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李樵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得势与失势,有时快的人心都反应不过来。

  就像年初还没什么人愿意理会谢莫如,如今不过半载岁月,谢莫忧与宁姨娘在牡丹院说了些什么,都有人自发过来告知谢莫如。

  不论宁姨娘这些话是真心还是作戏,谢莫如都未放在心上,倒是谢柏又买了两幅李樵的画送她,谢莫如细细赏鉴一番,问,“二叔,这是落枫山秋景么?可真美。”

  谢柏笑,“待我得了空,带你和莫忧去赏秋如何?”

  谢莫如笑,“自是好的。”宁姨娘失势,二叔对谢莫忧多了几分关心。

  谢莫如细瞧着这画儿,问,“二叔,苏才子和李先生现在如何了?”

  “他俩呀,活像上辈子的冤家。”谢柏叹气。

  谢莫如卷上画轴道,“我看苏才子性子活络,是个热情人,李先生也不像不讲理的性子,何况他们还是亲戚,怎么倒像有什么事儿似的。”

  谢柏道,“你怎么知道他俩是亲戚?”

  “我又不瞎。”谢莫如道,“他们模样那般肖似,定是有血缘关系的。”

  谢莫如将画轴系好,收在画筒里,道,“二叔既与他们交好,若是误会,二叔该帮着调解才是。”

  谢柏心下一动,把丫环打发出去,道,“我告诉你,你不要出去与人讲。”

  “二叔还信不过我,不要说我,就是我这院里的丫环婆子也没有会多嘴的。”细作她早撵走了。

  谢柏便说了,“其实他们之间也不是什么大事,苏不语是个热心肠,就像你说的,他性子活泼,爱与人交际,朋友也多。李樵则是沉默寡言,便是相熟的朋友也没几个,他是永安侯的庶子。这里还有一段公案,永安侯年轻时为人颇是风流,年轻时得一对双生美姬,那时他与苏不语的父亲苏大人相交甚深,便将这对美姬中的一个赠与苏大人。这对美姬十分命薄,都是在生产时难产过逝的。苏大人当时已有两位嫡子,苏不语出生后便跟着嫡母长大,苏夫人为人不错,从苏不语身上就能看出来了,你别看他左一本话本子右一本话本子的胡写,他十四岁便中了秀才,如今在国子监念书,后年秋闱便会下场。李樵的运道则远不比苏不语,永安侯那时还年轻,尚未承侯爵之位,亦未议亲,平常亲贵之家,鲜少有庶长子出生的。身为庶长子,这也不是李樵的过错,何况李樵自幼聪慧,天分惊人。但在他五岁时,曾祖父过生辰,李樵送了一匹唐三彩的小马给老侯爷。”

  听到这里,谢莫如都不禁大惊失色,脱口道,“这怎么会!”唐三彩是唐时人常用的随葬品,没听说生辰送这个的。

  谢柏叹,“这就说不清了,但当时曾祖父过生辰,他送这等不吉之物,当下便把曾祖父气懵了。人要走了背字,真是步步皆背,谁晓得老侯爷接着就病了,一病不起,没俩月就去了。自此李樵大不孝的名头儿算背身上了。他在国子监苦读,文章较苏不语更出众,但国子监的先生都对他言,他再如何的锦绣文章也无用,将来春闱如何会录取他这等大不孝之人。不要说春闱,去岁秋闱,他果然未在榜上。主持秋闱的礼部侍郎秦川就直接说了,不是他文章不好,是国朝以孝治天下,故此不录。”

  “要说苏家与李家,并无亲缘。不过,苏不语生母同李樵生母是双生姐妹。李樵在永安侯府十分艰难,早便住在国子监,去岁自国子监出去,就搬到了乡下庄子里。苏不语几次想帮他,但秋闱后李樵性子越发孤拐,苏不语也不是有什么耐心的人,自然越发僵持。”谢柏说着又是一叹。

  谢莫如良久无言,半晌方道,“二叔与李先生相交,想也知道他是被人陷害的。”一个五岁的孩子,他知道什么是唐三彩么?他知道唐三彩是随葬之物么?

  谢柏道,“是啊,我少时,遇父母寿辰,嬷嬷也会替我备份寿礼,说是小孩子的孝心。这礼,合不合适,自有嬷嬷把关。我五岁时,连唐三彩是什么都不晓得,如果有人哄着我让我送,估计我瞧着五颜六色的小马很好看,也就送了。”永安侯府这事,哪怕事由寿礼而起,但就此便说李樵是大不孝,实在过了。

  谢莫如道,“我不信只有二叔一人知李先生冤枉,可为什么没人说句公道话呢?”

  谢柏无奈,“你我皆知,这事定是出在永安侯府内闱不宁。永安侯尚文康长公主,这是今上胞妹,太后爱女,永安侯府尚不肯替李樵说句公道话,外面谁还会说呢?除了李樵,永安侯还有三位长公主所出嫡子。哪怕永安侯不是尚的公主,便是平平常常的正妻,难道为了一个庶子就置三个嫡子的生母于不顾么?”

