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刀光剑影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永毅侯府也是世袭罔替的开国侯府之一,论地位,与永安侯府不相上下,不过是因永安侯尚文康长公主,故此,几家侯府以永安侯府为首。

  自太\祖开朝立国,经太\祖仙逝、程后掌政、宁平大长公主掌政、今上亲政,也不过四十几载的光阴,就像开国四公府只余平卫二公府,开国六侯府也只余永安、永定、永毅三侯府,能熬到现在,仍矗立不倒的,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起码,永毅侯府是这样的。

  永毅侯世子娶的是宁荣大长公主与承恩公的嫡长女胡氏,自陛下亲政以来,永毅侯府家业亦是兴旺。好端端的,都是下晌了,尚书府谢家突然打发人送了一匣子珍珠来。永毅侯府与谢家交情并不深,何况,这珍珠还是谢莫如送给薛玉娘的,更令人费解。李青媳妇恭恭敬敬的送上珍珠,把谢莫如的话带到,永毅侯夫人都奇怪,“玉娘并不认得贵府大姑娘,贵府大姑娘如何送她这般贵重礼物?”

  李青媳妇诚诚恳恳,亲亲热热,仿佛两家本是一家一般,“大姑娘虽与府上薛姑娘不相识,听我家二姑娘说,今日桂花宴上,薛姑娘很是记挂我家大姑娘,大姑娘闻知此事,甚为感怀,特命奴婢送来一匣珍珠,说薛姑娘但有闲暇,只管过去说话,不要外道才好。”

  永毅侯夫人仍是一头雾水,再问吧,李青媳妇也不傻,总不能说这东西是宁荣大长公主赏二姑娘,大姑娘看不上,才叫我转送回你们永毅侯府的。

  永毅侯夫人真不乐意收谢莫如送的珍珠,两家原就是个面儿上交情,更何况,她老人家也不傻,无缘无故的,突然送此重礼,很有些蹊跷。这种场面并不难应对,永毅侯夫人笑,“不能平白收你家姑娘的东西,我这里也有几样不错的物件,给你家姑娘赏玩吧。”

  李青媳妇颇有些临场发挥的才能,笑,“这珍珠是我家姑娘亲备的,姑娘交待我说,倘薛姑娘要回礼,还请薛姑娘亲自准备,一花一叶,我家姑娘皆心领神会。”

  永毅侯夫人笑,“不如你先去吃茶,估计玉娘也快回来了。她有什么话,你也好带给你家姑娘知道。”

  李青媳妇也是做老的,经验丰富,恭恭敬敬道,“夫人既吩咐,奴婢原该奉命。只是出来时,太太还吩咐奴婢往舅老爷家走一趟,有些许事要跟舅老爷说。”

  永毅侯夫人也没法子了,只得给了赏封,打发李青媳妇走了。

  待胡氏母女回府,永毅侯夫人问薛玉娘,才知缘故。薛玉娘道,“外祖母赏了谢二一匣珍珠,怎么谢大又送还给我?”

  永毅侯夫人气得眼前发黑,怒道,“好端端赴宴,你何必要与谢家姑娘争吵?”

  薛玉娘今天被外祖母说,被母亲说,家来祖母还要说,颇是郁闷道,“我就是不小心认错了人。”她原不是要同谢二吵架。

  “你真得庆幸认错了人!”永毅侯夫人道,“那谢大姑娘岂是好缠的,你哪里不痛快,要去招惹她!”关键是没必要,谢莫如既不姓穆也不姓方,宁平大长公主一系都已烟消云散,魏国夫人谢莫如母女不过女眷之流,何必要去招惹她们。何况魏国夫人久不在帝都露面,谢莫如为人厉害,那些弹压她的人,何尝地谁真正在她手里讨得便宜。好端端的,上赶着去打这煞星的主意做什么。这不是犯傻么!

  “何况,闺秀云集之地,你出言不逊,纵使谢二姑娘没脸面,你又有何面子不成!传出去,究竟是谁沦为笑柄!”永毅侯夫人对这个孙女的智商真是不抱幻想了,直接吩咐儿媳胡氏,“把她给我看好了,不许再随便出门!”

