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分晓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天渐热,谢莫如就打算换个院子住了。

  前头已说过,甭看这杜鹃院里人声冷落,说宽敞是谢家的头一份儿,松柏院都不如它。整个杜鹃院,除了方氏住的正小院儿,还有三个小院,譬如现在谢莫如住的小院,因遍植紫藤,又被谢莫如称为紫藤小院。这紫藤小院,谢莫如是春天搬来的,冬天她不住这儿,秋冬她都是住秋菊小院儿。故而,暑日天热而紫藤花落,谢莫如便要再搬一次家了,夏天她住梧桐小院,那院里藤萝掩映,梧竹至清,最凉爽不过。

  张嬷嬷看着谢莫如长大,自然知晓她的习惯,早有准备,笑道,“我已命梧桐带人将梧桐院收拾出来了,要搬也容易,无非是箱笼细软,半日就能理好。”

  谢莫如笑,“也好,那今天就搬了吧。”

  于是,在谢柏过来杜鹃院时,就见谢莫如换了住所。谢柏见此院中两株梧桐如盖,遮出大片荫凉,沿墙遍植藤萝碧竹,满院绿意,暑意尽去,不禁道,“这院子正合夏天居住。”

  谢莫如起身相迎,笑,“二叔来了。”

  谢柏手里拿着个盒子,递给谢莫如,“不知道你搬了院子,这算是迁居之礼。”

  谢莫如接过,请谢柏一并在梧桐树下的竹桌畔坐了,一面问,“是什么?”

  谢柏接过静薇奉上的茶,笑,“打开来看看。”

  谢莫如打开盒子,见里头是一张竹雕的桌屏,只看一眼,谢莫如便赞,“这刀工真传神。”桌屏并不大,拢共也就一尺左右的宽度,却精巧的分了四折,雕的是一个汉初著名典故:鸿门宴。竹雕碍于材质,不算名贵之物,但此竹雕不同,虽是写意手法,寥寥几刀,已将种种剑拔弩张的情境展现的栩栩如生,有若亲临。

  谢莫如十分喜欢,取出来放竹桌上,笑问,“真是好东西,二叔打哪儿得来的?”

  谢柏笑,“我一位同窗,他书画是极好的,只是来帝都的时间不长,名声不显,这是他游戏之作,放文玩铺子里多日售卖不出。你瞧他这刀工,这功底,放眼帝都城,也是数一数二的,不要说寻常匠人,便是古今大家,也不遑多让。我一眼就瞧中,想着你定也喜欢,就要来给你赏玩。”

  谢莫如深觉不可思议,“这样好的东西,竟卖不出去?”

  谢柏想着谢莫如年岁小,对外头的事不甚知晓也是常情,便一笑解释道,“世人多是喜花开富贵,或是连年有余、蟾宫折桂之类的吉祥寓意,他刻一套鸿门宴,又是竹雕,不甚名贵,根本有人买,被铺子退了回去。要我说,赏玩的东西,那一老套的富贵吉祥真是看腻了。还不如这个,刀工精湛,故事也有趣。”

  “是啊。”谢莫如点头,来回把玩,爱不释手,“既是赏玩之物,原就不该拘泥于材质寓意。何况,历史典故,总能发人以深思。”

  谢莫如道谢,“多谢二叔想着,我很喜欢。”

  “可见我眼光还不错。”谢柏笑呷口茶,惬意道,“你这院子真好。”想着前几年偶听丫环闲话儿,说大姑娘张罗着大兴土木收拾院子什么的,不禁一笑,道,“主要是住这院子的人好。”谢莫如是他见过的最懂生活的人。

  谢莫如笑,“是二叔觉着我好。”

  谢柏挑眉,“要是有谁觉着莫如都不够好,那定是个瞎子。”

  谢莫如但笑不语,谢柏见她手边一卷书,伸手翻了几页,见是一本西蛮语的书,有些意外,道,“莫如你还懂西蛮语?”

  “以前看着书学过一些,也只能看懂大概,并不精通。”

  谢柏感叹,“莫如真是无书不读。”

  “天下这么多书,我也只看自己喜欢的。”谢莫如好奇的问,“二叔,外头是什么样的?像你说的文玩铺子,里头都卖什么?”

  “就是一些文房玩器,有些做工考究,有些是古物,也不一样,还兼卖书画。”又一想,“唉哟,你这么大了,还没出过门吧。”谢柏大手一挥,“明儿休沐,带你出去逛逛。”

  谢莫如想了想,她自己倒是挺想出门瞧瞧,不过也有为难之处,道,“不知道祖母会不会允准?”

