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相像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很快收到谢太太的关怀,谢太太命素蓝送了些鲜亮的料子,以及小女孩儿适用的首饰到杜鹃院。

  这次素蓝没敢再多言,她是个闻弦歌而知雅意的丫环,上次察觉到谢太太对谢莫如有些复杂的心情,方会冒昧开口,想着兴许能缓解下祖孙关系。不料谢莫如晨间请安言语不当快去快回,谢太太固然没给谢莫如好脸色看,可谢莫如扭头一走,一桌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素蓝身为谢太太身边的首席大丫环,自来八面玲珑,这还是她丫环生涯中不多见的触礁事件。

  有了上次的事,素蓝送完东西便起身告辞。谢莫如淡淡道,“有劳你,代我向祖母致谢吧。今日天晚,明早我必亲去道谢。”

  素蓝感受着下午春光,不好说这会儿时间连傍晚都算不上,可谢莫如明显没有过去谢赏的意思,素蓝只得应一声,“是。”

  静薇送她出门。

  谢莫如命张嬷嬷将东西收起来归置,张嬷嬷柔声劝道,“太太特意给的,料子暂且放放无妨,倒是首饰,正是戴的时候,不如拿出来插戴,总放匣子里岂不白搁着了。”

  谢莫如道,“先放着吧。”

  谢莫如向来有主见,杜鹃院的事都是她说了算,张嬷嬷自小看她长大,见谢莫如这种口气就知劝来无用,张张嘴,不敢再劝,只得将东西收了起来。

  紫藤上前换了盏温茶放在谢莫如手畔,谢莫如继续看书。

  倒是第二日,谢莫如早上用过饭去谢太太那里请安时,礼数无缺的致谢。谢太太道,“你喜欢就好。”

  谢莫忧眼睛瞧着谢莫如身上的衣裳首饰,好奇,“大姐姐,你没穿新衣裳,也没戴新首饰啊?”

  谢莫如看谢莫忧一眼,漫不经心的问,“二妹妹怎么知道我没穿新衣裳也没戴新首饰?”

  谢莫忧声如百灵,清清脆脆婉转动听,“这还用说,大姐姐这身衣裳前几天就穿过,首饰还是那几样。祖母给你好东西,你怎么不用呢?”

  谢莫忧的样子天真又无邪,谢莫如对其她同龄的女孩子了解不多,以至于她不确定谢莫忧是不是智商偏低。谢莫如并不打算同谢莫忧打这些口舌关子,这有什么用,无聊又浪费时间,于是,她直接道,“莫忧,你的智慧与你的相貌并不般配。”

  谢莫忧脸上的天真一僵,谢莫如继续道,“所以,如果你只会说这些蠢话,那不如不说。长得这么漂亮,总是说一些愚不可及的话,令人遗憾。”

  说完这话,谢莫如起身行个礼,对谢太太道,“太太,时辰不早,我去上课了。”

  谢莫如就要走人,不过,屋内诸人的反应实在有趣。谢太太脸上是一种惊愕到惊吓的模样,谢莫忧坦荡直接,这位姑娘已羞愤到满面通红眼中包泪,但,相较其母,委实又不算什么。宁姨娘这是什么表情,屈辱?!

  哈,宁姨娘会觉着屈辱?

  这种程度会觉着屈辱?

  不,宁姨娘活了这把年纪,平日里对她颇多关照讨好,她从未给过宁姨娘任何回应,宁姨娘也不过一笑而过。所以,这位姨娘的贤良名声,可不是随随便便得到的。这位女士在姨娘的位置上修练多年,这种程度的话该笑而置之,方显涵养,怎会露出屈辱的模样?

  唉呀,看来,这话伤害了宁姨娘。

  可是,谢莫如说这话只是想给谢莫忧个教训,叫她长些记性。事实上,谢莫如很留了些情面,她要谢莫忧从此之后学会闭嘴,并不是要挑起战争。所以,这话的杀伤力谢莫如是有所控制的。

  对谢莫忧如此,对宁姨娘应该更不会造成什么伤害才对。宁姨娘在智慧上高谢莫忧不只一个等级,并且拥有坚忍的品质。故而,纵使觉着有点儿受伤,凭宁姨娘的城府,不会到形诸于外的地步。

  那么,看来,宁姨娘痛恨别人这样说她。

  此处是宁姨娘的禁忌吗?

