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生辰~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人哪,有一样厉害的地方就成。

  这是谢太太对谢莫如的感观。

  谢莫如有此一问,谢太太立刻将心中不满悉数放下,笑道,“宁荣大长公主只带了两个有诰命的儿媳,并没见到承恩公府的姑娘们。”她在宫里领宴也特意留了心。

  谢莫如扶着谢太太坐下,谢尚书也坐了,笑,“都坐。”大家便团坐一席,在亭中赏月。

  谢莫忧想,谢莫如怎么好端端的问起承恩公府的姑娘们了。她这心下还没思量出个结果来,谢莫如已对她道,“都说陛下将要立胡家姑娘为后,我问祖母,是好奇将来皇后是何风华。”

  谢莫忧“啊”了一声,惊讶不已,“胡家姑娘要做皇后?祖母,是哪位胡家姑娘,我认得吗?”谢莫忧出门也不多,但较谢莫如还是强些的,承恩公府的姑娘们,她还见过一两回。

  谢太太笑,“这也只是人们嘴里一说,不知是不是真的。陛下的心思,岂是咱们能知晓的。倒是下月胡家五姑娘及笄,也给咱家下了帖子,到时你们跟我一道去。”

  谢莫忧自然称好。

  谢莫如就这么直接坦荡的将胡氏女可能为后的事在谢府的丫环婆子面前说出了口,她姿态之自然,仿佛就是在随口说一件帝都流言。谢太太接话接的也很自然,因为在谢莫如说出口的一刹那,谢太太就明白了,是啊,反正谢家不打算角逐后位,说一说又何妨。

  因为无此野心,所以愈发从容。

  谢尚书心下暗暗点头,笑道,“这话在咱们家里说说倒罢,只是出去不许乱说,尤其在承恩公府,人家姑娘会害羞的。”

  谢莫忧嘴快,“祖父放心吧,我跟大姐姐都不是多嘴的人,我们就是跟祖母去参加胡家姑娘的及笄礼,我跟大姐姐同胡家姑娘也不大相熟,就是开玩笑也不会说这种话的。”

  “那就好。”谢尚书举杯,笑道,“今晚正是赏月的好时候,来,咱们一家人先喝一杯。”

  大家举杯饮了,作诗猜谜为乐。

  谢柏还教侄子侄女们猜拳玩耍,谢莫忧在猜拳上颇是伶俐,连赢谢莫如五局,谢莫如便连吃五盏酒,谢太太笑,“别吃醉了。”

  谢莫忧得意,“大姐姐要是吃不了可以先寄下。”

  谢莫如道,“这酒倒不醉人。”吃的是烫热的黄酒,秋夜吃一些,身上暖暖的。

  两人再接着猜拳,谢莫如就有输有赢了,到后来,谢莫忧喝得舌头都大了,管谢柏也不叫二叔而叫二猪了,把众人逗的了不得。直待三更夜深,方各回各院,各自歇了去。

  谢芝几个自然与祖父母一道,谢松送谢莫如回芍药院,谢柏送谢莫如回杜鹃院。

  看门的婆子知道谢莫如还没回来,也没敢睡,叫开门,谢柏道,“早些歇了。”

  谢莫如点头,待谢柏走了,方令婆子关门。此时,月上中天,谢莫如站在园中,天地静谧,月色皎皎,方氏所居正小院没有半分光影,想来方氏已是早早安歇了。

  谢莫如驻足片刻,转身回了秋菊小院。

  中秋一过,天气便一日冷于一日,唤了裁缝将各院的冬衣安排下去,衣料都是谢家自家出,男人的衣袍简单,便是有绣花也无外乎些绣纹镶边儿,繁琐的是女人的衣裙,挑好颜色花样,还要定衣裙样式。这些还只是出门穿的大衣裳,像屋里的常服之类,便是将料子分派下去,由各屋丫环来做。

  把这摊事儿料理清楚,谢莫如不忘提醒谢太太一句,“宋将军百日祭,想来江姑娘要去庙里做道场的。”

  过了百日,便出了热孝。但凡丧家,在百日祭时,寻常人家也会给亡人烧一把黄纸,宋家虽只剩江行云一个孤女,看江行云的性子,哪怕寄居谢家,也会在庙里做道场举行祭礼的。

  谢太太道,“也是,你不说我就忘了。”遂叫了李青媳妇过去三老太爷府上问一问江姑娘做道场的时间,到时尚书府也要送奠仪。

  谢太太又对素蓝道,“宋将军周年记得提醒我。”

  素蓝轻声应下。

  谢太太笑,“下月初三是莫忧的生辰,咱们娘们儿也摆酒热闹热闹。莫忧想如何庆祝,不妨跟我说。”

  谢莫忧笑,“我年纪小,倒不用特别庆祝。”

  谢太太问,“莫如说呢?”

