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暴雨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柏虽说奉母命来安慰谢莫如,不过,谢莫如神经强大,显然并未放在心上。谢柏心说,嫡长女当如是。

  这并不是说遇事不计较就是好,谢莫如也没有不计较,实际上,谢莫如抓住陈嬷嬷的错漏,直接将宁氏母女灭成渣渣。谢柏是觉着,谢莫如未将此事放在心上,性子豁达,值得称道。

  会有这种看法当然是有原因的,因谢柏素来认为,事情过了便过了,太纠结于小事的人,往往心胸狭隘。谢莫如能放开,再好不过。

  谢莫如的确没将宁氏母女放在心上,谢太太还年轻,宁姨娘顺风顺水时都没能将杜鹃院如何,何况经此事,宁姨娘管家的事都悬。挽回在谢太太面前的地位都来不及,那么,起码在一定时间内,宁氏会安静一段时间。两相对比,谢莫如还是喜欢以前宁姨娘苦苦忍耐,假做贤良的模样。那时多好,哪怕是装的,宁姨娘也比现在讨喜的多。

  宁氏母女不足为虑,谢莫如关心的另有他事,她问,“二叔,宁家什么样?”

  “啊?宁家?”谢柏有些讶意,道,“怎么想起问他家了?”

  今天极是闷热,傍晚的小院儿没有一丝风,亦不闻蝉鸣,天空是一种惨淡的灰,只有头上阔大的梧桐叶遮出微微荫凉,谢莫如轻轻搅动面前的凉碗,有些漫不经心,“姨娘毕竟是宁家嫡女,发生这样的事,宁太太还在,没有不担心闺女的理,倘我是宁太太,也要过来赔礼顺带给闺女撑腰的。再往深里想,倘宁太太能放下身段,难免要跟我说几句好话,我不好对宁家一无所知。”

  谢莫如说的坦坦荡荡,谢柏却是四下瞧一眼,见未有丫环近前,方道,“她毕竟是你父亲的妾室,我不好多说。”

  谢莫如挑眉微笑,嗯,不好多说,可是,二叔你已经做出了选择,不是么?果然,谢柏无奈一笑,“莫如你是我侄女,唉,家里也没人与你说这个,你既然问了,知道一些不是坏事。”

  谢柏能在弱冠之年夺得探花之位,除了过人天分,还要有十几年的苦读,关键,读了十几年的书,谢二叔还没读成个呆子,那么,可见谢二叔就绝对不是个呆子了。谢二叔已经意识到,谢莫如的话是有道理的。虽然谢二叔觉着内宅之事实属小事,但,谢宁两家渊源甚深,他父亲官居正二品刑部尚书,不要说宁姨娘在谢家为妾,单看他父亲在朝中官职,宁家倘知此事,便不可能装聋作哑任两家疏远。哪怕作戏,也得把戏做全,这是一个为官几十载官员起码的素质。

  那么,莫如的判断是准确的。

  谢莫如直截了当的问他宁家的事,要知道,谢莫如可是从来不说笑的,她说想知道这个,就是希望你如实告诉她。他当然也可以不说,谢莫如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只是,抛开叔侄情分不提,他为什么要为一个愚蠢的兄长的妾室,而拒绝谢莫如呢?谢莫忧当然也是他侄女,事实上,以往谢柏真的更喜欢活泼的谢莫忧一些。但,那是在与谢莫如相熟以前了。谢莫忧是他的侄女不假,谢芝谢兰谢玉也是他的侄子,哪怕有宁老爷已经官居国子监祭酒兼詹事府詹事,他依旧不准备选择牡丹院。

  探花不是随随便便考出来的,谢二叔同样善于判断,而且,他不是苟且的会活稀泥想着两面讨好的人。既然谢莫如问了,谢二叔便细致而详细的同谢莫如讲述了谢宁两家的渊源,“这个说来就话长了,许多事我也是听人说起的,不一定都对,不过应该比外头那些胡说八道的要准确一些。”

  “事得从你祖父与宁老爷一并中了金榜说起,那一界春闱榜单也说得上是风云榜,如今在朝多位大人都是那一榜出身。你祖父是那一界的榜眼,宁老爷居探花之位,他俩人非但是同年金榜,恰巧还是同龄,也是我这样的年岁,春风得意,可想而知。”谢二叔心下算了算,道,“二十八年前,我还没出生。不过,那会儿你祖父与宁老爷已是相交莫逆,互为知己,咱们两家从那会儿就是通家之好了。”

  谢二叔叹口气,“二十八年前,还有一件大事,那一年八月,太\祖皇帝驾崩,当今登基。你不大知道外头的事,今年登基时年方五岁。你读书读的多,也能知道主少国疑的道理。何况彼时不过天下方定,百废待兴,朝廷总得有个做主的人。那时的事,我多是听来的,太/祖皇帝只当今一子,当今未降生前,太/祖少弟靖江王与太\祖堂侄晋王一直住在宫里,晋王年岁小,与今上相仿,不过是给今上做个玩伴。而靖江王较今上年长十岁,我想着,□□无嗣时,多少总有把靖江王视为皇储之意。后来,当今降生,靖江王便离宫建府。彼时,程太后尚在。太/祖病重时,靖江王已经十八岁,长大成人,更兼他曾自幼养在宫里,听说朝中颇有几分不太平。不过,今上毕竟是太\祖唯一龙子,而靖江王,与太\祖乃是同母异父,既有正统血脉,再怎样也轮不到靖江王。太\祖将胞妹指婚方家,待太/祖过身,便是程太后掌政,再过三年,程太后崩逝。太后丧仪百日后,宁平大长公主即刻谴靖江王就藩。”

  “我虽未经那段岁月,但想来朝廷虽有震荡,不过也还算太平。掌政之人,功过自有后人说。那期间,你祖父官至翰林侍讲,专为今上讲授史书。而宁老爷,官至都察院监察御史,后来,宁老爷因贪贿被流放岭南,这原应是一家人同去的,可在临走前宁氏突发急病,真要一起上路怕是性命难保,还是你祖父上书说情,宁氏才暂且留了下来。再后来就是今上亲政,赐婚大哥大嫂。大长公主在你还未出世前就过世了。宁氏,唉,宁氏,她当初被留在帝都,应该有十三岁了。你祖父原是尽朋友之义,让你祖母照顾她。后头的事,我不便多说。”谢柏叹口气。

  谢莫如明白,宁氏自甘为妾令谢家难堪。原是照顾朋友之女,最仁义不过的事,结果把朋友之女照顾成儿子小妾了,让别人怎么想谢家!

