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中秋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有谢柏谢莫如的开解,谢太太遂放下心来,她也认为陛下无意自家娘娘为后,如今儿子与谢莫如都这般说,且谢太太便心安了。

  是啊,日子还长呢,急什么。

  不用急,亦不必急。

  谢尚书回家听闻立后之事凝眉片刻,只有一句话,“谢家不因后妃皇子立足朝堂,请娘娘安心服侍陛下,用心教养皇子,方不负君恩。”当局者迷,三皇子不过十岁,这个时候,争什么后位?陛下不立后当然好,即使立后,谢贵妃也不要去争,又不是老寿星吃□□嫌命长。

  谢太太道,“我在宫里也是这般劝娘娘的。”

  “那就好。”闺女能居贵妃之位,自然不是笨的,只是人在局中,难免焦躁罢。谢尚书问,“太后有没有为难你?”

  谢太太笑,“说不上为难,只是难免多问几句莫如。”便将慈安宫的事与丈夫说了。

  谢尚书道,“可有告诉莫如?”

  “那孩子,倒是沉稳。”

  谢尚书颌首,谢莫如岂止是沉稳,她的眼睛,能看到常人不到之处,更难得心性开阔,是故前程可期。除非胡氏女有谢莫如的才干,否则便如谢莫如所言,哪怕进宫,这后位也不是容易坐稳的。退一步说,胡氏女倘真的有谢莫如的本事,那么,这后位储位不争也罢,老老实实的,以后外孙也是一地藩王。谢尚书道,“看来这次胡氏女及茾,承恩公府必定大宴宾客。”

  谢太太道,“帖子一月前便送到了。”

  谢尚书道,“丫头们以往年纪小,出门有限,不如你带她们去见识一二。”

  谢太太道,“类大长公主之言还未散去,就去承恩公府?”

  “不用担心,这种话以后更少不了,难不成还为这个不出门了?”再者,谢莫如想要有个出路,早晚得面对。她若连这个都应付不了,还想要什么以后?

  谢尚书所虑者,另有其他。想了想,晚饭后还是叫了二子在书房商议。

  如今昼短夜长,秋意渐浓,谢莫如仍坚持在晚饭前的傍晚时间在小花园里走一走,权当健身。她也在想,背后是谁酿出这等可怕计量,使得宜安公主下降谢家,此一举,非但永绝了谢贵妃入主凤仪宫之念,且将谢贵妃拉入胡氏一党,实在一举双得。更可怕是,这甜蜜的饵,谢家舍不得不吃,谢尚书那样的老油条,难道想不到此赐婚可能有碍三皇子?便是谢贵妃,恐怕也想得到,只是,皇帝年富力强,三皇子尚幼,储位谈之尚远,香饵在前,不忍不食罢了。待谢家蜜饵入腹,再有皇帝立后之议。

  谢家与谢贵妃未料到的是,朝中竟然再会提立后之事!

  可惜,此时,谢贵妃已然出局。

  出局的不只谢贵妃,还有三皇子。

  不,宜安公主这桩亲事,有碍三皇子是有的,但如果这时就认为三皇子出局,那么,就太武断了。三皇子倒是可因此机会平安长大,至于以后如何,还要看三皇子个人素质,倘真是龙章风姿,岂是一桩赐婚能挡得住的。

  到底,是谁呢?

  谁替胡家布下这天罗地网,将后位尽收囊中?

  秋风微寒,谢莫如走的时间长了,双颊被风吹的冰凉,身上却是暖和的很,鼻尖儿沁出微汗。眼瞅着就是晚饭的时辰,张嬷嬷叫了自家姑娘回屋梳洗,笑道,“天气到底冷了,一早一晚的,姑娘便是喜欢在园中散步,也要多穿一些才好。”

  谢莫如笑,“天冷倒觉着精神不少,不似夏日,总是热的人恹恹的。”

  张嬷嬷笑,“别的姑娘都是怕冷,头一遭听人说天冷令人精神的。”

