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朱雁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柏此去西蛮,桃花酒都未来得及酿。

  待得杏子成熟时,谢莫忧道,“不知二叔什么时候回来。”

  “西蛮那边沿子地界儿,远着呢,走时说快则两月,慢则三月。这个月不回,六月必回的。”谢太太一面说着,一面将宜安公主生辰的礼单给两个孙女看,让她们心里也要有个数。

  宜安公主的生辰要到了,虽是儿媳,亦为君臣,谢家必得备礼以贺。如何备礼,也是当家主母必备功课之一。自从跟谢太太学着管家,谢莫如谢莫忧大大小小的礼单见识不少。宜安公主的寿礼,无非就是金玉古董布匹绸缎之类。谢莫忧道,“我看公主比较喜欢蜜蜡。”她颇得宜安公主眼缘,宜安公主有什么宴会,时常带谢莫忧去。谢莫忧是个机伶人,相处久了,自然知道宜安公主一些喜好。

  蜜蜡多产自海外,虽难得,也不算稀罕物。谢太太点头,“咱家倒有几样蜜蜡挂件。”当下命素蓝寻出来。

  宜安公主的生辰是个不大不小的事,谢家郑重相待,皇室也自有寿礼赐下。宜安公主既已开府,又是开府以来第一个生辰,更不肯委屈自己。这并不是说宜安公主奢侈,只是,宜安公主身份摆在这里,她本就是亲王之女,破格封的公主。倘真就排场不足,反容易招些势利眼的小人小瞧。

  宜安公主这次学乖了,皇亲第一天接待,亲戚第二日接待,主要是避免譬如过年时谢莫如与永福公主之事。

  谢家算在第二拨里,这没什么丢脸的,文康长公主、宁荣大长公主、承恩公府,都是第二拨。谢柏不在帝都,宜安公主请谢松谢芝帮着招待大小官客。

  谢莫如同胡家女孩子不熟,索性就坐着听戏,由谢莫忧与胡家女孩子寒暄。谢莫忧常随宜安公主赴宴,与胡家女孩子们亦是相熟。

  直待下午谢太太带着两个孙女告辞时,宜安公主着实松下一颗心,今日有谢莫如在场也平平安安的度过了,真是菩萨保佑。

  宜安公主一直认为,谢莫如是个无法揣摩估量的人,这个女孩子身上藏有莫大危机。宜安公主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纵然丈夫待谢莫如格外不同,宜安公主与谢莫如之间仍是保持了一定距离。

  于是,哪怕宜安公主有什么事,也是让谢莫忧代为传话。

  谢莫如是在宜安公主生辰宴后,才听得谢莫忧吞吞吐吐同她道,“我听公主说,太后娘娘一直为永福公主的事烦恼来着。”

  谢莫如闻弦歌知雅意的人,此时偏生不开口,她知谢莫忧还有后话。果然,谢莫忧轻声道,“大姐姐先时同永福公主,毕竟是生了嫌隙,倘大姐姐能想个法子使得陛下放永福公主出来,此怨和解就容易些了。大姐姐说呢?”

  时近六月,暑意颇浓。二人中午放学自华章堂出来,谢莫如站在一处浓荫下,丫环婆子于后相随,知道两姐妹说话,都很有眼力劲儿的保持了一段距离。谢莫如对谢莫忧的主意不置可否,她问,“是公主殿下叫你来问我的?”

  谢莫忧轻摇团扇,恢复了些许自若,笑,“什么都瞒不过大姐姐。公主在我面前提及,还不是想我给大姐姐带个话么。大姐姐要是有好主意,与我说了,我好去同公主交差。”

  谢莫如微微皱眉,此事最急的应该是二皇子才是,怎么宜安公主倒叫谢莫忧给她带话?谢莫如暂且不去想这里的头缘故,只是道,“这事也不难,陛下万寿便在六月,铺个台阶儿,永福公主也就出来了。”

  但,这种法子,并不难,不一定非要问她吧。

  果然,谢莫忧团扇撑着下巴,轻声一叹,“要是这样容易,公主就不会让我请大姐姐想个主意了。陛下万寿节就在眼前,我听公主说,二皇子原就想借此良机接永福公主出来,谁晓得陛下似不置可否。太后娘娘亲自求情,陛下也没应。”

  天有些热,谢莫如原就对永福公主的事无甚兴致,刚刚也只是在应付谢莫忧。结果,谢莫忧对她说话竟只说一半。倘她刚刚说个能直接让永福公主回宫的好法子,恐怕后头的话谢莫忧就不会说了。谢莫如心里有数,想着谢莫忧终是难改这自作聪明的脾气,不欲再与她多说,把玩着掌中一块碧玉玦道,“莫忧,陛下以孝治天下,太后娘娘亲自开口跟陛下求情。如果能让永福公主回宫,陛下何需违逆太后娘娘的心意呢?既然太后娘娘都不能令陛下回转,只能说明一件事。”

