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秦先生川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尚书主动将盘算宁祭酒之事告知,自然是有其目的所在的,先时瞒谢莫如北岭先生之事,谢尚书现在想想都有些不是滋味儿,当然,这种不是滋味儿也是因人而论,倘不是谢莫如,估计谢尚书也不会有这种不是滋味儿的感觉。反正吧,谢尚书将宁祭酒之事同谢莫如说了,本身也是释放了一种信号,这信号啥意思,不必说谢莫如也能明白。

  我与他家是仇人,你与他家是朋友,后来你跟我说你是真要跟他家绝交,有证据吗?当然有,你亲自干了一件对不住他家的事儿,然后,你把这事告诉我了。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此真理,古今皆同。

  何况,谢莫如与谢家的天然的血缘关系,能与谢家保持一种友好亲切的关系,亦是谢莫如所乐见。故而,谢尚书的暗示,谢莫如挺高兴。

  世间之事,从来都是双面性的。

  有人高兴,自然有人不高兴。

  如今,第一郁闷之人就该是礼部左侍郎秦川秦先生了,秦侍郎为官三十余年,自认为清风明月,尽心王事,不料一朝翻船,便是在此阴沟。非但自己翻了船,崴了脚,还连累了举荐自己的老恩师。老恩师离帝都之日,秦川一直送出帝都三十里,其心情,不言而喻

  不过,秦川的晦气与郁闷还是能诉诸于口的,还有一种不能宣诸于外的郁闷,就当属宁祭酒了。如秦川吧,在家里还能骂一骂多事的御史,骂一骂借北岭先生翻身的李樵,但宁祭酒是一肚子的愤闷,却是只能在肚子里骂一骂,这尼玛谁做的局啊?人秦川秦先生咋就不能做礼部尚书啦?李樵原先那破名声,能叫他中秋闱才怪!可你秦川也是,黜落就黜落呗,你说你大摇大摆的拿出来说啥啊说?臭显摆啥啊臭显摆的!只显得你有张臭嘴是不是?显摆吧,好端端的一礼部尚书,叫你显摆没啦!

  这TM事儿是谁干的啊!据宁祭酒推测,干这事儿的没第二个人,一准儿就是永安侯府!

  理由也很简单,李樵再丢人,那也是永安侯的儿子,你姓秦的先时那样臭李樵的名声,甭看永安侯府没啥反应,说不得就给人记恨住了哪。

  就这么着,宁祭酒将秦侍郎于尚书位折戟之事迁怒到了永安侯府头上。

  对永安侯府的怀疑,秦川与永祭酒倒是心有灵犀了,不过,这俩人还有一事亦是心有灵犀,那就是甭管如何怀疑永安侯府,哪怕就是坐实了这事儿是永安侯干的,他俩也没啥法子报复回来。主要是,秦川与宁祭洒俩人加起来也不是永安侯的对手啊!倒不是永安侯如何可怕,主要是永安侯有个可怕老婆——文康长公主。

  文康长公主素来不理这些事,但她也不会平白吃这个亏,与李宣道,“你去跟秦家说,李樵那事儿跟你爹没关系,甭让他们错想了人。”

  李宣道,“原本就与咱家无干哪。”当然,因为秦川先时给过他大哥没脸,还叫他大哥在秋闱上栽了跟头,耽搁三载光阴,如今又是因他大哥的事,闹得秦侍郎这尚书没做成,他大哥的名声倒是洗白了。从得益方看,他家的嫌疑还真的挺大,只是,这样上赶着去人家说,那事儿不是俺家干的,人家能信么?

  文康长公主似是看出李宣所想,道,“甭管他信不信,你去说就好了。”

  李宣只好去了,他是堂堂永安侯府的世子,论级别,比秦侍郎都高一些,秦侍郎不好因他年纪小便有所怠慢,刚想略寒暄几句,李宣都没让他开口,直接一句话,“那事儿,不与我家相关。”将手一拱,就起身走人了。

  其实,李宣性子只是宽厚,为人并不缺心眼儿,他今日到秦家,偏用了一拙法,寒暄都没有直接上硬货,而且,说完即走,不多留一刻,更不与秦侍郎多讲。而且,他那张正义凛然且忠厚诚恳的脸,还真把秦侍郎给闹懵了。秦侍郎送走李宣自己个儿就琢磨上了,李世子您即使不来,咱家小门小户的,也得罪不起您哪。至于李樵那事儿么,一则李樵先时名声实在是臭大街了,二则永安侯对李樵的冷淡,数年不见不说,就是见了李樵也没能住进永安侯府,所以,秦川一则是自身原则使然,才与德相比,德在先,才在后,李樵不孝名声,帝都皆知,将他自桂榜黜落,理所当然;二则么,软柿子么,谁都想捏一捏的。不过,如今秦川知道了,李樵哪怕是柿子,他也不软。

