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好处~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出使西蛮就在眼前,谢柏多歇在公主府,宜安公主与谢柏夫妻关系不错,很为谢柏收拾了许多远行物什。还想着派个稳重侍女在一畔服侍,谢柏笑,“千里迢迢的,女孩子柔弱,不必带侍女,有小厮服侍即可。”

  宜安公主道,“我只担心小厮粗心。”

  谢柏笑,“我一大老爷们儿,有什么要紧。”

  宜安公主便不再坚持,小夫妻离别在即,自然有许多私房话要说。宜安公主是不放心丈夫出远差辛苦,谢柏则有些不放心宜安公主的政治素养,谢柏道,“我这一去,至少两月。倘你有难以抉择之事,只管去同母亲讲,或者问莫如,都可以。”

  宜安公主与谢太太的婆媳关系是很不错的,只是,她对谢莫如很有些敬谢不敏的意思。不过,丈夫这般说自是关心于她,她性子柔顺,柔声应了。

  谢莫如对宜安公主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除了觉着宜安公主自小长在宫廷,却完全没有应有的政治眼光外,宜安公主对她也就是个路人甲。当然,比路人甲强,宜安公主是她二叔的媳妇,但也仅止于此了。

  尤其宜安公主带着谢莫忧去承恩公府参加春宴,谢太太谢尚书不说什么,谢莫如更是事不干己不开口,不置可否。

  谢柏给谢莫如送了一些峨嵋山茶,谢柏笑,“公主喜欢吃这茶,宫里赏赐不少,公主原说要差人送来。我正好过来,就一并带过来了。”

  谢莫如道,“这茶以前听纪先生讲过,咱们府上倒不常饮。”新茶用外锡内金的小茶罐盛放,谢莫如打开一罐,闻了闻,命丫环去泡来。另指了一罐尚未开封的道,“给纪先生送去。”又对二叔解释道,“纪先生是教我与莫忧的女先生。”

  谢柏颌首,尊师重道原是应当。他家里不缺东西,缺的是子弟这份儿眼力与做人的周全。

  谢柏道,“我这就要去西蛮,年前借的书该早看完了,明日我正有空,不如一并去翰林院把书还了,你要再借新书,也无妨。”

  谢莫如自然称好,一时紫藤捧来新茶,叔侄二人共品新茶。

  谢莫如对茶也就那样,她自来衣食不缺,在这上面的欲望并不强烈。她另有其事,问谢柏,“二叔,城里可有关于平世子的新鲜事儿?”

  谢柏素日事忙,哪里会关注平国公世子,想了想,道,“平国公世子啊,上次给北岭先生送了回假画,便不大见平世子出门了。”

  谢莫如点点头,“看来是受了责罚。”

  谢柏见谢莫如格外关心平国公柳家的事儿,不禁提醒她,“平国公府庶强嫡弱,在帝都不说人人皆知吧,也不算什么机密事。但有一样,你心里有数,平世子的生母平国公夫人王氏出身先宁国公府,宁国公府当年陨落,跟英国公脱不开干系。后来今上亲政,方正先宁国公之名。”换言之,英国公府方家与宁国公府王家,那绝对是血海深仇。

  谢莫如眉毛都未动一根,道,“今上既为宁国公府正名,怎么如今已不闻宁国公之名呢?”帝都公门侯府,现在早已没有宁国公府。

  谢柏深看谢莫如一眼,谢莫如忽心生不妙,果然,就听谢柏道,“据闻当年宁国公府满门抄斩,后来今上命人去寻宁国公府后人,男丁不存,便将宁国公府爵位彻底收回。”

  谢莫如点头。

  第二日,谢莫如与谢柏去翰林院外书馆换书。

  翰林院在搞土木工程,谢柏进去见一处馆阁围着布幔,似有工人在施工,有熟悉的同僚过来打招呼,谢柏不由问,“这是在做什么?”

  那同僚笑,“北岭先生有批前朝典籍要捐献,掌院大人交待将东简馆收拾出来,盛放北岭先生捐的典籍。”

  谢柏辞了同僚,带谢莫如去外书馆挑书。

  谢莫如心道,看来今上的确是要修前朝史了。

  谢莫如这次一下子挑了六本书,谢柏替她拿着往外走,见有人眼光颇有深意。谢莫如只作未知,轻声道,“我看不久就得有人面谏二叔,让您以后别带女孩子来外书馆了。”

  谢柏笑,“不用理。”人活呢,哪里能少得上是非。他心中有数,岂会在意这些闲言碎语。

  谢莫如一笑,与二叔回家的路上还在书铺子里买了一套北岭先生的著作,谢莫如问店家掌柜,“有没有薛帝师的书?”

