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祸根已生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婆子在一畔挑着灯笼,谢莫如站在园子里,向方氏的小正院望去,见已熄了灯,紧一紧身上披风,扶着梧桐的手回了自己的梧桐小院。

  张嬷嬷见自家姑娘回来,忙上前服侍谢莫如换衣裳,谢莫如问,“今天院里可有事?”

  “没什么事,就是刚刚牡丹院着人来问姑娘回来没?紫藤回来后,我就打发小丫环过去说了一声,那边也没说什么。”张嬷嬷年纪不算老,眼睛却有些花了,晚上精细活儿不大方便,服侍着自家姑娘换好衣裳,静薇给谢莫如去了头上首饰,将头发散开梳理整齐,挽了个简单的慵妆髻道,谢莫如点点头,又问,“母亲可好?午饭晚饭用的什么?”

  张嬷嬷一一答了。谢莫如换了家常衣衫,张嬷嬷道,“厨下预备了宵夜,姑娘要不要用些?”

  “在祖母那里吃了,倒还不饿。”

  张嬷嬷笑,“我早叫她们备好了热水,出去这一日,姑娘定累了,要不要沐浴。”

  谢莫如笑,“也好。”她自来习惯一天两个澡,又吩咐静薇,“给我预备好笔墨。”

  沐浴后,谢莫如罕见的夜里伏案用功,待将今日文休法师说的记录下来,谢莫如方上床休息。

  倒是第二日在松柏院请安时,谢莫忧问,“大姐姐昨天同二叔去哪儿了?”

  谢莫如淡淡,“没去哪儿。”

  宁姨娘笑嗔女儿,“这是怎么跟你大姐姐说话的。”

  谢莫忧捏粒葡萄,细心的剥去皮,喂谢太太吃了,翘着嘴巴同谢太太撒娇,“好几回二叔都只带大姐姐出去玩儿,我也不常出门啊。二叔和大姐姐也不说叫上我,我也想去嘛。”

  谢太太吃了葡萄,笑,“你又说这刁话,上次是你自己不去,昨儿个是去城外,以前你不总嫌坐车累么?”

  谢莫忧立刻道,“我不嫌累啦。”

  谢太太直笑,“等哪天咱们去庙里烧香,你跟你大姐姐都去,好不好?”

  谢莫忧自然称好。

  “好了,别闹你祖母了。”宁姨娘捧茶道,“太太,该是预备做秋衫的时候了,要是没别的事,明儿我叫绣针坊的裁缝过来。”

  如今正是暑日,离秋天还远,不过,这些大衣裳都是要提前一两个月的。家里也有针线上人,做些简单小件罢了,精工细作还得交给专业人士。宁姨娘负责这事,自然提前准备。

  谢太太点头,“嗯,让她来吧。”又对谢莫如谢莫忧道,“到时喜欢什么样式,只管与裁缝娘子说。”

  两人都应了,又说了会儿话,便到了上课的时辰,辞了谢太太,姐妹两个一并去了华章堂上课。

  待中午回了杜鹃院,又有丫环素馨过来请谢莫如去松柏院用饭,近些天来,谢太太总喜欢叫她一道用饭,谢莫如也没说什么,刚换好的家常衫子又重换成一套外出的轻紫暗纹纱衣,交待张嬷嬷道,“嬷嬷服侍着母亲用午饭吧,近来天热,跟小厨房说备些银耳羹解暑。”

  张嬷嬷应了,让静薇紫藤两个服侍着自家姑娘出门。见谢莫如面色淡淡,悄捏一下她的手,去都去了,可别摆脸色给太太看,她家姑娘能熬出头多么不易。

  张嬷嬷也不知道她家姑娘有没有明白她的暗示,满是不放心的目送自家姑娘出了大门,又交待守门婆子两句,方带着小丫环张罗起方氏的午饭来。

  谢莫如到时,松柏院喜气盈盈。宁姨娘谢莫忧母女也在,谢莫如请了安,谢太太笑,“坐吧。中午清静,他们当差的当差,上学的上学,都不在家里用饭,咱们娘们儿正好一起,也热闹。”

  谢莫忧笑,“我问过素蓝姐姐了,今天有活炝雪晶虾。”

  “多大个人,还这样贪嘴。”谢太太笑。

  谢莫忧眉眼弯弯,一片天真灿烂,“这不是有喜事么,一有喜事,我就忍不住高兴。”

  素蓝端上茶来,谢莫如接了,静静的呷一口,只听着屋里莺声燕语的说喜事,至于什么喜事,大家都不明说,仿佛就等着谢莫如问了,偏生谢莫如请过安后只管径自品着香茗,一字不言。

  谢太太一笑,不在听谢莫忧撒娇,转而道,“过几日宁家定要请客的,莫如莫忧都与我一道去。”她虽这样说,却想着,莫如该不愿意去的。只是既然出门,没有只带谢莫忧的理,谢莫如愿不愿意去,都随她吧。

  哦,原来是宁家的喜事。谢莫如有些明白了,淡淡道,“我正想抽空整理昨天文休法师讲的东西,太太,我就不去了。”

  谢太太并未勉强,“也好。文休大师是得道高僧,能得大师教诲,好好参悟。”

  谢莫忧嘴唇动了动,也没说啥。倒是站在谢莫忧身后的陈嬷嬷不甘寂寞,喜气盈腮的对谢莫如道,“大姑娘怎么不去,又不是外处,是亲家老爷升官儿了!”