  谢莫如道,“我听说宁家世代这宦。”

  “对,祖上就是当官的,宁老爷的父亲还曾是前朝太傅来着。不过,那会儿天下也不太平。前朝末帝昏庸,宁家老太爷早便辞官归乡了,后来太\祖皇帝平定天下,宁家有献城之功。待太/祖登基,尚未来得及封赏,宁家老太爷就过逝了。”这就是官宦子弟的家庭教育了,谢柏随手拈来,侃侃而谈。

  谢莫如道,“那么宁家家境尚可,宁老爷贪了多少银钱,以至于发配流放?”

  谢柏面儿上微微尴尬,擦一擦额角微汗,谢柏抱怨一句,“怎么这样闷热。”谢莫如并没有吃冰碗的兴致,干脆递给二叔,谢柏尝一口,凉意大去,与谢莫如道,“你二叔那会儿还在尿床呢,这怎能知道?”

  “那肯定是宁老爷做了得罪大长公主的事。”谢莫如略一沉吟,指节轻叩一下桌面,“自来功莫大于从龙,宁老爷怕是上了请大长公主归政今上的奏章。”

  谢柏轻轻抿紧唇角,冰碗里牛乳与蜂蜜的甜腻粘在唇际。谢柏看向谢莫如,道,“今上十六大婚,你外祖母在今上十八时方归政。莫如,这是事实。”

  谢莫如显然有自己的看法,她并不似谢柏那般熟知过去的事,不过,她有自己的思考方式,她不急不徐,道,“如果当初大长公主光明正大为今上择明师教导,如果今上的元后不是姓方,如果今上子嗣兴旺,这三样,有一样,也可说明大长公主并没有长期霸占朝政的野心。倘宁老爷是第一位公开上奏请大长公主归政之人,而他的长女得以因病留在帝都,他一家老小能平安的抵达流放之地,且能在数年之后从流放之地平安回朝,一日三迁,那么,起码,不论从我这里还是从我母亲这里,对宁家,并无半点亏欠。”

  “这是自然。”谢柏沉声道,“皇陵之内,有大长公主的园寝。大长公主的谥为宁平辅圣大长公主,乃陛下钦定。”

  可是,这有什么用。我与我的母亲只能据守一方小小的杜鹃院,我的母族被悉数斩尽,我不得不为谋得一点地位费尽心机。

  先时,犹豫良久、欲言又止,并不是因为这是不可说之事,事实上,这些事,不论今朝,还是千百年之后,都会在史书中占一席之地。

  谢柏会犹豫,会欲言又止,不过是因为,这些事对他人不过是一段史书中的风云岁月,但对谢莫如,她又是这样明敏的性格,必然是一种难以承受的伤痛。

  谢莫如的脸庞凝固成一个悲哀的模样,她握着茶盏的双手微微颤抖,眼中流光一闪而过,快的让人以为那是泪光,其实并不是。她并没有流一滴泪,但你会觉着,这种悲哀比任何泪水都要深重。

  “莫如。”谢柏轻轻的握住谢莫如的双手,这样闷热的傍晚,谢莫如的手冰凉彻骨,他应该等谢莫如长大一些,再告诉她这些事。

  谢莫如的手终于有了一些力气,她先稳住自己的手,继而缓缓恢复了平日的淡然,最后,她道,“这些事,已经过去了。今上,已经给了大长公主应有荣誉。今上有自己的母亲,大长公主不该插手朝政。”

  谢柏轻声道,“莫如,没你想的那样简单。这话,我说出来逾越,但是,朝政不是容易的事。”太后娘娘虽是今上生母,却并没有主持朝局的能力。”事实上,这位今上生母生了太\祖皇帝唯有的一子一女,都没能在太\祖皇帝活着时登上后位。倒不是太\祖皇帝不愿意,是太\祖皇帝的母亲程太后非常不满意胡氏。

  “那么大长公主姓穆,在程太后崩逝后掌政,不为错事。”她保住了皇位上的血统传承。一个女人,在娘家时没有继承娘家财产的权利,到了夫家被视为外姓之人,即便宁平大长公主这样掌控朝堂数年之人,仍是不能避免这种性别上的悲哀。谢莫如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有时,死亡并不是最大的悲痛,死亡往往代表着一种解脱。谢莫如问,“方家呢?”

  谢柏尽量保持自己所知的客观,道,“英国公原是太\祖指定的四位辅政大臣之一,但,其当权时权倾朝野,除了驸马外,其子孙多有不法之事,也是事实。”

  此刻的谢莫如就仿佛在评点史书上任何一段与她无干的历史,她淡然而冷酷,“臣失臣道,有此下场,足可引鉴后人。”

  伴随着谢莫如此话落地,一个惊雷自天空炸开,闪电映亮谢莫如沉寂的眼睛。不知何时,惨灰的天空已被浓云覆盖,转瞬之间,暴雨已至。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28章 暴雨》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