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命运之一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喜欢江行云那种旺盛的生命力与恣意的生活方式,江行云一向推祟及时行乐、醉酒当歌的洒脱,不过,江行云也说,她这洒脱仅限于自己家,由于没有大树好乘凉,还需收敛一二。{看最新章节请到:}

  谢莫如素有自知知明,知自己算不得大树,不过,纵使她从来都是殚精竭虑,谋事万全,她依旧欣赏江行云这样率性的人。

  谢莫如回家时已近傍晚,谢太太笑,“再不回来就要打发人去接你了。”

  “行云训练了一班新舞姬,颇是出众。”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总有些闺中密语,更难得谢莫如能交上朋友,谢太太笑,“你们倒是会乐,去梳洗吧。”打发谢莫如回了杜鹃院。

  许多年之后,谢莫如再回忆起这段岁月,仍觉着心酸难耐,她觉着她已经做好万全准备,迎接命运的安排,但其时,当年当日,她尚不知命运是何等狰狞的模样。

  东穆,太宗皇帝三十年,冬。

  西蛮使团来朝,于东穆王朝是一件足以载入史册的大事,谢柏因护送使团得以携宜安公主回到帝都。朝中大事暂且不论,谢家阖府皆是喜气洋洋。

  宜安公主回帝都直接车马未停进宫给胡太后请安,谢柏身为外放官员亦不能先行归家,他需进宫面圣。一家人由上午等到下午,从下午等到天黑,今年的冬天格外冷,朔风吹落细密的雪渣,在屋里都能听到沙沙响声。谢太太吩咐,“把暖轿备上,待老爷跟阿柏回家,让他们坐轿子时来。”又说一句,“这大冷的天儿。”

  是啊,这大冷的天。

  谢莫如望向窗外,除了北风偶尔吹拂雪珠拍打窗纸的声音,就是一片漆黑。室内灯火通明,暖若春日,水仙花缱绻开放,袅袅的一室芬芳。

  谢莫忧细心的宽解谢太太,道,“祖母莫急,外头天黑,又下小雪珠儿呢,路上湿滑,倒情愿祖父二叔他们慢些,安稳哪。”

  谢太太将身子斜倚着榻上的小方桌,一笑,“这也是。”反正人已经回来了。

  谢太太几乎望眼欲穿,才把次子盼回来,母子之间自有一番问候,一家人互叙了话,开宴行酒,热闹了一番方各回各院。谢柏今日住家里,他与谢莫如同道,撑伞送谢莫如,雪已经有些大了,下人来不及扫,踩在上面有咯吱咯吱的声音,大雪铺满天地,反射着夜晚的微光,路倒较往日更加清晰。

  谢莫如道,“二叔,西蛮肯定有大变故吧。”

  谢柏脸上归家的喜悦已化为眉心微锁,他道,“先西蛮王阿斯兰第五子阿克申联合第八子哈德、第十一子苏森诛杀大王子、二王子、六王子、七王子,连带堂兄弟数人,如今阿克申已在王都称王。这次的使团就是阿克申派出来的。”这种情况当然不符合东穆利益,穆元帝更希望西蛮重归分裂。

  “如果事事都如我朝所料,那么我朝一统北凉、西蛮、南越就指日可待了。”谢莫如淡淡的讽刺了一句,“二叔何需烦恼,你在西宁州日短,再有法子,也不是神仙。西蛮王几十年的基业,真能叫人三五年整垮,也就配不上他西蛮王的英名了。”

  谢柏笑,“这是在安慰我?”

  “这是事实。”谢莫如道,“靖江王第七子来帝都代父向陛下请安。”

  谢柏道,“此事我倒是知道。”

  “内忧未靖,外患更难除。”谢莫如为谢柏惋惜,“二叔回来的太早了。”

  谢柏笑,“也不是全无成果。”

  谢莫如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谢柏却不肯再说,谢莫如笑笑,并不追问。但如果说成果是新王阿克申谴妹为妃的事,谢莫如就不置可否了。

  谢莫如是在几日后才知晓此次使团来帝都还带来了西蛮王阿克申的妹妹,阿克申明显要同东穆修好,非但送来了妹妹,还想求娶东穆公主。

  谢莫忧道,“我听说西蛮人都是做父亲的死了,儿子继承父亲家业的同时,也会继承父亲的姬妾。”

  谢太太大为摇头。

  蛮人就是蛮人。

  谢莫忧悄悄问祖母,“陛下真会把公主嫁给西蛮王吗?”