  一主一仆叙着闲话,待梳洗妥当,谢莫如便去母亲那里一道用晚饭了。

  谢莫如心中有谜团未解,晚饭亦有些心不在焉,方氏看她好几眼,谢莫如才算认真用起晚饭来。

  晚饭后歇息片刻,待下人备好热水,谢莫如便去沐浴了。泡在暖融融的温水中,谢莫如暗叹,非但天冷令人舒服,天冷沐浴更令人舒服。

  胡家背后有如此厉害之人,若是轻轻松松的被她个小小女子看穿,她也未免看轻天下人了。

  谢莫如自嘲一笑,认真的沐浴一番,解了乏倦早早歇下。

  第二日,谢莫如早早起身,张嬷嬷服侍她梳洗,笑道,“姑娘昨日歇得好。”

  “是啊。”令人辗转反侧的,从来不是困境,而是未知。如今能获得一些外面的信息,她心下方安。

  紫藤的手很巧,轻盈的为她挽好发髻,谢莫如出门,庭院中一地黄叶,云石畔的数盆菊花则是经寒愈艳,谢莫如笑,“各花应时令而开,果然是有道理的。花虽不能四季常开,可这世上若没有花,未免少了许多色彩。”

  紫藤见谢莫如心情好,便笑道,“姑娘前儿还说棉花便是永不调落的花呢。”

  谢莫如笑,“棉花虽叫花,却是果。”

  紫藤陪她去园中散步,园中花木多被秋风所催,谢莫如常走的路上落满黄叶,紫藤道,“该叫婆子扫干净,不然倒污了姑娘的绣鞋。”

  谢莫如不以为意,“咱们起的早,婆子便是能起的更早,黑灯瞎火的也没法儿扫。”

  其实就是花园的婆子也叫苦,阖府的主子,只大姑娘有这大早上起床往花园绕圈儿的兴致,主子来逛,她们不得早上收拾园子,只得待大姑娘去华章堂的功夫收拾。好在谢莫如不是难伺候的主子,也知道她们做下人的难处,并不刻薄。

  中秋佳节将近,谢太太更加忙碌,一些琐事索□□给姐妹二人。谢太太都与素蓝道,“以往总觉着她们还小,如今瞧着,倒还能任事。”不要说谢莫如,便是谢莫忧,离了宁姨娘也颇有可圈点之处。

  素蓝笑,“两位姑娘皆是慧质兰心。”

  自家孩子,自家看着当然是好的,只是谢太太也有烦忧之事,谢太太叹道,“我只担心她们不够亲密。”

  素蓝知谢太太心事,柔声道,“奴婢倒有一事禀太太。”

  “何事?”

  “太太命二姑娘管着府里女眷脂粉采买以及首饰之事,那起子奴才也不是好缠的,见着二姑娘年少,未免轻视,中秋给姑娘姨娘添的几样首饰,便说二姑娘交待下来的晚了,怕是赶不及。”谢太太听到此处已是沉了脸,素蓝奉上茶,笑道,“二姑娘悄悄问了大姑娘,大姑娘对二姑娘道,驭下无非四字,恩施并施,无威哪里来得恩。二姑娘后来把那管事媳妇训斥了一通,还要夺她的差使,如今中秋的首饰昨儿个就送来了。奴婢想着,这是两位姑娘之间的事儿,便没多嘴。今见太太忧心,便多这个嘴跟太太私下说了。”

  谢太太果然脸色和缓,笑,“无妨,你既是私下与我说的,我也只当不知道。”难得谢莫如不计较宁氏之事,肯指点谢莫忧。谢莫忧亦能低头请教谢莫如,便是两人不似别人家姐妹亲密,能如此,已令谢太太欣慰。

  须知谢莫忧能有今日,多赖戚嬷嬷之功。戚嬷嬷劝谢莫忧,“这世间豪门,内里宗族嫡庶,无不复杂。二姑娘想知大姑娘人品,一试即可。”有意让谢莫忧去请教谢莫如,也是让谢莫忧试探谢莫如之举。后来谢莫如出言指点,谢莫忧弹压了刁奴,将谢太太交给她的差使做好,戚嬷嬷反倒是不再多劝她。以戚嬷嬷之老成,自知过犹不及的道理,什么话,说多了都成累赘,何况谢莫忧性子好强,倘她总说谢莫如之出众,物极必反,怕是会勾起谢莫忧抗逆之心来,倒不如让她自行体会。宁姨娘待谢莫忧自是没有半点儿差心,但宁姨娘为着正室之位反入迷障,实在耽搁了谢莫忧。后来谢太太托她照管谢莫忧,戚嬷嬷只得想方设法的将谢莫忧拉归正途。