  素蓝一听这话,眼睛都瞪圆了,看向陈嬷嬷,深觉不可思议:如今竟还有人敢在大姑娘面前说这等没天日的话!

  唉哟,今天真乃黄道吉日,她听到宁家升迁时,便知宁姨娘会按捺不住,倒不晓得有这般善解人意的奴才给她递上这现成的刀柄。天赐不予,反受其咎。谢莫如淡淡看陈嬷嬷一眼,问,“听说方家没人了,怎么,我外公还在世?”

  此时,宁姨娘还不知事态严重,她喝斥陈嬷嬷,“好多嘴的奴才!还不给我下去!”

  陈嬷嬷绝对是个忠心为主的奴婢,她一片忠心,活了这把年纪,自然知道这话会大大得罪了谢莫如,只是,如今亲家老爷官儿越做越大,自家奶奶、姑娘也应该立起来了吧!再未料得她这狂言未得主子称赞不说,反而被撵,顿时臊的脸上通红,火辣辣的说不出话。还是宁姨娘身边儿的丫环蕙春推了她一把,拉着跌跌撞撞的陈嬷嬷下去了。

  陈嬷嬷是谢莫忧的奶娘,谢莫忧忙与谢莫如说好话,“大姐姐,你别与这等没见识的婆子一般计较,她可知道什么呢。大姐姐与她计较,白低了姐姐的身份。”

  谢莫如只看谢莫忧一眼,一言未发。

  谢太太面若寒霜,一掌击在案上,斥谢莫忧,“这是什么糊涂话?这样无法无天的奴才,主子还不能计较了!计较便是低了身份?我告诉你,不计较你才是没了身份!”

  谢太太直接道,“素蓝,立刻给我远远打发了她,再不准进府!”

  素蓝领命,谢太太怒气难平,见谢莫如八风不动的模样,问她,“莫如,你看如何?”既然陈嬷嬷大大得罪了谢莫如,这处置自然要谢莫如满意方好。

  谢莫如搁下茶盏,道,“这婆子既是二妹妹的奶嬷嬷,想是积年老家人,又有服侍二妹妹的功劳,处置太过,二妹妹的面子怕是过不去的。只放她一人出府,她这把年纪,岂不分离人家骨肉,倒不如开恩放他们一家出府,让陈家在外头自由自在的生活吧,做良民比做奴婢强。倘二妹妹或有不忍之处,府里罚了,你再赏她些,亦能收拢其心,这一家子忠心的奴才焉能不效死力。”

  谢莫忧泪流满面,泣道,“大姐姐这样说,定是疑我了。”

  谢莫如一动不动的望着谢莫忧,直看到谢莫忧脸上有些不自在,方道,“你真是半点不明白。”她有什么可疑谢莫忧的,谢莫忧这心思,她早便明白。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许多人总喜欢将时间浪费在这些无意义的事中,谢莫如起身道,“太太,我先回了。”

  谢莫如回到杜鹃院时,方氏已经开始用饭了。因方氏不用早饭,故而,杜鹃院的午饭向来要早一些。

  张嬷嬷见自家姑娘回来,不禁大为吃惊,暗道,莫非姑娘得罪了太太,不然这会儿怎么回来了?不过,张嬷嬷有个好处,她不是乍呼人,哪怕担忧的了不得,仍是一脸笑容迎上前,“姑娘回来的正好,快洗手一并用吧。姑娘不在,奶奶一人用饭也没滋味儿。今儿早上我就吩咐厨房预备昨儿姑娘说的素粉皮。姑娘尝尝,跟庙里的一样不?”

  谢莫如洗过手,丫环添了碗筷,她坐下道,“祖母那里乱遭遭的,二妹妹被祖母喝斥,我在那里二妹妹面儿上怕过不去,就先回来了。”

  一听是谢莫忧倒霉,张嬷嬷立刻放了心,笑着给自家姑娘布菜。昨日在西山寺吃的素斋,有一道素粉皮,味道委实不错,谢莫如回来告诉张嬷嬷,让厨房学着做一做。

  杜鹃院的粉皮一般是配了鸡丝来吃,正是暑天的菜,盘中粉皮晶莹透明,洒了一层炸的酥脆的面筋末,谢莫如细尝,滑润细嫩一如往夕,只是味道与庙里的仍是不同。谢莫如道,“还是差一些,说不出差在哪儿,等下次再去,我叫庙里多做一份带回来给厨子尝一尝,兴许就能学会了。”

  张嬷嬷笑,“这做菜,各有各的秘方呢。”

  “嬷嬷说的是。”

  谢莫如中午看了会儿书,下午去华章堂上课没看到谢莫忧,纪先生问了一句,谢莫如道,“二妹妹大概有事吧。”纪先生便也不问了,给谢莫如一人上课。

  别看牡丹院对杜鹃院关切备致,谢莫如对牡丹院素不关心。故而,宁姨娘与谢莫忧哭回牡丹院的事,谢莫如亦一无所知。倒是谢松落衙回家,先受了谢太太一通斥责,“当初你非要她进门,我有没有与你二人说过,想进门儿,可以!但这辈子只能是妾室!当初,你们是怎么应我的?言犹在耳,今天莫忧的嬷嬷当着莫如的面儿便说宁家老爷是亲家老爷?你平日有没有约束好她!”

