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谢莫如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莫如。

  据说她娘在产期前看她爹的美妾不爽,直接将人抽打成烂羊头,还跟她爹大吵了一架,动了胎气。于是,原本该九月的日子,谢莫如提前生在八月初。听下人回说生了个闺女,她爹叹口气道,“千万不要她像母亲才好,就叫莫如吧。”

  当然,这是据说。

  具体如何,谁都不清楚。便是有清楚的,也没人会当着谢莫如的面儿讨论她名字的来历,何况是这样的来历。

  只是,谢莫如自有记忆来便没见过她娘传说中抽打她爹美妾的彪悍,更多时候,她娘都是在自己院里,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谢莫如小时候偶听丫环婆子们私下议论,“成天没个话音儿,大奶奶这样,大姑娘也这样,老爷一年来不过三五趟,咱们这说是主院儿,清静的跟庙似的,亏得大姑娘受得了。”

  谢莫如没觉着有啥受不了的,她觉着清静挺好的,她倒是有些受不住宁姨娘的花团锦簇,当然,人得意些,花团锦簇也是应有之意。

  她母亲方氏鲜少出院门,谢莫如其实也不大喜欢出去,但,身为谢家的大姑娘,没被家里人遗忘,说来也是幸事一桩。听到太太着人来叫她过去说话,她身边的丫环婆子一个个喜气盈腮,高兴的跟过年一般。张嬷嬷笑,“前儿刚送来的新衣裙,大姑娘不是最喜欢藕合色么。如今春暖花开的,穿那身绣玉兰花的就很好。”

  谢莫如正在院中窝圈椅里看书,闻言道,“依嬷嬷的意思。”她过去同母亲道,“娘,约摸中午要在祖母那里用饭的。”

  方氏正在修剪院里的一株杜鹃树。杜鹃花多生长在山上,且多矮植,如她们院里这般长成合抱粗的冠盖亭亭的花树的委实罕见,甚至她们院子便因此杜鹃树闻名。方氏并不理会别的花木,唯爱此杜鹃树,日日修剪照料,比对亲闺女谢莫如精心百倍。方氏听到谢莫如的谢只是略点头,并不加以理会,就继续照顾此树了。

  谢莫如换了新衫,她年纪渐长,近年换了孩童时的双丫髻,改梳垂挂髻,饰以光华雅致的珠花,很有些少女的柔美。只是谢莫如素来沉静,不若异母妹妹谢莫忧活泼讨喜,奶嬷嬷张氏常这般念叨谢莫如,“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大姑娘别总是不说话,太太疼你呢。”

  谢莫如道,“我知道,祖母也知道。”有些事,不是你讨人喜欢便会令人喜欢的。许多时候,喜欢并不是一种情感,而是一种情势。她母亲膝下只她一女,父亲的真爱宁姨娘已生养一女三子,这就是实力的证明。太太如何会喜欢她这个空有名分的嫡长孙女越过宁姨娘所生的孩子呢?便是为了百年之后考虑,谢太太也自心中有数的。

  张嬷嬷絮叨着与大丫环静薇并两个小丫环服侍着谢莫如去谢太太院里去,谢莫如到的时候,太太屋里正是热闹,宁姨娘一见谢莫如便道,“大姑娘快来,太太今日得了好东西,见者有份,我连忙令人把大姑娘叫来,不然都便宜了莫忧这个猴儿。”

  谢莫如在离开主院的时候就调整好了面部表情,眼中带着一些欣喜,却也在矜持的范围内,很符合她沉静的性子。不要问谢莫如小小年纪如何有这等心机,说来却也不是心机,只是谢莫如觉着,每日都要应付这些人,纵如今日难得不上课的休息时间也不得安静,她心下生倦,却不便表现出来。于是,提前预备好几样情绪,对大家都好。谢莫如先向谢太太请了安,她非但面部表情调整的好,声音也是恰到好处,“太太这儿的东西,必是好的。妹妹生得漂亮,给妹妹使吧。”张嬷嬷总絮叨她不知说话讨谢太太的喜欢,真是冤枉她了,谢莫如觉着自己在人情对答上还好。

  宁姨娘笑,“你是做姐姐的,咱们家的大姑娘,有什么都该是你先挑。”又问谢莫如早上吃的可好,昨晚睡的可好,种种周全,不必细述。就是谢莫如每每瞧见宁姨娘这张对她关切备至的脸时,都有种错觉,仿佛宁姨娘才该是她的亲娘。说真是,她亲娘也从没哪天这样问她一问哪。所以说,世上的事多是不按常理来发展的。如她娘,膝下只她一个闺女,母女俩住在一处,每天却鲜少说上一句半句。如宁姨娘,与她半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不过是她爹的宠妾,却是对她周全体贴,似与亲娘别无两样。而且,宁姨娘这种妾室与她娘这种正室应该是天生的敌对关系,但,宁姨娘的贤名广播帝都城,她娘……再有,别人家妻妾相争如何东风西风的折腾,到宁姨娘这里,纵使如今占到上风,也事事公道,对她们母女院中的用度素来只有多的没有少的。而且,家中东西,但有谢莫忧的便有她谢莫如的。哪怕是宁姨娘的私下补贴也一样。以至于谢莫忧觉着,宁姨娘不似姨娘,倒很似青天。

