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生辰礼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说来,三老太太死看不上谢莫如,谢莫如对三老太太的脑袋也一直持保留态度,但这两人说来却有些缘分,生辰是一样的,都是八月初一。

  谢莫如年岁小,家里并没大办。一大早上,谢太太便命素蓝送来衣裳首饰。谢莫如正在小花园散步,素蓝过去见礼,笑道,“给大姑娘拜寿了。太太那里预备了寿面,吩咐我请大姑娘过去一道吃。这是给大姑娘预备的衣裳首饰,太太说,大喜的日子,穿的鲜亮些,也喜庆,一会儿阖家去三老太爷那边儿给三老太太祝寿去。”

  谢莫如道,“有劳你了。”

  素蓝笑,“都是奴婢分内之事,哪里敢当姑娘‘有劳’二字。”

  紫藤接了素蓝带来的东西,一并去了秋菊院。一入秋,谢莫如便搬了屋子,素蓝还是头一遭来秋菊院,顾不得多看,随谢莫如进了屋,紫藤请素蓝坐了,梧桐端茶来给素蓝吃。素蓝笑,“妹妹们再这样客气,我都不敢过来了。”见谢莫如换衣裳,忙上前跟着服侍。

  谢莫如总是一身紫衫,谢太太现在自己都看不下去,这是特意吩咐裁缝做的大红衣裙,连带着一套红宝石的小巧首饰,一大早让素蓝送过来,想着谢莫如不会拒绝。

  让谢莫如说,这是谢太太想得多了,一件衣裳能代表什么。不过,谢太太都令素蓝亲自送来,谢莫如的确不会拒绝。衣裳非常合身,左肩一枝栩栩如生的金线绣重瓣牡丹披肩怒放,寸宽的腰带中间嵌一块美玉,美玉周围用金线勾勒出灿金的牡丹纹,整件衣裙华美至极。素蓝笑赞,“这衣裳,也就是大姑娘才压得住。”好衣裳也得看什么人穿,有句老话叫“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是说气势不够,便是上等好衣裳穿出来也不像那个样。像谢莫如,非但性子强势,便是这相貌,也不是荏弱的那类漂亮。谢莫如凤眼、高鼻、薄唇,她不笑时都带着淡淡冷意与凛冽,这种气势,才能压得住这衣裳的华艳。

  张嬷嬷也道,“这衣裳最衬姑娘。”

  因今日是谢莫如的生辰,首饰便选了一支小凤钗,一支红宝石珠花,都是从素蓝送来的首饰里选的。

  待妆扮停当,谢莫如叮嘱张嬷嬷几句,“中午大概不能回来,嬷嬷伺候母亲用饭。天儿有些冷了,做羊肉面吧。”

  张嬷嬷都应了,晨间风凉,给谢莫如身上加一件披风。谢莫如带着紫藤梧桐与素蓝,先到方氏所居正小院儿门外请了安,才与素蓝去了松柏院,张嬷嬷一直送到门口,眼望着自家姑娘走远,折身回屋。素蓝有心提醒谢莫如,大喜的日子,大姑娘你自己的生辰,倒是高兴些才好。当然,谢莫如的模样也说不上不高兴,只是有些过分平静罢了。素蓝有心提醒,但,在谢莫如面前,素蓝格外谨慎,许多话,她不确定该不该说,想一想还是不要说。以往大姑娘一句话干掉二姑娘时,素蓝已经知道大姑娘不是凡品了,现在大姑娘连宁姨娘都干掉了,宁大人宁太太夫妇亲自登门,宁姨娘依旧被禁足,可见大姑娘的本事。

  大姑娘有这等本领,素蓝觉着,自己的小见识都能看到的事,大姑娘肯定也能看得到,那么,自己完全不必多嘴。

  一行人到了松柏院,谢莫如那双沉静的眼睛仿佛沾染了一丝朝阳的光辉,然后,就是这些光辉,渐渐的在沉静的眸子里浮起明明灭灭的和悦。她并没有笑,可是,你能看出,她是欣喜的。她笔直的双肩放松,步子变的悠然,伴着小丫环的通禀,谢莫如薄削的唇角绽放出一个微小的弧度,那种恰到好处的欢喜,便是素蓝都叹为观止。