  店掌柜自书铺子最里头寻出几本薛帝师的书来,相较于北岭先生著作的醒目位置,谢莫如不禁道,“你这掌柜也忒势利了,怎么,北岭先生正当有名声,就把他的书摆这最好的位置。薛帝师的就随便掖什么犄角咯啦!”

  掌柜见这叔侄二人皆衣饰不凡,外头又有车马仆从相随,便知这二人是极有身份的。不过,能在帝都开起这偌大书铺的,自然也不是寻常人,掌柜更是极会说话,一团和气的笑道,“南薛北江,两位先生都是受人敬仰的大学问家。只是,近些日子,买北岭先生书的人更多些,就多摆了些出来。薛帝师的书,咱们也是一样一样好生供奉着呢,不敢怠慢不敢怠慢。”

  谢莫如命掌柜将书包好,道,“倘我是你,立刻竖一牌子出来,把南薛北江的名号竖起来。论官身,薛帝师身份更在北岭先生之上,如今北岭先生正有名声,北岭先生的书,不用吆喝也卖得好。你是生意人,当借北岭先生之名把薛帝师的名号打出去,如此,由北岭先生的书带一带薛帝师的书,你生意岂不更好。”说完,命下人结账,就与谢柏离去了。

  谢柏都觉着,倘若不知薛帝师曾为今上亲政第一大有功之臣,还得以为谢莫如与薛帝师有啥了不得的私交,或者谢莫如对薛帝师如何敬仰呢。

  谢莫如就有这样的本事,你从她做的事中,完全看不出好的喜好与目的。

  出使在即,谢柏索性不再琢磨谢莫如怎么突然对着个书铺子掌柜这般赞誉薛帝师,而是征得谢尚书的同意后,介绍谢莫如给高先生认识。高先生是谢府的幕僚,年岁大了,发须皆白,跟了谢尚书许多年,似这般幕僚,谢家都会管着给养老送终的。谢柏同谢莫如道,“我这一去西蛮,至少得两个月才能回来。外头的事,母亲有些不大知道。你有什么事,若父亲不在家,倒可跟高先生商量。”

  谢莫如知谢柏心意,一笑应下,道,“二叔一路也要小心。”

  谢柏摸摸她头,“放心。”

  谢柏离开那日,阖家送他到大门口,谢太太眼睛微红,拉着儿子的手絮絮说了许久,直待李樵李宣兄弟过来,谢太太方恢复了些往昔贵夫人的雍容,也叮咛了李樵几句,无非是“路上小心,守望互助”之类。谢莫如看李樵身边跟着几位四五十岁的家仆,便心中有数了。

  李樵望谢莫如一眼,与谢柏辞别了谢家人,就此上马去与使团汇合。

  李宣受谢太太之邀去谢家坐了坐,同谢莫如道,“北岭先生这就要去宫里为陛下讲筵了。”

  谢莫如心下一凛。

  北岭先生进宫为陛下讲筵,旁听的自然不只皇帝陛下,连带着有头有脸的大臣们也会在一畔旁听。谢莫如跟谢尚书打听,“北岭先生学问如何?”

  谢尚书不吝赞叹,“名不虚传。”

  谢莫如并不大关心江北岭的学问,江北岭倘没两把刷子,当年那么多前朝降臣,太\祖皇帝怎么就偏偏三番四请的请他入朝做官呢。谢莫如真正关心的是,“祖父,北岭先生会留在朝廷做官么?”

  谢尚书笑,“陛下有赐官之意,北岭先生拒绝了。”

  谢莫如道,“恐怕没这般容易。”

  谢尚书笑意不变,却是点谢莫如一句,“这就不关咱们的事了。”

  谢莫如明白谢尚书的意思,北岭先生的学问自是没的说,但是,北岭先生入朝为官什么的,不见得是人人愿意见到的事。如谢尚书,未表现出明显喜恶,但这未表现出明显喜恶,本身也是一种姿态了。没有恶,但也不是喜。

  朝中有谢尚书这般立场,自然也有亲自请北岭先生入朝的宁祭酒的立场。

  宁祭酒同北岭先生说了陛下欲修前朝史的事,恳切道,“先生曾与家父同殿为臣,不论公心还是私义,主持修前朝史之事,非先生莫属。”

