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一个馊主意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谢莫如在联姻名单中这件事,让不少人都觉着有些震惊。☆☆m~精彩~东方~文学~☆☆{看最新章节请到:}看小说到网

  起码李宣就去问他娘了,文康长公主皱眉,“絮叨什么,我已经说了谢姑娘不合适,她又不是宗室,嫁西蛮也轮不到她。甭听风就是雨的。”

  李宣松口气,“那就好。”

  文康长公主摆摆手,腕上金镯互撞,发出叮咚脆响,夹着文康长公主的话,“我说话又不管用,说了也是白说。”

  李宣:……

  李宣给他娘鼓劲儿,道,“娘,你可得坚持你的立场啊!”

  “滚滚滚!”文康长公主还不够心烦的,打发儿子出去。

  文康长公主一向是个很有立场的人,什么事情她看不过眼都要说话,唯独这件事不好开口,她是不支持让谢莫如联姻的。既然是政治联姻,彼此也该有几分诚意,甭以为是个女的人就能联姻,随便送个什么女人,人家还得以为你侮辱他呢。

  谢莫如毕竟不是宗室,虽然智商过关,但从性情上说,此女太有主见,你把她娘扣帝都叫她去西蛮联姻,哼,这就不是正路人该干的事儿。或者让她为家族奉献一把,文康长公主可没听说谢莫如同家族感情多好。这倒不是文康长公主有意八卦谢家之事,她又不瞎,她儿子给谢莫如送生辰礼都要特意挑几匹深紫浅紫的衣料子送去……谢莫如对家族也不像有什么深情厚义,这样的人,软弱倒罢了,偏生厉害的很,你迫她去联姻?

  偏生这里头的利害她娘听不明白,还在慈安宫自以为是呢。

  文康长公主郁闷,就没进宫请安,而是在家安排长子的大婚的事。李宣倒是出门儿了,他去了苏家,苏不语秋闱得中,给他爹关家里继续准备明年春闱,等闲不让出门,如今可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苏不语见着李宣真如同受压迫的人民见到亲人一般,就差两眼飙泪了,正想跟李宣叙一叙闲话,李宣吃了口茶同苏不语道,“你这书念的,真是外头事儿一点儿不知道了。”

  “上月我去揽月楼吃酒,叫我爹打一顿,才下得床。”苏不语同李宣打听,“这是怎么了,出啥大事了?”

  李宣就把谢莫如可能在联姻名单的事儿说了一遍,苏不语立刻道,“不能吧?莫如妹妹又不姓穆,她既不是宗室也不是皇族,再怎么也轮不到她去西蛮联姻哪?”

  李宣道,“外头风言风语都传遍了,我是觉着,要是假的,托你跟苏相说一起,这么着,不大好。要是真的,开朝第一次与他国联姻,以臣女履公主之责,以后是不是就成例了?这事儿,别人看热闹无妨,苏相可得管哪。”

  苏不语道,“依我爹的脾气,既知道没有不管的理。你放心吧,等我爹回来,我问他一声。”

  李宣笑,“成,那我就放心了。认识莫如妹妹一场,既知道这事儿,怎么也不能坐视。”

  苏不语真是服了李宣的为人,李宣是真厚道啊。苏不语再次道,“放心,等有了信儿,我过去与你说一声。”

  李宣又与苏不语说了些外头事,及至中午,未曾留饭,起身告辞。

  李宣从苏家出来,又去找他哥。

  已是晌午,李樵正在用饭,见他弟来了,吩咐书僮再去筑书楼的小厨房端一份午饭过来,命再添道清炖羊肉,还道,“怎么这会儿来了?”

  李宣道,“找大哥商量点事儿。”李宣觉着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家里弟弟们还小,他爹他娘又不乐意管,就找他家大哥来商量了,反正他家大哥同莫如妹妹也认识。

  李宣一提谢莫如,李樵将筷子平放在碗上,擦了擦手,道,“我也听说了。这事要说难办也不难办。”

  “大哥是有何妙计?”

  李樵并不卖关子,“我听说当年宁平大长公主故去,公主府留下许多宝贝,公主的东西,倘公主没有后人,便该收归皇室,公主有后人,自当传给后人。这笔财富,当然应该是魏国夫人的,不知为何,太后娘娘私自扣下了。眼瞅着谢姑娘就到说亲的时候了,听说是太后娘娘担心魏国夫人母女要讨回这笔财富,故此就想了个法子要谢姑娘远嫁西蛮。这边儿毕竟魏国夫人在咱们东穆,太后娘娘就有理由继续保留这笔不菲财产了。”

  李樵给出解决方法,“要我说,请魏国夫人上书,主动放弃当年长公主留下的东西,谢姑娘联姻之事,自然好说。”

  李宣不可思议,“不可能吧?太后能贪大长公主身后之物?”