  谢柏笑,“我替你去说。”

  “我的事,干嘛叫二叔替我说。”谢莫如道,“我去问问祖母就是。”

  谢柏看她一本正经的模样,笑道,“哪里,我带你出门,这是咱俩的事。”

  如此,谢莫如方道,“那二叔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一道去问问祖母。”

  谢柏真是服了谢莫如,你这矜持劲儿像谁啊?!谢柏也学谢莫如一本正经,“二叔现在就有空。”

  谢莫如望向谢柏,不解,“二叔笑什么?”

  摸脸,谢柏,“没笑啊。”

  谢莫如笃定,“肚子里笑了。”都不是头一遭了,总是偷笑。

  谢柏大笑,指指自己,“现在脸上也笑了。”

  谢莫如也很服了谢柏,她实在不明白她这二叔为何总无故大笑?问还不说,也不知总笑个甚!

  谢柏就是特别喜欢听谢莫如一本正经的说话,他又在人家这里吃了大半盘杨梅,牙酸掉满嘴,这才说,“走,咱们去你祖母那里瞧瞧。”

  谢莫如先命丫环捧上温水服侍谢柏洗手,道,“请二叔稍坐,我去换过衣裳就来。”

  谢莫如非但另换了衣裳,还重梳了发髻,此方带着丫环出来,那不急不徐的模样,谢柏都好奇了,问,“莫如,你不急么?”

  “急什么?”

  “不急着明儿个跟我一道出去玩儿么。”要是莫忧知道我带她出去玩儿,早坐不住了。当然,后头这一句,谢柏没说,他知道小姐妹两个不大对付。

  谢莫如微微侧头,“这不是就要去跟祖母说么,急什么,二叔很急么?”

  二叔不急,二叔快给你噎死了。

  谢莫如颇是善解人意地,“二叔不用急,咱们这就过去。”

  谢柏:……

  谢太太见小儿子与谢莫如一并过来,笑道,“你们怎么走一处去了。”

  谢莫忧上前见礼,谢柏笑,“莫忧也在,那正好。”复与谢太太道,“我刚去看莫如迁了新院子,说起话来,才晓得她长这么大连外头街上都没去过一次,明儿我休沐,左右无事,带莫如莫忧出去逛逛。咱家虽是大户人家,可也不好叫家里女孩儿真就大门不出了,靖江王家的郡主还时不时出门跑马呢,也没人说郡主不端庄。”

  谢太太笑,“你都定了,还问我做什么?”

  谢柏孝顺的给他娘剥了粒葡萄,笑,“我哪儿敢定,家里的事还不是娘你说了算。娘你点头,我就带她们去,不成就算了。”

  谢太太由儿子服侍着吃了葡萄,看向谢莫如,问,“莫如,你想去么?”

  谢莫如的面目表情实在看不出想来,她道,“没见过,想见见。倘是不妥,不去也没什么。”

  谢莫如这话,依旧不能叫谢太太喜欢,不过,谢太太并未如上次那般直接堵了谢莫如回去。谢莫如的性子,这次否了,她绝不会再开第二次口。谢太太却是有意同谢莫如缓和一下感情的,想着先前谢柏的生辰宴谢莫如办的不错,谢太太便笑,“这也好,你也大了,现今不比前朝,女孩子外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就与你二叔同去吧。带上婆子丫环,记得早些回来。”

  谢莫如应了声是,露出欢喜模样。

  谢太太暗叹,真费劲,怎么处都处不出那种自在亲热的感觉来。

  谢柏看谢莫忧嘟嘴的样子,笑哄她,“莫忧明儿一道去。”

  “我不去。”谢莫忧朝谢柏哼一声,皱皱鼻尖儿,挽着谢太太的胳膊撒娇,“明天我跟太太去看三老太太。”

  谢柏问,“怎么,三叔祖可是有事?”

  谢太太叹口气,“三太爷能有什么事,是三老太太娘家兄弟西宁关的宋大将军,听说不大好了,谴人送了信儿来。你三叔祖母娘家就这一个兄弟了,焉能不伤心,昨儿就病了,请了大夫,我过去瞧瞧她。”

  谢柏道,“我记得宋大将军上次来帝都陛见,丰神俊逸,常人所不及,这才几年,怎么就不大好了?”宋大将军虽说是三老太太的弟弟,却是幼弟,年岁与谢驽同龄,正当盛年。

  “唉,你父亲说,宋大将军已经抱病给朝廷上了折子,让朝中另选良将,接替他的职位。”谢太太年岁也有了,听到这些事总是不甚开怀的,道,“宋家也没什么人了,宋大将军膝下只一个弱女,想是要托给你姑祖母照看。”

  谢太太又叹,“正当壮年哪。”

