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一次性解决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去三老太太府上,不必说,那经历也是不大愉悦的。

  三老太太并没有什么大病,她老人家年长娘家兄弟二十岁,是出嫁后,继母才给她爹添的老来子。姐弟两个不一个娘不说,三太太远嫁帝都,与这个弟弟见面也有限的很,可这些年,娘家兄弟有本事不说,更是年年都打发人过来问候,给她这位老姐姐送东送西的,三老太太知道,娘家兄弟心里是有她这个姐姐的。何况在漫长的父权夫权的年代,娘家对女人都有着极其特别的存在意义。一想到这样的好兄弟年纪轻轻便病体支离,膝下亦只一弱女,三老太太心里伤感,身子略有不爽。如今见着谢太太过来,刚想同谢太太诉一诉心下苦处,抬眼正瞧见谢莫如安安稳稳的站于谢太太身畔,当下便眉间上火,问,“你怎么来了?”

  谢莫如实在不想与三老太太多言,不过,她的定力绝对胜三老太太百倍,她依旧带着一种诚挚口吻道,“听闻三老太太身体不适,奉家父之命来探望三老太太,愿您老人家如意安康。”

  三老太太娘家兄弟要死,正是心下不痛快的时候,此刻见着让自己不痛快的人,顿时更添三分不悦,哪怕谢莫如觉的自己诚挚非常,三老太太看来却似毒箭入骨,咬牙道,“你不来,我就如意安康了!”

  三老太太发飙更胜以往,连谢环谢珮谢琪都给吓了一跳,唯谢莫忧低头掩去神色,谢莫如的神情冷清浅淡,她的眼睛在三老太太面儿上一掠,遂对谢太太道,“既如此,太太,我就先回吧。”

  谢太太其实也不大痛快了,谢莫如好歹是跟着她过来的,三老太太这是什么意思?哪怕有些旧事不愉,到底也与谢莫如无干。只是,她这来探病的,倒不好赌这口气,谢莫如既然主动退了一步,谢太太便道,“也好,先让你父亲送你回去吧。”

  好在谢驽之妻李氏尚算机敏,连忙过去挽住谢莫如的手,柔声和气的哄她道,“莫如跟我来这边儿吃果子吧。”拉着谢莫如往外走。其实李氏更希望谢莫忧一并过来哄一哄谢莫如,奈何谢莫忧已在三老太太身畔柔声细语的说话,根本没留意李氏的眼色。倒是谢环年纪最长,见母亲神色如此,人也机伶,一拉妹妹谢珮的手,两人连带谢琪都跟着往外走,谢莫忧也只好跟上来。

  谢莫如走到门口就听三老太太与谢太太道,“方家那等谋逆大罪,让她在家安安静静的便罢了,还带她出来做甚。”

  谢莫如脚下一滞,李氏手下用力,想拉谢莫如快走,谢莫如仿佛脚下生根,她看向李氏拽自己的手腕的手,提醒李氏,“大太太,你拉疼我了。”真是多谢三老太太神来之笔,她马上就能走了。

  李氏连忙松手,干笑,“看我,一时没留心,疼了吧,我瞧瞧。”

  谢莫如不愿与这人做出些假模假样的假亲热来,理了下袖口,正避开李氏再伸来的手,道,“不必了,请大太太着人去通知家父,我就回家了。”

  李氏含笑哄她,“老太太是病的沉了,莫如你素来懂事,莫要计较这些小事。你姐妹们都等着跟你说话儿呢,我那里有好果子。”

  谢莫如客气地,“不了。”吩咐静薇,“你去前头问一声,让父亲安排车马送我回去。”

  李氏一个眼色,身边儿的大丫头已挽住静薇的手,笑,“好妹妹,主子不痛快,咱们该劝着才是,哪儿能把主子的气话当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谢莫如不喜这些腻腻歪歪和稀泥的事,她脸上一冷,问,“大太太,你这是要看管我,还是要看管我的丫环?”

  她脸一冷,李氏必竟是与谢太太一辈的,又有女儿侄女的在一畔看着,顿时脸色也不好看了,掩口道,“看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我不过是好意请你过去吃果子,你倒给我脸色看。早就听说你这孩子有些糊涂,以往我还不信,如今才是见着真的了。”

  谢莫如打量着李氏,“我糊不糊涂,家父家母家祖父家祖母尚在,就不劳大太太评判了!”紫藤两步过去,一把推开拉着静薇的那丫头,两人扶着谢莫如走了。

  谢松正在前头与三太爷谢驽父子说话,就见谢莫如进来了,谢松吓一跳,问,“你怎么来了?”

  谢莫如喜用证据说话,“静薇,你同父亲说。”

  静薇立刻将谢莫如与三老太太的对话惟妙惟肖的学了一遍,三太爷与谢驽顿时面生尴尬,谢松看向这父子二人,不解,“这是怎么了?”又问谢莫如,“你以前是不是得罪过三老太太?”

  谢莫如道,“我也想问,是不是以前得罪过三老太太?”

  谢驽忙道,“唉,母亲这几日病的昏沉,糊里糊涂的,昨儿我去看她,连我也骂了,莫如你莫要放在心上啊。”

  病人么,又是长辈,一句糊涂便能轻松揭过。只是,此等天赐良机,谢莫如却是不肯放过,她望向谢驽,“三老太太还与祖母说,‘方家那等谋逆大罪,让她在家安安静静的便罢了,还带她出来做甚。’,堂叔祖,三老太太这是在说我吗?”

