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使团归期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其实朱氏胡氏母女这等档次,说她们是敌人真是抬举她们了。谢莫如并不以为意,都失败成这样的妇人,何必与她计较。

  谢莫如转头同邵芳聊天,不为别的,邵芳与她没有利益上的冲突。不过看邵芳战战兢兢的样子,生怕哪句话说错,谢莫如寻她麻烦。谢莫如暗叹口气,心下竟油然而生出一种高山飞雪的寂寞。

  谢莫如有些寂寥,打量一番胡大太太朱氏的孙女胡三娘,百无聊赖的再拈一颗开心果剥壳吃了。

  胡三娘也喜食开心果,不过,她都是身边侍女亲自服侍着剥了壳,她才会吃的。见谢莫如自去剥壳,不禁讶异,便将自家侍女剥出来的开心果分她一些。谢莫如笑,“胡姑娘客气,我喜欢自己剥来吃。”

  胡三娘一笑,也不多说什么。

  宴会乏列可陈,起码对谢莫如是这样,太过俐落的解决朱氏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对她避让三舍。倒是朱氏、朱太太、谢太太姑嫂姐妹说的热络,听过戏,吃过宴席,待外头男人们差人进来传话,谢太太起身与朱太太等人告辞。

  一日欢聚,转眼分别,朱氏笑的有些寂寥,拉着谢太太的手叹道,“自小算命的时候就说,妹妹是一等一的好命。如今看来,西山寺的卦签果然是准的。”

  谢太太望着长姐脸上的皱纹与苍老,难免心下感叹,面儿上不露分毫,怕惹长姐伤感,忙安慰长姐道,“看姐姐说的,咱们妇道人家,过得都是孩子的日子。只要孩子们安安稳稳的,便是好日子。大姐姐看着孩子们,咱们也得快快活活的过日子哪。”

  朱氏知自己这话不合时宜,妹妹也是好意宽自己的心,一笑,“妹妹说的是。”

  胡氏笑劝,“就是,母亲不看别人,就是看看三娘,这么懂事的孩子,怎么看怎么招人疼。”

  朱氏望着这个即将及笄的孙女,眼神亦是柔和无比。

  谢莫如摇一摇团扇,拂起耳际一缕青丝,眼睛落在胡氏耳间拇指大小的滚圆珍珠坠子上,实在纳闷,夫妻二人智商寻常,真不知如何养出朱雁那般能干儿子的?

  说了些难舍的话,谢太太带着姐妹二人告辞而去。

  谢家排场并不很大,出门也只有女眷坐车,谢太太带着小姐妹两个一车,近身服侍的丫环婆子分了两车,余下男人骑马,在帝都,实在是再低调不过的人家。

  谢太太上了车,想到长姐如今模样,不禁长声一叹。长姐当年嫁入胡家,却是胡家未曾赐爵之时,后来赐爵,也不过十来年的好光阴。如今承恩一爵归于胡家二房,今承恩公又是宁荣大长公主的驸马,想重新得回爵位,千难万难。

  午后阳光透过纱帘映入车内,光线微暗,更添几分静谧。谢太太想了一回自己苦命的长姐,见小姐妹二人都不说话,笑道,“怎么不说话,可是累了?”

  谢莫如惯来少言,谢莫忧一向是活跃气氛的人,闻言一笑,“并不累,我还想着舅太太府上的干果格外味儿好,有几样很少见。什么芭蕉干、黄梨干,就是帝都见得也不多呢。”

  谢太太笑,“这些南面儿的果子干,千里迢迢的运来,要说稀罕也不算特别稀罕。你们年岁小,我小时候,这些是常见的。后来兵荒马乱十几年,商路都断了,这些东西也成了稀罕的。如今天下承平,商贾南来北往,南货也渐渐多了起来。”

  谢莫忧认真听了,笑,“以前去舅太太家可没见有这些南面的风味儿,想来是二表兄令人捎来的。”

  谢太太一笑,“大约是这样的。”

  谢莫忧道,“看来闽地也有闽地的好处,都说闽地挨着南越乱哄哄的,如今可见物产丰富,也不算太差的地方。”

  “真个孩子话,你表兄去这几年,遭了多少海匪搅扰海境,不得安宁。你表兄还算有能为,未辜负圣恩。”谢太太说到这个娘家侄儿,脸上光彩都不一样,心下又思量,倘大姐姐膝下也有此等一二儿孙,便是没有爵位,以后也是不用愁的。

