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南安侯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承恩公府欺人至此,谢家哪怕向来低调,也不是任人揉圆捏扁的面团儿啊。要是这样都能忍,谢家以后也不必在帝都立足了。

  回击承恩公府的方式很多,却都不比谢莫如今日所言水到渠成且杀伤力巨大。

  召南安侯回帝都只是第一步,还要选一位能守边的大将彻底取南安侯而代之方好。谢家不似承恩公府,只会用些妇人手段,谢家直接就明着来,完全没有遮掩的意思,而且,光明正大,敢做敢言。

  谢柏临行前还跟宜安公主通了气儿,“寿安老夫人有了年岁,人老了,最重子孙,这样病着,虽然老人家嘴里不说,心下不能不想。公主一个外孙女都忧心老夫人的病情,何况远在南安关的南安侯呢。将心比心,如今瞒着南安侯,不妥。”谢柏这话合情合理,这年头,朝廷都是以孝治天下,何况臣子?倘孝道有亏,不要说为官,做人都难。

  宜安公主听得丈夫这话,实在正中心坎儿,她道,“我也正想这事儿呢。”

  “咱们夫妻一心,倒想一处去了。”谢柏笑笑,“公主既也有此意,何不与太后娘娘提一提呢。承恩公府或想着今上恩深似海,南安关事情繁多,故此不好开口。可世间之事,还有什么比孝义更重要的呢?”

  宜安公主也担心寿安老夫人的身体,且丈夫的话在理,便应了。

  接着,谢柏就宜安公主去承恩公府的次数,也提了醒儿,“公主与长公主皆是寿安老夫人的外孙女,论心,是一样的心。就是陛下,也没有不担心老夫人的道理。只是,君臣有别。如陛下,再如何担忧,也只是着御医去承恩府上。公主心善,天下皆知,但要说去承恩公府,比照长公主即可。公主想一想,宫里太后娘娘一样担心呀。太后娘娘也不年轻了呢,公主有空,也要进宫宽慰太后娘娘娘才好。”

  宜安公主毕竟是公主之尊,虽然担心寿安老夫人,也不过是三不五时的过去看看,并不用去承恩公府侍疾。只是,承恩公府行事令人齿冷,谢柏也就不介意提醒宜安公主一些事了。宜安公主见丈夫处处为自己着想,心下柔情满满,忧心忡忡,“驸马一人去西宁,我如何放心。”

  驸马同样不放心自己的公主媳妇,叹,“老夫人突发急病,为之奈何?我总在西宁等着你。”定了启程的日子,宜安公主不去行,谢柏是要照原日子出发的。宜安公主又叫身边女官过来商量,哪些东西随驸马一并带走,哪些东西不必随行。

  宜安公主再进宫去宽慰胡太后,寿安老夫人病势颇急,宜安公主爹娘已故,自幼长在慈安宫,承恩公府也一直对她颇多照顾。外祖母病成这般形容,宜安公主不好远行,便与胡太后说了留在帝都的事。胡太后叹口气,“这也好。”

  宜安公主便顺嘴儿说了,“南安表兄那里,要不要召回,外祖母一见南安表兄,兴许一高兴,病就好了呢。”

  胡太后赞,“我这几日六神无主,幸而你给我提了醒儿,可不是该召南安回朝么。”

  俩人就这么把事儿说定了。

  文康长公主不禁多看宜安公主几眼,心说,几日不见,宜安智商见长啊。

  胡太后同皇子儿子一说,穆元帝道,“这也好。”老太太要不行了,再没有不召人家儿孙回来的理。何况此刻并非战时,南安关太平多年,穆元帝召内阁商议个接替南安侯的大将,就痛快的下旨召南安侯回帝都了。谢尚书在朝中还格外上书,寿安老夫人身子不康泰,承恩公、承恩公世子、宁荣大长公主第二子户部侍郎的差使,请陛下安排人接替。

  谢贵妃还与穆元帝道,“娘娘好几次想去承恩公府探视,臣妾与赵姐姐劝了又劝,总算劝下了。臣妾想着,是不是问一问长公主,老夫人病情到底如何了?哎——”谢贵妃一声轻叹,“这话,原不是臣妾能说的,只是,将心比心,臣妾也是做晚辈的,一样的孝心……要是长公主觉着……陛下奉娘娘去一趟承恩公府上,也是应有之义。”

  穆元帝叹,“爱妃所言甚是。”

  这事儿是谢贵妃私下同文康长公主说的,文康长公主深望谢贵妃,谢贵妃面儿上一派恭谨诚恳,文康长公主便道,“贵妃这话在理。明日我去承恩公府走一趟吧。”

  早在朝廷下旨召南安侯回帝都时,宁荣大长公主就悔青了肠子,心下大骂宜安公主在慈安宫多嘴,却不想,宜安公主当真是一片好心,寿安老夫人都“病”到这步田地了,召南安侯是应有之义。不但如此,皆因寿安老夫人“病”了,家族子弟忙于侍疾,差使让人顶了,也是圣上体贴啊。

  只是,寿安老夫人毕竟还没死呢。别家都是长辈死了,晚辈按制守孝,人家寿安老夫人还有气儿呢,就先令人顶替了承恩公一系在朝中的差使,陛下,您老这是什么意思啊?要清算舅家么?

