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命运之五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葡萄美酒夜光杯。し.

  桌间佳肴琳琅,倘不是此时不宜音乐歌舞,宁荣大长公主真不介意宴饮一番。

  承恩公洗漱后都难掩眉间疲倦,宁荣大长公主扶他坐下,道,“这是怎么了,累成这样”

  “陛下这都病小一月了,还未有起色,怎能不令人担忧呢”承恩公是真的担忧,皇帝是亲外甥,阖家富贵都是外甥赏的,这外甥倘有个好歹,哎

  宁荣大长公主习惯性的劝解丈夫,“要我说,陛下一向龙体康健,这偶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必会否极泰来。老话说的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宫里太医药材都有,你就宽宽心吧。正好儿,咱家有两支百年老参,是七郎孝敬我的,我一时半会儿的也用不到,明儿我就进宫,一并带给太后娘娘。宫里不见得缺这个,却是咱们的心意呢。我也陪太后娘娘说会儿话,宽一宽她的心。”

  承恩公点点头,“也好。”

  皇帝一直病着,早朝都多少天没上了。宁荣大长公主去探病,不好穿得太花哨,当然,太素净也不成,忌讳。阳光普照,草长莺飞的日子,宁荣大长公主一袭宝蓝皓纱长裙,头挽飞天髻,鬟插碧玉簪,耳垂明月珠,通体的富贵,满面的雍容,唯眉间笼一缕轻愁,乍开口就是满满的担忧,“这些天,我的身子不大爽俐,但有事,孩子们怕我担忧,都只瞒着我,不然,我早进宫来了。”略歇一歇,宁荣大长公主酝酿了个红眼圈儿,方继续道,“娘娘与我实说,陛下的病究竟如何了”

  这一问,当如利箭当胸,胡太后的感情绝不是酝酿,百分百是真情流露,那眼泪刷就下来了,文康长公主连忙给母亲又是拭泪又是劝慰,提醒着母亲,道,“母亲,皇兄已见起色,您就安心吧。”

  胡太后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点头间还防备的瞧宁荣大长公主一眼,道,“是啊是啊,张太医与我说的,皇帝这就大安了。”

  宁荣大长公主只作未见胡太后的防备,微微一笑,要是真大安您老可就不是这等模样了,呷口茶,“那就好。”这茶入口清香,宁荣大长公主道,“这是今年的新茶吧”

  “是啊,今春事情多,还没来得及赏下去呢。”胡太后实在不禁试探,随便一件事就露了马脚,她老人家却是全然未知,还道,“宁荣你喜欢,就带两罐子走。”

  宁荣大长公主笑,“我本是来给娘娘请安兼探病的,礼还没送,怎好先要娘娘的东西。”说着就命侍女将老参奉上,道,“都是百年的老参,我现在也使不着,听说陛下龙体小恙,我在家一刻都坐不住,连忙进宫带了来。这参药性强,寻常人不好多用,娘娘问一问太医再服用吧,用不用得着,总是我的一番心意。”

  胡太后道,“有劳你想着。”然后,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又补充一句,“皇帝已经快好了。”

  “那就好。”

  宁荣大长公主陪太后说了会儿话,胡太后精神头不大好,宁荣大长公主识趣告辞,待宁荣大长公主出了慈安宫,方有个慈安宫的小宫女抱着两罐茶叶跑来交给宁荣大长公主,宁荣大长公主令侍女收了茶叶,随后离宫。

  待宁荣大长公主走了,胡太后悄声问闺女,“宁荣都嫁给你舅舅多少年了,不用这样防备她吧”

  “小心无大错。”文康长公主心说,叫你防备个人你也防备不住啊。不过,她娘这样正好。宁荣姑妈向来心眼儿多,且叫她回家琢磨去吧。

  胡太后道,“给你皇兄侍疾的事儿可如何安排”

  穆元帝身子不大安稳,起先不让皇子皇女侍疾是不想耽误孩子们的功课,如今越发厉害,怎能挡了皇子皇女不叫尽孝心呢。就是胡太后与文康长公主也要每天过去瞧一瞧的,另外宜安公主、长泰公主、永福公主也时不时的进宫请安。