  谢莫如道,“小辈的生辰,家里都有例,长辈不好惊动,不如就让二妹妹把她相熟朋友请来,岂不更加热闹。”

  谢太太也是这个意思,笑,“这也好。”自从宁姨娘失势,虽有她亲自照管着谢芝几个,奴才下人虽不敢慢怠谢莫忧谢芝姐弟,也不比从前殷勤了。故此,谢莫忧的生辰,还是得办一办的。既然要办,就办得热闹些才好。

  谢莫忧心里在也高兴,如今却是知道些分寸了,道,“我也没有特要好的朋友,不如就请三老太太那边儿的几位小姑,还有静妹妹过来,都是咱们本家,我们年纪相仿,就当借我这生辰的机会乐一乐。”

  见谢莫忧说的合适,请的也都是自家人,谢太太自然依她。

  到那一日,公中一份新衣裙新首饰与谢莫如生辰时是一样的,除了各府各院长辈另有所赐外,谢莫如送了谢莫忧两盆菊花,谢芝几个也有自己的心意送给胞姐。就是居丁香院的孙姨娘也做了针线给谢莫忧,谢莫忧依礼谢过。

  孙姨娘也有一份针线是给谢莫如的,满是歉意道,“我来的时日短,先前不知道大姑娘生辰,这是我闲来做的。”

  谢莫如道,“有劳姨娘。”虽说她生辰已经过了,但人家做都做了,不好回绝,接了之后交给丫环收着。

  孙姨娘对谢太太行一礼,回了丁香院。

  唯谢柏送的生辰礼,最让谢莫忧欢喜,谢柏裱了一卷苏不语的手书送谢莫忧,谢莫忧喜欢的爱不释手,让人去挂她屋里,待谢环谢珮来了,又带着她们去瞧,两人亦是羡慕的了不得。

  谢莫如见那手书就是上次她随谢柏去别院时苏不语写的那一份儿,那时她就知谢柏是给谢莫忧求的,不想现在才给谢莫忧。

  另外,受邀的谢环珮谢琪谢静都有礼物相送,江行云不便前来,也托谢环带了份寿礼给谢莫忧。

  谢环谢珮与谢莫忧在一起便是说衣裳首饰、胭脂水粉,还有帝都八卦。胡氏女将为皇后的八卦,谢环谢珮也听说了,问谢莫忧是真是假。

  谢莫忧道,“我也听说了,这种是真是假的谁知道,陛下还没下旨立后之前都是假的。”

  谢环道,“胡家是公府门第,论出身,胡家姑娘也是一等一了。”

  谢珮道,“还有呢,我听外祖母说,承恩公还是宁荣大长公主的驸马,这个月末及笄的胡家五姑娘,就是宁荣大长主与承恩公的嫡女,这样的身份,比一般的公府姑娘更加尊贵呢。听说这次胡家五姑娘及笄,帝都大半豪门都请遍了,可惜我是不得去见识一二了。”口气中满是遗憾,谢珮又问,“阿忧,到时你去吗?大嫂子有没有收到承恩公府的请柬?”

  谢莫忧道,“收到了,祖母说带我和大姐姐去。珮姑姑,你要想去,我去问问祖母,看能不能一道去?”

  谢珮满是惊喜,两眼晶亮的望向谢莫忧道,“那实在太好了!阿忧,就是不成,我也知你这情!”