  李樵却是觉着空穴来风,未必无因,道,“你想想,宁平大长公主又不是宁荣大长公主,听说先帝活着时就对这个宁平大长公主极其宠爱信赖,给她的东西就多了。当年大长公主嫁的又是权势赫赫的英国公府,后来她掌政十几年,她身后之物有多少,我都不敢想。就拿当年魏国夫人下嫁谢家时的排场,嫁妆也不比长公主下嫁永安侯府时逊色,这还只是明面儿上的,私下就不知有多少了。”

  李宣仍是不信,“这要是一门一府,有可能眼红这笔东西,搁皇室,陛下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地主老财,能眼红这个?我不信。”

  李樵叹道,“也没说陛下,都说是太后眼红,不想放手。”

  太后……

  太后能干出什么稀奇事儿来,还真不算稀奇。不过,李宣还是替他外祖母分辩,道,“太后在慈安宫安享尊荣,也不会在意这个的。”

  “听说太后娘娘是想扣下补贴娘家,胡家不是跟谢姑娘不对眼么,当初先承恩公获罪,宁平大长公主可未容情,两家的仇早结下了。如果有这机会,胡家给太后娘娘出的主意,这样,一则能报当年血仇,二则正好得一注不菲财产。”

  李宣揉一揉眉心,头疼的问,“哥,你这都是打哪儿听说的?”

  “这还用打哪儿听说,外头都传遍了。”

  书僮捧来三菜一汤,李宣也没心思吃了,主要是这一堆糟心人糟心事,都是他亲戚干的啊啊啊啊啊!李樵倒是温声劝他,“吃饭吧,你也别太愁的慌,我这里也都打听着消息呢,我看,短时间内这事儿定不下来。”

  李樵一向朴素,李宣见多是素菜,就他来了才添的羊肉,李宣道,“大哥也别太苦了自己。”

  李樵笑,“这有什么苦的,这羊还是江姑娘打发人送给我的,我在家也吃不了,索性令人拿到筑书楼来给大家添菜。”

  李宣笑,“大哥同江姑娘交情不错啊。”

  “她也是打发人来问我谢姑娘的事的。”李樵道,“你不来找我,我也想去寻你呢。估计现在宫里还不知道这些风言风语,要是知道,怕也会再斟酌一下联姻的事。”

  李宣道,“这也好。”

  李宣根本不用特意进宫,他回家跟他娘一说,他娘气的头疼,骂道,“胡说八道!你从哪儿听来的,到我跟前气我!”

  “我不跟娘你说,你蒙蔽着,这就不气你了?”

  “滚滚滚!”

  于是,李宣一天被他娘撵了两次。

  文康长公主既知道,怎么也要进宫一趟。好在她第二日进宫,私下同穆元帝说这事儿时,穆元帝道,“朕知道,已将大长公主留下的东西赐还魏国夫人了。”

  文康长公主叹,“要我说,最好还是另择人选,外祖母也是,在母亲耳边出这样的馊主意。”

  “这事且不急,眼瞅就是永福、长泰大婚,放放再说也不迟。”穆元帝道,“阿宣同莫如关系不错。”

  “是啊。”文康长公主无奈,“他要对这个无动于衷,我得觉着这孩子冷漠。他这么到处走动,我又觉着太实诚。”

  穆元帝笑,“你也太苛求了,世上哪有两全的事。”

  文康长公主笑,“做父母的,自然盼着孩子出众。”

  李宣也从苏不语这里得到消息,苏不语亲过到永安侯府同他说的,道,“我探过我爹的口风了,这事儿还没个定论,陛下的意思,眼瞅就是两位公主大婚,年下事情也忙,和亲的事,略放放也不迟。”

  李宣稍松口气,待有了公主媳妇,还能从公主媳妇这里走一走路子。苏不语道,“还有个坏消息,西蛮送来的公主,陛下收入内宫了。”

  这也预示着,两国联姻,势在必行。

  李宣道,“能缓口气也好。”

  与此同时,谢家接收到宁平大长公主的大笔财产,据说足足几十车,谢家接收就用三天的时间,才将宝贝点清楚。之后,悉数放进杜鹃院。

  宫里寿安老夫人又进宫与太后道,“原是皇家的东西,怎么都给魏国夫人送去了?”有长子的恩怨在,寿安老夫人就不能坐视此事,何况先时谢莫如还给她寿宴添过堵。

  胡太后也是一脸肉疼,“我也说呢,那些也不是宁平的,都是先帝给她的使使的,她死的时候,就该收回来。唉,皇帝就是这样心实。”

  寿安老夫人更是肉疼,“听说,陛下连栖凤山上的万梅宫都给了魏国夫人。以后娘娘你想再去万梅宫,也不便宜喽。”

  胡太后心里那叫一个堵的慌哦。

  母女俩正说私房话,穆元帝就来了,寿安老夫人连忙住了嘴,起身给皇帝外孙行礼,穆元帝摆摆手,笑,“母后与老夫人在说什么私房话呢?”