  只是,谁不盼着儿孙争气,可各人有各人的命数,却不是人力可强求的。不说别家,就说谢莫如,谁盼着谢莫如有出息呢?偏偏谢莫如就有这般本领。

  谢太太看谢莫如一眼,谢莫如静默悠然的坐着。

  谢太太叹口气,道,“你们姨太太年岁大了,性子孤拐些,你们都是有心胸的孩子,长辈略有不是,不要放在心里才好。”

  谢莫忧忙道,“祖母多虑了,我看姨太太还好,就是心直口快,格外爽快些是有的。”

  谢莫如没评论朱氏的为人,只是道,“祖母,姨太太平日里不进宫向太后娘娘请安么?”

  谢太太叹了再叹,“姨太太又无诰命,无诏哪得进宫。”

  谢莫如唇角一抿,不再说话了。看来,前承恩公当初定然不是小罪,陛下亲政都肯给英国公的死对头宁国公府翻案,胡家是亲舅舅家,倘前承恩公有可恕之处,陛下不会不给母族这个面子。再者,朱氏儿孙中亦无出众人才,不然,朱氏长子娶的是老卫国公的嫡女,纵使丈夫因罪过身,有皇帝外家这座牌坊,有岳家的势力,还有寿安夫人这个尚在人间的老祖宗,怎么着也能得一官半职。儿子有了官职,照样可为母亲请封诰命。

  怎么会一官半职都没有呢?

  谢莫如垂眸思量,又问,“祖母,姨太太家的伯父未曾出仕么?”

  谢太太道,“你们年岁小,不知道,你伯父身子不大便宜出门,陛下赏了个员外郎的勋官。他平日里多在家里修身养性,也没去衙门当差。”

  谢莫如颌首,如果是个虚职,的确是不好为母请封诰命的。谢莫如盘算了一回朱氏长子的年岁,知道谢太太是用了春秋笔法一带而过,再者,倘真有本事,孙膑当年也是不良于行,也没挡住人家建功立业,名扬千古啊。谢莫如识时务的不再细问。

  倒是谢莫忧格外善解人意,“怪道不见这位伯父出门,三娘虽见得少些,却是极好相处的性子。”

  谢太太笑,“你们是表姐妹,自当好生相处。”

  谢莫忧一笑应下。

  谢莫如也勾起了唇角,明眸微眯。看来谢家与承恩公府的关系,比她想像中的还要疏远。不然,凭谢太太与朱氏嫡亲姐妹的关系,以前也没多见谢家与承恩公府有什么亲密往来。还是谢柏尚宜安公主后,宜安公主三不五时的带着谢莫忧过去走动。至于谢太太,一年里也就寿安夫人过寿那日过去。这并不奇,寿安夫人过寿,凡帝都诰命,除非真与承恩公府有深仇大恨的,不然都会去。不为别的,看在陛下的面子上,也得给承恩公府这个面子。

  暑日炎炎,都挡不住街上的喧嚣热闹。谢莫如对承恩公府长房做出评估后,不欲再为这家人费心思,便拢开车窗上的纱帘,望着窗外人来车行。

  一时,马车驶入平安巷,市井的繁华瞬间被高墙灰瓦的沉静所吞没,谢莫如放下车帘,阖眼听着车轮辘辘作响,心下默数到一百时,便到了尚书府门口。

  女眷下车换轿,直去二门。男人们没这么好的待遇,都是靠走的。二门已有管事媳妇侯着,接了谢太太并姑娘们屋去。房间里设了冰盆,翠轩半敞,有淡淡水气与浅浅馨香,应是焚香后的余香与厅中院里的花木芬芳。

  谢太太略说几句话就打发小姐妹二人回屋歇着去了,谢松谢芝父子也自去安歇,素蓝带着丫环们捧上温水巾帕,服侍着谢太太谢尚书洗漱换衣。

  直待都收拾妥当,夫妻二人去里间儿休息,谢太太坐在临窗的一张芙蓉榻上,将一个湘竹枕横放,让丈夫躺一躺。谢尚书别看已是做祖父的人了,年纪未算老,在尚书这个职位上是正当年,只是脱鞋在里头靠着,谢太太摇着团扇为丈夫扇凉,道,“这么大热天的,吃席吃来吃去的就吃个累字。”

  素蓝捧来温茶,谢太太先服侍着丈夫喝了半盏,又问他可曾吃好,要不要喝醒酒汤。谢尚书笑,“舅兄家准备的席面儿很不错。阿雁这般出息,我喝得不多,倒是舅兄怕是醉了。”

  谢太太笑嗔,“真是的,什么年岁了,就是灌酒,也是孩子们的事儿,大哥也是,就是欢喜也得想想自己什么年岁的人呢。”

  “舅兄老当益壮。”谢尚书问老妻,“你们吃酒可还顺利?”