  薛玉娘心中的委屈就甭提了,险些六月飞雪,她大声辩白,“祖母!我又不是故意的!”

  永毅侯夫人一巴掌拍到桌间,青瓷茶盏一跳,继而滚落,啪的落在打磨提光可鉴人的地砖上,摔个粉碎。永毅侯夫人怒斥,“你今天要不是憋着心气去寻谢家的麻烦,如何能惹出这些事!谢家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你倒是跟我说说!”

  薛玉娘见祖母气到如此境地也是吓一跳,脸梢泛白之孙察颜观色,不禁讷讷无言。胡氏连忙替女儿圆话几句,“母亲,她一个小孩子家,遇事冲动也是有的,母亲放心,儿媳一定好生教导玉娘。”

  永毅侯夫人淡淡,“是该好生教导,玉娘这个性子,太容易被人挑拨利用。在家,家人容她,以后当如何是好?”

  胡氏为人亦是精明,早想到此处,但被婆婆当面点出来,脸上微辣,心下却是一凛,沉声道,“母亲放心,媳妇定会好生教导她。她年岁大了,也该明白些事了。”

  “那就好。”往近里说,薛氏家族不只有薛玉娘这一个女孩子,倘薛玉娘这等名声传扬出去,叫别人怎么说薛家的家教呢。往远里说……永毅侯夫人揉一揉额心,罢了罢了,那件事,还是不要再提的好。

  胡氏先让丫环服侍着闺女回房歇着,与婆婆商议,“母亲,不如我备些东西,去尚书府走一趟。”

  永毅侯夫人将手一摆,“不过小孩子拌嘴,何需这样大张旗鼓。你是世子夫人,还去跟个小姑娘赔礼道歉不成?”

  胡氏柳眉微蹙,“媳妇是只担心是有人故意设计,让玉娘坏了名声。”

  “只要永毅侯府不觊觎皇子妃的位子,那些人也不会傻到去坏玉娘的名声。”永毅侯夫人见胡氏脸色微变,直接将事说破,“我是玉娘的祖母,一样盼她有出息,可是你得看她的心性,适不适合去做皇子妃?与其推她到不能驾驭的位置,不如平平安安的结一门亲事,有娘家做倚靠,日子也过得。”

  胡氏一叹,“母亲说的是。”

  永毅侯夫人叹口气,打发胡氏下去歇息了。

  晚霞散去,夜幕降临,昏沉的室内并没有掌灯,空气弥散着一丝初秋的凉意,永毅侯夫人露出个模糊不清的神色。

  永毅侯府收了珍珠没什么动静,倒是谢家又接到一份请帖,晋宁侯世子嫡长孙女的及笄宴,请谢太太去参加。

  谢莫忧对谢莫如道,“是王表姐的及笄宴。”

  谢莫如问,“那位在桂花宴上帮过你的王姑娘?”

  “嗯,王表姐性子再好不过。大姐姐,咱们一道去,我介绍王家表姐给你认识。”自从桂花宴的事情后,谢莫忧对谢莫如明显更加亲近,不是以前那种刻意的礼节性的亲近,而是一种无以描述的感觉。谢莫忧能清晰的感觉到,谢莫如不是外头那些虚情假意的人,我受了委屈,谢莫如见了不会袖手。她与谢莫如并不是没关系的人,也不是礼法上的拥有共同一半的血缘,谢莫忧第一次感觉到,血缘并不只是存在礼法中冰冷的解读。

  谢莫忧一派热忱期待,谢莫如还是云淡风轻的老样子,她从来不是谢莫忧,当然,她了解谢莫忧的想法,其实她教训薛玉娘,并不只是为了谢莫忧。谢莫忧如此热情,让谢莫如有些小小的羡慕,谢莫如不禁想,我大概一辈子没有谢莫忧这样单纯的爱恨。谢莫忧眼中满是期冀,谢莫如微做思量,点头,“也好。”

  谢太太露出笑容,叮嘱两个孙女,“虽是王姑娘的及笄礼,咱们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介时去的闺秀肯定不少。”