  可是,宁姨娘为什么会痛恨这个呢?

  人不会没来由的痛恨什么,谢莫如也想不出宁姨娘的伤痛由何而来,但是,她确定,能成为禁忌的肯定是旧伤。

  什么是旧伤?旧伤就是以前有人捅过一次,时日久远,伤已渐平,结果,她不小心又在伤处捅了一次。

  看来,曾经有人伤害过宁姨娘,还是以她教导谢莫如的方式。

  啧啧,真是不巧。

  不知以往宁姨娘是不是也曾如谢莫忧这般智商堪忧,或者是有人如她一般莫雄所见略同。

  谢莫如的脑中飞快的闪过许多丝绪,她眸间微转,面色不变,稍稍欠身,仿佛没看到这些人各式各样的面貌神色,径自去了华章堂上课。

  其实,谢莫如从来不介意观看谢莫忧与谢太太撒娇讨喜,她也喜欢谢莫如漂亮的相貌,虽然对谢莫忧的智慧不大欣赏,只要谢莫忧不要将智慧用到她的身上,谢莫如亦不愿打扰这些人的表演。未料谢莫忧的心胸这样浅显,谢太太不过拿东西平息那日晨间的事,谢莫忧便坐不住,直接寻衅到她身上去。谢莫如不愿意在这些事上耗费时间与精力,索性给谢莫忧个教训。

  伤及宁姨娘,实非她所愿。

  不过,伤都伤了,又能怎样?

  谢莫忧这般行为,谢莫如已经明了宁姨娘心中是个什么态度了。真难为宁姨娘贤惠若干年,以后,恐怕她还得继续贤惠下去。

  谢莫如去了华章堂上课,谢莫忧羞的满面通红,眼里泪水打转,宁姨娘终于回神,匆忙压下心中恨意,打圆场道,“你这孩子,总是这样心直口快。”

  谢莫忧就要哭出来的样子,谢太太今日所受震憾绝不比宁姨娘少,她实在没心情安慰谢莫忧,只道,“莫忧也去上课吧,别误了时间。”

  宁姨娘立刻拉着谢莫忧走了。

  谢莫忧现在哪里有上课的心,一出松柏院眼泪就掉了下来,脸又憋的通红。宁姨娘带她回了牡丹院,已有伶俐的丫环打来温水捧上巾帕,宁姨娘亲自拧了湿巾帕给女儿擦了脸,叹道,“这有什么好哭的。”不过是羞辱,人生在世,谁没受过一些羞辱。

  谢莫忧眼圈通红,牙关紧咬,直待母亲将丫环打发出去,谢莫忧喉间逸出一声哽咽,握紧拳头,眸中喷火,“谢莫如!”

  宁姨娘神智回笼,叹道,“你也是,你什么样的衣裳首饰没有,难不成还眼红这个?”还是年纪小,心里存不住事。

  “我不是……”有些小心思,可是,只想自己知道。

  宁姨娘低头拨弄了下腕上金镯,问,“莫忧,你祖母是喜欢你,还是喜欢莫如?”

  哪怕今天受了些刺激,谢莫忧心里也有答案。宁姨娘又道,“那以往,你祖母偏爱于你的时候,你见过莫如说你今天这样的话吗?”

  谢莫忧一梗,愈发觉着羞恼。

  “你话说的也没错,你祖母给她衣料首饰,可莫如既不穿也不用。你都能看出来,难道你祖母看不出来吗?”宁姨娘叹,“有些话,你实在不用说。说了,就是画蛇添足。”

  谢莫忧又掉了几滴眼泪,方道,“我话是说的不对,可她也实在……”

  “实在什么?实在不给你面子?”宁姨娘平静的问女儿,“莫忧啊,你是她什么人,她要给你面子。你要是真拿莫如当姐姐,今天这样挑拨的话就不该说。你要不拿她当姐姐,又凭什么希望她拿你当妹妹?你拿话挑拨于她,还想让她给你留下面子?”