  “没什么不顺的,都是一家子亲戚,就是大姐姐,有些左性,叫莫如三两句就压服住了。”谢太太低声道,“你不知道这丫头说话,真跟刀子似的。”

  “姨太太这些年……”谢尚书不必问就知朱氏为哪般为难谢莫如,他并不是偏着谢莫如,主要是谢莫如战力太过强大,谢尚书担心朱氏给被谢莫如干掉。不过,谢尚书终说的是大道正理,谢尚书道,“只看舅兄家这般,姨太太也该悟了,以后如何全看儿孙。儿孙出息,自不必说。便是儿孙平庸些,平平安安的,有宗族亲戚帮衬着,家业也能立得起来。跟莫如打个嘴上官司,能有什么用。”又打不赢。

  “这道理谁人不知,只是,大姐姐这些年委实过得憋屈。再说了,阿雁这样有本领的儿孙,谁家不想要啊?儿孙的事,多是天意。好儿孙,人人都盼。可往帝都城瞧瞧,真正拿出手的有几个。泯然众人的都得说是懂礼的,再有花天酒地的,那是上辈子欠了债的。大姐姐这些年也是不顺当,人才越发左性。要是遇着莫忧这样的,容她说几句也就算了。非得找莫如寻不是,我劝都不知怎么劝。”谢太太还另有担心呢,问丈夫,“你说莫如会不会记恨大姐姐?”

  “记恨姨太太做什么。”姨太太都活成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记恨的。

  谢太太不知丈夫心中吐槽,听丈夫这话心里也安慰些,“我觉着也是,莫如虽说嘴巴厉害,真不是没心胸的。”像宁氏,宁氏自打禁了足,谢莫如每每代谢太太管家,该有宁氏的从来不少半分,就是谢芝几个,谢莫如不说照应他们吧,但是,如果有什么出头露脸的事儿,也会顺手把庶弟们往前推一把。

  非得谢莫如这般心胸,谢太太不能放心呢。

  老夫妻二人说一回朱雁,谢太太不禁念叨起次子谢柏来,道,“眼瞅着就进六月了,阿柏什么时候回来,你心里有个准数没?”

  谢尚书倒是不急,徐声道,“这急什么,我朝与西蛮虽开有榷场,却是好几年互谴使臣了。这次使团既去,自然事情不少,总得把陛下交待的差使都办好了,才能回来。”

  “他自小没离开过我,这么一走好两三个月,我这心里,一直空落落的。”

  “不是还有我么。”谢尚书捻老妻的手一把,谢太太嗔,“去去去,一把年纪了……”到底没把手夺出来。

  算啦,一把年纪了,摸也摸惯了。

  六月初的时候,谢太太不过是这么随口跟老头子絮叨上几句,待时进七月,寒瓜摆上桌盘,谢太太已是吃不下也睡不香了。

  谢太太心里急的蹿火,私下同谢莫如道,“也不知是不是西蛮那边儿有什么事?”

  谢太太会同谢莫如说这话,其实有点儿奇怪。谢莫如不过闺阁小姐,外头事即使知道些,知道的也不多。如使团返帝都之事,正是朝廷大事,谢尚书应该是消息最灵通的那个。谢太太与丈夫一辈子恩爱,怎么不问谢尚书,反与她讲。

  谢莫如心有疑惑,便直言问谢太太,“不知祖父怎么说?”

  谢太太叹,“你祖父一样挂心,我怎敢再絮叨添他心事。我也嘱咐过莫忧了,不许在你祖父面前提这个。”亲儿子,父母没有不记挂的。

  谢莫如暗道,原来世间还有这等情义,知你担忧,故此不言。

  谢莫如既明白谢太太的心思,想了想道,“便是两国交兵,亦有不斩来使之说。我朝与西蛮太平日久,西蛮王年迈,子嗣众多,即使有什么事,也不可能与使团安危有关。”

  谢莫如虽不能念个咒召谢柏回来,但,不能不承认,谢莫如有一种特别的气场,她的目光,她的举止,她的一言一行,她整个人本身就带着一种笃定的安抚人心的味道。谢太太脸色缓和许多,“可为什么这会儿还没回呢?”