  胡太后令宫人捧上香茶,笑道,“哀家正跟你外祖母说呢,唉哟,这回魏国夫人可发财了。”

  哪怕是自己亲娘,穆元帝也觉着这话没水平,穆元帝淡淡,“原就是宁平姑妈的东西,不给魏国夫人给谁呢。”

  寿安老夫人立时不敢吱声了,胡太后犹嘀咕,“宁平当年,府里可是有不少东西呢。”

  “宁平姑妈与国有功,自然不同。”穆元帝道,“眼瞅着永福长泰就要大婚,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都大了,三皇子、四皇子还好,今年十四,还可放一二年,二皇子却是到了适婚的年纪,母后若闲了,多相看些闺秀。”

  胡太后道,“哀家也这么说呢,正想着宫里永福长泰嫁了难免冷清,让你外祖母带几年小孙女进来陪哀家说说话。”

  穆元帝笑,“胡家是朕舅家,并非外处。”

  寿安老夫人面色稍缓,胡太后也是笑的宽心,“哀家也这般说。”

  穆元帝略说几句,中午打发人送了几道菜过来,胡太后同母亲道,“母亲只管多带几个女孩子进宫,哀家也瞧瞧。”

  寿安老夫人笑应。

  胡太后有啥事都要跟闺女商量的,既然把公主嫁给娘家不合适,胡太后就想令娘家出一皇子妃。现成的二皇子就很好,胡太后召胡氏女进宫,也叫闺女一道进宫来说话。

  因都是小女孩儿,胡太后将公主们也叫过来热闹热闹,文康长公主在宫外,来的晚些,胡太后笑,“怎么这会儿才来?”

  文康长公主给胡太后见礼,诸公主、寿安老夫人、承恩公世子夫人、胡五儿、以及世子夫人的嫡次女叫二娘的,均起身给文康长公主行礼,永福公主让出胡太后身边的位子,长泰公主再错一位,待文康长公主坐下,诸人方坐了。文康长公主笑,“没想到今儿这般齐全,三公主的病大安了?”这位侄女大约是给联姻的事吓着了,和亲的消息一出,就病倒了。

  三公主说话一向细声细气,道,“谢姑妈关心,已经好了。”

  宁荣大长公主笑,“刚正说呢,今年你赏梅宴还没开吧?”

  文康长公主笑,“先时倒有场好雪,那雪来得早些,梅花儿还没开。待再下了大雪,就到时候了。三公主身子大安了,到时与你姐姐们一块儿去我府里散散。”

  三公主笑,“早就想去了,先时年纪小,皇祖母总是不放心我们出宫。”

  胡太后对孙女们都不错,笑道,“你自来生得单薄,冬天更得注意,这大些就无妨了,出门也要穿暖些才好。”

  文康长公主对侄女们也不错,笑,“冬天是要格外注意些。”

  永福公主笑,“今天就差宜安姑姑了。”这位公主在静心庵呆了两年,回宫之后大有长进,起码说话靠谱许多。

  宁荣大长公主笑,“宜安做人媳妇的,事情格外多了。”这话,却是叫永福公主、长泰公主微微羞涩起来。尤其长泰公主是给文康长公主做媳妇,当着婆婆兼姑妈的面儿,总有些不好意思。

  文康长公主笑,“她这同驸马去西宁州足有两年,听说那地方穷苦的很,如今这回了帝都,也该好生歇一歇的。”

  胡太后道,“可不是么,上次宜安进宫同我讲,冬天连青菜都少见。苦了这孩子。”

  大家正说着话,宜安公主就来了,胡太后笑,“难不成竟是顺风耳,听到哀家再念叨她。”说得大家都笑了。

  宜安公主进宫,说些西宁州的事,宜安公主笑,“说是不比帝都繁华,也是个好地方,自有风俗。”

  寿安老夫人道,“难为公主不觉着苦。”

  宜安公主笑,“习惯就好。”

  寿安老夫人道,“陛下将宁平大长公主的东西赐还魏国夫人,倒没见魏国夫人上谢折。”