  何况人家不是柿子呢。

  柿子能这么颠倒黑白么。

  是的,直至如今,清风明月的秦先生都不相信李樵是清白的。

  秦先生还就李樵洗白事件展开了一系列的联想,譬如,帮助李樵洗白的主要有三家,一则就是永安侯李世子,不过李世子刚刚来了,还特意说明尚书之事与李家无干,李世子的身份,想来不会轻易扯谎,秦先生暂且将李世子排除于外。

  第二位帮李樵洗白的就是谢家的那位大姑娘,是的,依秦先生清风明月的脾气,他对谢大姑娘在帝都的行为一直有些看不惯的。倒不是对谢姑娘的出身有意见,关于谢姑娘的出身,秦先生倒是很开明,人谁能选择出身啊,围着个未及笄的小姑娘说出身来打击人家,这也忒卑劣了。秦先生不屑之,鄙视之。秦先生对谢大姑娘的不满主要原因是你一个姑娘家,没事儿闺阁里绣绣花儿烧烧菜做做手工养养花儿就好啦,闲着没事儿的总搀和帝都这些事做甚啊!没个姑娘家的样子!诶谢尚书啊,以往瞧着挺明白的人,怎么教育孩子上这般不靠谱儿啊!当初在国子监,北岭先生来帝都的第一场讲学,谢大姑娘能把自己的位子让给李樵,就知道跟李樵关系不一般了。推而知之,谢家与李樵关系肯定也不错。那么,这事儿与谢家相干吗?可李樵之事,倘永安侯李家都不乐意管,谢家跟李樵并没有实质上的关系,李樵是与谢府晚辈有交情,如今谢府还轮不到谢柏谢大姑娘晚辈当家做主吧,何况谢柏已外放西宁州,不可能这么快的神通广大到知道帝都的事吧?而谢大姑娘,尽管这位大姑娘很乐意在李樵之事上表明姿态,但谢尚书与李樵似乎并无交情,谢府还是谢尚书说了算,而谢尚书又凭什么替李樵出头呢?而且,秦侍郎把自己三十余载官宦生涯想了个遍,那啥,他与谢家并无仇怨哪。故此,谢家的嫌疑性暂且搁置。

  第三位在李樵洗白史上发挥重要作用的就是苏相公子苏不语了。苏不语这个人,才气是有的,与李樵也有实实在在的血缘关系,可依苏相铁面无私的性子,难道会因一个庶子而在一部尚书之位的国之大事上有所偏颇么?

  这不像苏相能办的事儿啊?

  秦川将与李樵相近的三家都想了个遍,还是没想出主谋都是谁?

  秦川胡子都花白了,偶尔亦会自暴自弃,便是知道主谋是谁又能如何,他已是这把年岁,今次与尚书之位失之交臂,怕是此生都无缘啦。

  感慨一回,伤心一遭,秦川突然又想到一件,先前听闻恩师要同宁祭酒联姻,而恩师致仕后举家还乡,那联姻之事……

  秦先生不自觉了又发挥了自己一流的想像力,难不成宁家见恩师在他这事儿上失算,便反悔了不成?当然,这只是他的推测啦,当时恩师离帝都时精神状态不大好,秦先生一心担忧恩师的身体,就把王宁两家联姻的事给忘了。

  哎,可惜恩师返乡,竟将师弟一并带回了老家,不然还能去师弟家打听一二。

  想到恩师,不禁又想到恩师的嘱咐,“万仞哪,自来山高多险峻,你虽叫万仞,性子过于分明,不至高处,亦不失为一种福气。陛下于你多有回护,你的忠心,陛下是知道的。为官者,一个忠字不能忘。这一点,我并不担心。万仞哪,为师只能护你至此了。”

  秦先生细纹横生的眼角闪烁着一点微光,忍不住抽了一鼻子,老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见老头子眼角含着泪珠儿,不由问,“你这是怎么啦?”

  “没什么?”

  哪怕不问,知夫莫若妻,何况是做了几十载夫妻还能睡到一个床上的,秦夫人知道老头子又想到老尚书了,不禁轻声宽慰老头子几句,秦侍郎道,“恩师最爱吃羊肉胡同的红焖羊肉,这一回老家,也吃不上哩。”

  “这是哪里的话,难不成徐州就没羊肉吃啦。老话说的好,千好万好,都不如家好。落叶归根,也是恩师的心意。”

  老夫妻二人略说几句,外头便有下人叫起,秦侍郎坐起身来,秦太太忙给他往身上披一件丝袍,在仆婢的服侍下穿衣梳洗,秦侍郎朝食后准备上朝的事儿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82章 秦先生川》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