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请安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柏的探花宴结束后,谢莫如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倒是谢家下人兴致勃勃的陷入一轮又一轮对谢柏亲事的八卦中,今天说李家闺女好,明儿个说张家小姐佳,连素来清静的杜鹃院都听得几缕风声。

  一日,谢莫如休息时,张嬷嬷端来新做的红豆糕,悄悄的同谢莫如道,“我听外头大厨房的许婆子说,太太相中了宁家姑娘。姑娘,你说这事儿……”张嬷嬷不好再说下去,眼中却有浓浓的担忧。

  谢莫如听此无稽之谈都笑了,翻过一页书卷道,“别听人胡说,没有的事。”

  “真的,许婆子说的有鼻子有眼,听说这些天家里尽是预备定亲的家什呢。”如今就是宁姨娘帮着谢太太理家,倘再来个姓宁的二太太……虽说这些年杜鹃院的供奉从没少过一丝一毫,不过,张嬷嬷对宁姨娘可是没半点好感。她主要是担心她家大姑娘。

  谢莫如淡淡道,“二叔堂堂新科探花,又不是娶不上媳妇,还是说帝都城只剩他家一家有闺女了?婚姻是结两姓之好,父亲这里有个姓宁的了,再叫二叔娶个姓宁的,岂不浪费?”不只是谢柏谢二叔这种优质资源的浪费,就是人宁家姑娘,也没这么个浪费法儿啊。真不知这些下人在胡乱传什么。

  张嬷嬷又觉她家大姑娘说的有理,便放下一半的心,小小声道,“谁家都好,只要别是那家就好。”

  谢莫如微微一笑,张家李家又与她有何相关,便真是谢宁两家联姻,丢人现眼的也不是她。

  主仆两个正说着话,松柏院的素蓝过来送东西,婆子恭敬的引了素蓝进来,张嬷嬷知素蓝是谢太太面前一等一的大丫头,忙起身相迎,笑道,“素蓝姑娘怎么有空过来,可是有事?”

  素蓝示意后头跟着的两个小丫环将手里的东西捧上前,笑道,“刚才咱家贵妃娘娘着小太监赏了些鲜果下来,因是南边儿的鲜果,颇是难得。太太将东西分了,这两篮是给大姑娘的。”

  谢莫如见是一小篮樱桃一小篮杨梅,皆是新鲜可人之物,笑道,“有劳素蓝姐姐走这一趟,今日天晚,烦素蓝姐姐替我谢太太赏,明早我再过去亲谢。”自有杜鹃院的小丫环接了果子,再有紫藤招呼跟随素蓝的两个小丫环去玩儿了。静薇搬张竹椅来,笑道,“素蓝姐姐难得过来,也坐下喝杯茶。”

  谢莫如微颌首,素蓝方坐了,静薇捧来茶,素蓝起身接茶,笑道,“哪里就敢有劳你了。”

  静薇笑,“难不成我去了你那里,你没茶给我吃。”

  素蓝笑,“姑娘宽和,咱们也不好失礼。”

  静薇继续捡起缠了一半的绣线,笑,“素蓝姐姐特意过来送东西,要是茶都没一盏,才叫失礼。”

  谢莫如道,“娘娘赏了东西,看来明天太太要进宫谢恩的。”

  素蓝笑,“是,太太明儿个四更就得准备出门了,大姑娘早些过去,正好送一送太太。”

  因宫里有个贵妃女儿,谢太太是常进宫的人,进宫流程繁琐,四更就要出门,与谢尚书早朝一个时辰。以往谢太太进宫的日子,都会吩咐下来不必过去请安,谢莫如是个实诚人,便不过去,倒是听说谢莫忧宁姨娘常去送谢太太出门。如今素蓝这样说,谢莫如也不好说不去,便道,“也好。”

  素蓝其实是好心,她是个聪明人,能成为谢太太的首席大丫环,智商自不必说,她为人也颇是圆融,并不因在谢太太面前得脸便欺下媚上,反是常会照顾那些小丫头,偶尔有谁犯了错,也会替人求情说好话,故而在府中人缘儿极佳。素蓝是觉着谢太太谢莫如之间总是淡淡的,谢太太一提到谢莫如便叹气,素蓝想着,大姑娘就是不若二姑娘性子和软,倘能多在太太跟前殷勤些个,亲祖孙,总能缓和一些,因此才多了回嘴,可见谢莫如不辩喜怒的模样,素蓝心里又有些没底。