  好在宁姨娘被关,谢莫忧也沉静不少,她耳根子软,也能听进劝导,方令戚嬷嬷心下稍安。

  就是让谢莫如说,离开宁氏这指路迷针,谢莫忧本身也长进不少,起码现在知道学着做些实事儿。

  越是节下,家中越是忙碌,上午姐妹二人一道将各院的中秋礼分了。中秋是大节,除了宫中赏赐,家中女眷有衣裳首饰,男人亦有新衫。下午谢太太则要进宫领宴,谢太太笑,“你们在家先安排着,出宫时辰不会太晚,待我们回来,咱们再一道赏月。”

  二人皆应了,谢莫如素来话少,谢莫忧笑道,“祖母只管放心,家里有大姐姐和我,还有一府奴才,倒是祖母先垫补些,我也命人在祖母车里放了食盒,免得祖母大节下饿了肚子。”入宫领的是荣耀,便是谢莫忧从未入过宫廷,也知那不是吃饭的地方。

  谢太太笑,“有这样贴心的孙女,做祖母的想饿肚子也难哪。”

  谢莫忧眉眼弯弯。

  谢太太又叮嘱孙子们,“在家听姐姐们的话。”

  谢芝道,“祖母只管放心,孙儿已经大了,必会照顾好大姐姐和二姐姐。”

  谢松微颌首,服侍着大妆的母亲与父亲兄弟一道出门,谢莫如谢莫忧送至二门,谢芝几个一直送到大门口。

  长辈们一走,谢莫如便回了杜鹃院,谢莫忧问她,“大姐姐,晚上怎么安排?”

  谢莫如道,“二妹妹看着安排吧,这一天我也累了。”

  谢莫忧简直气晕头,好像她不累似的,她也累的好不好?回去与戚嬷嬷说,戚嬷嬷笑,“既然大姑娘去歇着了,二姑娘安排就是。”这不是现成送给二姑娘露脸的机会么。也就大姑娘这个性子,换了任何一家的姑娘,怕也没此大方的。

  谢莫忧自也愿意借此机会露脸,现在不承认也不行,她好像是不及谢莫如。比不上谢莫如,自暴自弃的话,弟弟们怎么办!她还得奋起直追,哪怕追不上,也得尽力做好祖母交待的事,讨祖母欢喜。她当然也知道这是现成的机会,只是一想到谢莫如那鬼样子,谢莫忧便不由火大。戚嬷嬷笑,“大节下的,姑娘可别动气,您把晚上赏月的事安排妥当,太太回来得多欣慰啊。”

  谢莫忧低声道,“我想去瞧瞧姨娘。”

  戚嬷嬷含笑问,“二姑娘可与太太说了?”

  显然是没有的,戚嬷嬷笑道,“不如待明日与太太说过再去,二姑娘觉着呢?”

  “祖母会不会不允?”谢莫忧真没把握,她先时也去瞧过一次生母,告诉生母以前说的话祖母都知道了,生母险没厥过去。所以,这次谢莫忧才有些犹豫,不只是怕谢太太不允。

  戚嬷嬷是谢太太身边的老人儿,最有耐心不说,亦最知谢太太脾性,便与谢莫忧道,“太太允了自然好。就是不允,姑娘对生母惦念,亦是人之常情,太太也不会着恼。”

  谢莫忧稍稍松口气,打起精神,“我这就去安排晚上赏月的席面儿。”

  中秋赐宴,晚上散的时间也很早。谢太太谢尚书一家四口回府时,谢莫忧已在丫环婆子的帮助下□□安排妥当,正在跨院儿与几个弟弟说话,听到祖父母回来的动静,便带着弟弟们出来迎接。谢太太听闻谢莫如在杜鹃院,也未说什么,只是命人叫了谢莫如来,一道去园中赏月。

  谢太太嘴上不说,心里其实是有些不满的,不过,谢莫如一句话便将谢太太的不满消解了去,谢莫如问,“太太可见着胡家姑娘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8章 中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