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百灵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忧跟亲娘学了无数机巧灵敏,于为人处事上自添了些许心得。且,给亲娘这般一开导,谢莫忧也觉着,自个儿真没必要去同谢莫如争。她娘贤良,自不会怠慢杜鹃院,可家里谁会正眼看杜鹃院吗?

  真没有。

  既如此,自己何需要将谢莫如放在眼中呢?

  父亲的态度,祖母的态度,已说明一切了,不是吗?

  自来最恨“庶出”二字的谢莫忧经亲娘点拨,骤然想通这一节,顿生出无数豁然开朗之感。只是,谢莫忧还未开朗一日,就听得一个令其不大开郎的消息:二叔谢柏送了一只百灵鸟儿给杜鹃院。

  谢柏之于方氏是再正经不过的小叔子,自然不可能送这种东西给长嫂,他是给谢莫如玩儿的。

  谢柏已经许多年未曾到过杜鹃院了,记得小时候,杜鹃院是谢家最热闹的院子,隔着围墙便能听到里面传出的欢笑热闹声。谢柏站在杜鹃院的红漆大门外,寂寥的似能听到春风拂过时光的声音,小厮墨竹轻轻的扣几下门,里头并无动静。墨竹道,“二爷,是不是大姑娘不在家?”

  谢柏道,“再敲。”不在家能去哪儿?除了请安去松柏院,念书去华章堂,谢莫如也没其他去处。

  又等了一会儿,院门自里打开,一个青衣婆子出来,见是谢柏连忙行礼请安,谢柏问,“莫如在么?”

  青衣婆子也不敢叫谢柏在门口等着,便道,“大姑娘学堂刚回来,在紫藤小院儿歇着呢。”

  谢柏不知紫藤小院儿是哪儿,不过婆子在前引路,他便自小厮手里接过竹编的鸟笼子跟着婆子进去,小厮在外等着。

  早先说过,杜鹃院这院子设计非同寻常,进门绕过油白的影壁便是花园,哪怕如今杜鹃院清静些,花园的景致也是不错的。何况还有杜鹃院因其得名的那株杜鹃树,谢家这株杜鹃树,阖帝都都有名的,谢柏记得小时候,时常来看那一树的杜鹃花开。此时时令尚早,杜鹃还未开花,谢柏见有人在树上修剪照顾,不禁又是一叹。婆子拐了个弯,沿着鹅卵石砌的小路,经一灌迎春花丛,过了月桂门,见紫藤正在院中晾帕子,忙道,“紫藤,二爷来了,姑娘呢?”

  紫藤吓一跳,她们这院子除了来传话送东西的下人,素来无客到访的。她人小且老实,这会儿见了谢柏竟不知要说什么,一时急的脸都红了。

  好在,谢莫如就在廊下看将开未开的紫藤花,谢莫如拨开紫藤花串,看向谢柏,唤了声,“二叔。”

  谢柏举起手里的鸟笼子,“买只鸟儿给你玩儿。”

  谢莫如这院子宽敞,紫藤沿着回廊长势颇好,便是院中,也搭了紫藤花架,沿廊引出,太阳大时,正是一段荫凉。那紫藤花架下便置了藤桌藤椅。如今下半晌,又是仲春时节,料峭春寒刚去,天气也不热,叔侄两个便在这花架下坐一坐。谢莫如瞧着问,“这是百灵么。”

  “对。”这鸟儿是调\教好的,谢柏一逗,便叫了一套十三口,十三口是指百灵学的诸如麻雀、母鸡嘎蛋、猫叫、砂燕或雨燕、犬吠、喜鹊、红、油胡芦、鸢啸鸣、小车轴声、水梢铃响、大苇莺,虎伯劳结尾的叫声。谢莫如听的有趣,不觉微笑,心下已隐隐猜到谢柏来意,却又不敢确认,只道,“多谢二叔。”

  “客气什么,喜欢就好。”谢柏是觉着昨日母亲说话有些过了,古来还有诸子百家呢,学问上的事儿,真没一是一,二是二的,一篇史料,谢莫如自有见解,实在算不得错处,母亲那般疾言厉色,谢柏不好说母亲不对,便买了只百灵来哄谢莫如开心。

  张嬷嬷端来茶,谢柏呷一口道,“这上上等的新茶,除了母亲那里,也就是你这里了。”

  谢莫如望着谢柏没说话,谢柏原想接着说“可见母亲心里待莫如是好的”,偏生给谢莫如这静静的一望,那话便没出口。谢柏挥手打发了张嬷嬷,方悄声与谢莫如道,“你这里衣食周全就好,你祖母有了年岁,你是个好孩子,凡事往宽里想。”

  想明白谢太太那反常的训斥后,她真没将谢太太放心上。谢柏特意为此而来,谢莫如道,“二叔多虑了,倒叫我白得了只百灵。”

  谢柏笑,“你要喜欢,待有了好的,我再寻来送你。”

  “有一只就够了。”谢莫如又瞧了一回百灵,便叫紫藤挂到廊下去了。

  谢柏头一遭过来,往日与谢莫如也不大熟,见她还喜欢这百灵鸟,略说了会儿话,谢柏道,“我去松柏院用饭,你也一道吧。”

  谢莫如道,“我这里已备好了。”

  谢柏便起身告辞,谢莫如送至门口。墨竹服侍着谢柏走远了方松了口气,说,“离大姑娘近了,奴才话都不敢多说。”

  谢柏心下一叹,想谢莫如虽在家住着,虽姓谢,却是与家中诸人泾渭分明,感情浅淡。又想她一个小姑娘与其母住在这鲜人问津的杜鹃院,一住多年,家中人这般忽视,也不怪谢莫如冷淡。其实谢莫如也说不上冷淡,充其量不大热情罢了。可人家谢莫如就是这端凝的脾性,谁要住杜鹃院能住出活泼来,谢柏也得觉着此人缺心少肺。

