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生存的智慧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一招克敌,得以安宁。

  是真的安宁,不说谢莫忧再不敢在她面前说些自以为是的蠢话,便是谢太太在那日后,也恢复了与谢莫如之间完美的礼节。

  实是意外之喜。

  是的,她打算改善与谢太太的关系,先前亦试探过,不过,谢太太与她有着不一样的审美。谢太太不一定喜欢谢莫忧那样的性子,但谢太太对于那种撒娇讨喜的行为并不讨厌。这并不是说谢太太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事实上,谁会讨厌阿谀奉承呢?不说谢太太,便是皇帝也一样喜欢,不然史书上怎会有专门记录的佞臣传。最终让谢莫如放弃的是,谢太太的手段太让人眼熟了。

  她大早上的过去请安被谢太太堵回去,谢太太转身赏她衣料首饰,呵,这种行为……史书上多少帝王就是这样收服手下人的,通俗说,民间驯狗也常如此,先打一顿再给根骨头,久了,狗还会感激听命于你。

  谢莫忧还问她为什么不穿新衣戴新首饰,呵,这种问题……她是有打算改善与谢太太关系的意思,可不是准备把自己变成一条摇尾巴的狗。

  或者谢太太并没有这个意思,又或者这样的事做了太多,如今不过手熟尔的又做一回,再或者,是她多想。只是,谢莫如已经不打算与谢太太有所交流。

  那么能与谢太太的关系恢复如初,就着实令人惊喜了。

  谢柏赐婚宜安公主的圣旨到谢家时,谢莫如正在华章堂念书,松柏院的丫环素馨过来传话,一家子去前厅接旨。

  谢莫忧大喜,原来是真的,她二叔真的成了驸马!留下小丫环收拾文房四宝,就要同素馨过去。素馨望向谢莫如,自从谢莫如放一大招后,松柏院里有些眼力的丫环婆子都对谢莫如格外客气。她们不一定有对宁姨娘一系那般殷勤,但,绝对足够恭敬。想谢莫如当着谢太太的面儿一句话干掉谢莫忧,谢太太宁姨娘还没说她半句,如素馨这样的丫环,不会认为自己比谢莫忧更有脸面。倘哪里服侍不周,让谢莫如说出些什么,那实在是难以想像的后果。

  素馨笑,“太太让两位姑娘一道过去。”

  谢莫忧只得瞧在收拾的谢莫如一眼,很想催一催谢莫如的速度,又不想开口同谢莫如讲话,于是,给纪先生使了个眼色,纪先生并不多言。好在谢莫如不过收拾东西,并非故意磨蹭,文房四宝收拾停当,与纪先生说一声,便带着丫环与谢莫忧素馨同去了。

  旨意是赐给谢柏的,接旨却是一大家子的事儿,连她们这些女孩子都要在其中,不过,没有方氏,当然,更不会有宁姨娘。待人来齐了,摆上香案,男一起女一起的跪下,听着内侍有些尖利的嗓音抑扬顿挫的念赐婚圣旨,骈四俪六的说一通,大意就是谢家家风好,谢柏人品佳,赐婚公主啥的。

  这时谢莫如才知道宜安公主的身份,晋王遗孤。这位宜安公主,原是亲王之女,陛下堂妹,如今破例封公主。

  这亲事,唉……

  圣旨念毕,自有人去招呼内侍喝茶,女眷也回了内宅,宁姨娘早在松柏院等着,见谢太太归来连忙上前服侍,又给谢太太贺喜,院中丫环婆子齐齐上前嗑头贺喜。谢莫忧笑,“眼瞅就是二叔的生辰了,可是得好生贺一贺二叔。”

  谢太太笑,“一会儿你二叔就过来了,你亲自贺他吧。”

  屋内一派欢欣喜悦,谢莫如也很适时的摆出个微笑模样。宁姨娘已经在与谢太太商量着家中摆酒的事。

  一时,谢家三父子过来,宁姨娘避了出去,谢莫如谢莫忧向谢柏道喜,谢柏笑,“同喜同喜。”

  谢太太笑,“今年咱家喜事多,过两日再摆一回酒才好。”

  谢柏笑,“定亲成亲摆酒有例可寻,如今不过亲事定下,倒不必大张旗鼓。近些天吃酒都吃累了。”公主他已见过,模样很是不错,谢柏初婚,对妻子自然有些期许的。公主身份尊贵,日后成亲也是有公主府的,他这驸马处于半入赘状态。谢柏对亲事并无不满,但身为正常男人,要为此大为庆贺,他也没这个心。

  “你生辰近了,总要庆祝一番。”