  小姐妹自然应下。

  尚书府对女孩子从不吝啬,衣裳首饰的配置不亚于公府侯门的闺秀,又是参加及笄宴的场合,自然不会在衣饰上失礼。两人年岁尚小,不过也能看出来各具特色,谢莫忧明艳活泼,谢莫如冷峻淡漠,谢太太带着这么两个孙女,其实也怪有面子的。

  王姑娘如谢莫忧所说,温柔和气且善解人意,今日是她的大日子,听说谢莫如到了,王姑娘特意出来相见,王姑娘生得相貌不差,圆圆的脸,眼如月牙,唇角畔有一粒小小的痣,天生带着淡淡亲和,虽然离绝色还是有一段差距,不过,她举止优雅,说话时带着恰到好处的亲近又绝不会惹人讨厌,如果说还有哪位闺秀可以用大家气派来形容,王姑娘便是其中之一。王姑娘笑,“早想见一见妹妹,一直不凑巧。妹妹跟我想像的模样还有些不大一样,不过,这身气派再错不了的。”又捧茶捧果的照顾谢莫如,当然,也不忘落下谢莫忧。

  谢莫忧玩笑,“表姐真是见异思迁,一见我大姐姐,就忘了我。”

  王姑娘眉眼弯弯,“是啊,还得请阿忧你原谅则个。”说着还拱手一揖。

  谢莫忧如今与谢莫如关系正好,不再吃醋,直笑,“表姐越发会取笑人啦。”

  王大奶奶笑,“难得见阿环这么高兴,可见是真正投缘。”

  谢莫如露出个疑惑的模样,瞥王姑娘一眼,“哦。”原来王姑娘这么高兴时就这样啊,一听这话就知不是亲娘说的。谢莫如望向王姑娘,你还想像过我的模样?你对我的态度不一般。

  王姑娘将其他王家姑娘介绍给谢莫如认识,谢莫如略略一扫,综合素质没一个比得上王姑娘的。

  介绍完了王家姑娘,还有提早到来的晋宁侯府姑太太宁太太带来的女媳,王姑娘笑,“阿宁她们肯定不必我介绍了。”

  谢莫如对宁太太微一颌首就罢了。

  宁太太唇角一抽,保持住了面儿上的从容,回一个含蓄浅笑。

  王二姑娘笑,“早听谢大姑娘能言善语,如今可见传言不准,谢姑娘竟是个寡言之人。”

  谢莫如眼睛看过王姑娘、王二姑娘、以及年岁略小的王三姑娘,问,“二姑娘也去桂花宴了么?”

  怎么问起桂花宴来?难道谢莫如耿耿于未收到桂花宴请柬的事。王二姑娘一摇手中竹丝扇,笑,“是啊,倒是没见谢姑娘。”

  “要是哪天我去了,二姑娘才应觉着稀奇。”谢莫如自来是一鸣惊人的高手。

  王二姑娘却是装伤充愣的高手,呵呵一笑,端起青瓷盏,“谢姑娘尝尝我们府上的茶,可合口味?”

  谢莫如勾了勾唇角。

  王姑娘是今天的主角,要做的事情太多,丫环来寻她,王姑娘告声罪,先去准备。

  王姑娘及笄礼的排场颇是不小,平国公府、卫国公府也都到了,正宾便是平国公夫人王氏。余者永定永毅两侯府也有女眷参加,永安侯府的主母是文康长公主,晋宁侯府不敢唐突。

  倒是永毅侯府,竟是永毅侯夫人亲自出面,看得出,晋宁侯夫人都有些惊讶,虽是给永毅侯府送了帖子。但,永毅侯府非晋宁侯府可比,这种场合,或是世子夫人胡氏或是哪个媳妇过来都不算失礼,不豫却是永毅侯夫人亲到,永毅侯夫人笑,“本来我那媳妇说要来的,我说,我这把老骨头再不动弹一二,怕要生锈了。干脆让她在家歇着,我来走动走动。”

  晋宁侯夫人笑,“在我跟前,你倒说起老来。”这位老夫人才是真正老,满头银发,不过,精神极佳。

  永毅侯夫人一笑,坐在平国公夫人王氏之下,大家一并说起话来。

  至于姑娘家,自有姑娘家交流的厅室。

  王姑娘的及笄礼隆重庄严,她本身气度端凝,自然人人称赞,也有人话里话外的同晋宁侯夫人打听王姑娘的亲事。

  晋宁侯夫人笑得眼睛眯了起来,与平国公夫人王氏对视一眼,王氏笑,“都不用跟我抢,我已经提前把阿环定下了,我家嫡长孙,定亲酒少不得要请各位赏光。”