  谢柏劝道,“寿数天注定,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到时把孩子接来好生看顾,宋将军也能心安。”

  “是啊。”

  谢柏道,“要不明日我随母亲一并过去。”

  “你叔祖母是心里伤感,去一堆人,又吵着她休养。我带着莫忧过去就行了。”

  “也好。只是宋大将军那边特意谴人送了信儿,还是叫骥堂兄赶快起身去西宁关一趟,倘宋大将军能好转,再好不过。不然,大将军这般病着,宋姑娘一个女孩子,如何支撑呢。”

  “我也这么想。”

  谢莫如端坐着听谢太太与谢柏说话,她今日方知三老太太原来有这样硬气的娘家背景,难怪谢太太对三老太太一向客气,看来不只是亲婶子原因。谢莫如不了解宋家,更不大了解宋大将军,再加上她性子偏淡,故此,并不像谢太太谢柏母子一般感慨。她只是静静的听着,直待天时不早,起身道,“母亲还等我回去一道用饭,祖母,我先回去了。”

  谢太太笑,“我正说,今天你祖父大约是回来不早,咱们先一道用晚饭呢。”

  谢莫如笑,“祖父既没有特意打发人回来说要晚些回家,想来虽稍迟却不会太晚,祖母略待片刻,想来祖父也就到家了。祖父辛劳这一旬日方有一日休沐,今日该好生歇息。祖母若喜欢我过来相陪,我明日再来是一样。”

  谢太太硬给谢莫如感动了一下子,想着谢莫如今日是真高兴,不然断不能说出这般体贴的话来。谢太太笑,“这也好。”

  谢柏道,“那我也就回了,娘有好汤,给我送一份儿就成。”

  谢太太笑弯了眼,嗔,“什么都少不了你的。”

  谢柏便与谢莫如相伴告退,谢柏先送谢莫如去杜鹃院,提醒谢莫如明日出门穿得简单些,丫环婆子亦不必多带,四个足矣。谢莫如静静的听谢柏说完,于杜鹃院外驻足,道,“怕是去不成。”

  谢柏立刻明白谢莫如话中意,笑道,“你想得多了,三老太太又不是大病,有你祖母过去看看就行了。”再者,他娘要是想让他一道去看三老太太,刚刚肯定就应了他。

  落日的光落在谢莫如的眼中,谢莫如一笑,眼尾斜飞向上,竟有些光华潋滟的意味,她道,“明日便见分晓。”

  第二日晨间,晚辈俱去松柏院请安。谢太太既说去瞧三老太太的身子,这是亲婶子,谢尚书道,“多带些滋补物什。”

  谢太太笑,“哪里还用你说。”

  谢松道,“我服侍母亲过去。”

  谢太太笑,“这才几步路的事儿,哪里还用你,在家歇着吧。这是探病,我带着莫忧去就行了。”

  谢松坚持,“儿子不在家没法子,既在家,自当服侍母亲。”说着便道,“莫如,你在家可有事?倘无事,就跟你祖母一道过去。你是长女,该为弟妹表率。”

  谢莫如道一声,“是。”

  谢莫如没啥,倒是宁姨娘不禁瞧向丈夫,谢松见爱妾眼中写满焦虑,便对谢莫如道,“我听你姨娘说你原是要跟你二叔去文玩铺子的,那铺子什么时候去不得,如今只你妹妹随你祖母过去,倘有人问起你来,这不大好。”想想这个长女素来寡淡,难得听说她有什么兴致,这次定是真想去文玩铺子的,遂道,“那什么铺子,下次我带你去也一样,或是你要什么,我买回来给你。”

  宁姨娘真想去撞墙,她昨天明明是这样劝丈夫的,“你送母亲过去,便别强求莫如了,她都跟二叔说好了。再者,三老太太病的也不重,又是探病,咱们忽啦啦去一屋子人,倒扰了三老太太的清静。这病人哪,就得清清静静的养着。”

  当时谢松倒没说啥,谁晓得今日……

  谢松完全是为长女考虑,他说的,就是他想的。的确是这样,谢莫如是嫡长女,有什么事,自然是她打头儿。至于逛什么文玩铺子,等有空在去呗。他倒是没想过宁姨娘,宁姨娘怎么了,这是位贤妾,自来对长女多多照顾,从未说过长女一个不字,宁姨娘当然也是盼着长女好的。谢松明白,许多话,宁姨娘不好说,他毕竟是做亲爹的,就给闺女提个醒儿呗。

  谢松一席话合情合理,谢柏也说不出半个字的不是啊。他只是瞧了宁姨娘谢莫忧母女一眼,一瞬时又移开了视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7章 分晓》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