  谢柏笑,“家里摆两桌酒水就是,到时我陪母亲多喝两杯。”

  谢太太颇有些扫兴,不过她素来疼爱次子,只得应了。

  谢太太屋里热闹了一回,估摸着时辰不早,谢莫如告辞回杜鹃院,张嬷嬷等也听到谢柏要尚主的消息,因谢柏与谢莫如关系不错,张嬷嬷等面儿上都带了些喜色。

  张嬷嬷笑,“二爷真是好福气。”要娶公主娘娘了。

  谢莫如坐在妆台前,静薇上前服侍她去了发间珠钗,笑道,“今年喜事一桩接一桩,府里又该摆酒了吧。”

  张嬷嬷并不关心谢家摆酒的事,她最关心的还是她家大姑娘,张嬷嬷道,“姑娘,今天有这大喜事,下午可还要上学?”

  谢莫如道,“要上的,不上学也没意思。”

  “这倒是。”张嬷嬷笑,“午饭已得了,姑娘看现在就摆吗?”方氏素来不用早饭,故而,杜鹃院午饭的时间会稍微早一些。

  谢莫如点头,“好。”

  方氏还是老样子,无喜亦无忧,倒是桌上有道鲜菌鸡丝汤,谢莫如很是喜欢,不禁多添了一碗,张嬷嬷笑,“早上送来的鲜菌,姑娘喜欢,晚上再做。”

  谢莫如笑,“什么东西每天吃也觉不出香了。”

  张嬷嬷笑,“这也是。”

  难得方氏竟也添了第二碗,张嬷嬷不禁暗想,大奶奶虽不大说话,到底是嫡亲母女,总有些相似之处。

  谢莫如亦是微微诧异,她与母亲口味相似,这倒不奇怪,她们母女向来一张桌用饭,或者是神秘的血缘作祟,的确是有许多东西,她喜欢,方氏也喜欢。方氏极少说话,母女两个更不可能在饮食上有什么交流,不过,喜欢的菜色上,方氏会多动两筷子,谢莫如话少,却擅观察,自然发现,呵,这菜我喜欢,母亲也喜欢。

  山菌鸡丝汤并不是什么难得的汤羹,以往也不是没吃过,却是没见母亲回过碗的。今日母亲竟然回碗,若不是此汤味道格外合口,就是母亲心情不错。

  谢莫如低头细尝一口,她这院的厨子是使老的,不可能做出第二种味道,自是以前什么味儿,现在还是什么味儿。那么,就是母亲心情好了。

  谢莫如垂眼一笑,她不知道母亲因何心情好,不过,母亲高兴就好。

  用过午饭,谢莫如在院里遛达两圈,便回房午歇了。

  谢莫如的生活依旧惬意,谢莫忧却颇多不满意之处,她与宁姨娘道,“如今丫环婆子都听大姐姐的。”以往素馨等人的眼里何尝有过谢莫如,现下素馨在谢莫如面前是小心之后再小心,生怕哪里得罪谢莫如的小心翼翼,倒将她这个二姑娘排后了。谢莫忧不是傻瓜,今日素馨奉命去华章堂请她与谢莫如,不待谢莫如起身,素馨竟不敢动,谢莫忧心机浅些,也看出来这些丫环婆子是怕了谢莫如。

  宁姨娘耐心的听完女儿说完今日之事,道,“这是素馨懂规矩,你祖母命她去请你们姐妹,难不成她先与你过去,让莫如跟在后头,这成什么样子?以往你们年纪小还没什么,日后都是大姑娘了,就得注意这个。姐妹两个一道过去,显得亲热,你非一先一后,不是明摆着姐妹不合吗?”

  谢莫忧见母亲只是说她,不满的撅一撅嘴,宁姨娘抚摸着女儿的秀发,道,“我说过,你不用跟她比,这才好了几天,怎地又毛躁了?”

  谢莫忧道,“我哪里毛躁了,是她总磨磨蹭蹭的叫别人等。”

  “快一些慢一些有什么打紧。”

  “等她一等是没什么要紧,我也不至于计较这个。”谢莫如绞着手中丝帕,“只是如今丫环婆子已对她另眼相待,再多上几回,这些人眼里哪儿还有咱们母女。”

  宁姨娘笑,“一点小事儿,你倒这样留心。你也想一想,你兄弟们还在呢,阿兰阿玉阿芝是你亲兄弟,你父亲就他们三个儿子。下人仆婢,哪个不是眼明心亮,他们眼里怎会没你呢?素馨不过是不想得罪莫如罢了,你也晓得莫如那个脾气,好不好就要给人难堪。她不好服侍,丫环婆子自要小心些。”儿子是她生的,以后谢家终是她儿子的,又有何计较之处。