  素蓝看不出谢莫如的喜怒,谢莫如却是看出素蓝心里所想,淡淡道,“我知姐姐的好意。”

  素蓝忙道,“奴婢也是随口这样一说。其实,太太让奴婢跟大姑娘说,明儿早上不必去请安的。可奴婢想着,以往这样的日子,二姑娘都会早些过去……”

  谢莫如一笑,素蓝说的是实话,她以往的确没去过,不过,素蓝都这样说了,不去反显的不好。反正不过是略早些起床,并不会误了早饭,她并不介意,反是问,“二叔授官了吗?”

  素蓝没想到谢莫如突然问这个,想都未想便道,“二爷已经授官了,是七品翰林编修。”

  谢莫如不禁望向廊下挂着的百灵,道,“这是二叔送我的百灵。”

  谢太太院里什么灵巧的鸟儿没有,素蓝依旧表现出极大的兴致,“听说百灵嘴巧的很。”

  谢莫如起身,带着素蓝去看了回百灵,素蓝略说了几句话,松柏院也少她不得,便告辞了。

  张嬷嬷亲自送了素蓝出门,回身见谢莫如在给百灵添水,笑道,“咱家二爷可真有本事,这就是七品的官老爷了。”

  七品不算什么高品阶,在帝都更是芝麻粒的小官儿,新科探花入翰林授翰林编修,是朝廷常例。

  谢莫如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一时,静薇洗了樱桃杨梅呈上,谢莫如道,“母亲那里送了没?”

  静薇道,“张嬷嬷去送了。”

  谢莫如道,“再挑出两碟好的给纪先生送去,这两样果子禁不得久放,余下的你们分吃了吧。”

  静薇笑道,“宫里赏的东西,哪里有半个不好的,奴婢看这个头儿都似比着尺子量过似的齐整。”外头都说她家大姑娘不好相处,在静薇看来,谢莫如实在不难伺候,谢莫如脾气不坏,也没什么不好的习惯,亦从不苛待下人,还相当大方。像这样宫里赏下的东西,一句话便叫她们这些做丫环的分了。都说杜鹃院的差使油水不丰,可是衣食上头她们这些做丫环的半点不比别个院里差,似这鲜果,怕是牡丹院的大丫头也摸不着一个半个。没法子,牡丹院里除了大爷宁姨娘还有一位姑娘三位小爷,两篮子鲜果,主子们尝尝便罢了,哪里还能余到下人头上。倒是她们杜鹃院,东西向来是用不清的。静薇其实也觉着奇怪,大爷一年也不来杜鹃院一趟,老爷太太对她家姑娘也没什么偏爱,倒是更喜欢活泼的二姑娘一些,何况府里大半事都是宁姨娘来打理,都说杜鹃院是失势的,可是,但有东西,松柏院里有多少,杜鹃院便有多少,素来比牡丹院还要多。有许多人因此颂扬宁姨娘贤惠,只是静薇想着,这府上的事,终归是太太说了算的。杜鹃院供奉如何,自然也是太太定的规矩,是多是少又关宁姨娘什么事呢。

  胡思乱想了一回,静薇又会瞧着小丫环分出两碟果子,亲自给纪先生送了去。

  静薇回来道,“奴婢到纪先生院里时,见二姑娘带着丫环,还有两篮子果子,看样子,是要出门。”

  谢莫如点头,以示知道了。

  静薇道,“姑娘,你说二姑娘是不是去三老太太那里。”

  “大概是的吧。”谢莫如捏了颗樱桃放进嘴里,贡品的确是不错,非但样子好,味道也是上上等的好。

  第二日,谢莫如便起的早些,暮春晨间犹寒,张嬷嬷提前找出了厚料子披风给谢莫如穿了,又吩咐紫藤提好灯笼,让静薇扶好了姑娘,外头黑,别摔了。

  谢莫如笑,“以往这会儿也快起了,嬷嬷就放心吧。”

  “这也是。”张嬷嬷慈爱的望着她家姑娘,真是怎么看怎么好,“嬷嬷老了,总是要叮嘱几句才能放心。”