  素蓝微微低下头,暗自庆幸:幸而没有多嘴。

  谢家人都在了,谢莫如给谢太太谢尚书请了安,又谢过谢太太给的东西。再给父叔见礼,余者弟妹给她见礼后,各自安坐。谢太太见谢莫如这一身打扮时便已笑了,道,“坐吧,今天是你的生辰,正跟你祖父说呢,咱们一会儿得去三老太太那边儿,早上先吃寿面,替你庆生。”

  谢柏对谢莫如道,“等下午回来,就能见着我送你的生日礼了,包你没见过。”

  谢莫如道,“看来是件稀罕东西。”

  谢柏一笑,“稀罕的很。”

  难得谢莫忧做了几样针线送给谢莫如,谢莫如谢过,紫藤上前接了。还有谢兰几人,也有礼物送给大姐姐,谢松微微点头。

  早上先吃过谢莫如的寿面,喝过茶,约摸着时辰不早,一家子便出发了。三老太太辈份大,又是嫡亲婶婶,不好去的太晚。女孩子跟在谢太太身边,男孩子跟着谢尚书谢松谢柏,给三老太太拜寿时,是一大家子进去的,三老太太命儿子媳妇扶住谢尚书谢太太,不令他们行大礼,余者诸人给三老太太磕了头,祝三老太太长命百岁。

  三老太太一身绛红的如意连云暗纹绸衣,头上簪着金钗,略施脂粉,颇是喜庆。拜过寿后,谢尚书陪着三老太太说几句话,便带着儿孙出去了,留下女眷伴着三老太太说笑。

  三老太太招谢莫忧到跟前,关切的问,“听说前些天病了,我有心去瞧你,又怕扰你养病,送去的果子吃了没?病可大安了?”

  谢莫忧柔声道,“劳老太太惦记,都好了。果子也吃了,味道很好。”

  三老太太揽了谢莫忧入怀,抚摸着她的脊背道,“好孩子,这样的可心懂事,怨不得人多疼你呢。”

  小丫环捧上茶来,谢驽之妻李氏又让丫环端果子给谢莫如吃,笑道,“今天也是莫如的生辰,我打发人给你送了生辰礼,约摸是她们走的慢了,没遇着。等你回去瞧瞧,若有喜欢的,只管拿着玩儿。”

  谢莫如道,“我年岁小,今天又是三老太太寿辰,劳大伯娘想着。”

  李氏笑笑,虽然上次谢莫如削了她的面子,她对谢莫如倒没什么怨愤。她也想开了,何必总是看婆婆的脸色去为难这么个孩子。听说尚书府进了新姨娘,李氏就更不想与谢莫如有什么摩擦了。怎么待谢莫忧,便怎么待谢莫如就好。

  今日李氏闲不下来的,跟长女谢环交待一声,小姐妹们好生说话,李氏转身又去招待来客,谢枫带着妻女过来了。

  三老太太的寿宴,来的多是族人亲戚,毕竟谢驽当官未久,便是有翰林院的同僚,也是有数的几个。

  谢燕这做亲闺女的,自是携夫过来,拜寿之后见谢莫如一身大红,不由瞅着谢莫如笑一句,“莫如这身衣裳可真好看,我没留心,还以为是莫忧呢。”

  谢莫如看她一眼,没言语。苏氏笑,“两个孩子长的并不像,燕堂姑怎么就看错了。”如今苏氏才觉着尚书府算明白过来,便是偏心庶出的,也不能太慢怠嫡系!以往在尚书府如何都好,现在孩子们大了,要出来走动了,倘还是嫡出一身紫,庶出一身红,便是尚书府乐意,苏氏为着阖族的脸面也要说话的。

  话被苏氏驳了回去,谢燕也没与苏氏一较话锋,又问三老太太,“娘,怎么不见行云?”