  各夫人太太纷纷笑,“夫人好快的手。”接着又是一派恭喜的声音。

  王氏并不很多言辞,报以淡淡微笑。

  姑娘这边儿听闻此事,少不得对王环打趣几句。王环没有半点儿羞窘,她言谈自若,不骄不怯,有人恭喜她便道谢,有人玩笑,她只需大大方方的一句“姐妹们谁都有这一天”便轻轻揭过那些笑言。

  谢莫如想,难怪先时王大奶奶会说,阿环少有这样高兴。

  谢莫忧在谢莫如耳边嘀咕,“表姐可真是的,先时半点儿风声都不露。”

  谢莫如笑,“这话傻不傻,这种事,还没定亲,哪里有到处乱嚷嚷的。今儿露了口风,估计两家的定亲礼也快了。”

  谢莫忧对王环感观很好,看王环要嫁入平国公府,亦为她欢喜,同谢莫如商量,“大姐姐,咱们一道给表姐备份定亲礼吧。”

  谢莫如明白谢莫忧的意思,平国公晋宁府两府联姻,尚书府自然少不了备礼,谢莫忧当然是说她们以个人名义备礼。谢莫如道,“行。”

  谢莫忧唇角弯弯,宁姑娘来寻她说话,两人便唧咕起来。

  回程时,宁姑娘与宁太太这样说,“莫忧也不知怎么回事,跟谢莫如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宁太太心下一叹,笑,“她们是亲姐妹,好是应该的,你这是什么傻话。”心下难免思量,不知谢莫如用了什么手段,先关了她闺女,又拉拢了她外孙女,这女孩子,委实太过厉害。

  谢莫如谢莫忧同谢太太一并向主人家告辞,永毅侯夫人亦起身,“我也该走了。”

  永毅侯夫人来得奇怪,她一人赴宴;走的也奇怪,仿佛在等着谢家人告辞一般。果然,出了晋宁侯府,永毅侯夫人道,“大姑娘可有空暇,不如到我车上坐坐?”

  谢莫如看向谢太太,谢太太点头应允。永毅侯夫人携谢莫如登车。永毅侯夫人的马车自外看并不显眼,进去后才知另有一种宽敞气派。永毅侯夫人并未做什么无用的寒暄,道,“不知大姑娘可知我因何而来?”

  谢莫如道,“夫人此时应该在怀疑自己的判断了吧?”

  一听这话,永毅侯夫人不禁心生感慨,想一想孙女的愚钝,再看谢莫如洞若观火的机敏,原来,人跟人,真的不可比。永毅侯夫人道,“既然大姑娘也猜到了,看来已不必我多言。”

  谢莫如年纪尚小,孩子的眼睛有一种特有沉黑明彻,给谢莫如这样盯住,你会觉着她看的不是你,而是最隐密的内心。永毅侯夫人自认还算老辣,仍有几分不自在,不过,凭她的道行,维持泰然自若并不困难。光线柔和的车厢,谢莫如的声音清晰至极,她问,“夫人今天要说的事,我已经猜到了。但是,夫人,你没有别的事要告诉我吗?”

  这一瞬间,车外白日的喧嚣仿佛消失无踪,这天地间只余她同谢莫如二人。空气静默,呼吸可闻。那双黑黢黢的眼睛穿过她的眼睛,直指她内心深处最大的忌惮与隐秘,四目相对那一瞬间,永毅侯夫人心神大震,她能感觉得到,谢莫如看到了!或者,谢莫如猜到了!或者,谢莫如本身就是知道的!