  谢柏脑子里胡乱思量一阵,径自回了自己院里。

  大丫环墨菊带着黄玫、紫瑰两个上前服侍,谢柏换了家常衣裳,洗过头脸就往床上一躺,就要睡了的样子。墨菊道,“太太那边儿打发人来问过两次二爷回来没,想是惦记着二爷呢。二爷既回,何不去太太跟前儿坐一坐,也好陪着太太用晚饭。”

  谢柏心绪不佳,阖了眼道,“今日不饿,你去同母亲说一声,晚饭不必等我。都下去吧。”将一众丫环都打发了。

  墨菊本想再劝,只是看谢柏脸色淡淡,便未敢多言,上前拉开薄被为谢柏盖好,微微一礼,带着黄玫紫瑰退下了。出了房门又吩咐黄玫在外间听着里头的动静,又命小丫环翠儿去唤了墨竹来,问墨竹是不是二爷在外头有什么不痛快。

  “咱们二爷新中的探花儿,外头谁敢给咱们二爷不痛快。”墨竹压低声音,“二爷不知怎地,自茶楼出来就去了花鸟市,买了只百灵送给大姑娘。杜鹃院那地方,我去了都不敢大声喘气儿,我看二爷出来脸色就不大好了。”

  墨菊轻声道,“这话不要对别人说,主子们的忌讳横竖你也知道。”

  墨竹连忙应了,墨菊拿些点心果子包了一包打发了他,心下思量片刻,方去松柏院回话。

  谢太太很是关心小儿子,问墨菊,“可是在外头吃酒了?”

  墨菊根本未提杜鹃院的事,只道,“并未吃酒,早上出去时说是与同年们一道喝茶的。二爷这几日,日日有应酬,本也有些劳乏。”

  谢太太喜怒不辨的说了句,“好生服侍你们二爷。”便打发墨菊下去了,命人去叫今日服侍儿子出门的小厮。

  话说,墨竹自苍柏院出去,就想着将果子带回家给家里的小兄弟吃,偏又听松柏院相召,便先去茶水房将果子给自己娘收好,方快步去了松柏院。果然谢太太问的也是他家二爷的事,墨竹照旧说了。杜鹃院素来是谢府的忌讳,那些新挑上来的仆婢便罢了,兴许瞧着杜鹃院冷清就弄些跟红顶白的事。墨竹却是谢家家生的奴才,他父亲是谢家的管事,母亲管着茶房,都是有头有脸的差使,知道的自比寻常仆婢多些。墨竹却是不敢瞧着杜鹃院少人理会便落井下石的,在墨菊跟前怎么说的,在谢太太跟前更加委婉,不提杜鹃院一字不是,只道,“二爷一早去茶楼参加进士老爷们的茶会,因都是同年,说笑颇是和气。中午吃了饭,奴才随二爷去了花鸟市,二爷淘换了一只百灵鸟,送给大姑娘玩儿。在杜鹃院坐的时间不长,二爷就回了苍柏院,余下的事,奴才就不知了。”

  谢太太问,“好端端的,柏儿去买只百灵做什么?”

  墨竹低头答道,“二爷夸百灵嘴巧,能讨人开心。”

  谢太太料想儿子但有心事也不会跟个小厮说,问了几句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便打发了墨竹下去。谢太太本也是个聪明之人,前后一寻思,也寻思出个大概,不禁冷笑。

  倒是谢莫忧听得此事很是气愤,与宁姨娘道,“二叔素来与我最好,也不知怎么巴巴去送她百灵玩儿。就是以公道论,都是二叔的侄女,也该一人一只才是。”

  宁姨娘眉心微蹙,美丽的五官晕出一抹轻愁,她也有些想不通谢柏此举,却要先发抚闺女,道,“就一只百灵,也值当大惊小怪。”

  谢莫忧简直坐都坐不住了,她原是正在绣花,听得母亲的心腹前来回禀此事,立刻花儿也绣不下去,将绣绷随意往手边儿一撂,道,“我去祖母那儿,一会儿二叔定要过去用晚饭,我非问问他不可。”

  宁姨娘劝一句,“莫急……”谢莫忧已起身唤了丫环来服侍她换衣裳,宁姨娘道,“去了也不准说这些争长道短的话,知道不?”

  “知道,知道了。”

  谢莫忧急急的去了谢太太房里,谢太太正不痛快,谢莫忧趁了回热灶,刚进谢太太屋话还没说一句,就听谢太太道,“什么火烧眉毛的事这么急慌慌的?走路是个什么样子!”又训斥跟着的婆子丫头,“要你们跟在姑娘身边做什么,也不知劝着姑娘些!”

  婆子丫头一大群忙跪下请罪,谢莫忧给谢太太这无名火一迁怒顿时有些找不着北,她连忙道,“祖母,不怪她们。是我听说二叔家来了,想过来跟二叔说话方急了。”

  今日谢莫忧实在是出门没看黄历,谢太太脸色更淡了,道,“你二叔累了,我也累了,你回吧,跟你姨娘说一声,晚上不必过来了。”

  谢莫忧察颜观色的功夫再差,也能瞧出谢太太是心绪不佳了,当下不敢再多说,行礼后折身回去了。第二日,谢太太命人将只百灵给宁姨娘送了去,宁姨娘脸上一阵青白,还是身边大丫环佳音一托宁姨娘的手臂,宁姨娘方回神,支撑着身子吩咐丫环打赏了送百灵来的婆子,良久方自胸腔缓缓的吁出一口气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7章 百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