  北岭先生道,“你一番好意,只是,老朽年事已高。伯卿,祭过前朝末帝,老朽就要回去了。”

  宁祭酒道,“先生便是无意俗事,既来帝都,多讲几堂课,开启民智,亦为先生传道授业之根本。何况先生捐的书籍,翰林院已经在整理了,先生,多年不来帝都,多住些日子吧。”

  宁祭酒没一句不体贴,殷殷相留,北岭先生刚来帝都不过一月有余,尚有些许事要做,便点头应了。

  宁祭酒的办法很简单,北岭先生已无凡心,但,老先生膝下儿孙众多,到老先生这个年岁,重长孙都要娶媳妇了。翰林要整理老先生捐献的书籍,宁祭酒与翰林徐掌院交情不错,便荐了北岭先生的孙辈名叫江竹的一道整理。因是北岭先生捐献的书籍,有江家人跟着一道整理,原也是情理之中。

  高先生与谢莫如说及此事时,谢莫如一句话没说。高先生有些不解,道,“大姑娘因何如此关心北岭先生留朝之事?”北岭先生是否留在帝都,说句老实话,同谢家关系不大。

  高先生是谢柏亲自介绍给谢莫如认识的,谢莫如也未客气,便请高先生为她关注北岭先生留帝都之事。高先生有问,谢莫如道,“我只是好奇,北岭先生是否会留在帝都。”

  “依大姑娘看呢?”

  “入朝为官不大可能,但,留在帝都则不好说。”谢莫如叹,“人都有弱点,如北岭先生,他老人家视名誉为性命,其子孙可能另有打算,也说不定。”宁祭酒的确准备充分,估计已将江家上下都琢磨透彻了。

  高先生道,“三年无改于父道,可谓孝矣。”倘江家子孙是这等眼皮子浅的,高先生都得为江北岭道一声可惜了。江北岭风骨为世所称著,只要江北岭在一日,江家子孙最好不要出仕。待江北岭近身,再出仕则无妨。若江北岭还活着,其子孙便迫不及待的入仕,当真是可鄙可叹了。

  谢莫如深以为然,“先生说的是。”

  高先生亦得对谢莫如另眼相待,怪道谢尚书与谢柏引荐两人相识,高先生年迈,不然,倘年轻时让他听从个小女孩儿的差谴,他说不得要拂袖而去。不过,谢莫如身份又有不同,这是大长公主留下的唯一血脉后代。要论相貌,谢莫如与大长公主并不相似,但,高先生就是觉着谢莫如的手段心性,无一不像极了那个可怕的女人。

  其实,谢莫如做的事并不可怕,相反,谢莫如做的大都是利己利人的事,她鲜少去破坏,大多时候是成全。能帮的人,她不吝于出手相助。但,你要把她当成烂好人,那就错到姥姥家去了。更多时候,谢莫如乐于知道一些帝都的消息又很少做什么,不过,一旦她出手,必然一击得中!

  譬如,谢莫如又问,“平世子又在国子监去堵北岭先生么?”

  高先生叹,“这位平世子也是个神人,他送北岭先生一张假画,北岭先生并未说什么。平国公嫌他丢脸,将人打了一顿。这平世子却是横了心的要拜北岭先生为师,北岭先生在国子监讲学,他便每天去国子监外守着。”

  谢莫如道,“帝都也只传世子有些发憨的消息,并没有什么恶言恶行,可见人品不会太差。”

  高先生道,“平国公二子二十五岁即中春闱,今年二十八岁,为翰林院修撰,虽不及咱家二爷,也是极出众人物了。”

  谢莫如感叹,“难怪平世子一定要死要活的要拜北岭先生为师了。”平国公世子的危局还在于,柳二公子非但自身学识能力都不差,而且,柳二公子的娘当初可是按正室规矩抬进平国公府的。说来这又是一桩旧事,平世子的生母平国公夫人王氏出身前宁国公府,当年宁国公府为开国四公宁平英卫四公府之首,但今上登基后,宁国公府给英国公府干掉了。王氏身为出嫁女虽免于牵连,可平国公府胆小怕事且无情义,硬生生的强迫王氏下堂后,续娶了柳二公子与柳妃的亲娘虞氏。虞氏当年是做为正室进的门儿啊,谁晓得后来今上亲政给宁国公府平了反,王氏当年下堂就是受娘家连累,如今娘家恢复名誉,平国公府没法子,又把王氏接了回去。就这么着,虞氏这按正室规格娶的国公夫人一下子成了二房,柳二公子柳妃由嫡出,一下子成了庶出。

  叫谁,谁能心服啊!

