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玄机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桂花宴的事,最终碍于当日所邀尽是帝都显贵千金,而没有一个确切结论。

  于谢家而言,谢莫忧被人利用了,谢家难免有所不爽,但受损失的也不是只有谢家,谢莫忧就是生了一场气,真正受损的是永毅侯府薛家与赵国公府赵家,当然,还有承恩公府。承恩公府自不会承认此事与他们无干,但,此事既发生在承恩公府,那么,承恩公府便是有一千张嘴也是说不清的。起码如赵国公府,死也得拉个垫背的。承恩公府无疑就是最佳垫背。

  一时间,明枪暗箭无数。

  谢太太再不肯放谢莫忧一人赴宴,当然,以前谢莫忧也没一人赴过宴,都是有宜安公主带谢莫忧的。先时,谢太太觉着宜安公主虽对谢莫如有些冷淡,对谢莫忧还是另眼相待的,经桂花宴一事,哼哼,算了吧。纵使宜安公主身份高贵,纵使谢太太心生不满也不会诉诸于口,但桂花宴上谢莫忧哭着回来,宜安公主只派个掌事的孙姑姑过来解释说明,谢太太心里挺憋气。你就是公主,也没这么办事的。你非带着孩子去,叫孩子受了委屈,你堂堂公主,我家孩子是你带出去了,被人欺负了,你很有面子是不是?

  谢太太对于宜安公主的不作为与事后的冷淡十分不满,遇事就能看出亲疏了,别看谢莫如平日里对谢莫忧比寻常还寻常,替谢莫忧出头的偏是谢莫如。

  算了,现在帝都又不太平,宜安公主再想带谢莫忧出门,谢太太就婉拒了。咱家是做臣子的,可士族有士族的风骨,又不是给皇家做奴才的。

  再说,经谢莫如的生辰,就是谢三老太太的寿辰,忙过这两件事,谢太太开始张罗着去西山寺烧香的事。谢太太甚至跟谢莫如商量,“能不能请文休大师帮忙卜一卜使团的归期?”

  这件事,会令谢莫如为难,毕竟,谢莫如去西山寺的次数有限,文休大师却是得道高僧,佛法精深,便是天祈寺方丈都要称他一声师兄。谢莫如与文休大师,可能根本没有开口的交情,谢太太活到这把年纪,鲜少勉强谁。今次实在是挂念远在西蛮的儿子,没法子了。

  谢太太眉眼间露出恳切,谢莫如道,“好。”

  谢太太松了口气,她明白谢莫如的难处,低声道,“尽力就是,大师毕竟是高僧;妗卿子烟。”咱不能勉强人家,更不能得罪人家。

  谢莫如点点头,会答应,没有别的原因,谢莫如觉着这事难度不大。

  八月初十,休沐日。

  自谢尚书到谢松谢芝谢兰谢玉,自谢太太到谢莫如谢莫忧,谢家举家赴西山寺烧香祈福。

  一入八月,陛下已令陈兵西宁关,谢尚书也没有了先前的笃定与洒脱,谢尚书在朝中说不出别的话,只得带着一家老小多来拜拜菩萨,问一问天意。

  谢莫如对拜菩萨的事向来兴致不大,不过,碍于举家都在为她二叔烧香,谢莫如也就人云亦云的烧了一柱。烧完这柱香,她问起文休法师,小沙弥连忙引谢莫如去法师的禅院。谢莫如来西山寺的时候不多,但,她每次来必能见到文休法师,西山寺的小沙弥机伶,早记住她身份与众不同。

  天有些凉了,早菊渐次盛开,给秋风中添来一缕寒香。谢莫如披一袭深紫厚料织锦披风,跟在小沙弥身后,文休法师的禅院只有两株不高不矮的古松,除此之外,未植其他花木,简单整洁。家里纪先生虽然也是学识渊博,远胜寻常女先生,但,纪先生的学识远不能与文休法师相比。这位法师精通并不止于佛法,他是高僧,只是因为出家做了和尚。如果文休法师做大学问家,想来不会比南薛北江差。

  待谢莫如敲开门,进去,坐下,小沙弥端来两盏清茶,文休法师道,“小友心中有所踟蹰。”

  谢莫如呷口茶,“我在想,当我到了大师的年纪,不知有没有大师的学识与心境。”

  文休法师道,“有人如茶,有人似水,各人有各人的道,人不同,道亦不同。”

