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教导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太太突然之间改变态度,颇令谢莫如诧异。

  不过,也只是诧异。

  谢莫如依旧按着她的生活习惯,很规律的上学念书,倒是张嬷嬷知道谢太太让她家大姑娘料理谢二叔生辰宴的事很是高兴。至于谢莫忧的存在,张嬷嬷私下与她家大姑娘道,“二姑娘惯会拔尖儿出风头的,姑娘不用理她,凡事多用心,学了本事是自己的。”关于她家大姑娘碾压谢莫如的事,张嬷嬷不大知道。不过,张嬷嬷可是知道谢莫忧言语挑拨的事儿的,虽然谢莫忧没讨得好处,张嬷嬷也深恨此事。哪怕不是一个娘生的,也都是姓谢的姐妹,张嬷嬷平日里就有些眼红谢莫忧受宠,觉着她家大姑娘很是委屈,不想谢莫忧得着机会还敢挑拨,生怕太太对她家大姑娘另眼相待。一家子姐妹,竟这般坏心,只盼着她家大姑娘倒霉,张嬷嬷如何忍得,一下子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低声道,“那些小鼻子小眼睛小老婆养的,没好心眼儿,咱不去害人,也得留心提防着,仔细那起子黑心烂肠的给姑娘下套。”这里就是担心宁姨娘了。这些年,宁姨娘做足了贤惠嘴脸,张嬷嬷都不大信,如今可算是露出狐狸尾巴了,真贤惠的人能把谢莫忧教成这样?面儿上贤惠,心里不定怎么嫉妒她家大姑娘呢?

  其实,张嬷嬷很想教一教她家大姑娘办生辰宴的事儿,奈何她是做乳娘进的府,后来杜鹃院衰败,才轮到她贴身服侍谢莫如,也没办宴席的经验。张嬷嬷叹,“嬷嬷也帮不上你。”

  谢莫如笑,“并不是什么繁难事,嬷嬷管着咱们这院子,就是帮我了。”

  发愁也解决不了问题,叹气有什么用,张嬷嬷整理心情,笑,“姑娘有空去问问二爷喜欢吃什么,再跟素蓝姑娘打听一下太太的喜好。”

  这些,谢莫忧应该已经想到了。不过,为了让张嬷嬷放心,谢莫如点头应下。

  下午放学时,谢太太跨院已经收拾妥当。谢莫如谢莫忧先给谢太太请了安,便去跨院理事。李青媳妇已将谢莫如要的去岁谢柏生辰时的酒品果馔单子整理出来,包括当时的采买数量,摆了几桌酒,一一明列清楚。

  谢莫如略看过后随手递给一直往她这边儿瞟的谢莫忧,谢莫忧这会儿倒不争强了,问谢莫如,“大姐姐看,接下来还有什么吩咐。”

  谢莫如对李青媳妇道,“我们今天先看一看这单子,明儿个你过来,我把初拟定的单子给你,咱们再商量。”

  李青媳妇应一声是,谢莫如便打发她下去了,同谢莫忧道,“我们再问问二叔院里的大丫环和素蓝姑娘,看二叔、太太有什么偏爱的菜色,或是喜欢的玩意儿,正好一并备上。”

  谢莫忧早摸清楚了,事实上她娘连席面儿菜单都替她拟了出来。其实谢莫忧是想在谢太太跟前讨个好儿的,谁晓得谢太太将事交给她与谢莫如后便不再过问,以至于谢莫忧一直没等到展示的机会。这会儿只得拿出来,“这个不用问她们,我便知道。”

  谢莫如看她一眼,心知肚明,道,“想来妹妹是拟好单子了,不如给我看看。”

  谢莫忧拿出来递给谢莫如,谢莫如问,“这是你和姨娘商量着拟的,还是问过她们了?”

  谢莫忧提前做功课,原是想着惊艳一下,没惊艳成不说,谢莫如还问的这般直接,似是要故意叫她难堪。谢莫忧没说话,谢莫如吩咐静薇,“去松柏院走一趟,看松柏院的大丫环在不在?在的话,看她可有空闲,请她过来说话。”

  谢莫忧终于有些赌气道,“昨天我就问过了,不用再问。”

  谢莫如真有些不理解谢莫忧的脑子,既问过了,刚怎么不说?不过看谢莫忧一幅恼羞的样子,谢莫如还是淡淡道,“我于府中人手不大熟悉,你提前把这单子拟出来,很好。”

  谢莫如总算说了句人话,谢莫忧心情微微舒缓,谢莫忧身边的奶嬷嬷陈氏却不禁撇了撇嘴。

  谢莫如道,“听说二叔今日在家,不如我们过去问问,二叔有没有特别要请的客人?”

  谢莫忧起身,“也好。”

  谢柏正在书房习字,见这姐妹两个一并到了,心下十分欢喜,笑,“哪阵风把你们小姐妹吹来了。”

  谢莫忧笑,“东南西北风。”

  谢柏哈哈大笑,一迭声吩咐墨菊泡了好茶来。他是真的高兴,谢莫如谢莫忧闹别扭的事他也听说了,如今见两人一起过来,谢柏分外欢喜。墨菊上了好茶水,黄玫捧上好果子,笑道,“两位姑娘是稀客,看二爷高兴的,姑娘们常来才好。”

  谢莫忧接过茶,眨眨眼睛,“常来也来不了几日,二叔以后还不得常驻公主府啊。”

  谢柏笑斥,“胡说八道。”

  谢莫如先说正事,道,“我们来,是想问问二叔,生辰那日要请哪些朋友?”