  谢莫如笑,“我这就出门了,嬷嬷再歇一歇吧。”

  “早上精神好,并不累,咱们院的紫藤开花了,正好趁着天早,花儿也洁净,摘些来做粥。”说着话,到底亲送了谢莫如出门。

  谢莫如是头一遭来送谢太太大早上出门,谢太太谢老爷正在用饭,下首坐着谢松谢柏与谢莫忧谢芝谢兰谢玉几个,都是儿孙,且谢莫忧几人年岁不大,故而团团围坐了一桌,很是和乐。

  谢太太听丫环回禀,含笑道,“莫如怎么来了?昨儿我不是叫素蓝说不用过来请安么?”

  这要如何回答,总不能说卖素蓝面子过来的吧,也不能说以前懒得来……当然,倘谢莫如是谢莫忧的性子,撒撒娇说过来祖母这里蹭早饭吃,也便一笑过去了。只是,谢莫如实在不是这样的性子,也说不出这样会讨喜的话,她道,“昨晚睡的早,今晨便起的早了,我想着,太太总要四更方出门,既知太太在家,理当过来请安。”说着规规矩矩的请了安。

  这种话,也就谢莫如会说了。好在有人给她圆场,谢柏笑问,“莫如,用早饭没?”

  谢莫如道,“我早饭用的时间都晚,回去再用。”

  谢太太大概是刚刚给谢莫如噎着了,她淡淡道,“我这里也没什么事,早上这样冷,既已请安,你便回去吧。一会儿还得上学呢。”

  谢柏忙道,“来都来了,一并用饭。”

  谢莫如想了想,觉着自己今早其实不该来。她以往从不来,这突然来了,倒叫人讶异,不相宜不说,还令人误以为她是有什么特殊目的。桌子已然坐满,而且,原本那种其乐融融的吃饭气氛,再加一个她,明显就不对了。谢莫如认真道,“二叔,我说早饭用的晚,并不是客套推辞,我是真用的晚。出来时,嬷嬷已经在给我预备早饭。我这就回了。”说完一福身,转身走了。

  谢莫如觉着自己坐下会打扰谢太太等人的用饭氛围,故此识趣离开,不过,她没想到自己离开后,这用饭氛围更差了。谢尚书略用两筷子便不吃了,余人也不好再吃,漱口喝茶后服侍着该进宫的进宫,该上朝的上朝。

  谢莫如快去快回,回杜鹃院时张嬷嬷服侍她去了披风,还问,“太太走了?”

  “太太说早上天寒,我请过安就叫我回来了。”谢莫如喝口茶,叫人将百灵挂到廊下,便去园里散步健身了。

  谢莫如散步素来不用人服侍,天空尚有一丝夜幕的黑,带着一种深幽的蓝,晨风里满是荷露草木的清凉,舒服的很。谢莫如微微阖上眼睛,感受着晨间的清宁。

  张嬷嬷在屋里细问静薇她家大姑娘请安的事,静薇险哭出来,眼圈儿微红,“姑娘去的早了些,太太还没用完饭,直接让咱们姑娘请了安,就叫姑娘回来了。大爷二爷二姑娘芝少爷兰少爷玉少爷都在太太那里用饭,太太连一句留饭的话都没有,还是二爷替姑娘圆了几句话,姑娘就回来了。”

  张嬷嬷深深叹口气,也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心里十分心疼她家大姑娘。

  谢莫如并不知自己给张嬷嬷心疼了一把,早上吃过紫藤粥,又叫张嬷嬷中午炸紫藤鱼,明儿个摘了花做些紫藤饼方好。啰啰嗦嗦的吩咐了一堆事儿,看时辰到了,谢莫如便带着静薇紫藤去华章堂上课。华章堂遇到谢莫忧,谢莫忧安慰她道,“大姐姐,你别生气。”

  谢莫如不解,“我生什么气?”

  谢莫忧一双美眸里满是歉意,“我们都不知大姐姐早上过去,不然定会等大姐姐到了再用饭的。”

  谢莫如深望了谢莫忧一眼,笑一笑,没说话。谢莫忧还想再说什么,谢莫如已转身翻弄书卷,纪先生也到了,谢莫忧不好再说,只得作罢。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0章 请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