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命运之三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于公公真的不想活了,他这辈子大事小情的见识不少,不过,还是头一遭遇着传旨没传出去。|小说排行榜m|(看最新章节请到)首发哦亲偏生,这没将圣旨传出去的倒霉催的正是他自己,于公公实在无法,只得自己又将圣旨捧回去了。

  于公公活到现在的位置,那绝不是个蠢人哪。朝廷已经决定让谢莫如联姻西蛮了,这会儿怕是不会怎么着谢莫如,可他这跑腿儿的肯定难逃迁怒。多倒霉啊,他传旨多年,出来传旨,好事儿坏事儿,都少了不得些孝敬,这还是头一遭,得了一肚子心惊肉跳回去。

  其实,比于公公更心惊肉跳的还有谢家一家子,原本谢莫如联姻西蛮就够苦逼了,结果,谢莫如还把圣旨封驳了。知道啥人才有圣旨封驳权不?以前是三省六部才有这权利,后来这权利转到六科言官那里。但是,谢莫如一个丫头是绝对没这权利的,何况这是经内阁商讨过的国之大事。

  谢太太脸色煞白,生怕下一刻就要有人来抄家。

  谢莫忧也是战战兢兢,谢莫忧此时方意识到,她与谢莫如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血亲。

  主子们都这样,底下奴才仆婢就更不必提了。

  唯有谢莫如还是波澜不惊的老样子。

  于公公哭丧着脸回了宫,没敢直接陛见,穆元帝身边的首席大太监郑佳看他这脸色,先私下问一句,“你这是怎么了?”

  于公公眼泪都下来了,自袖中取出圣旨,捧在掌间。

  此时无声胜有声。

  郑佳大惊,压低了声音问,“你不是去谢家传旨了么。”

  “谢姑娘说,她有爹有娘,嫁去西蛮可以,但绝不过继。”于公公苦着脸道,“我苦劝,谢姑娘都不肯接旨,说叫改一改,她再接旨。”

  “圣旨还有改的?”郑佳也不晓得要如何了,无奈之下道,“你跟我进去吧。”

  于公公将圣旨捧至头顶,佝偻着身子进去,郑佳先一步上前同穆元帝低声把事说了。穆元帝素有城府,只是微一蹙眉,问于公公,“她怎么说的,原封不动的给朕学一遍。”

  于公公照模照样学了,并不敢添油加醋。他随侍帝侧多年,深知这位陛下的脾气,无能或者免不了责罚,但要敢自作聪明蒙蔽陛下,唯有死路一路。

  穆元帝吩咐郑佳,“宣苏相、李相进宫。”

  苏相在这件事上没发表过多意见,主要此事乃李相一力促成,苏相自然不会多言。如今谢莫如不同意过继,李相也有些傻眼,瞠目结舌半日,喃喃道,“目无君父,实在目无君父!”世间竟还有此等无视朝廷之人!这位谢姑娘也好笑,真以为有些辅圣公主的血统,她就是辅圣公主重生了?

  苏相静默无言。

  李相喃喃两句,无人搭言,李相道,“还请陛下严加训斥,不然,此等无君无父之女,毫无驯服之意,纵使联姻西蛮,怕也是祸非福啊!”

  穆元帝道,“那就有劳李相亲自走一趟,同她讲一讲道理。”

  李相道,“听闻谢尚书家教森严,此等小事,倘有臣代劳,岂不是令谢尚书颜面无光。”

  穆元帝传谢尚书,谢尚书听闻此事后真心实意的邀请李相道,“我那孙女素来有些执拗脾气,我是劝不动她的,李相不必顾忌我的颜面,你我同殿为臣,都是为陛下尽忠,李相倘是面儿上抹不开,我陪李相一道去我府上,李相只管劝她一劝,我先谢过李相了。”反正他闺女在宫里做贵妃,陛下怎么着也不能诛他九族,谢尚书索性也不要这脸面了。

  谢尚书乍不要脸,李相实难招架,只得同谢尚书去了。

  说实话,李相劝人的本领还不如于公公呢。

  这位内阁次辅开篇就给谢莫如讲起了王昭君文成公主两位前辈,谢莫如听他絮叨了足有半个时辰,仍是悠悠然的吃茶,直待李相住了嘴,问她,“我看姑娘慧质兰心,定明白其间深义。古来多少女子青史留名令人敬仰,姑娘此去,说不得也是一番天大造化。”

  谢莫如觉着这位内阁次辅名不符实,头脑不大清楚,于是,谢莫如重复道,“李相,我从来没说过不愿意嫁给西蛮王,我说的是,我不会过继陛下为义女。”

  李相傻眼,“不过继为陛下义女,姑娘以什么名义出嫁呢?”

  谢莫如上下打量他一眼,“若事事要我操心,要朝臣何用?”