  谢莫如私下自己也想过使团未如期还朝的事,便把自己的推测告诉了谢太太,道,“西蛮那边有事。”

  “有什么事?”谢太太把谢莫如当神仙。

  “于二叔,不算坏事。”

  谢太太眼中一亮,“那是有什么好事?”

  谢莫如微微摇头,看向谢太太,“正常出使,便是西蛮,一来一去,快些时候,两月足已,若脚程有些耽搁,最多三月。如今都快四个月了,能让使团缓归,必是大事。”略一寻思,谢莫如就想到了安抚谢太太的好法子。于是,她建议道,“祖母若担忧二叔,不如择日去西山寺烧香。祖母不是常说么,西山寺的香火再灵验不过。”

  菩萨的信誉还是很高的,谢太太连忙道,“这话有理。”急叫素蓝去安排,明日就去烧香祷告。谢太太委实心神不宁的厉害,她竟重复的又问了谢莫如一遍,“你二叔他们不会有事吧?”

  谢莫如笃定,“祖母放心,不会有事的。”

  事涉谢柏,谢太太体谅老头子,心里已是急的火烧火燎,硬是一字不问,装的没事人儿一样。其实谢太太知道,老头子一样着急。不要说谢尚书,谢松也很担心使团安危。

  先是谢尚书谢松高先生一道商量了一回,都猜测是不是西蛮那边儿出大事了。谢尚书甚至怀疑,难道西蛮王被谢莫如给问死了。去岁谢莫如可是说么,西蛮王年岁不小了,六十有一了。这年岁在东穆也算得上高寿,何况西蛮那地界儿,天天风吹日晒,不论生活水准还是医疗水准,都远不及东穆。要不就是,使团出了大事,不然不至于现今未归。

  西蛮离得太远,三人都没有星点儿情报,这样无端猜测,脑补也能吓死人。谢尚书干脆命人叫了谢莫如过来一道商议,倒不是要借助谢莫如的智慧,主要是谢莫如的血冷一点儿,有助于理性思考。少脑补一二,谢尚书还能少生几根白头发。

  谢尚书叹,“使团这会儿都没回帝都,也不必自己宽自己的心了,肯定是遇着事儿了。”

  这个结论,三人都是同意的。

  谢莫如也同意,只是,谢莫如问,“祖父,朝廷有没有消息?”

  谢尚书道,“倘朝廷有消息,咱们也不用这般担心。”

  谢松补充,“就是不知西蛮到底怎么了,西宁大将军送来的折子不过是说些军械器具的事儿,并没有使团的消息。”

  谢莫如道,“既然咱们府上都没消息,想来别家府上也一样。”倒省得出去打听了。

  高先生苦夏,经一夏越发瘦了,坐在椅子里也佝偻着背,跟个大虾米似的。胡子抖一抖,高先生道,“老朽听说,当初还是大姑娘先提起西蛮王来,驸马才动了请旨出使的心。”

  谢莫如看向高先生,难道现在使团出事,她要为此事负责?高先生将手一摆,人老枯瘦,他两腮都瘦的凹下去,越发显得额高眼亮,如今两只贼亮的老眼眯一眯,高先生呵呵笑,“大姑娘别多心,老朽是想着,大姑娘兴许对西蛮了解一些,不妨给咱们说一说。”

  “我也是道听途说,知道西蛮王年岁不轻,去岁才提起这事儿。至于西蛮什么样,随便把个榷商也比我知道的多。这没有什么好说的。”谢莫如派头大的厉害,这话一出,直接把高先生给噎着了。高先生之年岁资历,就是他问谢尚书什么事,谢尚书不想说时也会找个委婉由头给委婉过去,从没有这种“没什么好说的”直白的话出来。

  高先生呵呵笑两声,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哪。

  谢松皱眉,就想说谢莫如两句,虽说高先生是咱家幕僚,你管家时不是连管家媳妇的面子也得给上一二分,何况高先生呢。不待谢松开口,谢莫如已道,“不过,二叔他们遇到什么事,大致还是能猜出一二的?”