  谢太太叹,“这咱们如何知晓。”看哪位贵女倒霉吧,西蛮那地方,听说大米都没有,成天就吃牛羊肉,这如何受得了哟。

  西蛮王此次谴使诚意十足,人家公主都送来了,朝廷也不能给人家退回去,至于是不是谴嫁公主,穆元帝实在为难了。虽是皇族,老穆家跟西蛮那地界儿真没法儿比,老西蛮王能生二十几个儿子十几个闺女,穆元帝他爹一辈子就憋出他跟他妹俩宝贝,在西蛮,一场政变就能坑死几个王子,在东穆,真禁不起这样坑。

  就穆元帝自己而言,他勉强不算独生子,下头有个妹妹文康长公主,但皇室真的挺缺人,就连宜安公主这样养在胡太后膝下的宗室郡主到最后都能破格封个公主,还不是因为人少稀罕么。就是穆元帝自己,如今大大小小七个皇子,五个公主,他也半点儿不嫌儿女多呢。

  长女次女已经定亲,眼瞅着就要大婚,三公主今年十四,但是……穆元帝舍不得。更不必提胡太后知道这事儿后就哭天抢地,死活不能同意让孙女嫁到西蛮去,把穆元帝烦的哟……

  君忧臣辱,君上忧愁,自然有臣下为君上解忧,陛下舍不得亲闺女,藩王之女亦为不可,现成的靖江郡主就在帝都,年方十七,不论年龄出身都合适。穆元帝仍是未置可否,倒是胡太后消息灵通,与穆元帝道,“靖江小时候就在宫里,我看她长大,从这么枕头大小,一直到这么大闺女,你就舍得将她嫁给个蛮人?”

  穆元帝令文康长公主来劝一劝胡太后,文康长公主也实在心累,她娘真是阴错阳差坐了慈安宫,论政治素质完全不够格,每到她娘胡搅蛮缠时,文康长公主就分外怀念宁平大长公主。要是宁平姑妈在,估计她娘再不敢这样胡闹。

  宁荣大长公主对靖江郡主道,“如果不想去西蛮,就亲自向太后请愿,说你自愿和亲。”

  靖江郡主瞠目结舌,“朝中已经让我代嫁的声音。”她若还说自愿和亲,岂不是真要嫁到西蛮去了。

  “所以,你更当以大局为重,自愿和亲。”宁荣大长公主轻轻一笑,涂满寇丹的手指轻盈的在桌间扣了扣,“放心吧,陛下一向疑心靖江王府,如何会令你和亲,他还怕靖江王府与西蛮勾结呢。”

  靖江郡主此心方安,心下又不禁凝结出一股郁气,说来她也是自幼在慈安宫长大,如今看来,果然是低人一等。

  宁荣大长公主留了穆七与靖江郡主在公主府用饭,待穆七与靖江郡主告辞离去,及至下午宁荣大长公主命人请了南安侯来,宁荣大长公主嗔道,“以往你在南安关,咱们娘儿俩是成年成年的见不着,如今你回来,又分府别居,你差使忙,也是成天不得见。”

  南安侯自来不苟言笑,闻言只是道,“母亲有唤,儿子岂敢不来。”

  宁荣大长公主示意儿子坐下,命丫环捧了盅姜茶,道,“外头冷,你不喜欢坐车轿,去去寒吧。”又道,“咱们母子,何需这样见外。我是久不见你,想的慌,今天有新鲜的鹿肉,命厨下烧了,你尝尝。”