  李相给噎的不轻,他亦是灵光之人,另辟蹊径,劝道,“姑娘为公主,嫁过去西蛮王也要对姑娘另眼相待。倘是臣女身份,我实怕姑娘去了西蛮会受轻慢。”

  谢莫如淡淡,“李相是听不明我的意思吗?我不过继皇室,而且,我嫁必为王后!这两样,都要合我心意!我才嫁!”

  李相还想再劝,谢莫如一抬手,“送客!”将李相打发了出去。

  李相自从入了内阁,哪怕朝中刀光剑影尔虞我诈,大家面儿上总还是一团和气的,再未遇到过这种当面被撵的情形,何况还是被个女孩子撵,李相脸色都青了,拂袖道,“姑娘还请为家族考虑一二吧?”

  “你给我站住!”谢莫如一声厉喝,于公公这等宦官无甚见识随口说说倒罢了,堂堂内阁次辅也敢说这话,谢莫如冷声问,“李相是什么意思!为家族考虑!我嫁去西蛮,对我家有何好处?我不嫁西蛮,对我家又有何害处?请李相给我说个明白!”

  谢尚书就在外头听着呢,闻言立刻进来,正对上谢莫如冷冽质问,“莫不是祖父与朝廷有什么私下交易!”

  谢尚书也急了,谢莫如这事儿,他老人家没少操心费力的,无端端的怎能背这口黑锅,扯着李相道,“李相,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尚书拉扯着李相又进了一次宫,在穆元帝面前评理。谢尚书老泪纵横,“臣在朝多年,唯忠义二字已,自觉未有愧对朝廷陛下之事。李相去臣府上,动辄以臣阖族荣辱性命相威胁,臣不知李相何意。”

  李相刚被谢莫如扫了颜面,还琢磨着是不是姓谢的老狐狸算计自己呢,听这话也不能坐着等死,遂道,“谢尚书既知忠义,缘何教出这等目无君父的孙女,想来谢氏家教亦不过如此!”

  “我谢氏家教不过如此,是我谢氏女为国联姻,李相满口忠义,不知李氏女有何忠义之举?倒是闻所未闻!不过,李相爱女下嫁王家,膝下无子不说,王家连殁四位庶子,我也只得可怜那些庶子投胎时没看好嫡母是出自大家大族,家教良好的李家了!”姓李的撺掇他家孙女联姻,谢尚书对李家也不是没有调查。

  李相当下气得仰倒,谢尚书转而上禀穆元帝,“当初臣力谏陛下,莫如性子执拗刚烈,脾性不与常人同,李相一意赞谢氏家教,如今李相又质疑谢氏,想来李相对莫如未有了解,便一意促成莫如联姻之事,不知李相此举是出自何心何意!”

  李相闹个没脸,穆元帝干脆也不劳他了,与苏相商量。苏相道,“观谢莫如这品性,老臣还得说一句,实不是和亲上等人选。”

  穆元帝问,“那依苏相看,要如何?”

  要如何?

  总不能令朝廷君上无颜面。

  苏相道,“既然谢姑娘不愿意过继帝室,索性罢了。不封公主,上叙辅圣公主之功,可议封郡主。郡主不若公主位尊,就在封号上补偿一二。依臣看,义和二字与谢姑娘性情不符,观她性情,不若靖烈二字更合适。”再怎么说也是叫人家大老远的嫁到西蛮去,能满足还是满足,如李相那般,谢家也不是吃素的。

  穆元帝道,“可。”

  苏相躬身道,“还请陛下加恩魏国夫人。”

  良久,苏相方听到穆元帝道,“就依苏相之意,魏国夫人加双俸。”

  这次传旨,苏相想了想,同于公公走了一趟,总不能再叫人将圣旨驳回,那样朝廷可真就颜面不存了。苏相此举,于公公简直感激涕零,还悄悄同苏相道,“唉哟,相爷你可悠着点儿。谢姑娘可不是寻常姑娘家,奴才看她一眼就肝儿颤,不知哪里不合她意,她就要发做哪。”

  苏相“唔”了一声。

  虽然没少听苏不语在耳边念叨谢莫如,苏相却是从没见过谢莫如,这还是头一遭。

  苏相毕竟是内阁首辅,也没给谢家使过绊子,不同于李相,故此,谢尚书颇是客气,带着长子次子相迎。略寒暄两句,待谢莫如出来,苏相先是一愣,继而不着痕迹的掩饰过去,侧头示意于公公颁旨,此次旨意比较合谢莫如的心意,她双手接了,于公公心下吁了一口气,总算过了这一关。

