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神交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得了一瓶棉花,颇是喜爱。晚上与母亲一并用饭,吃的还是面条,晚上就不吃羊肉面了,母女两人吃的是素汤面。初秋一早一晚风凉,吃汤面倒是暖和。不知是不是谢莫如的错觉,谢莫如总觉着母亲的眼神都带着些柔和的意思。

  三老太太府上,女眷都是随三老太太一并用饭,今日谢燕回娘家便住下了,有谢燕在,晚饭更加丰盛。

  还未到晚饭时辰,女眷们坐在一处说话,谢燕见着江行云便说了,“行云刚来,许多事情你不晓得,何必特意给莫如送生辰礼。你是什么人,她是什么人,她一个小丫头,可知道什么好歹呢。”

  江行云问的漫不经心,“谢大姑娘有哪里不知好歹么?”

  谢燕将嘴一撇,“上次来咱家,不过你姑妈病里略说了她几句,她便告到你姑丈面前,让你大嫂子去给她一个小丫头赔礼道歉!她那些不知好歹的事儿,多着呢!”

  李氏脸上有些尴尬,忙道,“妹妹,这可是你误会了,没有的事儿。”虽说做嫂子的该让着小姑子些,可修来这等小姑子,委实是上辈子没积德啊!

  谢燕抢白,“哪里是误会,明明白白的事,行云不知道,告诉她一声,也叫她心里有数才好。”

  秋日天黑的早,屋里点起灯火,江行云耳上垂珠坠子在灯火映耀下一晃又一晃,她抬起眼睛,含义不明的看向谢燕,道,“表姐是姑妈亲女,既有这等事,表姐焉能安坐于此?还不过去教训了她,让她知道个好歹!”

  谢燕当下哑口,继而含含糊糊,“哪天见了她,我是得说道说道。”

  江行云满是不解,道,“亲娘受了委屈,难不成表姐还要挑日子才能给亲娘讨还公道?看来我是看错了表姐。”

  谢燕如坐针毡,三老太太哪里忍闺女若此,打圆场道,“听你表姐说呢,什么事到她嘴里能有个准儿,没有的事。只是莫如脾气不大好是真的,倒是莫忧,为人乖巧,你姐妹们都喜欢她。”

  谢珮笑,“我也这么跟小姑姑说呢,莫忧最是和气,我们常在一处玩儿。”

  江行云微微一笑,“这倒罢了,表姐也别总吓我,要是有人给姑妈委屈受,便是表姐无所谓,我做亲侄女的,是绝不会袖手旁观的!”

  听江行云这般说,三老太太颇是欣慰。谢燕真是冤死了,她,她,亲娘受了委屈,她哪里会无所谓啊。

  让江行云这样一说,第二日谢燕去尚书府看望谢太太时,见着谢莫如便说了,“不是我说莫如,上回我听说你去探老太太的病,一句话不合你的心就发了脾气,还叫大嫂子过来给你道歉,这可不是你小辈该做的事。小姑娘家,脾气再大也得收一收才好。”

  谢莫如打量谢燕一眼,淡淡道,“堂姑太太这话,我却是不大敢认。我自来承祖母教诲,祖母倒没说过我哪里不妥。堂姑太太这话,是说祖母没把我教好?”

  不待谢燕辩驳,谢莫如已道,“我一个小辈,怎好与堂姑太太较真儿呢,祖母,不如你跟堂姑太太说一说吧,免得堂姑太太误会了咱们尚书府。不然堂姑太太这话说出去,不知道的得以为咱们尚书府眼里没长辈呢。”她与谢燕差了辈份,何况谢燕本就是个糊涂的,与这等人讲理,怕是讲不明白,还是直接让谢太太用身份碾压来得快。

  早在谢燕一开口,谢太太的脸色已是沉下来了,直接对谢燕道,“阿燕,你回娘家,知道来瞧瞧我这个老嫂子,我心里高兴。要是别的事,你问清楚原由再说,你要不清楚,回去问问你父亲,你兄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带着莫如去瞧你母亲的病,莫如好意请安,你母亲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骂她,你大嫂,把莫如的手腕都掐肿了,这是我眼见的。你大嫂子过来,是看莫如的伤好些没?难道她伤了人,不该过来看看?我这话,倘有一句假的,天打雷霹!”

  谢太太这等重话都说出来了,谢燕还是头一回见识,脸臊的通红,连忙道,“看嫂子说的,我是听碎嘴婆子这样一说,就当了真。我就想着,莫如也不像这样的人呢。”

  谢太太淡淡,“莫如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我看着她长大,谁说她不好,就是说我这个做祖母的不好。你也是大人了,以后还是不要这样听风就是雨的,便是听到哪个婆子说这些闲话,也该立刻处置了,怎么能当了真!还来这里冤枉莫如!莫如受你们母女的委屈可是太多了!”

  谢太太直接教训了谢燕一通,饭都未留便打发她去了。

  待谢燕走了,谢太太对谢莫忧道,“这种话,倘阿燕往外说一个字,别人不会说你大姐姐如何,只会说尚书府的姑娘如何?这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谢莫忧受教。

  谢太太稍稍松口气,再打发下人去三老太太那里送了帖子,她明儿个过去说话。

  谢莫如中午回杜鹃院用饭,秋风渐凉,一盅八宝豆腐吃起来滋味儿极好,谢莫如多用了半碗饭。

  用过午饭,方氏去服侍杜鹃树了,谢莫如回屋休息,取了案头的《西宁记》翻了两页,不禁心下一动。她一直就觉着谢燕今日说的话可疑,倒不是话的内容可疑,这种着三不着两的话,也就谢燕会说,但是,好端端的,谢燕怎会突然就提起旧事呢?真的是旧事了,都过去好几个月了。便是谢燕心下不忿,也该早过来的,突然这会儿说起这事,岂不可疑?