  打禅语,没人打得过和尚。

  谢莫如笑笑,放下黑陶盏,与文休法师说起一些读书时不懂的地方。用过午饭,一直到下晌谢尚书打发人来问,小沙弥进来传话,谢莫如起身告辞,忽然想起卜卦的事,便与文休法师说了。

  文休法师道,“周易卜卦是儒家的事,我实在不大精通。”

  谢莫如心说,你家大雄宝殿上就有现成的签筒呢。不过,她并没有再坚持,毕竟文休法师这样的身份,说不得他自己也不信签筒里的签。谢莫如道,“那大师帮我写两个字,不知方不方便?”

  “写什么?”文休法师取过一张短笺。

  “冬至。”

  文休法师挺痛快的提笔写了,他人已年迈,腕骨枯瘦,乍然动笔,字迹却是清峻有力,元气充沛。写好后,文休法师却未立刻交给谢莫如,反是道,“万一使团回不来呢?”

  “西蛮冬天非常冷,多暴雪,鲜少会冬天打仗。不论什么兵事,冬天都会停的,使团最迟也不会耽搁到过年的。”谢莫如笃定。

  文休法师眼神温和,“若有意外呢?”

  “有意外也是坏了大师神机妙算的名声。”谢莫如不过说笑,解释道,“我又没写是今年冬天,今年不回,还有明年。哪怕使团真的出了意外……”脸色微沉,“冬至也可以解释为西宁关太平日子过去,战事开启,隆冬将至。”

  文休法师将短笺递给谢莫如。

  谢莫如告辞离开。

  文休法师望向开了又合的门扉,几缕暮光透入室内,有小小细尘飞舞。很久很久以前,那些曾经年轻的岁月里,他也遇到这样一个人,她不信佛不信道不信儒不信天意,她信的,唯有她自己;嫡女弃妃。

  不想,有生之年,他还能再见到这样的人。

  谢莫如去了客院,谢太太见着谢莫如,笑道,“可算是回来了。”虽然心里很焦切的想问一问文休大师可帮忙占卜了,还是忍了下来。既然谢莫如回来了,素蓝连忙服侍着谢太太披上斗篷,余下奴婢也各服侍各的主子穿上大衣裳,待主子们收拾好,一大家子就起身下山了。

  一直到上了车,不待林太太问,谢莫如就将文休法师写的短笺交给了谢太太。谢太太接过,谢莫忧连忙凑过去一并看,“冬至?是说二叔冬至前就能回来吗?”

  谢莫如淡淡的样子,“大师什么都没说,只写了这两个字给我。”

  谢太太道,“也可能是说,冬天回来。”

  谢莫忧认同,“嗯,祖母就放心吧,大师都给算出来了。”

  谢太太总算有了精神寄托,出来这一整天,回到家时仍是精气完足的模样,打发孩子们各去休息,谢太太迫不及待的就把文休法师的短笺给丈夫看了。

  谢尚书笑,“莫如在大师面前当真有些面子。”

  “是啊。”谢太太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打算一会儿供到菩萨面前去,“我也没想到大师真的给算了,待阿柏回来,可是得好生给庙里添笔香油钱。”又双手合什的念了声佛。

  谢尚书道,“打发人跟公主说一声。”

  “知道。”一提宜安公主,谢太太心里就有些许不乐。

  宜安公主得知此事亦是无限欢欣,她并未将桂花宴的事放在心上,而且,与谢太太的感观不同。宜安公主觉着谢莫忧年岁小,委实娇惯了些。其实桂花宴上,谢莫忧与薛玉娘对骂也没有吃亏,宁荣大长公主还赏了她一匣子珍珠,就是安抚的意思了,就这样,谢莫忧都能一路哭回家,真好似受了天大委屈,让宜安公主觉着,也怪没面子的。

  所以,近些时日谢莫忧不再随她出门,宜安公主亦不强求,她也省了心,觉着孩子太小,委实难带。就是想抬举谢莫忧,也要等谢莫忧大些,略懂些事才好。

  如今,宜安公主心中所记挂者,也就是丈夫谢柏了。原说最迟六月定能回,一拖就进了八月,宜安公主进宫打听消息,胡太后拉着她的手哀声叹气,叹了又叹,“唉,驸马怎么还不回来,哀家问皇帝,皇帝只说快了,哀家惦记哟,一晚一晚的睡不着。”给胡太后一咏三叹的,宜安公主险得了抑郁症,还不如不进宫呢。

