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规矩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回杜鹃院时,月亮已挂夜空。

  谢柏送她到门前,拍拍谢莫如肩膀,“早些休息。”

  谢莫如道,“二叔也早些休息。”

  谢莫如的神色很淡,无喜亦无悲,这种平静淡漠,完全不像一个刚刚完胜的胜利者。是啊,有何可喜呢?谢莫如原就是嫡出,今日谢家所做所为,不过是正常家族对嫡庶应有的态度而已。但是,要谢家给杜鹃院一个公正,却需谢莫如这般殚精竭虑。

  从什么时候,得到公正竟成了一件值得喜悦的事情了?公正,难道不应是天经地义的存在吗?

  再多想一步,在谢家犹如此,那么,在外面呢?

  谢柏目送谢莫如进了杜鹃院,驻足良久,方转身离去。

  虽无可喜之处,不过,谢莫如还是轻松了许多。她是不介意宁姨娘这些年对她的虚情假意,可一旦宁姨娘连虚情假意都不愿意做了,那么,这个人就太碍眼了。

  如今能有机会把碍眼的关起来,起码眼前清静,谢莫如十分满意。所以,第二日早饭,谢莫如都多吃了半碗。张嬷嬷自然也知道宁姨娘被禁足牡丹院的事,脸上透出喜色,嘴上却不多说,服侍着谢莫如换了衣裳,挽就发髻,簪一二珠花,笑,“姑娘这就出门吧,还要去太太那里请安呢。”

  其实时间比往常略早一些,张嬷嬷想着,好容易太太公正一次,把宁姨娘关了起来,她是想着叫自家姑娘借机出头才好。这位嬷嬷还不知道她家姑娘昨日已经光芒万丈的把宁家两公母都给干掉了。不过,嬷嬷一片好意,更兼今日还有些事与谢太太说,谢莫如也没说什么,便带着紫藤梧桐两个出门了。

  松柏院依旧如昨,却又有些不同,很明显的,连门口守门的婆子对着谢莫如都格外恭敬热情起来。经垂花门过抄手游廊,到谢太太屋前,小丫环打起帘子,一声通传,“大姑娘来了。”

  谢太太眉眼间尽是欢喜,待谢莫如请了安,让她坐了。谢莫忧起身与长姐见礼,谢兰几个也在,兄弟姐妹间互见礼数,待各自安坐,谢太太笑,“今天倒比往常早些。”

  谢莫如道,“因有件事想与太太说,就来得早了些。”

  谢太太问,“什么事?”倒是少见谢莫如这样直接说有事。

  素蓝捧上茶来,谢莫如接了,道,“我屋里的静薇,还有院里洒扫的张婆子李婆子,不大妥当,想跟太太说一声,另给我换几个妥当的吧。”

  谢太太立刻明白,这几人怕是宁姨娘安排进去的,如今宁姨娘关了,谢莫如当然不会再留这样的下人在身边。宁姨娘管家也有几年了,这样的事竟叫谢莫如知道,想宁姨娘有今日,可真是半点儿不冤,谢太太吩咐素蓝,“都记下,一会儿先把人提过来,给莫如换几个老成的。”

  素蓝连忙应了。

  这会儿时辰尚早,谢兰几个要去家学,要早些出发的,便道,“祖母,我们这就去学里了。”

  谢太太笑,“去吧。好生用功念书。”

  三人又辞过两位姐姐,去了学里。

  谢莫忧的话有些少,倒是谢太太道,“今天芍药院便收拾出来了,莫忧略停一日课,先搬过去吧。”

  谢莫如瞧着谢莫忧魂不守舍、脸色憔悴的模样,想谢太太应该有些别个话教导谢莫忧,起身道,“祖母,我先去华章堂。”

  待谢莫如走了,谢太太打发丫环下去,叫了谢莫忧在身边坐,问,“莫忧,你肯定觉着祖母不近人情吧?”

  “我没有!”谢莫忧连忙否认,掉泪道,“祖母一直疼我。”

  “那,你肯定恨莫如吧,恨她小题大作,因奴才一句话令宁姨娘至此?”

  谢莫忧知道不能承认,可她就是摇头都不能,她何止是恨谢莫如,她恨不能生吃了谢莫如。

  谢太太柔声道,“你是家里的二姑娘,今年十岁了,该懂的道理也都懂,再过几年,就该说婆家了。咱们这样的人家,以后不论给你说什么人家,嫁过去肯定是正室。你想一想,将来换你面对有奴才说姨娘的家是亲家,你做何想?”

  谢太太的内宅智商还是很够用的,谢莫忧泪如雨下,悲伤难抑,轻声道,“祖母,姨娘毕竟是我亲娘。”

  谢太太又问,“倘以后有庶子庶女,也这般对你说姨娘才是亲娘,你又做何想?”