  谢柏道,“又不用大办,我不请外头的朋友,就家里人坐着吃一日酒罢了。”

  谢莫忧道,“就是不请外头的人,三太爷家的表叔祖父、表叔们,还有枫二叔,再有本家走得近的族亲,有空的都会过来凑一凑热闹。余者朱家舅爷府上也有许多人呢,这还都只是亲戚。”

  谢柏揉眉心,“我的天哪。”

  谢莫忧笑,“这愁什么,活儿都是我们干,二叔到那日多找两个挡酒的就是。”

  谢柏道,“不用太大排场。”

  谢莫忧道,“既是家宴,一日便成了,无非就是小戏请上两班,再有杂耍,打十番的备上,大家乐一日便罢。”

  谢莫忧又问,“二叔喜欢哪个戏班子?这个我可不知道,你常在外走动的。二叔说两个好戏班子,我们也跟着沾光听几出好戏。”

  谢柏笑,“这个啊,现在帝都城里最有名的就是瑞福班儿、瑞喜班儿了。”

  谢莫忧笑,“行,那就定这两个班子。”

  谢柏道,“又不是大生日,定一班就好,就吃一日酒,杂耍打十番一概不用,倒是戏班子提前打发人过去说一声,让他们把时间空出来。”

  既然来的都是亲戚族人,又同谢柏议定个临生辰最近的休沐日庆生,这样来的人多,也热闹。谢莫如谢莫忧便将大概的宾客单子拟了出来,给谢太太看过后,再同李青媳妇商着提前预定了小戏,连带果品酒馔的采买数量,一并都算了出来。

  谢太太教她们的是,“这来的人,也只是算了个大概,因是个热闹事儿,来得人多才好,故而这东西不能买少,咱们算出的这个数,再往这上头加上三两桌席面儿的量,大概也就差不离了。东西多了不打紧,反正自家也能用,倘或是少了,到正日子不够用了,就惹人笑话了。”再有,谢太太道,“采买只是小事,注意数量就是,坐席安排也十分要紧。说起来都是亲戚,可百人百脾性,便都是亲戚,脾气也是不一样的。还有,辈分上头也得留心。”

  像采买安排坐席之类的事,谢太太不吝指点,但其他琐碎小事就得自己用心了。譬如,酒水上,官客与堂客便有不同,还有,小孩子不能吃酒,便要预备其他饮品。再譬如,当天服侍的丫环婆子,每人手里都要清清楚楚的吩咐下各自要做的事,倘是多人协作,便要有个打头儿的。各人干什么,职责一定要清楚。倘有意外,也要有应对备用的法子。

  小小家宴,便有这许多要思虑的事。

  谢太太大致指点她们一些,余下便不管了,只命素蓝私下留意,素蓝笑,“两位姑娘都是周全人,一并做事,并不藏私,太太放心吧。”

  谢太太叹,“这就好。”虽然脾气不大相和,好在知道轻重,让她们一起做事也知道以事为先。

  谢莫如谢莫忧照旧在小跨院理事,李青媳妇将采买要用的银两预算单子递上,谢莫如看过后给谢莫忧,谢莫忧笑,“李嫂子最老道的,这上头再不会错。”

  谢莫如道,“这倒是,只是我险忘了一件事,去岁二叔的生辰宴花费多少,李嫂子还记得么?”

  李青媳妇连忙道,“这账都是问了采买算的,要是去岁的事,我得去查一查才知道。”

  谢莫如道,“那李嫂子就去查一查,明儿个告诉我。”

  李青媳妇应一声,见没别的吩咐,便垂首退下了。

  谢莫忧似有所觉,看谢莫如一眼,没说什么。

  当天回牡丹院,谢莫忧与母亲说了这件事,道,“大姐姐也是,先前也没想过看去年的账,娘,你说她是不是专门设的套儿?”

  宁姨娘虽不待见谢莫如,不过指点闺女人情世故,说的话还是很公道的。她道,“给下人设套有什么意思,你大姐姐这不过是要给底下人个警醒,甭打着蒙你们的主意。”

  “难不成李嫂子真的虚报了?”

  宁姨娘笑,“采买手里,哪个没油水?不过是多与少的差别。你们年岁小,又是初学着管事,你二叔的生辰,何况他又是做驸马的,那起子奴才还不鼓动着主子大作排场呢。就算只是家宴,你们定了要采买的东西,这价钱怕也要变一变的。”

  谢莫忧立刻不悦,“这岂不是把我们当傻瓜?”

  宁姨娘只作寻常,道,“你心里明白这里面的勾当就好,现在又不是你管家,倘是这样的事,你不要出头儿,只管让她去料理吧。”

  谢莫忧笑,“我知道,我才不去做坏人。”下人是好得罪的么,倘真好得罪,就不会有奴大欺主的事了。

  宁姨娘勾唇一笑,摸摸女儿的发丝,赞许道,“就是这样,她不做坏人,哪里衬得出你的好儿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5章 教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