  宜安公主道,“听驸马说,莫如已经代魏国夫人写了谢恩的折子,托尚书呈给陛下了。”

  寿安老夫人再三感叹,“这要是谢姑娘出嫁,她这份儿嫁妆,怕是永福公主、长泰公主都难及的。”

  承恩公世子夫人笑,“都是陛下与娘娘的恩典。”

  文康长公主原挺高兴,听这话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搁下手里的茶盏便道,“这也没法子,宁平姑妈的后人,如今唯有魏国夫人健在,宁平姑妈的东西不给她给谁呢?魏国夫人又只谢莫如一个嫡亲闺女,她的东西,自然是要给谢莫如的。外人眼红倒罢了,咱们堂堂皇家贵胄,难不成还去眼红这一点子东西,没的叫人笑话!当初穆家也非大富之家,父皇平定天下,也不是凭家里如何富贵,才令那些文臣武将追随?就是如今苏相,听闻他府上不过三进宅院,却是人人敬仰,皇兄都说他是一代贤臣。我从来都是听说以德服人,未听说以富贵服人的?父皇开国未久,怎么就人心不古了呢?”

  文康长公主一翻脸,寿安老夫人脸色都不大好了,承恩公世子夫人更不必说,脸上胀的通红。胡太后嗔道,“文康!”哎哟,她闺女这是怎么了,咋地又翻脸啦!

  文康长公主冷声道,“我早听说有人撺掇着要克扣宁平姑妈那点儿东西,就想进宫同母后说道说道,今儿不提这茬我还忘了呢!你们不知道先时旧事,我便与你们说一说,先时不过是魏国夫人无意俗事,谢氏毕竟臣子之家,不好接管宁平姑妈的东西,便是皇兄代为照管。如今不赐还魏国夫人,以后我死了,是不是朝廷也要把我的东西收归内府?宁荣姑妈、宜安、永福、长泰、三公主,你们也都是公主,倘再听得有人敢说这等浑话,莫要坐视才好,不然以后公主们焉有活路!”她儿子眼瞅也要娶公主了,这关系到子孙后代好不好?她就是要借此机会将此事形成定例!

  胡太后忙道,“也就随口一说,看你这较真儿的,谁敢收你的东西啊。”

  文康长公主兔死狐悲,“当年宁平姑妈掌政之时,怕也料不到今日就有人敢撺掇着收她的东西呢。”

  文康长公主向来是说发作就发作,承恩公世子夫人闹个没脸,起身替婆婆顶缸道,“都是臣妇不是,说这些话令长公主着恼。”

  文康长公主哼一声,“我最烦人幸灾乐祸,小鼻子小眼一肚子小家子气!”

  承恩公世子夫人也不是等闲人哪,她道,“臣妇只是听说,前朝时规矩不是这样……”前朝公主下嫁,自然有一笔不菲的嫁妆,但公主过逝后,这嫁妆还要原封不动的收归内府的。只是,此话一出,承恩公世子夫人恨不能咬掉舌头,完蛋,一下子又把公主们得罪了。

  果然,文康长公主冷笑,“要不前朝就亡了呢。”

  长泰公主道,“这也是。听说大凤王朝时,公主与皇子都是一样的,公主开府自有嫁妆,以后公主府的东西,自是传给公主的子嗣,倘公主无嗣,方收归内府。后来前朝就改了规矩,公主开府的东西,待公主过逝,不论公主有无子嗣,都要收归内府。我就觉着奇怪,都一样是皇室儿子,皇子们封王,东西便能名正言顺的传给后人,公主就不一样,难不成,公主府的东西竟不是给公主的,而是借给公主的不成?故此,皇祖父开国时便极痛恨前朝短视,皇祖父都曾说‘为帝当如凤武帝’,万不能效前朝灭国之法呢。”

  永福公主也道,“是啊,既是给公主的东西,倘公主没有处置权,那也不叫给了。就譬如我们要孝敬皇祖母些什么,自己的东西倒不好随便动了,不然以后收归内库对不上账,还得以为怎么着了呢。”

  三公主跟着叹气。

  宜安公主道,“要不说皇兄圣明呢。”

  长泰公主道,“是啊,倘不赐还宁平大长公主之物,反令天下人多心呢。”

  公主们七嘴八舌说着公主府的继承权啥的,连寿安老夫人都觉着,哎哟,真尼玛是个馊主意哟

  作者有话要说:ps:真想更快快快快快快一点!!!!!!!!!!!美人记明天更,今天来不急啦!!!!!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94章 一个馊主意》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