  谢莫忧哼一声,先前从未放在眼中的人,忽然之间成为人们眼中的焦点。她们共在一处,下人总会先考虑谢莫如的想法,这可不是好开端。母亲不让她计较,如何能不计较?现在还是下人,将来会不会有一日,祖母父亲眼里也只谢莫如一人?宁姨娘自玉瓶中抽出一枝盛开的牡丹在手中把玩,道,“莫忧,以往丫环婆子跟红顶白,觉着莫如不大说话,便怠慢她。如今看她有些脾气,遂打叠起精神服侍。莫如姓谢,是你的姐姐,按理,丫环婆子怎么服侍你,自然该怎么服侍她。莫如不过得到她应有的待遇,你有何可恼之处?”

  谢莫忧终于给她娘劝的舒缓了神色。

  “今天你们随你祖母出去接旨,她站的地方,肯定也比你离你祖母更近些吧。”宁姨娘叹,“你要总是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后能有什么出息?”

  谢莫忧脸上微红,嚅嚅道,“我只是不想输给她。”

  宁姨娘笑,“你这样好胜的性子,倒像我年少的时候。”

  看母亲并没有责怪之意,谢莫忧伏在母亲怀里,撒娇,“我是娘你生的,自然是像的。”

  宁姨娘无奈,点拨女儿,“我说过,你有你的好处。”

  谢莫忧道,“我当然知道祖母、父亲更喜欢我,二叔虽对我好,不过他现在跟大姐姐更好,总是处处照应大姐姐。”

  宁姨娘笑,“你二叔是男人,这眼瞅就要成亲,以后做官当差,在家的时间能有多少。再说,你们都是你二叔的侄女,你二叔的性子,对谁都好。”

  “你呀,知道长辈们疼你,还不算糊涂,只是你也渐渐大了,不比小时候,长大了,便要更加懂事,愈发孝顺长辈才好。你祖母每天都要忙于家事,你祖父父亲要忙朝廷的差使,就是你二叔,也要正经做官了。你每天除了跟着纪先生上课,也该学着留心别个事。”谢莫如是什么重要人物吗?何必在她身上费心思,只要女儿讨得长辈欢心,以后有了好前程,如今的这些又有什么好计较的呢?谢莫如再好,她外家是罪臣,以后便是嫁人,难道不倚靠娘家?她既要倚仗娘家,便有低头的那一日。宁姨娘素有耐心。

  谢莫忧本就不笨,由宁姨娘一指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素来会讨人欢心的,如今隔三差五的,不是做双袜子缝条腰带,就是去厨下弄个点心,家里长辈她孝敬到了,就是几个弟弟也时常能吃到姐姐做的糕点。

  当然,这里要说一声,谢家这般门第,女红什么的家里姑娘们还是要学的,至于厨事,略懂一些,知道做法,会指挥着下人做,也就算会了。绝对不是姑娘亲去厨房洗手做羹汤啥的。

  谢莫忧这般玲珑聪颖,长辈们只有更疼她的,便是谢太太都因喜谢莫忧的孝心,将随身带了多年的一块玉赏了她。谢莫忧自此开了窍,更加孝顺不提。

  谢莫如依旧过她的日子,倒是张嬷嬷心里焦的跟什么似的,私下跟谢莫如商量,要不要也做些东西孝敬长辈啥的,总不能好儿都被谢莫忧抢先占了去。谢莫如笑笑,“嬷嬷急什么,咱们自来是这样过日子的,并没什么不好。”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做出来,效果与结果都是不一样的。谢莫忧去献殷勤,谢太太赞一声孝顺。倘换了她做同样的事,谢太太得先琢磨她是不是有什么别个意思了。万一再给个没脸,再叫人送一回衣料首饰,岂不无趣。

  谢莫如乐得清静,她本身性子偏冷,真叫她学谢莫忧那一套,她也做不来。不过,谢莫忧能在这些事上下功夫,谢莫如颇是刮目相看,宁姨娘不愧是多吃了十几年的盐,较之谢莫忧,高明的多。

  宁姨娘与谢太太商量,“咱家姑娘都大了,这回二叔生辰,二叔不打算大办,家里也要摆两席酒的。自家人摆酒,倒不必像大宴席似的讲究,事情也简单。倒不如让她们姐妹商量着安排,一则是她们的孝心,二则姑娘大了,总要学着管家理事。”

  谢太太笑,“也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3章 生存的智慧》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