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帝心若何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穆元帝身为他爹唯一的子嗣,哪怕是生在皇家,童年生活都是甜美的不像话,并不是说物质供应,穆元帝身为他爹唯一的儿子,叫穆元帝说,他在父亲这个身份上的付出,亦远不如他爹。

  尤其儿女们少时还好,如今年岁大了,想的也多了,穆元帝想的就更多一些。

  像文康长公主说的,李宣才十四,这个年纪,虽然穆元帝也不大看得上李樵,但李宣若是把李樵当仇人啥的,穆元帝也会考虑一下这个外甥的心胸。哪怕李世民在玄武门把兄弟都干掉了,也不见得就是生来辣手。一个人,成长为辣手不可怕,但要生而辣手就让人不寒而栗了。

  李宣的做法,符合他的年纪与性情,并且,上位者欣赏这种性情。

  多好啊,小小少年,温良恭俭让,以后才好为国尽职尽忠。

  穆元帝对外甥感观不错,不由多问了句,“鲜少见阿宣进宫,他在忙什么?”

  文康长公主道,“这不是北岭老头儿来了么,在听北岭老头儿讲书。我看念书念多了也没用,倒念方了脑袋。”

  穆元帝一笑,“你这嘴,北岭先生的学问,举国数一数二。”

  文康长公主啧啧两声,明明白白的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李宣正与谢莫如一道喝茶。

  当然,还有李樵、谢柏、苏不语在场。

  准确的说,是李宣李樵兄弟过来尚书府拜访谢柏,正巧苏不语已经先来一步。谢太太这把年岁,最喜欢这些伶俐又出息的少年们,苏不语又是个嘴巧的,何况他写的话本子阖帝都都是有名的,谢太太说来还是他的戏迷,又有谢莫语这个祟拜者,苏不语没片刻工夫就把这祖孙两个逗的笑声不断。谢柏都有些看不下去,忙叫着苏不语去他院里吃茶了。

  谢柏顺便就把谢莫如叫走了,看苏不语与谢莫如说话的模样,就知道这俩人不是一般的熟。谢太太心下感叹,谢莫如平日里神人不理,都是你找着她说话的性子,这交际功夫怎地这般出众?

  谢太太还没感叹完呢,李宣李樵兄弟来了。平日里,尚书府与永安侯府交情平平,不过,谢太太也是听说过这兄弟二人的。李宣有个侯爷爹、公主娘,凭这身份在帝都风评也不能差了。李樵也是大有名声,主要是名声太臭。倘是李樵自己来,谢太太都有点儿不知道怎么招待他。好在今日与李宣同行,谢太太一看这架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然一视同仁。李家兄弟二人不过略施一礼,谢太太就命丫环带着兄弟二人去苍柏院了。

  就这么,大家一道在苍柏院煮茶吃。

  谢家的茶不坏,李宣擅茶道,行止间那份儿贵公子的雅致自不必提,茶煮的也委实好。

  大家一面吃茶,一面说些闲话,如今帝都的大热门就是北岭先生讲学的事了,苏不语道,“过了这新鲜景儿,去听课的豪门贵胄少了,现在不必听课票了。莫如妹妹,你要还想去听北岭先生的讲学,尽可去,方便的很。”

  谢莫如放下手中核桃大小的紫砂小盏,“我念书有限,就是去了,估计也听不大懂。再者,我对经书没什么兴趣。”

  苏不语道,“你那天难不成是特意去给九江占位子的?”上下打量李九江,与李宣道,“这小子长得也一般啊。”

  李宣好脾气笑笑,给谢莫如续上茶,道,“大哥是不比不语你国色天香。”

  苏不语白眼,“你可以夸我貌比潘安。”再问谢莫如,“莫如妹妹,你不会神机妙算到这份儿上吧?”