  鹿肉什么的,南安侯府自然不会少,不过,母亲这样说,南安侯便这般听了。宁荣大长公主问了些南安侯在兵部的事,南安侯向来寡言,一句,“还算顺利。”就没别个话了。

  宁荣大长公主叹,“今天靖江过来,与我说,她愿意代公主去西蛮和亲。”

  南安侯道,“朝廷怎么也不会让郡主和亲,倘靖江愿意,想来太后会收她为义女,封为公主,再令她和亲。”

  宁荣大长公主一噎,不知儿子是真傻还是装傻,叹口气,“我知你心意,不想我多理会这些事,可靖江到底是你舅舅的女儿,我看她长大,实在难舍。”

  南安侯浓眉微皱,最终道,“还是待陛下御裁吧。”

  宁荣大长公主噎死。

  南安侯吃了两碗鹿肉,就回自个儿府去了。宁荣大长公主倒没吃几口。

  朝廷还没决定让哪位贵女下嫁番邦,宫里胡太后已是伤心的病倒。文康长公主进宫侍疾,宁荣大长公主进宫探望数次,寿安老夫人也进宫瞧闺女去了,寿安老夫人私下劝太后闺女道,“要说和亲,我听说弄个宫女,或是臣子家的闺女也是一样的。”

  寿安老夫人此话一出,胡太后的病立刻不药而愈,老太太好歹在宫里过了大半辈子,接下来的事,立刻无师自通,一咬牙,“不用别人,我看谢家那丫头就挺好!”

  寿安老夫人反倒不吱声了,半晌,有些担心,“全帝都都知道咱们老胡家被她打脸的事儿,这要你一说,倒显着是我给你出的主意了。”

  胡太后拍拍母亲的手,笑,“就是母亲给我提的醒儿啊。”

  寿安老夫人也给噎着了,她,她的意思是,不想让胡家沾手这事儿啊!

  胡太后是个存不住事儿的,待母亲告辞,儿子过来请安,就跟皇帝儿子说了。胡太后如今脸色也红润了,精神头亦极佳,发间簪一支羊脂白玉凤头钗,凤体斜倚暖榻,身上搭一条明黄锦被,含笑道,“这事儿竟叫咱们母子这般烦恼,今日哀家得了一妙法,一准儿能给皇帝解了这烦恼。”

  穆元帝见母亲气血恢复,心情也是不错,坐在榻畔,洗耳恭听。胡太后笑道,“这无非是要个有皇室血统的贵女下嫁西蛮,孙女们哀家是一个都舍不得的,皇帝也想想,自先帝时起,咱们皇家就血脉单薄,先帝兄弟一人,宜安他爹只是远房堂亲,到你这里,只你与文康兄妹,好容易我这才有几个孙女,我如何舍得?皇帝这是割我的肉呢。”胡太后说着就滴下泪来,穆元帝拿帕子给母亲拭泪,不要说母亲,他也有些舍不得闺女。

  胡太后拭一拭泪,继续道,“靖江也算懂事,但她是靖江王的女儿,与皇帝是同辈人,咱们两国是父子之国,皇帝纳西蛮王的妹妹,西蛮王求娶我国公主,也当矮皇帝一辈才是,不然以后辈份怎么算,那些执拗的大臣怕要多话。”

  “其实,靖江王一脉也不过是沾了程太后的光,因此封王,成了宗室。”胡太后将话一转,“要论皇室血统,真正尊贵的除了帝系,就是宁平大长公主一脉了。宁平大长公主,那是与你父皇同父同母的大长公主,她活着时的气派,你当知晓。昔年,英国公府获罪,看在大长公主的面子,亦未波及魏国夫人。这些年,皇家对魏国夫人如何?她经年不来宫里给哀家请安,视哀家为无物,哀家可有说过她一字不是。魏国夫人之女,谢家姑娘,帝都皆知聪明能干,不是省油的灯。”最后一句漏了些许心绪,胡太后立刻补充道,“可要嫁西蛮王为王后,可不就得寻个能干的么?咱家女孩子自小在宫里长大,娇花软玉一般,论口齿论泼辣,都不及谢姑娘。皇帝想想,西蛮是不是得这样一个人去才顶用。她去了,叫她母亲继续荣养,陛下就是再升一升魏国夫人的诰命,也无妨碍。就是辈份,也合适啊。陛下收谢姑娘为义女,封个公主,一样下嫁西蛮,一去就是王后,其他女子,如何有这样的国母命。”

