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谢太太的烦恼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用过早饭去松柏院请安时,听谢太太说了让她与谢莫忧筹备谢柏生辰宴的事。

  谢太太笑,“你们渐渐长大,听纪先生说,功课都学的很好。女孩子家,念些书自然好,腹有诗书气自华么。读书,也能明理。不过,你们大了,管家理事也得懂。你二叔生辰,咱们自家人摆两席酒,算是个小小家宴。你们姐妹商量着来,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问李青媳妇,她也是管事多年的老人了。倘有什么难事,同我直接说就是。”

  谢莫如谢莫忧起身应了。

  谢太太对李青媳妇道,“莫如莫忧是头一回管事,你多帮衬。”

  李青媳妇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人,眉眼自不能与谢太太相比,也带着几分水秀,说来这位媳妇以前还是谢太太身边服侍过的大丫环,年岁大了嫁了府中管事,嫁人后不能在谢太太身边近身服侍,便做了府里的管事媳妇,她十分得力,谢太太颇多倚重,如今依旧管着府里一摊子事儿。闻此言忙上前给两姐妹施礼,道,“两位姑娘只管吩咐,奴婢不敢不尽心。”

  宁姨娘管家时没少同李青媳妇打交道,谢莫忧与她是熟的,笑的很是客气,“那就请李嫂子多关照了。”这些管事媳妇,甭看是下人,可平日里她娘都会客气些的。

  李青媳妇笑,“都是奴婢的本分。两位姑娘打算什么时候准备咱们二爷生辰宴的事,我过来听差谴。”

  谢莫忧挺想谢太太先给她们拿个主意,可谢太太没说话,谢莫忧也挺想先开口,却不好当谢莫如不存在,只得瞧了谢莫如一眼,谢莫如方道,“二叔的生辰还有十来天,因是家宴,想来并不繁琐,倒不必耽搁功课,下午放学找个清静地方商量就是。你既是太太倚重的人,想来是个能办事的。先把去岁二叔生辰的菜色果品的记录单子找出来,再想一想,今年在哪里摆席,用哪个厨房哪个厨子,桌椅板凳食箸器具都用哪些,介时哪些丫环服侍,丫环们穿什么戴什么显得喜庆妥帖。这些,咱们一并商量着尽早定了,再安排采买。”

  李青媳妇顿时心下一凛,忙道,“是,姑娘吩咐,奴婢都记下了。”听锣听声,听话听音。唉哟,别人只说大姑娘脾气大,真是话只说了一半,人家脾气大,本事也不小啊。如今宁姨娘管事,她虽是想偏着谢莫忧一些,可明摆着大姑娘更怠慢不得啊。这位平日里话不多,可乍一说话你就得明白,这是位明白人,她心里桩桩件件都有数。你怠慢她,凭这位大姑娘的脾气,谢莫忧的面子她都不给,李青媳妇可不想找不自在。

  人啊,都是柿子挑了软的捏。

  如今一见这位不是属柿子的,李青媳妇又不是找死的性子,自然恭敬。

  因是乍然刚听到谢太太让她们办谢二叔生辰宴的事,一时之间,谢莫如只想得到这些,说完之后,谢莫如对谢莫忧道,“二妹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谢莫忧倒是早知道她娘提议让她与谢莫如筹办家宴之事,她心里也早有腹稿,只是如今都给谢莫如这家伙说了去,她还要补充什么啊!倘不是极力克制,谢莫忧的脸得青了,谢莫忧僵硬的保持涵养,“也就是大姐姐说的这些了,倒是大姐姐觉着,咱们在哪里理事好?”

  谢莫如道,“这个我不熟,你说呢?”

  谢莫忧心下不忿又叫谢莫如抢了风头,头脑一热便道,“不如就去牡丹院。”

  这种主意,谢莫如不做评价,直接驳了去,“牡丹院不甚清静,李嫂子给我说个清静地方。”

  谢莫忧牙都要咬碎了:牡丹院哪里不清静了!

  李青媳妇不想得罪谢莫如,她也绝不想得罪谢莫忧啊,谢莫如把这烫手山芋往她这儿一扔,李青媳妇在府里服侍多年,这回真是烫了手,她嚅嚅道,“这个,奴婢一时也想不起来,不如奴婢回去想想再回禀大姑娘。”

  谢莫如看了李青媳妇一眼,谢太太不想姐妹两个再出现上次的局面,于是出言笑道,“要我说,也不用别处,我这跨院儿闲着,收拾出来你们理事就是,离得近,我也放心。”

  谢莫如道,“多谢太太。”

  谢太太一笑,“咱家姓谢,外头人倒是常叫我谢太太,你这一说,重了音。一家人,哪里用总是太太奶奶的,倒显生分了。以后跟莫忧一样,喊我祖母吧。”真是愁死了,谢太太发愁的事半点儿不比李青媳妇少,李青媳妇不过是烫手山芋不好接,她这里,每次见谢莫如展示智商她就发愁。丈夫与次子都明里暗里表示过,不要太过忽视谢莫如。谢太太不喜欢方氏,谢莫如怎么说都是她的孙女,性子淡些什么的,谢太太也容得下。要是谢莫如就是一平常小女孩儿,谢太太也就随她去了。可谢莫如这种智商,哪怕丈夫儿子不说,她也得另做考虑。