  谢莫如坦诚相告,并不居功,道,“其实那天我是去看北岭先生的。”

  苏不语不解,“北岭先生有什么好看的?除了学问当世称雄,相貌也就是个寻常老头儿样儿吧。”因为帝都不少闺秀是先对苏不语的话本子疯狂,继而对苏不语的美貌疯狂,故此,苏不语看人,亦是先看学识,再看美貌……

  “看看是不是异人有异相。”

  “倒看不出妹妹还有这般童趣。”玩笑一句,见谢莫如不愿多说,苏不语转而道,“我听说国子监想请北岭先生留在国子监讲学,翰林倒是想北岭先生入翰林院。就不知北岭先生会不会留下来了?”两处衙门都不错。

  李宣道,“北岭先生尚未入宫讲筵。”做官得先经过他舅的许可吧。

  苏不语不以为然,“这就是在抻着啦。”

  “抻着?”李宣望向苏不语。

  苏不语把空杯子往前一举,李宣只得给他也续一盏香茶,苏不语摆了一番架子方道,“这还不简单,北岭先生虽是白身,可三十年前,太\祖皇帝三顾茅芦都没请得动他。如今他在学术界的地位,南薛北岭,把他放在薛帝师之下,大部分是因为薛帝师的身份,俩人要真比学问,说实在的,薛帝师到底比北岭先生年轻三十来岁呢,哪怕薛帝师天纵英才,毕竟差了三十年的时光,我看薛帝师不一定比得过北岭先生。北岭先生是学术界的泰山北斗,受邀来国子监讲学,那是北岭先生身为大学问家传道授业的美德。可要说入朝为官么,则是另一码事,北岭先生当然得抻一抻啦。这抻的呀,既是地位,也是身份。”说完,一盏香茶饮尽,又递到李宣跟前。

  李宣道,“先等会儿,我再煮一壶。”真看不出苏不语竟是个牛饮货色。

  谢柏笑,“不语虽废话多了些,也有些歪理。”

  “什么叫歪理,我这叫话糙理不糙。”苏不语道,“要我说,老人家想讲学就讲学,官么,做不做真无所谓。可也得给朝廷些面子,大家你好我也好,日子才能好。”说完之后,他不忘道一句,“你说是吧,莫如妹妹?”

  谢莫如道,“要看北岭先生自己的意思吧。”

  “咱们这不是先分析一下么。”

  “北岭先生会来帝都,总是有原因的。”

  “什么原因?”

  谢莫如摇头,“不知道。”

  李樵开口道,“与前朝有关。”

  谢莫如心下一动,立刻露出恍然之色,就听苏不语瞪圆了一双光华潋滟的桃花眼,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道,“北岭先生不会是想造反吧?”

  谢柏险摔了手里的茶,摇头叹道,“苏不语啊苏不语,你也就是写话本子的脑袋了。”

  李宣忍笑,学着苏不语先时说谢莫如的话,“不语兄,倒看不出你还这般风趣啊。”

  苏不语智商归位,讪笑,“一提前朝,我就给想偏了。”转移话题最好的法子是,发起一个新的话题,苏不语就问李樵了,“九江,你是不是有什么小道消息啊?”

  李樵道,“这种事,无须小道消息。你刚不是说太\祖皇帝当年三次延请,北岭先生忠臣不侍二主,终是离开帝都城。当初是因对前朝的忠贞离开帝都,这些年,北岭先生都未回来过,如今回来,最大的可能就是事关前朝了。”

  “这话在理。”苏不语连连点头,“可到底是什么事呢?”

  “最大的可能是朝廷要修前朝史书。”李樵道,“除了此事,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样的事能触动北岭先生了。”

  苏不语忽地“扑哧”一笑,“不,还有一事肯定也能触动北岭先生。”见大家都瞧向他,苏不语笑,“要是我早生个三五十年,当年一准儿能把北岭先生留下来。只要跟北岭先生说,你要敢走,立刻把前朝皇帝的坟挖了,北岭先生肯定不走了。”

  大家对苏不语的话反应都是:……

  唯谢莫如颌首,“这也是一种法子,要是朝廷说给前朝皇帝修整下皇陵,祭一祭前朝皇帝。北岭先生会来帝都,也就不稀奇了。”

  苏不语立刻表示,“莫如妹妹就是我的知音哪,每每总能说出我的心声。莫如妹妹,我就是这样想的!咱们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诸人罕见的心有灵犀:个臭不要脸的!