  谢莫如如同一位绝世高手,她不动声色的洞悉永毅侯夫上眼中的震惊,一战即胜,立刻收手。

  永毅侯夫人不知多久,她声音轻且淡,“谢姑娘,你出身不同,只要你没有误会永毅侯府,我便安心。”她道,“今日是我打扰姑娘。”吩咐停车送客。

  下车前,谢莫如看向永毅侯夫人,淡色唇角微微勾起,声音依旧清楚,“夫人,我肯定比你想像中的更难糊弄,世事如棋,夫人,找个不败之地,很难。薛玉娘当然不能代表永毅侯府的立场,我相信,您与承恩公府亦非一个阵营。”

  许多人觉着谢莫如很难说话,那只是因为谢莫如说的惯常是大实话。虚情假义久了的人,面对大实话总是有几分无措的。不待永毅侯夫人再说什么,谢莫如已推开车门,下车去了。

  看来,除了出身之外,她身上还有另外让人忌惮的东西。

  是什么呢?

  不,我不急,我只需要知道就够了。

  谢莫如到了自家车上,与谢太太道,“永毅侯夫人暗示了桂花宴的事。”

  谢太太问,“她有什么消息?”

  “永毅侯夫人大概没料到王姑娘亲事已经定了,大概她也迷茫着了。”谢莫如摇头,“永毅侯夫人主动澄清,再加上薛玉娘毕竟是宁荣大长公主的外孙女,看来起码从永毅侯夫人这里看,不是承恩公府的人设计。薛玉娘这一吵,皇子妃的资格是丢了。如果不是承恩公府的人设计,可能性最高的,应该就是当时劝架的人。王姑娘亲事已定,此事对晋宁侯府没有任何好处。那天劝架的,除了王姑娘,还有一位赵国公府的赵姑娘。”

  先前她也有些怀疑晋宁侯府,如今王姑娘一订亲,谢太太一时也没了判断,揉一揉眉心,“扑朔迷离啊。”

  谢莫忧听了一会儿才明白祖母与大姐姐在说什么,她小声道,“不可能吧?也有可能是别个什么人,挑唆了薛玉娘,然后躲在暗处看热闹。”

  谢莫如凝神思考。

  谢太太靠着车厢,索性点拨谢莫忧,“那天的事如果闹大,必然会惊动宁荣大长公主。宁荣大长公主不好糊弄,倘人人在场时,叫薛玉娘指出是受了哪个下人的误导,事情立刻水落石出,幕后之人也就藏不住了。所以,这事最想办成,要紧的就是不能闹大,必得你们乍一拌嘴就要有人劝住你们,女孩子们觉着不是大事,自然不会惊动长辈,如此才能成功。你没什么,你才十一,选皇子妃再怎么也选不到你这个年纪上来。薛玉娘已经十三了,正当龄,出身侯府,家里与慈安宫关系且好,她可是皇子妃的热门人选。桂花宴的事,不过是有人借你设计薛玉娘出个丑,让她失了皇子妃的资格。”

  桂花宴的委屈屈辱早就没了,谢莫忧却不知还有此内情,不由惊心动魄,道,“既不是王表姐,难道是赵姑娘?”

  “没有实打实的证据,很难讲。”谢太太只是深恨有人把谢莫忧当棋子,简直目中无人,太不把尚书府放在眼里。

  谢莫如道,“不论与赵家有没有关系,但经此一事,赵姑娘也断不可能是皇子妃的人选了。”其实,承恩公府贼喊捉贼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谢莫忧犹是不解,“为什么?”

  “咱们能猜到的事,永毅侯夫人也早猜到了,那么,其他凡闻到一点风声的人家,恐怕都能猜到。没证据证明此事与赵姑娘有关,但在人们的猜度中,她有嫌疑,这一样就够了。”谢莫如微微皱眉,好毒的计量,利用一个无知无觉的谢莫忧,让蠢钝的薛玉娘自暴其短,继而劝架的王姑娘、赵姑娘又成了嫌疑人。王姑娘还好,她亲事已定,倒可脱了嫌疑。可是,在今天之前,谁又知道晋宁侯府与平国公府联姻的事呢?两家瞒的这样紧。如果幕后之人不知道王姑娘已有婚约,那么,此一计便已除掉了帝都三个皇子妃的最热门人选:赵国公府的赵姑娘、永毅侯府的薛玉娘、晋宁侯府的王环王姑娘。

  皇子妃还未开选,帝都城已是刀光剑影。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71章 刀光剑影》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