  还好,尚书府给她送来新的消息,问过来送信的谢忠媳妇,驸马是不是冬至就能回来,谢忠媳妇道,“大师就给写了这俩字,太太吩咐奴婢给殿下送过来,忖度着驸马年前肯定能回来。”

  这种回答怎能让宜安公主满意,宜安公主干脆换了衣裳直接去尚书府跟婆婆谢太太打听,这俩字到底有何玄机。宜安公主过来问,谢太太也说不大出来哪,道,“是莫如求的文休大师给卜出来的,文休大师写完就让她出来了,我与老爷商量着,约摸是冬天回来的意思。”

  宜安公主目光灼灼的望向谢莫如,“莫如,大师没说别的么?”

  谢莫如摇头,“没说。”

  宜安公主笑,“这也不怕,我着人去问清楚就是。”

  谢莫如道,“佛门有佛门的规矩,倘能说,大师就与我说了。”

  “这有何妨,天祈寺方丈一样是得道高僧。”宜安公主显然已经有主意,谢莫如对于宜安公主这种异想天开的主意,发表意见都不能。宜安公主大概是过惯了高高在上的皇室生活,想来宜安公主从来没有关注下平凡众生的想法;花前月下之女帝。倘文休法师是无名之辈,天祈寺方丈解文休法师的批语无妨,可文休法师是不逊于天祈方丈的高僧,且文休法师尚在人间,你就让天祈方丈去解文休法师的批语。天祈方丈瞎猫碰死耗子解对了,也不过是文休法师算得准。万一解错了,天祈方丈一世英明何在。

  能做方丈的,哪个是傻子?

  谢莫忧欢声笑语地,“殿下,要是解出来,可得告诉我一声。”

  宜安公主笑,“哪回会忘了你。”这是自然,婆家惦记她,她有了结果自然也会通知婆家。

  谢莫如没说话,随宜安公主去安排吧。

  谢太太想说什么,见谢莫如并没有太介意的样子,也就没多说。待宜安公主告辞,谢太太方对谢莫如道,“不知文休大师会不会介意?”

  “大师既然写了,就不会介意这些事。何况,”谢莫如将话一转,“公主怕是解不出来的。”

  谢莫忧道,“难道天祈寺方丈不比文休法师佛法高深?”

  谢莫如随口敷衍,“传说大凤王朝时唐神仙当年铁口直断,每道破天机,必有天雷降下。最有名的一件事是唐神仙为卫太后祈卦,整个寿安宫尽皆毁于雷火。”

  谢莫忧道,“对哦,这事儿,史书上都记载万寿宫起火之事,野史上说这就是卫太后谋朝的铁证。”

  谢莫如一笑,不予置评。

  倒是谢莫忧觉着,她家大姐姐的意思是,如果天祈方丈真解出来,那么,必遭雷霹。如果天祈方丈没挨雷霹,那么,解出来的也是错的。

  是这个意思么?

  天哪!

  谢莫忧再一次对谢莫如的智商表示仰之弥高,像这种无耻的话,她想都想不出来,或者即使想出来,也说不了这样文绉绉,还借古讽今来着。

  接下来,谢莫忧就坐家里等着天上打不打雷了。

  因为得了文休法师的“批语”,上次李宣得了消息特意打发人过来告知谢莫如,谢莫如也就着李青媳妇跑了一趟永安侯府,把文休法师的“批语”跟李宣说了。反正,经宜安公主这么嘴巴不严的人漏出去,不大工夫估计阖帝都都能知道文休法师“批语”的事了。

  凡什么话借了和尚的名义,和尚又借了天道的名义,这话就格外艰深难明了。

  李宣与苏不语一道破解“冬至”之意,俩人智商都不低,既然文休法师不明说,他们绝不会像宜安公主一样去求助别的和尚。俩人干脆自己破解,他俩绞尽脑汁想出了n种可能:

  冬字,便有节气,天气,气侯的意思。所以,推断如下:

  第一:冬指立冬,立冬前后,使团就能回来。

  第二:就是指冬至这一天,今年黄历翻一翻,要十一月二十二。

  第三:冬,是指冬天,也就是说使团冬天回朝。

  第四:冬至俩字,缺少前缀。是今年的冬,还是明年、后年的冬?又不好说。

  第五:冬又有寒冷、严峻之意。这冬字,是不是指我朝与西蛮关系进入深冬,使团要出事的意思?