  苏不语十分怀疑,“陛下真能去祭前朝皇陵?”

  谢莫如笑,“祭与不祭,都是做给活人看的。还是修史的可能大一些,如今天下承平,前朝史料整理编撰,倘能有北岭先生这样的大儒相助,自然事半功倍。”

  苏不语道,“要北岭先生真能留在帝都,也是我们儒生之幸。”

  谢莫如笑一笑,不考虑其他,她却是觉着,北岭先生回北岭比在帝都好。先不说北岭是江北岭的老家,就是论人文环境,北岭更需要江北岭这样的大儒去传播学问。而帝都,能人太多,多一个江北岭不过是多几分热闹,少一个江北岭亦无伤大雅。

  大家说一回江北岭,叙些闲话,天色不早,李家兄弟起身告辞。谢柏苦留不住,苏不语笑,“下次休沐我做东,去我家庄子上,咱们打猎去!莫如妹妹,你会骑马,还不会马上射箭吧,到时我教你。”

  谢莫如笑应,与谢柏一道起身相送李家兄弟与苏不语。

  李樵步子缓慢,落在后面。谢莫如走的也不快,李樵自认不是个拘泥人,他这次来谢家,倒不是为了来喝茶闲话,他主要是想亲自来,过来跟谢莫如道一声谢。可话到嘴边,不知为什么,就有些说不出口。不是碍于面子不好说,是觉着这话说出来倒显生分。

  李樵发誓,他秋闱时也没这般紧张过,先悄悄在袖管里握一握拳,咬一咬牙根,李樵控制住面上的淡然,道,“不知要如何开口。”

  谢莫如笑,“先生已经开口了。”

  李樵“呃”一声,道,“我号九江居士,朋友都叫我九江。我年岁与不语相仿,姑娘一直叫我先生,倒显着我比不语还长一辈似的。”

  谢莫如点点头,从善如流,“九江。”

  李樵终于放松了些,他实在没有太多单独与女孩子相处的经验,李樵道,“谢姑娘,总之要谢谢你。”

  “没什么好谢的。”谢莫如道,“你也知道我的处境,你坐我让出的位子,终是担了风险。”

  李樵一笑,“如果怕风险,我就不会来帝都了。”我有血亲,有朋友,但你是第一个将自己的位子让给我的人。

  “我明日要去拜访北岭先生,姑娘若有事,与我直说即可。”李樵解释道,“我不是要还姑娘人情,是觉着如果有能帮到姑娘的地方,便如当日姑娘帮我一般,义不容辞。”

  谢莫如笑,“叫先生看出来了。”她那天真不是去给李樵占位子,事实便如她所说,她主要是为了看一看传闻中的北岭先生,让位子什么的,完全是顺带而为。

  李樵笑,“姑娘光明磊落,有话直言,我方能猜度一二。”谢莫如特意去见江北岭,总是有原因的。

  谢莫如有些明白为何她二叔热衷于为李樵恢复名誉了,谢莫如道,“九江只管安安心心的同北岭先生请教学问,我其实,没什么要跟北岭先生说。”

  李樵有些讶意,皱眉思量,想着谢莫如是不是不信任他,不然,谢莫如亲自去国子监去看北岭先生,总会想做些什么的吧?又或者,他受谢莫如天大人情,要是他说些什么,使人容易联想到谢莫如身上?再或者,谢莫如是真的没什么要跟北岭先生说的。李樵一时未有准确判断,谢莫如已道,“要是北岭先生谈及帝都,九江兄可以不说话,但说的话,最好说些劝北岭先生留下来的话。”

  李樵看谢莫如神色淡淡,不禁问,“北岭先生留在帝都对姑娘有利?”你这模样可不像希望北岭先生留在帝都的样子。

  谢莫如仍是冷冷淡淡,“我一无所有,北岭先生留与不留,同我无干。是朝廷,希望北岭先生留下来。”

  李樵这才明白,原来这小小少女在指点他,帝心若何。

  李樵未再多说,与李宣告辞而去。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63章 帝心若何》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