  聪明并不是坏事,就是谢太太也不能违心说自己不喜欢聪明孩子。如果谢莫如只是谢莫忧这种聪明,谢太太得念了佛。关键是,谢莫如完全是碾压谢莫忧。要说谢莫忧也绝对不笨,还有宁姨娘教着,谢莫忧的消息肯定来得比谢莫如要早要快。她说了给谢柏准备生辰宴的事,谢莫忧意料之中的模样,谢莫如却是微有诧异,可见谢莫如完全是刚刚知道。

  刚刚知道就能想出这些要准备的事,谢莫如心思细密,实属罕见。当然,心细的人,谢太太也见过,关键谢莫如知道这事要怎么办。谢莫如自己当然也不懂,席面儿摆在哪里,准备哪些菜色点心,用什么样的食箸器皿等等,谢莫如不懂是正常的,她这个年纪,又没人教她,以前也没经过这些事。可她知道把事情交给李青媳妇,你给我想一想,到时我看你想的如何,看一回,也便懂了。

  遇到这种人,她纵使年纪小些,你也得小心了,孩子很容易长大的。不见李青媳妇这八面玲珑的也是越回话越恭敬么?

  谢太太真是头疼,前些天倒是见谢莫如示好来着,她早起进宫,这孩子大早上的过来请安,说的话不大好听,其实来了就是示好的意思。她明白,只是觉着谢莫如另一半的方家血统实在太过傲气,便想磨一磨她。孩子么,尤其谢莫如的出身,若有可能,总要收在掌中才好。

  谁承想,她这一磨,谢莫如直接转身了。谢莫如现在跟谢柏关系最好,这丫头是不打算烧她这灶头了。她能明白谢莫如是想在谢家获得一定的地位,聪明人,办法总是多的。你这条路走不通,人家转身另辟蹊径。

  谢太太真是愁的要命,我多年媳妇熬成婆,不给小辈面子怎么了?我折了你的面子,再给你衣料首饰安抚,已是给你面子了。你不用我衣料首饰,转身另寻靠山,你寻的靠山还是我小儿子。我小儿子刚考得功名,马上就要娶公主,他的意见在家族中会越来越重要。甭以为父母长辈就不势利了,人性皆同,我小儿子为你说话,我虽不大喜欢你,可同样不能再怠慢你。因为我们毕竟不是敌人,我们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我也不会为你跟我小儿子生分……而且,你这么小就有这样的聪明智慧,尽管不想承认,可小孩子的未来总是有无限可能,我的生活经验也不能让我再怠慢一个聪明又智慧的小孩子。

  唉哟,我真是愁死了。

  于是,在又一次看到谢莫如的智商后,谢太太不得不自己主动去缓和一下与谢莫如的关系,她还得带着赞许的眼神说,“咱家姓谢,外头人倒是常叫我谢太太,你这一说,重了音。一家人,哪里用总是太太奶奶的,倒显生分了。以后跟莫忧一样,喊我祖母吧。”

  看吧,当初人家把脸凑上来你一巴掌抽回去,这回就得换自己把脸凑上去了。好在谢莫如还是很识趣的,她露出恰当的神色,叫了声,“祖母。”

  谢太太笑,“这就对了,时辰不早,去上学吧。”

  祖孙两个都十分克制且十分友好,待两个女孩子走了,宁姨娘奉上一盏香茶,神色慈爱道,“莫如越发出息了。”

  谢太太笑,“咱们谢家的女孩子,都好。”她当然更喜欢谢莫忧一些,谢莫忧多好啊,一眼望到底不说,还会想方设法的讨你开心,这孩子怕的,无非是我会偏爱谢莫如,所以愈发乖巧。谢莫如这个,她越聪明,我越是提心吊胆。我跟她说话得克制,她不在乎我喜不喜欢,可我硬是不敢再怠慢她。这哪里是孙女啊,想当初我做媳妇时也不过如此啊!

  是的,我不喜欢她,她是我孙女,以前不会讨我喜欢,现在我更得拿出对待婆婆的态度来,我当然不喜欢她。

  谢太太的微笑十分标准,慢悠悠的呷一口茶,她当然明白宁姨娘的野心。宁姨娘的家族已经重归朝堂更胜从前,宁姨娘给她的长子生了三儿一女,宁姨娘渴望正室的位子,无可厚非。只是,先不说方氏安安稳稳的住在杜鹃院,除非方氏自然死亡,不然谢家是不能动方氏分毫的。再者,方氏还有谢莫如这个牵挂,她哪里会死。而谢莫如,这丫头可不是省油的灯啊。将来真有哪天谢莫如出息了,方氏就更不用死了。那么,宁姨娘……

  你这一脸慈爱的微笑啊,我是她亲祖母我都不会这样笑,你还不明白为什么十来年的周到妥帖都收买不到谢莫如吗?太假了。谁会爱别人的女儿超过自己女儿啊?除非是圣人啊,可你明显不是个圣人,你只是个姨娘。你早给谢莫如看透,你还这样一脸慈爱……谢太太心下叹息,谢莫如的智商让我不安,可一看宁姨娘,我就明白,我的智商还是在平均线以上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4章 谢太太的烦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