  谢尚书请苏相花厅用茶,苏相道,“吃茶倒不急,此次联姻,事关邦交,郡主若有什么打算,可与我说。能安排的,我一定尽心为郡主安排。”为国为民的话,苏相很明智的没提。联姻之事已定,谢莫如当为自己打算,他过来,也是提醒谢莫如一声,莫为呕这口气执拗到底。以后在西蛮,还是得靠谢莫如自己了。

  谢莫如道,“我希望快些看到朝廷给我的嫁妆单子,先跟苏相说一声,我家里还有东西,我会一同带走。”

  苏相松口气,道,“郡主放心。”又禁不住担忧,这样理智强硬,真是联姻的最佳人选么?苏相宁可是朝廷择一绵软些的闺秀。

  谢莫如没其他吩咐,苏相方好与谢尚书父子去吃茶。谢太太叫着谢莫如说话,一进屋儿,谢太太眼泪就下来了,可算是松了心了,她老人家这辈子也是头一遭见有人能将圣旨打回去重写的。当然,谢莫如联姻西蛮的事铁板钉钉,谢太太也是伤感。

  谢莫如道,“祖母,我先回了。”

  谢太太回神,是啊,怎么也得跟方氏说一声,谢太太道,“哦,去吧,晚上过来,咱们一道用饭。”

  谢莫如意兴阑珊,“过几天再说吧。”

  谢莫如没什么心情,嫁到西蛮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她唯一为难的是,怎么同母亲说呢?她一走,这杜鹃院该是何等的人烟冷清。

  谢莫如回杜鹃院时已近晌午,方氏坐在杜鹃树下一张紫藤细榻上望向门口,那种姿势,似是等待良久,以使她可以第一眼望见进此门之人。谢莫如举步过去,方氏依旧是家常妆扮,乌发随意的挽了个髻,斜簪一枝玉白色的杜鹃花簪,目光恬淡安然。谢莫如坐在榻畔,轻声道,“你等着我,总有一日,我会回来。”

  方氏握住女儿的手,轻轻的拍了拍。

  谢莫如不是伤春悲秋的人,方氏亦不见伤感,母女俩如往日那般用过午饭,用过晚饭,倒是张嬷嬷说了一句,“姑娘到哪儿,也让我跟着才好。”

  临睡前,谢莫如道,“嬷嬷明日把咱们院里名项东西的册子拿来给我,我有用。”

  张嬷嬷放下锦帐,道,“我记得了,姑娘睡吧。”

  第二日,谢莫如照常起床,张嬷嬷道,“天有些阴,姑娘多睡会儿吧。”

  “这个时辰起惯了,睡也睡不着。”

  丫环拢起帐子,外头果然比往日暗些。

  张嬷嬷带着紫藤几人服侍谢莫如洗漱,张嬷嬷道,“今儿是龙抬头的日子哩,我叫厨下烙春饼,姑娘看配什么粥?”

  谢莫如道,“红枣粥吧。”

  张嬷嬷应了,谢莫如去园里散步,她自来有这习惯,只是今日天气委实不大好,没走几圈,天空开始飘起细碎冰渣,还带着丝丝冷风,实不是散步的最佳天气,谢莫如便回了紫藤小院。

  张嬷嬷将手炉捧给谢莫如,道,“看着要下雪哩。”

  “都春天了,倒下起雪来。”

  “以前还有三月天下雪的事儿呢,老天爷也说不准。”

  主仆二人说会儿话,素蓝过来送了几样配春饼的小菜,说是谢太太叫送过来的。谢莫如道,“替我谢太太。”

  紫藤请素蓝出去吃茶,素蓝忖度谢莫如面无殊色,仍如往常,暗叹大姑娘与众不同,倘是别人要嫁那老远的蛮人地界儿,吓都吓死了,不想大姑娘依旧这般从容自若,心下不禁多了三分敬意。

  用过早饭,谢莫如就开始整理自己这些年存下的东西,张嬷嬷进来问了回午饭,谢莫如道,“今儿天冷,让厨下加个热锅子。”

  张嬷嬷笑,“我已命人加了。”

  谢莫如道,“那嬷嬷去问问,母亲那边儿可好了。”方氏起得晚,素来不用早饭,一向是午、晚饭与谢莫如共用。

  张嬷嬷领命而去。

  方氏的死没有丝毫预兆,她就那么带着些许恬淡安然的躺在床间,身上盖着一床杏子红绫被,仿佛安眠。谢莫如心下陡然生出一股巨大的悲痛,这是她曾经用过的被子,她的母亲,因她而死,她不想拖累她,不想成为朝廷牵制她的质子,所以,她选择了永远的离开她。

  可是,你这样走了,我这些年殚精竭虑、步步为营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的母亲。

  谢莫如踉跄的后退数步,喉间滚过一阵急遽的腥甜,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作者有话要说:ps:其实很多亲都猜到啦,应该不会觉着太虐吧。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96章 命运之三》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