  谢莫忧顿时哭也不知道哭什么了,谢太太道,“我知道你好强,人好强不是坏事,可是,你这种怨愤不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你想一想,宁姨娘未犯过失时,我待她如何?她有过失,理当受罚。你是女孩子,以后成亲嫁人,更得知道礼法的重要。一个家族,倘嫡庶都乱了,便是乱家的根本。你一直不喜欢你大姐姐,总想压她一头,女孩子掐尖好强也是有的,可你想一想,你们是一个父亲的亲姐妹,将来她好了,难道对你没有好处?还是说,她不好了,对你就有好处?”

  “你姨娘做的事说的话,我早些是看在你们姐弟的面子上,才一忍再忍。这次,不只是那陈婆子胆大包天说错话,当初宁氏对你说方家满门全灭时,在她教导你,你大姐姐坏事才能衬出你的好来时,我就有心把你们挪出来了。”谢太太此话一出,谢莫忧脸都白了。

  谢太太道,“方家如何,早有定论,莫如姓谢,咱们是一家子,她这般歹心歹意,我留她性命,已是顾及你们的脸面。”

  谢莫忧见谢太太连这等事都知晓,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惊惶的望着祖母,就听祖母道,“我知道,你一直恨自己庶出的身份,觉着没有嫡母与莫如,宁氏就能扶正,你就是嫡女了。莫忧,当初你父亲与嫡母,是陛下御赐亲事,这些,是宁氏在你父亲婚后写给他的诗信。”谢太太取出一个匣子给谢莫忧,冷声道,“她为妾,不是别人逼的,不是你父亲主动,是她一厢情愿!你今日庶出身份,是她为你选的,你要怪,也去怪她,当初因何不顾廉耻做下这等丑事!”

  谢莫忧坐在祖母身畔,却是一阵天旋地转,她就觉着,整个世界都崩了。

  谢莫忧显然没什么抗压能力,当天晚上就病了,她搬家还没搬俐落,谢太太只得把她安置在西跨院就近照顾。

  谢莫如听说后也没说什么。谢柏叫着谢莫如一道去探病,谢莫如道,“她能明白,我不去也没什么。她不明白,我去了她也只会以为我是过去看热闹的。”言下之意,去与不去都一样。

  谢柏好奇的问谢莫如,“事事看得这样透,会不会觉着很无趣?”

  谢莫如认真想想,回答,“也不会。”她又不是神仙,也不是一眼就能看透的,一样要思考,思考的过程比较有趣味。像这次,明显谢太太下了重药,谢莫忧受不了打击才病倒的。

  谢柏便一个人去瞧了谢莫忧,顺便借走谢莫如这里的《万里行记》。

  谢莫忧的病还没好俐落,谢太太已经寻来官媒张罗着给长子再寻一房良妾了。

  良妾,正经人家出身,样貌要好,不能是庶出,最好读书识字懂得道理。这样苛刻的条件,当然,谢太太出的价钱也高,三千银子聘银。有这般手笔,官媒这里自然也不会白叫跑腿,待谢莫忧病好后半月,一位姓孙的妾室便被抬进了离牡丹院有些距离的丁香院。

  谢家没摆酒,结了契书便罢。

  孙姨娘十八岁,模样自不必说,性子瞧着也温柔,谢太太亲自相看的,还命心腹管事打听过了,家里落魄了,后母当家,娘家只有继母生得兄弟。

  孙姨娘进门,原要给主母敬茶的,方氏素不见外人,谢太太道,“大奶奶身子不大妥当,你去杜鹃院外磕个头吧。”

  孙姨娘由婆子带着去磕了头,谢太太赏了个红包,就让她去丁香院歇着了。

  孙姨娘每天早上,若谢松歇在她院里,她便先服侍了谢松起身,用过早饭一道去松柏院请安,谢松请过安后就在松柏院陪着父母说话。孙姨娘则去杜鹃院请安,杜鹃院她是进不去的,便如第一日一般在外磕头,之后回丁香院。

  谢太太派了心腹戚嬷嬷去芍药院服侍谢莫忧,不经意间便说一句,“孙姨娘倒是个懂规矩的。”

  谢莫忧轻咬下唇,戚嬷嬷私下劝她道,“姑娘想开些,您想一想,太太是不是疼姑娘?姑娘为这些个事烦恼,倒辜负太太的心了。”

  谢莫忧也知道祖母疼惜自己,她病的那些天,祖母一日看她好几次。只是她惯常高傲,又与宁姨娘母女情深,知晓宁姨娘做的那些事后,她颇是打击,也为生母当年所做之事伤心难堪。当然,她对谢莫如也没什么好感,见戚嬷嬷劝她,谢莫忧轻声道,“嬷嬷放心吧,我知道。”谢太太有一句话是入她心的,将来一日,她也会嫁人,依家中情势,她断不会给人做小。她是正室,又如何看待妾室呢?将心比心,她当然也喜欢孙姨娘这样的。

  戚嬷嬷暗叹,二姑娘也是个聪明人,偏生这般好强,偏生又是庶出,倘嫡姐样样不及她倒罢了,偏生嫡姐强她百倍,这心性,一时是难平了。

  转眼八月风凉,三老太太的寿辰到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3章 规矩》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