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要出手了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很久以后,南安侯回忆起这次初见,第一个感觉仍然是,谢莫如的相貌根本不似宁平大长公主,可见风言风语之不可信。

  谢莫如望入南安侯的眼睛,那里面有一种深深的端量,也只是一瞬,谢莫如移开眼睛,对南安侯微微颌首。南安侯一笑,露出一些柔和,径自过去,铁灰色的衣袍在春日阳光下散发着盔甲般的光泽,南安侯深看谢莫如一眼,做出结论,“根本不像大长公主,那些人都是胡说。”

  南安侯身量高大,谢莫如想与他平视不能,只能仰头,谢莫如有一种特别的本领,甭管遇到什么身份的人,她都有本事维持一张淡定面孔,谢莫如道,“宁荣大长公主这样说,我就信了。”

  “想来是母亲的玩笑话。”南安侯道。

  “或许是宁荣大长公主对外祖母念念不能忘,人老了,多会念旧。”

  “或许。”南安侯不置可否。

  谢莫如道,“我们已借好书,先告辞。”

  南安侯点头,他也没跟个小丫头言语纠缠的意思。南安侯心说,你走就走呗,结果,谢莫如说走,又不动了,反而又拿一双凤眼盯他,南安侯这才明白,连忙侧身让出道路,谢莫如江行云径自离去,李宣一直送她们上车,方折返回去,南安侯打趣,“阿宣风度十足。”这种性子的小丫头,李宣这等身份还伺候,要搁他……当然,搁他,他也不敢抽谢莫如两巴掌。

  李宣正色,“对女孩子当然得周全,再说,莫如又不是外人。”莫如妹妹对他挺好,对别人都好,就是对南安表舅……唉哟,南安表舅这女人缘儿哟,真叫人怜悯。

  南安侯低笑,“我听说文康表姐已经开始给你寻亲事了。”

  李宣已经十七,他这个年纪还未成亲的都少,更不必说他还没定亲呢。李宣亲事未定,原因也简单,先前他定过一桩亲事,奈何女方福薄命短或者李宣命硬克妻,一场伤寒就要了命。文康长公主觉着长子在亲事上不大顺遂,就去天祈寺给长子卜了一卦,卦相上说长子要过了十七才好论亲,便一直耽搁到如今。

  看南安侯似是知道一些内情,只是在这地方,李宣也不好细问。

  南安侯的身份,他说出口的消息,就不会只是打趣李宣这般简单。文康长公就在宫里陪太后说话,皇长子的亲事定了,接下来就是永福长泰两位嫡公主的亲事,较之皇长子,更要郑重。

  胡太后道,“不只是永福、长泰,靖江也到了说亲的年岁,她自幼养在我宫里,我待她同永福、长泰是一样的。靖江王上折子,也是请皇帝帮靖江择婿呢。”

  因说的是嫁娶之事,母女两个的私房话,宫里也未留多少人,胡太后问闺女,“要我说,这公主择驸马,就得选那人品好,靠得住的人家。”

  文康长公主笑,“看母后说的,不但公主择驸马,谁家嫁娶不是找人品好的呀。”

  胡太后笑,“我问你,你有没有想让阿宣尚主的意思?”老太后有啥好事儿,第一个忘不了亲闺女,这不,闺女一进宫她就絮叨上了。

  文康长公主想了想,“我也没想好。”

  “这有什么想不好的,皇室公主,又是你亲侄女,难道还配不上阿宣?我也是看阿宣那孩子品性好,才先跟你提的。”永福公主、长泰公主都是嫡出公主,后面的小公主们,较之出身,还是稍逊姐姐们一筹的。

  文康长公主道,“我瞧着,长泰就很好,母后若觉着合适,我跟皇兄提一提?”

  胡太后点头,心里倒也满意,“长泰这孩子,自来稳重,与阿宣也算脾气相投了。”长泰公主是亲孙女,李宣是亲外孙,胡太后乐呵呵地,又跟闺女商量,“你说,永福的亲事,从你外家择一子尚主可好?”

  文康长公主思量,“二舅舅家嫡长孙已经娶妻,余下的,都是没爵位的,而且官位不显,配嫡公主,也太低了。南安侯嫡长子年岁又小了些,要我说,舅家虽好,实无般配人选。”

  “宜安驸马不也是无爵么?”胡太后实在想再给娘家施些恩典。

  文康长公主道,“一则宜安本是宗室郡主,她是破例封的公主;二则,谢驸马有探花之才,自己真才实学考出来的。这为公主择驸马,要么给公主择个有爵位的夫家,要么给公主择个有才干的驸马,以后才好过日子不是?母后不要忘了,当初大舅舅因罪罚爵,大舅舅难道没有嫡子,承恩一爵原可留在长房。但承恩一爵最终被二舅舅所袭,便是宁荣姑妈向宁平姑妈哀求,二舅舅方袭得公爵。”

  前承恩公、现承恩公都是胡太后的兄弟,胡太后还跟宁荣大长公主关系不赖,对娘家发生的事只能一声长叹,“你这话也有理。”死了再叫娘家侄孙尚主的心。

  母女俩嘀咕半日,文康长公主中午留在慈安宫陪母亲用膳,下午方告退回府,与丈夫说了让儿子尚主的事。这事儿,夫妻两个早就商量过了,文康长公主道,“我实在不放心,尚主总还安全些。”

  永安侯道,“也好。”关键是长泰公主无同胞兄弟,与诸皇子牵连就少,更可贵的是,长泰公主生母褚皇后为今上元配皇后,论出身,长泰公主更胜永福公主,更不必说性情了,有永福公主这一反衬,长泰公主简单就是真善美的化身。

  胡太后是个存不住事儿的,傍晚皇帝儿子来慈安宫请安,就把闺女想亲上作亲的事同儿子说了,还一脸神秘地,“文康托哀家跟你说,你觉着长泰与阿宣如何?”