  高先生呵呵呵的还没呵完,听这话又给噎了一下子,心说,大姑娘是能掐还是会算哪?他们三人都不能确定的事,难道大姑娘有了主意?唉哟,怪道驸马爷听到你扯几句西蛮王上了年岁,就敢上本子请求出使呢。老朽真是小看了您哪,您是艺高人胆大。

  谢莫如并不卖关子,直接道,“使团久而未归,只能是遇着大事。能让使团耽搁归期的,想来也不是一般的事。很简单,使团就是不想回来,他们留西蛮一日,吃喝用度,都是西蛮供奉,样样都要银钱花费的。西蛮人又不傻,不必刻意养着使团。如今使团不归,必非不想归,而是不得归。”

  谢尚书早就想到这一点,见谢莫如也是一样看法,心下更加凛然,不由道,“难不成有人阻拦使团归朝?”

  “这不知道,但肯定是有大事发生。至于是什么样的大事,国之大事,唯祀与戎。不会超出这两样。”谢莫如胸有成竹、智珠在握。

  “你确定?”谢松问。

  她又不是神仙,这都能确定?谢莫如道,“如今非但咱们自家人惦记使团归期,怕是宫里陛下更加惦记,倘陛下有垂询,祖父照此回答就好。反正,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称之为大事了。”

  谢尚书谢松高先生的脸色都十分凝重,他们先时商量,未尝没有想到这个,只是,成年人有一种特有的狡猾与慎重,天下承平数年,又关乎使团命运、家里孩子安危,故此,哪怕是怀有一丝侥幸,都不愿先开这个口。

  谢莫如揭破这层窗纸,便都有些坐不住。谢松先道,“倘西蛮真有兵事,使团可要如何是好?”按常理,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可倘真有兵戎之祸,刀枪无眼,伤着一个半个的。谢松十分担心弟弟。

  关心则乱。

  谢莫如其实一样关心谢二叔,不过,她天性沉静,淡淡道,“非有危事,不能显宏才。”人这一辈子,谁还能事事平顺。使团倘有事,才是立功的机会。当然,这是对有本事的人说的。就像朱雁,当初去闽地做县令,人人都说这小子疯了吧?如今怎样?

  想当官,想往上爬,想高官厚禄,就不能怕事。

  非有危事,不能显宏才。

  谢莫如一句话,书房顷刻没了声音。诸人心中的那些担忧、焦燥,似乎就被这冷静又冷酷的一句话给浇了个透心凉。谢尚书到底好素质,瞬间回神,哑然失笑,“我倒不比莫如看得开。”

  “人老多情,祖父是关心则乱。”

  谢尚书摸摸胡须,瞧高先生须发皓白,笑,“在高先生面前,莫如你怎么能说祖父老呢。”这位尚书大人已恢复往昔淡然自若的气质,还有精神打趣一句。是啊,他是关心则乱了,既然放儿子出去,既然儿子身在官场,便不能怕事。

  谢莫如端起青瓷盏,淡然的喝了一口茶,再轻轻放下青瓷盏,淡然道,“都比我老。”

  谢尚书&谢松&高先生:竟叫个小丫头看轻了。

  谢尚书恢复往昔心境,他自认为儿子还不算无能,如果真要出事,也是天意如此,担忧又有何用。谢尚书身为一部尚书,也是常在御前露脸的人物。如谢莫如所言,谢家担心使团安危,是因为谢柏是使团副职之一。其实,整个使团是属于朝廷的,谢家担心谢柏,穆元帝一样担心久不归朝的使团整体。谢尚书翩然儒雅更胜往常,起码比近些日子总是如丧考妣的王相强的多。其实这也不能怪王相,使团一正使二副使,正使是内阁商量出的最是老成持重的大臣,谢柏为副使是因为出使这事儿起因是谢柏上的折子,谢柏略为年轻,故而穆元帝点他为副使,存了历练的意思。副使之二,王相的公子则不然,太常寺少卿王其王大人则是被他的宰相爹塞进使团镀金的。尤其王其还是王相幼子,故此王相打前俩月就开始出现内分泌失调、失眠多梦,盗汗脱发等症状。这俩月熬的,足足老了二十岁不止。穆元帝每每见了他都愁的慌。