  谢莫如是个非常难对付的人,哪怕没有今日之事,宁姨娘亦得承认这一事实。她多年想收拢谢莫如,对谢莫如处处周到,样样小心,她自信,倘换一个人,早该养熟了。可是,凭她如何亲近,谢莫如连眉毛都未动过一根。你对她好,她不领情,别人顶多刻薄谢莫如一句寡情。但,谢太太这些年冷冷淡淡,谢莫如照样是眉毛都不曾动一根。这样油盐不进的性子,实是宁姨娘毕生遇到的难缠人物。

  自小看到大,谢莫如不好相与,这是毋庸置疑的。

  “你还不知道,你二叔为什么会对莫如另眼相待吧?”宁姨娘跟着谢太太掌家多年,消息灵通不比寻常,继续道,“那天你祖母还没进宫,她就猜出宫里可能是相中了你二叔,从而给你二叔提了个醒。”

  谢莫忧不信,“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猜到宫里的心思。”

  宁姨娘没有回答女儿这个问题,而是道,“莫忧,虽然你与莫如一道念书,可是没必要跟她比这个。人外有人,这世上聪明的人有很多,比你聪明,比我聪明,都很正常。你是因为觉着自己不如莫如才这样沉不住气吗?”

  谢莫忧捏捏手指,没说话。她自觉处处比谢莫如强的,可是,这种话,说出来实在有自欺欺人的嫌疑。

  “决定一个人前程的方式不是比谁聪明,莫忧,以后你会明白,许多时候,只有聪明是没用的。”宁姨娘道,“莫忧,你没必要把莫如当成对手。难道你从来没想过,为什么你父亲从来不去杜鹃院么?”

  谢莫忧道,“娘你又不肯告诉我。”

  宁姨娘道,“以前是怕你小,嘴不严。现在你这个样子,我更不敢跟你说了。”

  谢莫忧今日受此重大打击,正需要一点谢莫如的惨痛消息平复心绪,闻言忙道,“娘就告诉我吧?我一准儿不外说。”

  宁姨娘摸一摸女儿发丝,轻声道,“你从来没见过莫如的母族吧?”眼中闪过一丝畅快,宁姨娘看向女儿,唇角微勾,“方家满门,早不复存在!”

  谢莫忧惊的眸目圆睁,耳边响起母亲的声音,“阿忧,她的母族是罪臣,她能有什么前途,再聪明都没用。”

  伤痛只能靠伤痛才能平复。

  谢莫忧听得如此惊人的消息,而且是有关谢莫如母族的惨痛,当天在华章堂上课时,两人虽未说一句话,也能看出谢莫忧的神采奕奕来。谢莫如依旧是八风不动,并不关心谢莫忧在想什么或是在窃喜什么。

  各人有各人的生活,只要谢莫忧不要总是展现她那不太达标的智商,谢莫如乐得清静。

  倒是谢太太心绪复杂,她还特意命心腹戚嬷嬷去问了回,是不是方氏同谢莫如说过些什么。戚嬷嬷私下回禀,“那位不说话已有多年,大姑娘与她一个桌吃饭,也是一句话不说的。她并没有同大姑娘说过任何话任何事。”

  谢太太轻轻吁了口气,“怎么可能这般巧?”那个时候,她不得不出面向方氏解释宁姨娘的事,宁姨娘不管是不是装的,对方氏苦苦哀求,方氏冷冷道,“听闻你也曾是大家出身,生得亦是美貌,只是,你的智慧与美貌实不相配。谢松就看上你这样的女人,他的眼光,令人遗憾。不过,你们彼此,倒是天造地设,般配至极。”

  其时,方家已走向衰败,但方氏那种难以形容的神色与口吻,谢太太终身难忘。以至于,方氏并没有对她发表什么看法,谢太太已然觉着羞惭。至于宁姨娘当时感想,只看今日宁姨娘的反应便能知晓了。

  今日谢莫如说出相类之语,谢太太第一反应就是想到方氏当年,方氏是不是同谢莫如说过些什么?

  戚嬷嬷是知道些旧事的,她年岁已老,只是道,“嫡亲母女,总是有些像的。”

  谢太太沉默半晌,终道,“莫如是方氏的女儿,更是谢家的骨血。”只要方氏不开口,谢家绝不会提及当年。她不大喜欢谢莫如,但,她更不希望谢莫如搅进那些旧时恩怨。

  想来,方氏亦作此念吧。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2章 相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