  谢松尚不知原由,不过,这是亲娘,骂也就骂了,待亲娘骂舒坦了。谢松亲自奉了茶才问,“母亲这是怎么了?要是有气,再骂儿子一顿也使得,只是母亲别气坏了身子。”

  谢太太骂儿子,当然是秉退了丫环,气了好半日,谢太太吃了口茶,将今日之事与谢松说了。谢松道,“就是个糊涂奴才,打发了就是。”

  谢太太冷笑,“要不是平日便有这个心,怕奴才不至于糊涂到如此地步!”

  谢松劝道,“母亲想多了,宁氏素来柔顺。”

  “宁大人升了国子监祭酒兼詹事府詹事,她这心,也大了。”谢太太淡淡道,“如果当初的话,她忘了,你再提醒她一回吧。”

  谢松忙道,“母亲放心,我一定好生说她。”

  谢太太又道,“莫如她娘身子不好,这些年懒怠见人,你身边只有一个服侍的,不大妥当。你虽不是贪欢的性子,身边儿总该有个明白人。”

  “母亲,真不用,我好生教导宁氏,您放心,她日后断不会如此疏忽的。”谢松道。

  谢太太轻叹,“我难道是愿意给儿子身边塞人的母亲?倘她真懂事,我只有盼着我儿子好的。阿松,莫如渐渐长大了,她才是你的嫡女。宁氏既有这个心,我不得不防。这内宅,跟你们做官一个道理,除了正房正室,哪个妾能一头独大?莫如她娘不耐烦出来,这些年宁氏瞧着柔顺,我一时疏忽,养大了她的心。她要觉着给你做妾委屈,放她出府另嫁人为正室也好,不然,心比天高,她在咱们府上做小伏低也难受。但,我在一日,便不断不会为她一个,叫家里乱了嫡庶尊卑。”

  谢松在亲娘这里吃了顿排头,回去难免责怪宁氏,宁氏已流了半日眼泪,眼睛都肿成个桃儿了,见她这样,谢松叹,“好了,你也莫哭,以后谨言慎行吧。”

  宁氏泣道,“我倘有半点儿不敬之心,天打雷霹。”

  谢松道,“不是说这个,你别的时候都好好的,正赶上宁大人一升官,就出这档子事儿,倒显着跟故意似的。”

  这话,真比刀子还尖啊,捅得宁氏痛不可当。宁氏痛哭,“我恨不能把心剜出来,大爷就知我是不是清白的了!”她自己都恨死陈嬷嬷了,大好局面,积年隐忍,就给陈嬷嬷毁于一旦。

  谢松只好劝完老娘劝姨娘,宁姨娘这一哭,先时还是娇声婉啼,今日哭的实在狠了,发丝篷乱,眼若烂桃,实在没了往日美态。她为谢松生了三子一女,尽管颇重保养,此时亦难免显出一丝年华逝去的痕迹。谢松一叹,抚住爱妾脊背。

  谢太太心里的不痛快在发作完牡丹院这几口子后,也稍稍消气了些,在见着次子的时候,不忘说一句,“去瞧瞧莫如吧。”

  谢柏挑眉,“好端端的,母亲怎么叫我去瞧莫如,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兴去了?咱们家,她与你最好。”谢太太轻揉眉心,不欲多言,“去吧。”牡丹院野心勃勃,可杜鹃院难道是好相与的。不要说方氏动不得,谢莫如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唉,谢莫如非但不省油,她还一天天的在发光发亮,叫人想忽视都难。

  谢柏先回自己院里换下官服,问了大丫环墨菊,才知道松柏院的事儿。谢柏皱眉,他不好说大哥房里人的不是,可那不懂事的婆子,总不会平白无故说出那等没尊卑的话来!

  问清原由,谢柏方去了杜鹃院。谢柏与谢莫如坐在院中梧桐树下,道,“你祖母不放心你,忙叫我来看看,怕你把事存在心里不痛快。”

  谢莫如道,“这有什么不痛快的?我早知道。”

  谢柏道,“莫如,你别多想,嫡庶是早定的,没人能改。”

  谢莫如笑一笑,二叔真的是在宽慰她,向她保证,她的地位不会改变。她岂能不知道,要是宁姨娘能扶正,等不到这会儿。再者,宁姨娘与莫忧的那些想头儿,她早便知晓。

  二叔觉着事在嫡庶,不,这是祸根。

  祸根已生。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7章 祸根已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