  谢松这回真是变了颜色,问三太爷,“三叔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三太爷立刻吩咐长子,“去你母亲那里瞧瞧,如何说出这等胡话来!便是些许旧事,与咱们谢家是不相干的。”

  谢驽抬脚便要走,谢莫如道,“既然堂叔祖要过去,我便再托堂叔祖一事,刚刚我要过来找父亲,贵府大太太硬要我去她那里吃果子,大太太盛情,我却是不敢过去。即便我年纪小些,也没见过贵府大太太这样请人的。”谢莫如说着伸出手腕,一圈青紫,谢驽脸上涨的通红,谢莫如道,“幸而忠仆相护,不然岂不陷堂叔祖于不义。”

  谢驽脸上更添尴尬,低声道,“这个没轻重的。”亲娘病了,年岁也有了,说一句糊涂,尚书府不好计较。可媳妇这个,真是——

  谢莫如理一理袖口,转脸对谢松道,“父亲着人送我回去吧。”

  谢松也不想多坐了,与三太爷道,“三叔祖,我们这就回了。”着小厮去里头问一声,请谢太太一并回府去。

  三太爷忙道,“这老婆子,真是病的疯魔了。”

  谢松看向谢莫如,谢莫如平静一如往常,谢松起身,正色道,“莫如姓谢,她是我的嫡长女。嫡系嫡长,同一辈的女孩子,倘莫如都不能见人,那置她的同族姐妹于何地。她是我的长女,带着妹妹陪祖母过来探望三叔祖母,其言其行并未有任何不妥。三叔祖既然说三叔祖母病沉了,我不计较,但,以后不论谁再这样说,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三叔祖恕我也是做父亲的,将心比心,自能明白做父亲的心思。驽堂叔,据我所知,堂婶素有贤妻良母的名声,两位小堂妹比莫如尚且年长,堂婶这做亲娘的,是不是平日也对两位堂妹如此没轻重。倘是如此,就是我误会堂婶了。”谢松这一席话,三太爷谢驽父子的脸面一扫而光。

  三太爷年岁不算太老,却是家族中辈份最尊者,平日里他的尚书侄儿也很给他这位小叔面子,这许多年了,三太爷头一遭颜面无光。

  待谢太太谢莫忧出来,谢松便带着母亲女儿告辞回府了。

  谢松面沉如水,回家先叫了谢莫如去书房说话,秉退左右,谢松问,“三老太太早就这样嫌你?”

  谢莫如道,“见了我常说我怎么还在。要不就是哼两声。”

  谢松气的一拍桌子,道,“你怎么不早说?”

  谢莫如道,“我以为父亲知道。”宁姨娘难道没说过,不,宁姨娘肯定说过,只不过,怕是她说话的口气有问题,让您忽略了吧。

  “我怎么——”谢松一时哑口,他倒是听宁姨娘说过,三太太似乎不大喜欢莫如的样子。谢松以为也就是三太太待谢莫如不似待谢莫忧那般亲切呢,却没想到……

  谢莫如逆光而坐,书房的光线毕竟不如室外,以至于她的瞳仁格外幽深,有一种特别的洞悉,仿佛看透了谢松心内所想。

  谢松最终道,“以后再有这种事,你就与我说,我平日要忙衙门的事,在家的时间少,却也不会看你白白受这种欺负。”

  谢松又安慰长女几句,“三老太太素来糊里糊涂,你不要理会,她今后不敢再胡说八道!”

  谢莫如安静倾听,她完全没有受委屈或是不悦的神色,而是一种很特别的淡然,仿佛这世间万物并不在她的心上。

  这种姿势神态,总能让谢松忆及故人,他道,“莫如,你是我的嫡长女。”

  “我知道。”这就是血缘的牵绊,这个男人不见得多喜欢她,但他们之间有这种骨与血的牵绊。有人打她的脸,这个男人就会不舒服。哪怕不为她,他也要为自己找回脸面的。

  谢松忽就心生倦怠,道,“去吧,好好歇着,我命人去请大夫了。”

  谢莫如回到杜鹃院,张嬷嬷还奇怪呢,不是去三太爷府上了么,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看自家姑娘面色尚好,张嬷嬷便未急着问,先服侍着谢莫如换了家常衣裳。

  谢莫如衣裳还没换好,谢柏就过来了,静薇连忙请谢柏去书房坐。

  是的,谢莫如也是有书房的。她不仅是有一个书房,因她春夏秋冬按季节换着院子住,所以,她每个院子都有书房。

  所以说,精神上不论,物质上,谢莫如真没受过什么委屈。

  谢柏问静薇,“你不是跟莫如去的三老太太府上,出什么事了,我看母亲面色不大好看。”

  这事原也不是什么秘密,问她的人是谢柏,静薇端来香茶,便一五一十的说了,“二爷评评这个理,我们姑娘可是好意过去,姑娘刚到三老太太屋里,一句话没说,三老太太便这样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谢莫如一声笑,已是换好衣裳过来书房,道,“好了,你倒告起状来。下去吧。”打发静薇去了。

  谢柏道,“听说母亲回来了,我还说怎么回的这般快,三老太太魔怔了不成,怎地这般失礼?”

  谢莫如不以为意,“她自来如此,倒不足为奇。”

  谢柏谢松不愧是亲兄弟,都是一个反应,“自来如此?难不成早便这样说话?”

  谢莫如自己倒了盏茶,轻声道,“好在以后大概不用再多打交道,或者,即便打交道她们也愿意虚情假义一些。”

  虚情假义不算什么不好的事,让人觉着不大舒服的是那种赤\裸裸鄙夷厌恶,尤其是这种表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面对面直接针对于你,躲都躲不开,装听不见看不见,又不真就是聋子瞎子,幸而天赐良机,一次性解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8章 一次性解决》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