  相比于心系幼子衰老严重的王相,谢尚书这鬓染银灰、儒雅翩然的刑部尚书是多么可爱多么养眼啊。穆元帝都觉着,起码谢尚书的状态才符合从二品大员的身份。

  于是,商量使团的事儿时,穆元帝就命小太监一并叫来了谢尚书。

  使团四个月都没回帝都,这肯定发生了意外。穆元帝又不是自欺欺人的性子,召来内阁,再叫上谢尚书问询意见。

  大家议论纷纷是什么事耽搁了,从西宁关近期折报说到各种猜测,都知道肯定是有事。但要说出大事,想来还不大可能,毕竟西宁关太太平平的,西蛮人并未有叩关之举,当会礼待使团。还有活稀泥的说,“想来是使团路途不熟,难免多耽搁些时候。”

  这稀泥活的,叫王相好不郁闷,王相道,“使团又不是瞎子,难道路也不认得?便是耽搁,正常也耽搁不了两月之久,臣以为,当令西宁关大将军谴人再去西蛮王庭一问使团究竟。毕竟,使团安危,关乎朝廷脸面。”

  王相这话,有人觉着小题大作,道,“使团出使,时间向来难以准确估量,要是使团好好的在西蛮王庭,咱们突然派兵过去,倒叫西蛮人笑话我朝人胆怯,有失大国风范。”这人再补充一句,“王相莫担心,使团亦有我朝精明悍将相随保护,定能平安的。”知道王相家公子也是副使之一。唉,这金也不好镀啊。

  再有人直接道,“谢驸马也是副使,谢尚书倒没有半点儿担心的意思。”

  “天下父母心,哪里有两样的。”谢尚书道,“不瞒陛下与诸位大人,臣在家也思量过使团迟不能归的事。倘无事,是咱们白担了一场心,可倘有事,必为大事。”

  这人便问,“能有什么大事?”

  谢尚书道,“圣人说,国之大事,唯祀与戎。”

  苏相的耳朵尖微微一动,“谢尚书不如具体说说?”

  “臣没有西蛮的消息,具体说也说不上来,不过臣想着,如果使臣是不得归,也就可能是这两样事了。”谢尚书敢说,并不似谢莫如完全靠逻辑推理,他还找出了佐证,“其实想证明西蛮王庭是不是出事也不难,查一查我朝与西蛮近期的榷场交易,可有无异处。若有异处,让西宁关有所准备,也是有备无患。”

  王相关心则乱,且他已年迈,此时趁机再次请旨,“陛下,谢尚书所言有理,依老臣所想,还是谴一支骑兵去西蛮王庭确定使团安危才好。”

  穆元帝眉宇间一派清冷淡漠,他不动声色的问,“诸卿以为呢?”

  “臣以为谢尚书所言有理。”至于王相的意见,真不是人人赞同,若西蛮王庭出事,你要谴多少骑兵过去?少了吧,没用。多了,在这种敏感时候,这是要开战么?

  穆元帝点名,“谢卿以为呢?”

  谢尚书不敢敷衍,“臣一样是做父母的,王相关切骨肉之心,臣感同身受。只是,臣以为,倘西蛮王庭当真出事,此时谴兵并不合适。两国邦交,不斩来使。只需让西宁大将军留心王庭动静即可,至于使臣,臣以为,必能平安归朝。”

  谢尚书这做亲爹的都这样说了,穆元帝眼中闪过一抹温色,指尖摩挲着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睛看向苏相,道,“苏相以为呢?”

  苏相身为内阁之首,并不轻易开口,但凡开口,必有决断,“臣以为,谢尚书所言在理。”

  穆元帝微微颌首,温言安慰王相,“王卿放心,使团里都是朕的股肱子民,还有朕的妹婿。朕初亲政时,西蛮王叩边,朕又何曾惧过。当日不惧,如今更不惧。两国邦交,从来都是谴使来往,未听闻有谴兵一探使团平安与否的。若谴兵,当谴一人,还是当谴一万人?”穆元帝几句话就臊红了王相的脸,王相忙道,“老臣昏馈。”陛下既已有决定,再自暴自弃一些,儿子那里反正还有谢驸马陪着,死也有垫背的。现在都这样了,官职要紧。

  王相自陈昏馈,穆元帝将手一摆,并不计较,“朕如今把话放下,使团若伤一人,朕绝不罢休。”

  王相此时才有如吃了一颗定心丸,连声道,“陛下圣明。”

  穆元帝召内制官前来拟旨。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68章 使团归期》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