  谢莫如扭头去逗谢静了,这种没脑子的话便是谢莫忧也不会问,江行云正在热孝中,怎会参加这种欢庆场合。

  中午用过席面儿,听过戏,天色不早,大家也便告辞了。倒是谢太太一行临走前,一个青衣嬷嬷捧了个红木匣子出来,那嬷嬷行一礼,道,“我家姑娘听闻今日是贵府大姑娘生辰,姑娘不方便出门,些许薄礼,以贺芳龄。”

  紫藤上前接了,谢莫如道,“替我谢你们姑娘。”

  青衣嬷嬷恭敬应了。

  谢莫如回府才知道,苏氏也打发人送了生辰礼。听素馨禀后,谢太太含笑看向谢莫如,话却是对着一众儿孙说的,“出去这大半日也乏了,都回房歇着吧。”

  谢莫如便回了杜鹃院,张嬷嬷带着秋菊腊梅上前服侍,一面禀过院里的事儿,“大奶奶中午用了一碗羊肉面,配了四样小菜,一样煨鲜菱,一样香覃炒鸡腿,一样鲜鱼煨王瓜,一样梅子香珠豆,大奶奶用的香。”

  谢莫如点头,换了家常衣裙后,秋菊给谢莫如拆去钗环。先说过方氏午饭的事儿,张嬷嬷再道琐事,“早上姑娘刚走,二爷院里的墨菊姑娘就给姑娘送了生辰礼来。头晌,三老太太府上也打发人给姑娘送了生辰礼,那边儿二老爷府上也着人送了一份儿,我还没动,都放在隔间儿了,一会儿姑娘去瞧瞧。若有喜欢的,拿出来使也好。还有李青媳妇过来磕头,大奶奶喜净,没叫她进来,我拿个荷包打发了她。”

  秋菊将谢莫如的发髻解开,轻轻的将头发梳理整齐,只在脑后盘个简单的圆髻,用一根通体乳白的白玉凤头簪挽起,谢莫如道,“嗯。”

  其实小孩子的生辰礼,无非是衣裳首饰或者玩器之类,再者便是寿桃寿面了。知道今日都要去三老太太那里,两家便没送寿桃寿面,李氏给的是衣料首饰,苏氏那边儿送的则是衣裳料子和一套文房四宝。谢莫如又看江行云送的,红木匣子里是一套《西宁记》。

  谢莫如又看到旁边儿一个玉瓶,瓶里插着几枝枯褐花枝,枝上几团雪白绒绒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谢莫如伸手摸一摸,软的很,不禁问,“这是什么?”

  张嬷嬷都笑了,“不怪姑娘不认得,姑娘又不出门,哪里知道这个。二爷促狭,着人给姑娘送来的生辰礼,这可不是棉花么。”

  谢莫如来来回回的端量着这瓶棉花,不禁道,“就是可以纺成棉布料子,还可以絮到被子里棉花?”

  张嬷嬷忍笑,“是。”

  谢莫如问,“我睡的被子里,就是这个?”

  “姑娘睡的是蚕丝被,紫藤她们睡的是棉花胎。棉花得弹过,才能做棉被。”张嬷嬷笑着给她家姑娘普及一下有关棉花的知识。

  谢莫如很是喜欢,道,“摆到我案上去。”

  张嬷嬷忙劝,“我的姑娘,哪里有桌子上摆棉花的,叫人瞧见得笑你了。”

  “这有什么好笑,你看,这花儿雪一样白,配这玉瓶多好看。”谢莫如自有审美,她坚持如此,张嬷嬷只得给她摆桌子上去了。谢莫如问,“用不用换水?”

  “不用不用,这枝子都干了,就这么摆着,明年还这样儿。”

  谢莫如赞叹,“世间竟有这种永不凋落的花。”

  张嬷嬷:不就几朵破棉花么……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4章 生辰礼》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