  有宁姨娘这等青天在,她母亲蜗居不出,谢太太自然要倚重一二的。何况,据说宁姨娘也是正经人家出身,还与谢家颇有渊源,家下人都说宁姨娘才是她爹真爱,谢莫如觉着,她爹与宁姨娘大约也是真爱的,不然,她爹也不能除了宁姨娘再无他宠。不然,宁姨娘也生不下三子一女。只是,真爱的不够圆满,她娘蜗居杜娟院占了宁姨娘正室之位。她每天还要出来晃啊晃的提醒她爹,呐,当初没娶真爱的女人做正室,多么遗憾多么心痛啊。每思及她娘与她在真爱中占了如此重要的地位,谢莫如哪怕素来沉默寡言,心里也要暗暗爽一爽的。

  听了宁姨娘对自己的一套关心,谢莫如不喜说那些翻来覆去的客套话,对宁姨娘道了声谢,谢莫忧腻在谢太太怀里半是撒娇并是抱怨,“姨娘对姐姐比对我好。”看吧,宁姨娘对她好的,连自己亲闺女谢莫忧都嫉妒了。

  谢莫如端正的坐在谢太太右首的黄花梨交椅中,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谢太太拍拍谢莫忧的脊背,笑道,“你们是亲姐妹,如何计较这个,没的叫人笑话。你也只小你大姐姐一月,要学着你大姐姐一般稳重方好。”

  谢太太身边的大丫环素蓝捧上茶来,谢莫如接了,听素蓝笑道,“今儿太太叫进宫,宫里娘娘赏了太太两套头面,太太说姑娘们大了,给姑娘们插戴。”

  姐妹两个一并起身道谢。

  谢太太摆摆手,命两个孙女坐了,仍是将谢莫忧揽在了怀里,笑,“这是宫里的新鲜头面,一套红宝石,一套紫晶的,还有几样难得的衣裳料子,我这把年纪,用这样鲜亮的东西不像话了,你们姐妹喜欢哪个,自己分去。”

  宁姨娘笑,“大姑娘是做姐姐的,大姑娘先挑。”

  谢莫如便道,“妹妹小,还是妹妹先。”

  谢莫忧已自谢太太的怀里起身,精灵一般凑到谢莫如跟前,拉着谢莫如的手笑,声音如出谷黄莺,清脆动听,“刚我是跟姐姐说笑的,姐姐不先挑,我是再不敢先挑的。”谢莫忧形容与宁姨娘酷似,她小谢莫如一月,漂亮的仿佛三月晨间露珠,生性活泼,娇憨明媚,阖家上下没有不喜欢她的。谢莫如也挺喜欢谢莫忧,她与母亲在谢家已近半个隐形人,谢莫忧近年却屡有妒意,可见这孩子心里仍是放不开嫡庶。能让漂亮的谢莫忧产生嫉妒,谢莫如深表荣幸。

  两人推让一番,谁都不肯先挑,宁姨娘笑与谢太太道,“咱家姑娘都是知礼的,小姐妹这般和睦,都是太太教导的好。”

  谢太太微笑颌首,她老人家如今也不过五旬左右的年纪,岁月却如此厚待,未并见老态,反更添雍容,哪怕宁姨娘这样的绝色人物虽艳光照人,在谢太太面前却显着单薄了些,可想而知谢太太年轻时的光景了。据说宫中深受陛下爱重的谢贵妃较谢太太年轻时都要稍有逊色。

  谢太太膝下二子一女,孩子不多,个顶个出息,闺女在宫为贵妃不说,膝下三皇子已十岁,深受陛下喜欢。两个儿子,长子谢松,如今刚过而立,已官居五品户部郎中,次子谢柏刚刚春闱结束没几日,金榜未出,谢柏邀三五好友去庄子上约看杏花。不论春闱成绩如何,起码谢柏这种心态就很难得。用谢柏的话说,他们这种人家,子弟便是不科举也无妨,捐个官打点个差使什么的易如反掌,他还一路用功考上举人,更于这弱冠之间入贡院春闱,在官宦子弟中,谢柏是相当出众的人物。何况他生的眉眼风流俊俏,又有这样的家世才干,货真价实的功名在身上,一姐在宫为贵妃,一兄为五品郎中,更兼其父乃刑部尚书,谢柏虽未定亲,但有意谢家儿郎的媒人们几将谢府大门踏平。谢尚书仍是坚持让次子考出进士再论亲事,更为体面。

  谢太太有这样的丈夫这样的儿女,实在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宁姨娘恭维着婆婆,倒不完全出于拍马屁需要,实在宁姨娘觉着,倘若女儿学到婆婆三成手段,下半辈子也不必愁的了。