  穆元帝都惊叹她娘说出这样一篇入情入理的话来,不过,穆元帝仍不急着下论断。

  皇帝儿子不急,胡太后直接召了闺女进宫商议,文康长公主不大赞同,道,“一则谢莫如虽是宁平姑妈之后,可她毕竟不是宗室;二则只听说罪臣之女去和亲的,谢家正当重用,要拿他家闺女去和亲,谢家安能愿意?这岂不是要寒臣子之心?”

  胡太后道,“愿不愿意,一问谢贵妃就知。”

  文康长公主道,“您老当面儿这么问,叫谢贵妃怎么说?谢莫如又不是谢贵妃的闺女,她娘是方表妹,方表妹愿意不?”

  胡太后嘀咕,“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一品国夫人诰命一年俸禄也好几百两银子,恩典魏国夫人这些年,正用她给国家出力时,她倒不愿意了?”

  文康长公主不欲母亲掺和这些,苦口劝道,“母亲只管放心,这些朝廷大事,有皇兄呢,让皇兄做主吧。”

  胡太后仿佛犯了犟病,“哀家绝不会眼看着三丫头去和亲!靖江也不成!”

  亲娘不讲理,文康长公主简直能愁死,连准备儿子大婚的心都没了。胡太后无所谓,她如今是皇帝亲娘,谁也不能怎么着她,文康长公主之话不合她心意,她直接让宁荣大长公主、宜安公主进宫商量主意,宁荣大长公主笑道,“果然是娘娘有智慧有眼光,我就想不到,这一来,既解了陛下的难处,又解了朝廷的难处,一举双得。”

  胡太后道,“文康说,怕谢家不乐意呢。”

  宁荣大长公主多滑溜的人,她双眸望向宜安公主,笑道,“这个啊,问问宜安就知道了,我看谢家素来忠心。”

  宜安公主含糊道,“这个我不大懂,得看朝廷的意思吧?”

  宁荣大长公主笑与胡太后道,“宜安毕竟做人媳妇的,怎好做主这事?要不,娘娘先问一问谢贵妃?倘真有人能同唐时文成公主一般,促进两国和平,亦是功在青史哪。”

  胡太后忙道,“我也这样说。”

  问谢贵妃,谢贵妃能说什么,谢贵妃道,“此事还是要问家父,臣妾入宫多年,已是皇家的人了,不好再做主娘家的事呢。”略一思量,谢贵妃又补充一句,“谢家一向忠心,陛下但有吩咐,自当从命。”

  事情到这一步,谢家不知道也难呢。

  谢太太知道这事儿都觉着是自己幻听,谢太太诧异的看向丈夫,道,“咱家,咱家又不是宗室?怎么能叫莫如去和亲?”虽然前些年谢太太一直不大喜欢这个孙女,但这几年她跟谢莫如处的不错,换句话说,就是关系一般,也不愿孙女去和亲哪。

  谢尚书先安抚老妻,“莫急,我想想法子。”

  谢太太道,“要不,我进宫跟娘娘说一说?”

  谢尚书思量片刻道,“也好,倘太后提起此事,你就往我身上推。”

  谢太太叹,自从宁平大长公主过逝,宫里也没个规矩了,这等令臣女代嫁的事都能做得出来。她们谢家,一向忠心朝廷,好端端的又无罪过,如何就叫她家孙女远嫁万里,给蛮人做妻子哪!

  谢太太进宫找贵妃闺女打听内情,诰命入宫,先要去慈安宫报道,胡太后往日并不多理会谢太太,一般就是看看诰命牌子,便打发谢太太去麟趾宫了。这回却是问起谢太太,“我听说你家大姑娘实在出挑,想认她做个干孙女,不知你可乐意?”