  谢莫如素来话少,带着谢琪谢静两个吃果子,偶尔大家说个一句半句。

  女孩子们唧唧咕咕的说了会儿话,说书人便来了,大家便一道听女先生说书取乐,中午吃过寿面,又投壶游戏,直待天色将晚,谢环谢珮等方各自告辞了去。

  待傍晚,谢莫忧便把谢珮想一道去承恩公府参加胡五姑娘及笄礼的事儿与谢太太说了,谢太太笑,“你们都是同龄的小姑娘,既然珮姐儿想去,一道去见识见识也没什么不好。”便命李青媳妇过去与三老太太说,到时那府里哪位姑娘想一道去,只管提前过来尚书府就好。

  李青媳妇回来时带回两篓桔子,说是三老太太给的,谢太太命素蓝给各房分了分,牡丹院也有一份儿。虽说宁姨娘被禁足,该她的份例谢太太也从没少过她的,且她毕竟生了三子一女,这会儿失势,那些奴才也不大敢克扣。

  谢莫忧轻声道,“祖母,我给姨娘送过去吧。”

  谢太太看一眼谢莫忧,叹一声,“去吧。”

  谢莫忧行一礼,便带着丫环和桔子去了牡丹院。

  深秋将至,牡丹院里人少语稀,愈显萧索。自谢莫忧出生,这院子就是极热闹的,春夏秋冬,这是第一次让她感到萧瑟。

  宁姨娘见谢莫忧来的,欢喜的眼圈儿都红了,拉着闺女的的手上下打量着,咽下一声哽咽方问,“今天是你生辰,阿忧,你可还好?”

  谢莫忧也是眼中一热,险些落下泪来,与宁姨娘一并坐了,道,“我都好,姨娘不用记挂,这是三老太太那边儿送来的桔子,各院儿都有,这是姨娘的,我给姨娘送过来。”院里丫环婆子的人数依旧,却无端让人觉着清冷许多。

  宁姨娘拭泪,“替我谢谢太太,我辜负了她的心。”

  都这时候了,又不是刚被禁足那会儿,母女两个,便是抱头痛哭又有何用。再说,难得见闺女一次,宁姨娘也不肯哭了,细细的问闺女生辰如何过的,知道请了本家姑娘过来玩乐,收到的生辰礼也不少,宁姨娘就放心了,反是安慰闺女道,“你别担心我,我在院里清清静静的,也挺好。阿芝他们年岁小,你祖母有了年纪,你要多替你祖母分忧。就是大姑娘那里,也要好生相处,总是我对不住大奶奶。我因嫉妒才入魔障,先时与你说了不少疯话,如今回想,多么狭隘。你与大姑娘,即使不是一个娘生的,也是同父姐妹。我见识小,心眼儿也小,说句小见识的话,这世间,除了阿芝他们与你,就是大姑娘最亲了。都是姓谢的,同族之间还讲究同枝连气、守望相助,何况你们是同父姐妹。”

  “我被嫉妒蒙住了双眼,教了你许多错事,幸而老天有眼,我虽受了责罚,天可怜见,你没走上弯路,我心里就是欢喜的。”宁姨娘拉着闺女的手说了许多话,又从屋里拿出几身衣裳来,道,“大衣裳自有裁缝做,这是我闲来无事给你们姐弟做的常服,你带了去正好穿。”

  谢莫忧问,“姨娘衣食可周全,丫环婆子服侍的可还用心?”

  “都好都好。”是真的没人敢克扣宁姨娘,她先时受宠十来年,虽说一下子给谢莫如干掉了,谢莫如毕竟是女孩子,以后肯定要嫁出去的。但长房三子皆宁姨娘所生,将来难保宁姨娘没有翻身的那一日。再加上谢太太给牡丹院的份例依旧,谢莫忧姐弟几个也没在谢太太面前失宠,丫环婆子服侍倒还周全。

  母女两个说会儿话,见天色不早,宁姨娘心下难舍,却是不多留谢莫忧,摸摸闺女柔嫩的小脸儿,道,“这就去吧,太太还等着你一道用饭呢。你要想姨娘了,就来看看,只是也别总来。倘有难处,就跟你祖母说。这自己住一个院儿,院里丫环婆子的,心里要有个数……”

  啰里啰嗦的叮嘱了一堆,宁姨娘送谢莫忧到门口,直待谢莫忧走远,宁姨娘眼中的泪才落了下来。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39章 生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