  第六:据第五推断,使团要出事,还至个毛啊!

  这俩人一推断,推断出如上六种可能性,都有点儿坐不住了。李宣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干脆去找莫如妹妹商量一二,看她可有什么主意同人之教授与魔兽。”

  苏不语怪要面子的,道,“咱们俩老爷们儿,去跟个小丫头商量,这传出去,脸面往哪儿搁。”

  “天下之大,达者为师,何必拘泥男女。”李宣性子宽厚,心胸宽阔,由此可见一斑。他还特别善解人意,“要不你别去了,我去就行了,我不在乎脸面不脸面的。”

  苏不语摆摆手,“可别。拘泥男女不过是心胸问题,我要因面子由你出马,这就是人品问题了。一起去一起去。”苏不语觉着,大概是前朝太不把女人当回事儿,本朝自立国起,女人就强悍的没有天理。最早是程太后拉扯着儿子太\祖皇帝造反,其后是宁平大长公主掌政,所以,女人强悍一些啥的,苏不语絮叨几句就与李宣同去了。

  谢太太对于李宣苏不语二人到访还是挺高兴的,没别的原因,她这把年岁的妇人,就喜欢孩子们。伶俐的女孩子喜欢,苏不语李宣这样俊俏出众的男孩子更喜欢。只是,这俩人问了安,又说几句闲话就要找谢莫如说话,谢太太不得不问一句,“可是找莫如有事?”上午女孩子都是去华章堂上课。再说,你们这俩人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马上就要谈婚论嫁的年纪的男孩子,来找我家孙女叫什么事儿啊。

  苏不语坦言相告,“是这样,前儿莫如妹妹不是把文休法师的批语给阿宣送去了么。我们两个试着解了解,想找莫如妹妹商量一二,看解的可对。”

  见是文休法师“批语”的事,谢太太记挂着儿子,便打发素馨去华章堂找谢莫如过来说话。

  谢莫如听了二人来意,同谢太太道,“咱们花园的菊花开了,我带李世子和不语去瞧瞧。”

  谢太太道,“去吧,中午我叫人做好吃的,李世子和三公子留下用饭。”

  能进尚书府花园的菊花,风姿自不必言。哪怕在这富贵府第,倚云石,经秋风,也自有一种飒飒风范。李宣难得上门,谢莫如立刻命人取来好茶,请李宣来烹。三人在南山亭里坐了,谢莫如难得这样奉承谁,“自喝过李世子的茶,再喝茶只能用来解渴了。”

  苏不语打趣,“唉哟,我的妹妹,再夸阿宣脸都得红了。”

  “那我也忒不禁夸了。”李宣取了玉钵里的泉水,先在红泥小火炉上慢慢煮着,微微一笑,说起他与苏不语对文休法师“批语”的猜测与推断,李宣道,“我们推出这五种可能,就不知哪个可能性大些,或者冬至二字另有所解。”

  谢莫如静静听完,道,“还有第六种可能,冬至冬至,经冬而至,那就是冬以后的时间了。”

  苏不语道,“是啊,这岂不是更难推断了。”

  谢莫如既然敢让文休法师写下“批语”,自然能应对此事,她沉默一时,并不把算说些似是而非的话糊弄李宣和苏不语,谢莫如想了想,道,“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个故事,说是四位考生春闱前去烧香,在佛前求签后问解签的法师说‘大师看我们能中几人?’,法师伸出一根手指。后春闱放榜,果然只中一人。”

  炉上的泉水已经开了,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壶嘴冒出团团水气。谢莫如问,“不语,你说此法师可灵验?”

  苏不语若有所思,李宣提壶烫过紫砂茶具,挽袖煮茶。苏不语道,“倘中两人呢?”

  谢莫如伸出一根手指,“那就是中一半的意思。”

  “中三人,便是只有一人不中的意思。倘四人都要榜上,恐怕就是一群人全中的意思。要全部落榜,便是一个都不中的意思。”苏不语哈哈大笑。

  李宣正往茶盏中倒茶,给苏不语一解一笑,李宣直接把茶倒几上去了,他自己也是哑然失笑,原来“冬至”二字玄机在此。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72章 玄机》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