  谢太太见孙女知礼,笑道,“特意叫了你们来挑,实是为了你们能各合了心意。姐妹知道礼让,也是好事,既然都不先挑,那就我挑了。大丫头今天穿的藕合衫子,这套嵌紫晶的倒是正好相配。二丫头身上不是大红就是桃红、银红、粉红、樱红,便给你这套红宝石的吧。”

  二人都道了谢,谢太太笑,“你们如今还小,一整套的首饰还用不上,且自己收着。这些料子小姐妹商量着选吧,下晌有绣针坊的裁缝过来量尺寸,丫头们大了,多做几身新鲜衣裙,也好学着梳妆打扮,就是出门也体面。”

  宁姨娘忙道,“往常她们姐妹每季十套新的,既这般,就各人再添五套。”前刚得了当季的新衫,如今谢太太要再为孙女裁衣,宁姨娘心中已有腹稿,此刻脱口而出。

  谢太太笑,“闺女不同于儿子,儿子穷养,是免得养出骄娇之气来,不然,真纵出个败家子,未免辱没家族名声。闺女则要娇养,何况咱们这样的人家,又不是用不起,如今孩子们长的快,论季裁衣若长了短了的倒麻烦,以后每月都叫绣针坊的人过来,不必多算,一月起码各人六套新衫。孩子们不比小时候,如今大了,出去走动的事渐多起来,这份例也该涨一涨了。这是公中份例,余者我偶给你们的料子首饰,有喜欢的就挑出来用,料子也一样,你们身边都有通针线的丫环,喜欢什么样的,叫她们做去。我就爱看小姑娘家打扮得鲜亮伶俐的,方招人喜欢。”前面教导宁姨娘,后头是对姐妹二人说的。

  听谢太太这番话,宁姨娘难免心下尴尬,不是她为人小气,实在是谢家多年规矩就是每人每季十套新衣,这并不是说谢家真就节俭到每位姑娘每季只有十套新衫,只因余者不够的都是各房自己私房去做去裁去绣,不然,断不敢出去见人的。公中的事,宁姨娘想着再加五套也差不厘了,不想谢太太忽然这般大手笔,相较之下,倒显着她小家子气了。宁姨娘面儿上一笑,螓首低垂,露出一段洁白纤细的颈项,大有楚楚之意,“还是太太有见识,我受教了。”

  谢太太没什么欣赏宁姨娘纤楚之态的意思,谢莫如欣赏了一回,觉着美人就是美人,这一低头就是一段风情了,真爱的眼光果然不错。谢太太提点了宁姨娘一回,也很给宁姨娘面子,拍拍她的手,“不急,慢慢来。”

  宁姨娘此方略好些。姐妹两个再次谢过太太,又在谢太太这里留用了午饭,直到谢太太午歇,方各回各院。

  因得了谢太太给的许多东西,张嬷嬷倒比谢莫如更要欢喜,回屋先打开首饰匣子捧给谢莫如瞧了。既是谢贵妃特意赏下的,便不会差,何况谢莫如生于谢家,虽不受宠爱,也见识过不少好东西。不过,这一套紫晶头面仍是令人惊艳。紫晶素来罕见,谢莫如寻常所见紫晶颜色多浅些,这套头面上所用的紫晶颜色非常奇异,深紫中带了一丝艳丽的红。张嬷嬷忍不住赞叹,“老天爷,老奴今日算是开了眼,以往也不是没见过紫晶,今日方知世间还有这般成色的紫晶。”

  谁不喜欢漂亮东西,谢莫如自然也喜欢。她赏玩了一回,道,“是啊,这般色调极罕见,嬷嬷先收起来吧。”

  张嬷嬷道,“明日戴出去,太太见了肯定高兴。”

  谢莫如道,“大一些的钗还用不上。”随手挑一只最小的金底紫晶攒花簪,春日暖阳自窗而入,落在这一只小小簪上,小小花簪瞬间亮起的璀璨光华几能灼伤人的眼睛,谢莫如道,“明儿就用这个,再寻支差不多的绢花搭着戴就行了。”头上戴多首饰坠的慌,故此,谢莫如除非必要,少作盛妆打扮。

  张嬷嬷点头,又道,“这次太太赏的料子也有不少好看的,给姑娘做几身新衣裳,正好现在穿。”

  “嬷嬷看着办吧。”

  静薇过来服侍谢莫如换了一袭春水色的家常衫子,命人在院中迎春花开处放了惯常用的圈椅。谢莫如褪去脚上的碧色绣迎春花的软鞋,整个人蜷卧在椅中,捡起上午看了的书卷,对着春光,继续看。

  张嬷嬷取了薄被来给谢莫如盖外头,方氏仍在不远处修剪那株吐绿含苞的杜鹃树。春风拂暖,远处传来几声莺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章 谢莫如》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