  尤其,倘平世子真是天纵英才,那柳二公子服也便服了,偏生平世子除了早生两年,啥啥都比不得柳二公子出众。但,嫡庶有别,长幼有序。关键是,柳二公子虽强平世子百倍,但,嫡母王氏可不是吃素的。当初娘家倒台,夫家无情,王氏下堂多年都能隐忍活下来,这就不是个寻常妇人。待娘家宁国公府平反,平国公府接她回去,宫里胡太后也宣王氏进宫予以抚慰,王氏什么都没说,就提了一件事,“臣妇离府多年,乍然回府,无事可忧,唯忧一事。”忧的就是儿子的世子之位。

  王氏把话直接说到胡太后跟前了,平国公牙根痒痒的第二日就上了给嫡长子请封世子的奏章,穆元帝一个准字落下。平国公府世子之位就落到了王氏亲子,如今的平世子的头上。

  有这么一位亲娘,平世子甭管多不招平国公待见,他的世子之位都是稳如泰山。

  不过,也可能并没有外人看上去那般稳固,不然,王氏何以让儿子一定要拜江北岭为师呢。

  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如同谢莫如等人为李樵谋北岭先生之事,王氏打的是同一个主意。只是,平世子才能远逊李樵,先前送礼又出了丑,王氏怕是没好法子,才用了这“精诚所致,金石为开”的办法——让儿子在国子监外苦等。北岭先生一日不应,便等一日。两日不应,便等两日。

  王氏与平世子不可谓不用心,不过,谢莫如觉着这种法子是没用的。

  一则,这是诚意诚心,但,同时有没用以身份相逼的意思?二则,北岭先生并非常人,当年太\祖皇帝亲自登门请他入朝为官,北岭先生不愿意就是不愿意。

  谢莫如的法子很简单,她只是在随谢太太赴宴时见了平国公夫人王氏一面,告诉了王氏一件事。郊外西山万梅宫原是前朝明月公主所建,万梅宫前面有一株梅树,是当年薛东篱与明月公主一道手植。后来明月公主过身,薛东篱住在万梅宫,一直到去逝。

  而江北岭,正是薛东篱的高徒。

  这段典故,并不是秘密。王氏也知道万梅行宫原是前朝明月公主所有,但再多的事情,她便不及谢莫如知道的这般细致了。

  王氏能为儿子夺来世子之位,自然不是凡品。谢莫如将此事一说,她立刻明白其中关窍,倒有几分奇异的望向谢莫如,道,“谢姑娘为何帮我?”

  谢莫如道,“谈不上一个帮字,只是给夫人提个醒儿罢了。”

  王氏已年近五旬,不要说同谢太太这般一辈子养尊处优的贵夫人比,过于坎坷的经历让王氏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苍老些。王氏轻声道,“我总记着姑娘的好。”她亦知晓柳妃在胡太后跟前挑唆的事,谢莫如没理由喜欢柳家,但谢莫如行事的方式别出一格,她显然深知平国公府嫡庶之争,不过,谢莫如并没有挑唆什么,而是直接给她与她儿子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

  实在太宝贵不过。

  当年,刘邦欲废太子刘盈,吕后求策于留侯张良,为太子刘盈请来商山四皓辅佐。刘邦废太子之意乃歇。

  平国公不是刘邦,但她母子的处境不会比当年的吕后刘盈好到哪儿去。

  她的儿子实在太需要一个能亲近北岭先生的机会。

  平世子在国子监苦侯未能得北岭先生青眼,数月后,北岭先生去万梅林祭奠先师,见到在那里打理梅树的平世子。他老人家自然知道平世子屡献殷勤是别有用意,此次,祭过先师,北岭先生却是不吝于同平世子好生说了几句话。就像谢莫如对平世子的判断,这人有点儿笨,但品性并无瑕疵。

  北岭先生依旧未收平世子为徒,不过,平世子得了北岭先生的青眼也是真真儿的。

  平世子自己这辈子是有限了,王氏便时常让儿子带着孙子去北岭先生府上请教,一时间,人们对平世子的印象也大有改观。

  而高先生,此时终于明白,谢莫如为何这般关注北岭先生留帝都之事了。

  北岭先生不过刚来帝都数月,谢莫如已自这位誉满天下的大儒身上得到无数好处。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65章 好处~》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