  是谁用这事儿刺激了谢燕呢?

  宁家不会这么蠢,三老太太府上……要是有人撺掇谢燕,也等不到这会儿。再者,倘是三老太太府上人做的,谢太太不是会吃亏的性子,谢燕并不聪明,真是谁挑拨得她,估计她早把那人说出来了,今日却只能含含糊糊的用个婆子给自己圆场。

  抚摸着手里略旧的书页,谢莫如道,“嬷嬷,你打发个人,去把李青媳妇叫来。”

  李青媳妇来得很快,杜鹃院比别个院子都安静的多,她一进来先秉气息声,更不敢东瞄西看,完全表现出了尚书府管事媳妇的良好素质。

  谢莫如已搬到了秋菊小院,此院遍植菊花,已有些个早菊次第盛开,花香混着秋风,似乎都带了几分清寒。进屋请了安,谢莫如道,“李嫂子坐。”

  紫藤搬来绣凳,李青媳妇谢了坐,方挨着半个屁股坐了,谢莫如道,“这次叫李嫂子过来,是有事与李嫂子打听。李嫂子知道三老太太那边儿的江姑娘吗?”

  李青媳妇原是在谢莫如筹办谢柏生辰宴时打过下手,打那回起,她就知道大姑娘是个厉害的。不料这才没多少日子,原本如日中天的宁姨娘就给禁了足,反是大姑娘,在太太面前越发得脸,竟隐隐盖过二姑娘去。李青媳妇是个眼明心快的,这次谢莫如过生辰,别个管事媳妇没反应,她先过来磕了头,今日谢莫如又有事问她,李青媳妇立刻道,“那边儿太爷府上,也有奴婢以前相熟的老姐妹,奴婢倒是听说过一些。”

  谢莫如不说话,李青媳妇便继续道,“听说江姑娘是将军府出身小姐,可是厉害的了不得。江姑娘来的时候,带了好几车的东西,原本那边儿老太太说给她放库里,江姑娘没见着东西,直接着人去问,却是不乐意放库里,硬是叫人拉到她住的小院儿去了。再有,原本那边儿的玠大爷最是得三老太太喜欢,一早一晚都是随三老太太一个桌儿上用饭的,江姑娘不大乐意,说嫡亲的兄弟姐妹无妨,她一个表亲,不好与家里小爷一个桌上用饭,后来只要玠大爷在三老太太那里,江姑娘便在自己院儿里用。倒是三老太爷说江姑娘懂规矩,如今都是女眷跟着三老太太,男人们跟着三老太爷。江姑娘还说想置了房子出去住,三老太太再三不许,江姑娘方不提了。还有,江姑娘好像还会些拳脚。其他的,奴婢就不大清楚了。要不,奴婢再去细打听打听?”

  “不必了。”她不是要打听江行云的秘事,不过是想了解一下江行云的行事,有这二三事已够了。谢莫如道,“有劳嫂子跑这一趟。”

  李青媳妇笑,“大姑娘有事尽管吩咐,能为大姑娘跑腿儿,也是大姑娘瞧着奴婢还成。”

  谢莫如示意,“嬷嬷,请李嫂子吃杯茶再走。”

  李青媳妇便起身去张嬷嬷屋里吃茶去了。

  谢莫如倚在榻上,正午秋阳洒入,映着谢莫如的肌肤奶一样的白晰柔润。谢莫如望向窗外落叶,想着,即便是她,应当也不是有意的。这样先保住家财,再保住尊严的人,即便用人,也不会用谢燕这等蠢人的。

  江行云中午用饭时见着谢燕也在座,心下略一思量,实在无语了。难不成这位表姐还真的去寻衅谢莫如了?

  江行云都不知要说什么好了?便是她只与那位尚书府的谢大姑娘见过两面,虽未深谈也知那不是好惹的。她一来就听说了尚书府那位宁贤妾的美名,那简直是天上有人间无的大好人哪,当时江行云听着便不怎么顺耳。倒不是她对宁氏有什么不满,只是江行云与三老太太府上的这些人不同,她是家中独女,父母教导她更是格外用心,她是知道一些宁平大长公主旧事的。方氏式微,乃政局所致,尚书府势利便罢,有本事弄死方氏,把妾扶正再去宣传贤良才好。

  她去尚书府时还特意多看了谢莫如几眼,江行云对谢莫如的感官起码比对谢莫忧好,安静,沉着,这样的品性,起码对得起大家闺秀四字。后来给父亲做法事时,路上遇着谢柏谢莫如叔侄,江行云是有些吃惊的,倘谢莫如真如这府上人所言那般不受重视,那么那位准驸马的谢探花如何会亲自带她上街?安排好父母之事后,江行云才有心打听一二,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三老太太李氏婆媳两个都不是人家对手,还有脸在家里对人家说长道短。果然,没多少时日,又听说那位宁贤妾给禁了足,尚书府又进一良妾。

  而今,她不过给谢莫如送个生辰礼,谢燕便看不过眼,还要指点她为人行事。她知道谢燕嫁的是宁家,可这家人还没看明白,那位谢大姑娘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谢燕不到中午倒回了府,这样亲近的关系,倘不是谢燕说了什么不妥的话或者做了什么不妥的事,尚书府怎么都会留饭的。江行云就盼着谢燕不是因她昨日的话就去尚书府胡说一气才好。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5章 神交》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