  穆元帝的心思,寻常人当真猜不透。

  猜透的那个,已经给穆元帝上书了。上书的是谁,谢尚书呗。

  谢尚书送走儿子,回头就跟承恩公府死嗑。

  饶是宜安公主对政事不大敏感,也觉着有些不对了。丁忧守制是应当的,哪里有家中老人生病,子弟便要辞官的呢?

  宜安公主是最不愿意看到承恩公府与谢家生隙的,她还特意去了一趟谢家,谢太太难免提及寿安老夫人,宜安公主道,“先时多是昏迷,如今倒是清醒的时候多了,御医用心,痊愈也是指日可待。”

  谢太太露出笑容,“谢天谢地。老夫人这一病,不要说殿下,就是我,也担心哩。只是想着,承恩公府侍疾,我纵使担忧,也不好多去打扰。如今老夫人吉人自有天相,大吉大利,宫里太后娘娘若知道,也能放心了。”再不睁眼,介时太后陛下亲去承恩公府,这位老夫人恐怕不死也要死了。

  “是啊,姑母知晓外祖母病势好转,亦为开怀。”宜安公主也一样心情大好。

  说一回寿安老夫人的病情,谢太太转而又说起儿子来,一句“不知阿柏到哪里了”就把宜安公主给吸引过来,婆媳俩说起谢柏行程。谢太太暗叹,公主跟儿子感情还是很不错滴,唯一可恨承恩公府太下作。

  谢太太与谢莫如商量,“公主倒好,偏生承恩公府……待寿安老夫人的‘病’痊愈,不若让公主西行,你二叔那里也有人照顾。”

  其实依谢府门第,哪怕宜安公主不去,也不可能让谢柏身边儿少人服侍。同样的,谢太太也认为现下与承恩公府不仅仅是政治立场分化的事情了,完全是三观在两个层次面儿上啊。宜安公主留在帝都,真上了承恩公府的贼船,身上还兼着谢家儿媳的身份,怕要坏事的。倒不若鼓动公主西行,与儿子在一处,夫妻两个感情有了,过一二年生养几个孩子,过起自己的日子,承恩公府不知不觉也便远了。

  谢太太打算的挺好,唯一可虑,不过是时机不好拿捏,公主出行不是小事,如今寿安老夫人“病情”好转,宜安公主可以走;倘承恩公府再出妖蛾子,宜安公主再走不了,怕真要坏事。

  谢莫如早思量过此事,道,“这事且不急,待南安侯回来,自有分晓。”宜安公主是否西行,起码要在承恩公府与谢家有个分明态度后才好确定。

  南安侯?

  谢太太有些不理解谢莫如为何对这位侯爵如此慎重,依年龄论,谢莫如出生的时候,南安侯已经南去投军了。

  俩人不要说有啥交集,见面怕也从来没有。

  谢莫如之所以会格外重视南安侯,原因也很简单,这位仁兄着实非寻常人。如宜安公主之父,今上青梅竹马的堂叔晋王殿下,当初也是想报效朝廷,死活去西宁关为堂侄皇帝陛下打仗,这一打,就把自己给打死了,还害得老永安侯背黑锅。相对于晋王,南安侯就是另一种励志故事了。

  南安侯投军时刚满十六,彼时还是宁平大长公主当政。南安侯投军的事儿,没跟家里说,自己离家出走到南安关。当然,他这身份,也没叫他从大头兵做起,但当时职位也不高,不过一小校尉。到如今封侯,要说没沾家族的光也不大可能,但南安侯自己实实在在的功劳亦是有的。

  这样的人,起码比起宁荣大长公主,脑筋绝对够用。

  果然,南安侯一回帝都,先弄清祖母“病”因,转头就去宫里陛见,他直接就跟穆元帝坦白说了,“圣明无过陛下,臣母已是糊涂了。臣代臣母请罪了。”说着又行了大礼。

  穆元帝道,“老夫人病情好转,朕也安心了。自老夫人病后,宁荣姑妈随侍左右,颇有孝行。三郎既归家,好生孝敬孝敬长辈吧。”

  南安侯见穆元帝不接这话,遂不敢多言。穆元帝结束这个话题,细问他南安城之事,南安侯在南安城多年,以此号封他,对南安城自然知之甚深。君臣二人说了半晌话,中午穆元帝赐宴,南安侯又去拜见了胡太后,立刻就明白穆元帝为何把胡氏一门全都撸了。胡太后一见他就说寿安老夫人的病,其忧心忡忡,绝对没有半点儿掺假啊。

  南安侯心里都不知说他娘什么好了,撺掇着老太太装病,把太后惊成这番田地,人家太后也是有儿女的啊。并且,人家儿女一个皇帝一个长公主,谁傻啊?就他娘出的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装病馊主意,有点儿脑子的都能猜到。起码,谢家是猜到了,谢家猜到,难不成还替承恩公府遮掩?