  “什么事?”谢莫忧每逢听到谢莫如说皇帝太后,就禁不住心脏呯呯乱跳,那实在是想像中高不可爽神明一样的存在。

  谢莫如淡淡,“说明此时并非良机。既非良机,何必强求。这时强求,无非是引得陛下不悦,碰一鼻子灰罢了。”

  谢莫忧难掩失望,“连大姐姐都没好法子,看来真是难了。”

  谢莫如一笑,法子从来没有好与不好之说,好法子用在不恰当的时机,也成不了好法子。谢莫忧需要的不是好法子,而是好神仙。

  与谢莫忧略说几句,谢莫如便与之分手,回了杜鹃院。

  张嬷嬷带着丫环迎出来,见谢莫如颊上微染薄红,忙自小丫环手里接了茶奉上,道,“这天热的很,姑娘先喝盏凉茶消消暑。”

  这茶是用菊花、金银花、甘草、仙草等十几味药草加饴糖煮成,晾凉后湃在井水中,没有冰镇的寒气,不伤肠胃,却又极是解暑。

  谢莫如足喝了一盏,张嬷嬷服侍她换了家常衣裳,又命小丫环过来打扇,方略好了些。

  天太热,谢莫如与方氏胃口有限,母女二人用过午饭,各在各的房间消夏。谢莫如吩咐紫藤,“下午多备些凉茶,晾凉后给纪先生和高先生那里送些去。以后只要咱们院里煮凉茶,都送一些。”

  紫藤连忙应了。

  谢莫如又命找出她的记事簿来,谢莫如凡事喜欢整理记录,集结成册,就是记事簿。谢莫如坐在湘妃凉榻上细细看着,一时合上簿册,午憩片刻。待到了时辰,换了衣衫去松柏院跟谢太太学着打理家事。

  谢莫忧到的比谢莫如还早些,正在同谢太太说话,见谢莫如过来,谢莫忧起身,待谢莫如给谢太太行礼后,姐妹两个相互见了礼,彼此坐下说话。

  谢莫忧笑,“正想跟大姐姐说呢,舅爷家有喜事。”

  舅爷。这说的是谢太太主娘家,朱家。谢莫如顺口问,“什么喜事?”

  谢莫忧偏卖个关子,“不如大姐姐猜一猜?”

  素蓝捧来凉茶,谢莫如接了,徐徐道,“人间四喜,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谢莫忧抿嘴一笑,谢莫如呷口凉茶,慢悠悠补一句,“看来,这四样都不是。”

  谢莫忧郁闷的翻个白眼,她如今也认了命,谁叫她生来没有谢莫如那等不动声色的本领呢。谢太太亦觉可乐,其实谢莫忧不差,谢太太这把年纪,知道谢莫忧在闺秀圈儿里也能占个中上游。但前提是不跟谢莫如比,其实要谢太太说,谢莫忧也不必不服气,帝都这些闺秀,谢太太还没见过比谢莫如强的。

  谢莫如喝两口凉茶,道,“若我猜没错,大约是舅爷家谁升官了。”如今朱家当家的是谢太太的娘家兄长朱捷,任礼部左侍郎。没听说礼部要换尚书,倘平级调动,或者外任,算不得什么喜事。所以,朱捷升迁的可能性不大。

  谢莫忧道,“大姐姐再猜,升官的是哪个?”

  哪个?若是长辈,谢莫忧断不会用“哪个”二字来形容。谢莫如略一思量,道,“外任的二表兄。”

  谢莫忧都不能信,谢莫如为何能一猜得中。谢莫忧再追问,“那大姐姐再猜,二表兄是升了什么官?”

  谢莫如一本正经,“那得明天了。”

  “如何要明天?”谢莫忧不懂。

  谢莫如打趣,“明天我去庙里找菩萨问问啊。”

  谢太太直接笑出声来,屋内丫环亦是眼中带笑,气氛一时大好,谢莫忧嗔,“大姐姐真是的,又打趣我。”说话间,自己也乐了。她就是不明白,怎么谢莫如总能一猜一个准。她问原由吧,谢莫如是断不肯说的。谢莫如不说,谢莫忧就总想一试再试。只是,每次试,都是一样的结果。到现在,谢莫忧都有些自暴自弃了。真不晓得老天怎么叫她跟谢莫如做姐妹,她在外面应对别家闺秀皆游刃有余,唯回家面对谢莫如,总要打叠起十二分精神,还总有矮谢莫如一头的感觉。

  既生瑜何生亮啊。谢莫忧暗暗感叹。

  谢太太对谢莫如道,“你二表兄守县有功,打跑了上岸打劫百姓的海匪,斩首两百余人。陛下大喜,升为闽州府正六品通判。”

  谢莫如笑,“舅太太总算能放心了。”

