,反而愈演愈烈,门中弟子更是坚信传言。

  玉虚宫中,弘太初掌教手持一封书信,看了几遍之后,就与座上诸位高真言道,“诸位以为,云沐阳所言是否可靠?”

  江上炀起了身来,施了一礼,皱眉道,“掌教真人,我等多番推算却是与其所言相差无几。浩劫降临,便是我道门也未曾预料,此人如今提出共诛妖邪之意,老道以为可行。”

  “不可。”王善渊立刻大声反驳,冷然笑道,“我昆仑道宫之中自有克制手段,云沐阳既要诛除妖邪,他有这等本事那便去做,我昆仑何必为他筹谋?”两家本就是仇隙颇深,如非此人,今日哪里还有这等变数。

  江上炀凝目看向王善渊,淡然道,“今日形势,妖邪不除,天数难改,那妖邪法力一日胜过一日,若是尽灭大逍遥道脉,那我昆仑威矣。”

  王善渊目光一瞥,弘掌教已是十分意动,心念转动之时,林虚静就是开口道,“弟子以为不可轻易应允,既是其人求上门来,那便新仇旧账一并了结,且看其人愿意与否。”

  弘掌教收回目光,妖邪那是定然要镇压下去的,但是现在却并不是最好时机。昆仑自有手段抵御此妖邪,不过天数转变之快,实在难以预测,一旦妖邪做大,届时昔日手段能否有用就不得而知,不可完全寄希望于此,必定要拿捏好时机。

  他微微点首,正色道,“如此,此事延缓再议。”

  江上炀不禁眉头紧锁,他感应之中,那妖邪法力已是越来越盛,他稍稍一想,继而言道,“掌教真人,西土大日如来寺几番来书求援,老道以为不可坐视不理,不可再让妖邪得势。”

  “是也。”王善渊也是点了点头,不过却是饶有深意地说道,“只是一时之间应当何人前去驰援?若是提前动用了那手段,他日妖邪再来昆仑又当如何应对?”

  最为重要的是,那妖邪吞噬了他虹光化影,相当于了解了他许多手段,而且便是连他智谋心机都是可以窥看清楚,已是十分难以对付,若是前去,自身可能第一个便要被这妖邪杀死。

  江上炀一时无言,无论是谁都不是那妖邪对手,前去不过是自损却不能伤敌。

  弘掌教目光扫了一圈,清声道,“妖邪之祸绵延无穷,大日如来寺自然要相帮,江高真之言甚是有理,不过时机未到。如今正值门中生乱,当要抚平乱象再言其他。”

  太宙宫中,云沐阳趺坐云台,紫气连绵,清华流转,天地万象玄光笼罩,有隆隆道音回荡不绝。此刻昆仑还无书信前来,不过其人却是并不紧张,昆仑便是愿意也会大肆拿捏,他对此并不是十分在意。即便昆仑不愿,他也要将那妖邪镇压诛杀的。

  又过半月,昆仑还是未有回书,犹如石沉大海,诸位真人也是知晓昆仑打算了。荀豫章即刻来见,便是道明来意,“道君可是要现在就去昆仑?”

  云沐阳目光清清,悠悠言道,“昆仑我自然要去,不过非是现在。他不愿行此路,那我便要逼他走上此路。”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云行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云行记第一零一一章 当以三法辟新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云行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云行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