  为着宜安公主留帝都之事,得罪一个谢家不说,丢了阖族官职,且失了圣心圣意,他娘,这到底是图的啥啊!

  殊不知,宁荣大长公主也悔啊!

  可事情,她已做下了。

  做下了,唯有一条道走到黑罢了。

  宁荣大长公主是想一条道走到黑,不过,她虽为大长公主,这些年,却是只有尊位,从未掌权的。更兼有儿有女,其儿女偏又姓了胡。

  胡家再怎么着,也是盼着今上好的,今上亲政,胡家方得赐爵。

  宁荣大长公主愿意往黑里走,不要说胡家立场,起码南安侯不愿相陪。

  南安侯回家,安排好寿安老夫人“病好”的日子,接着就把他娘安排“病”了,还抱怨他爹,“父亲总该劝着母亲些,如何能用这些手段,倒吓坏了宫里太后娘娘。”

  承恩公也是有苦说不出啊,他倒是想拦的,这不是没拦住么。

  倒是宫里胡太后听闻寿安老夫人能下地了,颇是欢喜。接着又听说宁荣大长公主病了,胡太后又是担心,南安侯给他娘安排的病因很简单,“约摸是春夏交接,天儿一时冷一时暖的,受了些风寒,请御医看过了,并无大碍。”

  南安侯说是亲戚,也是外臣,胡太后见外臣,宫妃不好相陪,倒是文康长公主、长泰公主在慈安宫,文康长公主听闻宁荣大长公主“病”了,讥诮一笑。长泰公主见文康长公主不说话,便对胡太后道,“祖母既担忧,不如赐姑妈以药材,再命御医好生为姑妈调理。”

  胡太后点头,对长泰公主道,“你看着,加些参葺。”再叮嘱南安侯,“参葺性热,问过御医再给你母亲服用。”

  南安侯感叹,“侄儿这些年离家,陛下召侄儿回帝都,如今正可在家侍疾。母亲之病并不严重,只是身子微恙,不好进宫。跟姑母说一声,祖母身子眼瞅大安了,待过些时日天气暖了,侄儿奉祖母进宫给姑母请安。”

  胡太后满面欢喜,中午留娘家侄儿在慈安宫用膳,另有文康长公主、长泰公主相伴。

  南安侯先宽了胡太后之心,又拜访文康长公主府。

  文康长公主无甚好气,“天下就你母亲一个聪明人呢,把母后担忧的大半月吃不好睡不好,天天就嘀咕你祖母的病。老夫人也是好笑,吃喝玩乐都腻了,如今倒玩儿起装病来。她们婆媳这是怎么了,打的什么主意,是不是没事儿闲的成心耍人玩儿呢。”

  南安侯一听就知道他娘这点儿伎俩早给文康长公主看出来了,文康长公主都知道,穆元帝更没有不知道的理。南安侯长叹,“她就那些个妇人见识,我,我真是羞于说出口。”为人子弟者,焉能说长辈不是。

  文康长公主冷笑三声,南安侯厚着脸皮说正事,“我想着,祖母身子也大安了,宜安表妹先时毕竟是因祖母身子耽搁了行程,不知她是不是愿意去西宁,我安排人手护送。”

  南安侯特意说这事儿,就是想文康长公主去探一探宜安公主的口风,倘宜安公主乐意与驸马团聚,南安侯也乐见其成。他不是他娘那种想法,怕什么宜安公主被驸马洗脑,与承恩公府生分啥的。宜安公主好了,对承恩公府有什么坏处么。宜安公主又不是承恩公府的仇人,这么些年的情分在里头,且宜安公主并非傻瓜,又有太后娘娘在,如何会与承恩公府生分呢?倘谢家真有这等本领,宜安公主这般容易被人左右,那么,其本身的政治价值也是有限的,又有何可惜之处呢?

  南安侯说明来意,文康长公主皱眉,“事儿倒不难,只是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只此一次,再没有以后的。以后这种事,你不必跟我开口,我最恨人自作聪明,办下蠢事连累别人替他们收拾烂摊子。”

  南安侯简直千恩万谢,叹道,“亏得有表姐,不然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谢驸马外放,一去至少三年,宜安公主身份贵重,可我想着,夫妻分离,总非美事。那些事,我纵使想致歉,都不知如何启齿,且毕竟干系长辈,唯能托给表姐了。”

  要是对着糊涂人吧,不理会也就罢了。唯有对着明白人,又是舅家表弟,文康长公主不能不给南安侯这个面子,道,“罢了,我去替你问问宜安。”

  南安侯如此行事,不要说皇室对南安侯的印象,便是谢尚书都说,“南安侯实在是难得的明白人。”

  宜安公主在刚刚入夏之际,终于启程去西宁州与丈夫汇合。

  南安侯把家里的事情稍稍理顺,方问起程离,“先生能与我说一说谢家那位大姑娘么?”(www..)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77章 南安侯》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