  谢太太早有准备,忙道,“娘娘天恩,是那孩子的福分,只是祖孙多年,孰能无情,一想到那孩子要远离臣妇,臣妇也不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了?”

  胡太后哼了一声,对谢贵妃道,“好生同你母亲说一说,忠心二字可不是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闲说来的。”

  谢贵妃柔声应了,母女二人去麟趾宫说话。

  母女二人如今说的也就是谢莫如的事了,谢太太道,“莫如毕竟是外臣之女。”

  谢贵妃轻声道,“若和亲,自然是要以公主的名义出嫁。”

  谢太太心下一沉,“娘娘?”

  谢贵妃含糊,“如果没有合适的人,莫如的才干又足以堪以任,倘陛下有意,母亲……”她一直没见过娘家侄女,但倘若谢莫如能在西蛮站住脚,对三皇子将来不是没有益处。每个母亲都是自私的,何况谢莫如,谢莫如始终……

  谢太太满腹心事来,满腹心事去。

  回府后,谢太太好一阵唉声叹气,谢柏道,“我托公主代为在太后面前转寰,如今看来,慈安宫主意已定。母亲放心,此事并非小事,我上书陛下,咱家并无把莫如过继之意。”

  谢太太虽是为谢莫如这事儿伤感,听儿子这样一说,又连忙抓住儿子的手臂,急道,“这怎么成?万一陛下主意已定,你这贸然上书,岂不是要得罪陛下!”

  “母亲放心,我自有分寸。”谢柏说的笃定,谢太太依旧惴惴,晚上同丈夫说了,谢尚书道,“私下上书,让阿柏试探一下陛下的心意也好。”

  谢尚书问,“莫如怎么样?”

  谢太太叹,“我哪里敢让她知道。”言外之意,谢莫如还好。

  谢尚书道,“她还不知道?”这不大可能吧,谢莫如这一二年都跟着学习管家,有几个管事对她颇为恭敬,这等大事,外头消息略为灵通的都知道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想着,还是先不要同她讲。”

  谢尚书决定同谢莫如谈一谈,“我来安排。”

  依旧是内书房。

  因谢尚书偶尔会同谢莫如在这里说话,下人打扫收拾颇为用心,听说主子要用,连忙搬了两盆炭来暖屋子,又在椅榻上铺陈上厚垫子,紫铜香壶中燃起一炉袅袅檀香。

  谢尚书问,“外头风言风语说要你和亲西蛮的事,你听到了吗?”

  谢莫如双手捧着个青玉小手炉,点头,“大概这就是祖父也无法左右的局势吧。”

  谢尚书陡然想到谢莫如的前话,心下微凛。谢莫如道,“祖母今天进宫,回来时脸色十分难看,想是结果不大好。”

  “你的事,还没定。”

  “让祖母不必再进宫了,贵妃膝下有三皇子,难免要替三皇子考虑,她是不会同祖母说实话的。”

  谢尚书不由替女儿分辩,“贵妃在宫里,也有难处。”宫妃还不是要看胡太后脸色过日子么。

  “不,如果她同祖母说我的事还没定,祖母回家不是这种脸色。”谢莫如就有这种笃定,“依贵妃的身份,不会直接说谎,但她用言语暗示引导祖母,祖母信了她的话。”

  谢尚书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谢莫如道,“利害之时现真性,贵妃太急躁了,以后,她还会犯这个错误。”

  谢尚书道,“这么说,你心里有数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关心贵妃,贵妃也是……在宫里安享尊荣富贵就好,这么急着伸手做甚!

  谢莫如道,“端看陛下心意吧,还没到生死攸关的时候。”

  谢尚书松口气,“你心里有数就好。”

  谢莫如淡淡,“最差也不过是去和亲,怕什么!”

  谢尚书刚松开的那口气,又提起来了。别人和亲他真不怕,要让谢莫如去和亲,谢莫如不怕,他怕!

  作者有话要说:ps:本来还想再继续写,突然想到肉大的新文,唉哟,心立时就乱啦~明天会继续更新~~晚安~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93章 命运之一》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