  穆元帝笑,“果然极好。”他也乐得跟妹妹做个儿女亲家,就是妹妹这眼力当真不差,一挑就挑走了元嫡公主。都是他的闺女,再者李宣的性子,在宫里当差这些日子,穆元帝也看得分明,做女婿也不错。

  穆元帝又笑,“长泰还小永福俩月,难不成母后只想着长泰的亲事,永福的亲事,母后可有眉目了?”

  胡太后一脸遗憾,“我原想让长泰嫁你舅家,文康劝我半日,说不大合适。世子长子已经成亲了,余下子弟不大般配,我想了想,也有理。”

  果然是朕的亲妹妹!穆元帝在心里谢自家妹妹一回,笑与胡太后道,“朕倒是看好一个孩子,吴国公府的世子,懂礼,学识也不错,在朕跟前做侍卫,明儿个朕宣他进宫来,母后也瞧一瞧。”

  胡太后自然称好。

  自筑书楼出来,谢莫如与江行云在街上略逛了逛,便各回各家。

  谢太太就笑眯眯的等着谢莫如回来呢,一脸慈祥,“先回去换衣裳,中午过来吃饭。”

  谢莫如回杜鹃院换过衣裳问张嬷嬷,“今天家里有什么事么?”谢太太那面部表情,像是有什么事儿似的。

  张嬷嬷道,“早上素蓝姑娘把姑娘下个月的新衣送了来,姑娘要不要看看?”

  “没其他的事吗?”

  张嬷嬷仔细想了想,“太太打发素馨姑娘送了两只野鸡,我想着,炖汤吧,就得晚上喝了,奶奶和姑娘晚上都是菇素的,晚上喝汤不相宜,就命咱们小厨房一只取了鸡丁来炒,另一只留待晚上炖汤,炖一晚上,明儿早正可喝鸡汤,或者吃鸡汤面,姑娘说如何?”

  谢莫如慢慢的喝了口茶,耐心的听张嬷嬷说了一通野鸡的两种吃法,待张嬷嬷说完,谢莫如笑,“嬷嬷看着吩咐吧,都好。”看来院里没什么别的事,谢莫如道,“太太叫我中午过去吃,嬷嬷好生陪母亲一道用饭。”

  张嬷嬷连忙应下。

  待谢莫如换好衣裳,喝过茶,午饭时辰将至,谢莫如起身去了松柏院。谢莫忧也在,姐妹两人打过招呼,谢莫忧问起谢莫如去筑书楼的事。

  谢莫如大致说了,“刚开业,还成。”

  谢太太道,“这位李先生真是能干,见着李先生了吗?”

  谢莫如点头,“见了。”

  谢莫忧想了想,“就是二叔认识的那个李世子的哥哥么?以前名声特别差的那个。”

  “那都是以讹传讹,如今这位李先生跟着北岭先生张罗筑书楼的事儿呢。要是李先生真有什么不好,北岭先生能叫他跟在身边儿么,你二叔也不能跟他做朋友是不是?”谢太太略说几句,道,“行了,也到了用饭的时辰,咱们这就用饭去吧。”

  两个孙女都过来用饭,午饭自然丰盛,用过午饭,谢太太照例要小憩片刻,两姐妹起身告辞,谢太太却道,“莫如留下陪我说说话。”

  谢莫忧瞧谢莫如一眼,便先回自己院去了。

  谢莫如心里已有所觉,谢太太果然又问起李樵诸如脾气性情之类的话,谢莫如大致说了说,李樵性格当然不错,坚忍紧韧,相貌才学更是一等一,但是,谢太太心里的那个打算,怕是不容易达成。

  问过李樵,谢太太又问起苏不语,谢莫如便又跟谢太太说了说,反正这俩人她都认识。

  谢太太问谢莫如,“你觉着,他们俩,哪个更出众?”谢太太更相信女人的感觉,男人就知道看前程,可这两口子过日子,脾性相投方能长久。

  谢莫如思量片刻,“春兰秋菊,各擅胜场,要说哪个更好一些,实在不好说。”

  谢太太道,“你觉着,比你二叔如何?”

  “差不多吧。”谢莫如尽量客观公正,“他们两个都是庶出,论门第,当然是永安侯府更胜一筹,但苏相为内阁首辅,更实惠。李先生很难从家族获得帮助,苏才子与嫡母苏太太关系很好。从才学上看,李先生要较苏才子略胜一筹。我看明年春闱,他们落榜的机会不大。”

  谢莫如这样一说,谢太太愈发犹豫,不知选哪个好了。

  谢太太的犹豫,谢莫如并未放在心上,倘谢莫忧是尚书家的嫡女倒罢了,尚书府的孙女,这个身份恐怕不够。毕竟,李樵苏不语两人的出众,长眼的都能看出来,世人对女孩儿嫡庶较为挑剔,但对男人,只有一个要求,有出息有前程,至于是嫡是庶,还真不打紧。

  这事,谢尚书的盘算怕要落空。

  第二日休沐,谢尚书正在家,穆七过来给方氏请安。

  谢尚书道,“魏国夫人一直在清修,久不见外人,七公子的好意,不如我代为转达吧。”

  穆七从善如流,将礼单交给谢尚书,略寒暄几句,便起身告辞,谢尚书欲留饭,穆七言说有事,告辞离去。

  谢尚书叹口气,尔后把礼单给谢莫如,犹豫半晌,问谢莫如,“要不要请娘娘在陛下跟前提一句。”

  礼单颇为丰厚,头一项就是大东珠八颗,谢莫如道,“要出手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90章 要出手了》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