  “如果当时重惩李先生身边服侍之人……”这种法子,永安侯府肯定也用了,果然,就听谢柏道,“永安侯杖毙了给李樵准备寿礼的嬷嬷,仍是流言汹汹。”

  好不恶毒的心机!

  用这样的心机,只为了对付一个五岁的孩子!

  谢莫如道,“如果长公主肯出面替李先生辩白,也不是没有希望。”

  谢柏道,“世间最可怕的就是妇人的嫉妒。”

  谢莫如挑眉,“原来嫉妒还分男女。”

  谢柏讪讪,继而正色道,“我想着,待我大婚后,看有没有机会,毕竟事情也过去多年,长公主总不会现在还容不下李樵吧。”

  谢莫如明白二叔的意思,是想着大婚后能不能请宜安公主出面探一探文康长公主的口风。

  想到李樵的时运,谢莫如叹口气,她也没什么办法,略一思量道,“要是想缓和苏才子与李先生之间的关系,我倒是有个法子。”

  谢柏知谢莫如性子端谨,她的话一出口,素来是有几分把握的。谢柏忙问,“什么法子?”

  谢莫如道,“二叔买一套《人间记》给李先生送去。”

  “就这样?”

  “对。”

  谢柏再问,“这可有什么说法儿?”

  谢莫如不肯多说,只道,“二叔先试试,我也不知道有用没用。”

  谢莫如的话,谢柏还是有几分信的,第二日就打发小厮买了书骑马出城给李樵送了去。

  待谢柏得了苏不语的谢礼,已是重阳后的事儿。谢柏岂肯无功受禄,将苏不语的谢礼给了谢莫如,笑道,“苏不语说了,不知道是你出的主意,待他寻子小姑娘喜欢的东西再来谢你。”

  谢莫如倒不是为东西欢喜,她是为自己法子有用高兴,笑道,“苏才子热情直率,李先生时运不济,他们能和好再好不过。”

  谢柏请教谢莫如,“苏不语写的那种神神道道的东西,我一个字都看不下去。想来李樵也不没看过,如何一看就同苏不语缓和了。”

  谢莫如并不卖关子,老实说道,“其实上次二叔带我去庄子上,我就注意到苏才子身上衣裳华美不说,从头到脚皆细致周全,就知是有人特意用心为他打理的。那天又听二叔说苏不语颇具才干,再看他的性情,一个人,只有自幼顺遂,颇受家中关爱,才会养出苏才子这样的性子。依苏才子的成长经历,不该写出《人间记》这样的话本子来。”接着谢莫如便将《人间记》的内容与谢柏大致讲了讲,“写话本子的人,多少总会在细节上影射自身。可看这本苏才子的《人间记》,书生名媒正娶的是蛇妖,心爱的桃花妖香消玉陨,这说的是谁,总不是苏才子自己吧。要是我想的不错,苏才子是在为李先生不平。我能看出来,二叔特意把这套书给李先生送去,李先生自然也能看出来。”

  “二叔说李先生性子孤拐,那可能是他经受过太多的挫折与不公。多少人知道他是被陷害方背此恶名,这些知道的人,有惋惜,有冷漠,也有幸灾乐祸,厚道的人说一声不公道,冷漠的人什么都不说,幸灾乐祸的人会讥笑于他。只有苏才子为他写了一本荒诞的人妖传奇,人情冷暖,想来李先生都尝遍了。到李先生现在,虚情假意都难,何况有人为他愤怒至此。苏才子不是李先生的知己,却是真真正正关心他的人。李先生以往不见得不知道,或许是性情原因,或许是担心自己的名声拖累苏才子的名声,方与他疏远。苏才子性子直接,李先生啊,他看到这话本子定会急急的跑来找苏才子,让他不要再写下去了。不然,倘文康长公主迁怒苏才子,李先生还不内疚死啊。”

  谢柏听得又是叹又是笑,道,“莫如你实在洞察人心。”

  谢莫如道,“二叔不爱看这些话本子罢了,你要看了,你也能猜到。”

  谢柏不受此奉承,道,“我哪里猜得出这些妻妾的事情来。”他素来不在这上头留心,谢柏道,“总之多谢你。”

  谢莫如认真道,“二叔对我好,我自然对二叔好。”她有今日,多赖二叔相助。

  谢柏莞尔,谢莫如聪明绝顶,但又时常说出这样直言直语的话来,想也有趣。

  倒是苏不语李樵这对血缘上的表兄弟十分客气,苏不语送了谢莫如一只小松鼠给她,李樵画了一幅山水图托苏不语带给谢柏,谢柏一并转交谢莫如,谢莫如笑,“这回是不花钱的画儿。”

  谢柏摸摸谢莫如的头,“恐怕以后李樵都不好收画钱了。”

  叔侄两人玩笑一句,转眼已是胡五姑娘及笄之礼。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40章 李樵》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