  朱家是官宦之家,族中为官者众多,反正别管大官儿小官儿吧,除非太不成器的子弟,不然总要给族中子弟弄个官身的。这位二表兄是朱捷的嫡次子朱雁,年纪较谢柏年长三岁,天资亦极是出众,十五岁便中了举人,据说几年前,人们说起朱雁,都是用“朱家千里驹”来形容。当然,这也只是几年前人们的评价了。朱雁是个与从不同的人,朱家好容易出他这么个千里驹,其父朱侍郎就指望着他给家族脸上增光添彩光宗耀祖呢,谁晓得朱雁中举人后没跟家里商量,偷偷摸摸的谋了个县令差使。

  但凡大家大族,对子弟培养皆有一定规章,如朱雁此等天资,朱家又不是急等着他当官挣口粮。其父朱侍郎对朱雁的安排是金榜题名六部历练入阁为相的道路,这种道路,有个前题,先得进翰林院。倒不是别的缘故,主要是陛下喜欢翰林出身的官员,如今阁臣,个个都是翰林出身。

  朱家把路安排好了,朱雁偏生不按正道走,自个儿偷偷去谋差使。

  要说谋差使这事儿吧,第一需要人脉,第二需要钱。朱雁这事儿,之所以办的隐密就是他既没用家里的人脉,又没用钱。倒不是他手眼通天,实在是他谋的那地方有问题,那县叫平安县,属闽州府管辖。甭看叫平安县,委实不大平安,惯出海匪,三年死了五个县令,倒找钱都没人乐意去。你要跟谁有仇,把那人安排过去,没几天就大仇得报了。

  故此,有愣头青上赶着申请去那地方做官,还是正经举人,那管着官职分派的吏部郎中难得遇着这种冤大头,审核过后当场就签发了朱雁的上任文书。

  待朱家知道此事,朱太太险没把眼哭瞎了,这跟送儿子去黄泉路有什么区别啊。

  朱捷险没吐血,儿子上赶着作死,这会儿上任文书都签发了,纵使打断朱雁的双腿都没用,只要有一口气,就得去上任。朱捷也没打断朱雁的腿,事已至此,是哭是骂都无济于事。对外朱捷还得摆出一幅为国尽忠的嘴脸,说两句“每闻海匪劫掠百姓,朱某心下难安,那小子业已成人,今科秋闱榜上有名,还算有些出息,自当以安民为己任。”。凡听朱捷此语的,无不赞他有苏相之风。因为朝中就苏相爱把儿子往艰苦不太平的地界儿安排。

  朱捷就这么满嘴苦涩的把朱雁送走了,心里却是想着,什么时候活动活动把儿子弄回来,或者换个太平地界儿做官。

  朱雁一走七年,初时两年没什么消息,自第三年就时有捷报传入朝廷,那时穆元帝就想升他官。他称平安县边海未靖,不愿升官。穆元帝真没见过不想升官的,很是赞了朱雁几句,允他继续留任。

  如今由从七品县令一跃升至六品通判,连升三级,自然是可喜可贺。

  谢莫如之所以能猜出升官的是朱雁,是因为朱氏家族第三代中最出众的便是朱雁了。凭朱雁心性手段,不论是从七品县令还是六品通判,都不会是他官场生涯的顶点。

  谢莫忧笑,“舅太太该置酒请客了。”

  谢太太笑,“这是自然。”

  谢莫如双眸微眯,唇角上翘,“看来第一卦也没算错,朱家二表兄马上就再有一喜了。”

  谢莫忧反应不慢,“大姐姐是说二表兄要成亲?”

  “二表兄去闽地时年纪尚小,听说未曾议亲,他较二叔年长三岁,出身不必说,自身这般能干,便是他想光棍儿着,帝都这些丈母娘们也不能答应啊。”谢莫如说的颇是俏皮,引得谢太太谢莫忧尽皆大笑,丫环们也笑起来。

  谢太太笑嗔,“这般促狭。”

  谢莫如一笑,未再多说。闽地毗临南越,闽州形势复杂,又有南平关驻军,非一小小平安县可比。朱雁不是没身份的人,他早在御前挂上号,自己也有本事,这样的人,家族不会任他光棍,也有的是家族愿意与他联姻。朱雁非但需要姻亲,还需要一门好姻亲。

  大家说一回朱雁升官的喜讯,谢莫如给谢太太提个醒,“宋将军的周年祭要到了。”

  谢太太道,“过得真快,宋将军故去都一年了。”

  “是啊。”时光匆匆。

  宋将军周年祭什么的,无非是备份祭礼。说到宋将军,谢太太不禁又想起出使西蛮的儿子,道,“不知你二叔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谢莫忧拈了粒葡萄剥掉皮喂谢太太吃,引得谢太太一乐,谢莫忧安慰祖母,道,“眼瞅就六月了,我看二叔没几天就要回来。倒是苍柏院提前打扫出来的是好。”

  谢太太欣慰,“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谢莫如抿一抿唇角,低头喝口凉茶。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66章 朱雁》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