  既说要侍疾,索性将年长的皇子公主都叫进慈安宫。永福公主长泰公主都请命,宜安公主也跟着说皇兄待她恩重如山,文康长公主也没阻拦,道,“宜安就罢了,与我在这里陪伴太后是一样的。长泰永福,你们白天来就好。六皇子七皇子四公主五公主年岁都小,就算了。”

  长泰公主道,“知道姑妈体谅我们,可父皇这么病着,我们就是回府,也是心神不宁,还不如在宫里呢。何况二弟三妹都比我们小,难道叫小的轮班儿倒,我们做姐姐的反回府歇着,也不是这个理。”

  永福公主也跟着道,“是啊,姑妈就成全我们这一片孝心吧。”

  两位公主这样说,文康长公主没有不允的理,又与她们商量了在宫里的住处,永福公主道,“以前住的宫室就很好。”

  长泰公主也称好。

  其他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五皇子、三公主几人自然都愿意尽孝,就是六皇子生母柳贤妃还说,“六皇子也大了呢。”

  胡太后正焦心儿子的病情,这会儿不乐意听宫妃表这虚头巴脑儿的忠心,摆摆手,“行了,你把小六儿带好就是你的功,吵吵着侍疾,三两岁的奶娃子,他能侍的了疾万一累着了,你不心疼儿子,我还心疼孙子呢。下去”没眼力的东西。

  柳贤妃满心委屈,正要分辨,赵贵妃谢贵妃两个一左一右忙拉着她退下了,说话不挑时候,没见上头正焦心呢么,这会儿抖这没用的机伶,有个儿子还不命根子的宝贝着,倘陛下真有个好歹,儿子就是命呢。呸呸呸,陛下万寿无疆。

  总体来说,宫里气氛不大好,好在文康长公主自陛下龙体不适就进宫了,有长公主坐镇,宫禁倒比往常更加森严。守着闺女,就是胡太后心里也比较有底气。

  穆元帝的确是病了,而且病的不轻。

  这种猜测随着诸皇子公主进宫侍疾逐渐变成了一种事实。

  宫内宫外自少不了一番议论。

  其实,有什么好议论的,议论也无非一个主题,皇帝平安倒罢了,一旦帝躬不豫,皇子们年岁不小了,但也不算大。立嫡,还是立长、立贤,是个问题。

  不少大臣都打算趁穆元帝还算清醒时要个说法儿啥的。

  大臣们倒还不是最急的,如今帝都最急的人约摸就是宁荣大长公主了。宁荣大长公主思忖着,要不要让靖江王来帝都主持大局什么的。

  关键是,得确定穆元帝不成了,才好让靖江王过来,倘穆元帝转危为安,靖江王就不是来主持大局,而是来自投罗网的。

  只是穆元帝的病况,那可不是寻常人能知道的。太医院由张若水把持着,从张若水这个院正,到两位院判,这是给穆元帝诊病的御医,三人的嘴是出了名的钢浇铁铸的严实。

  不过,宁荣大长公主自有法子,寻空提醒承恩公,“你做舅公的,这个时候,多关照着皇子皇女些才好。”

  “这还用你说。”承恩公低声道,“几位皇子公主轮班侍疾,也没空出宫。要不,你陪母亲去宫里给太后娘娘请安陛下龙体,委实令人担忧,如今国事由内阁操持,短时还成,时间长了,总得有个说法。”

  “我怎能不知其中利害,可你也知道,这事倘由我开口倒叫人忌讳,何况世上小人多了,咱不说话还要有人编排,真开口,哪怕好心也得给人揣度成恶意。要我说,就是你,纵使心里这般想,也别开这个口。”宁荣大长公主叹,“朝中那一伙子老臣,两只眼睛就盯着宗室外戚呢,今儿限宗室的权,明儿说陛下偏颇外戚,一门心思的盼着陛下疏远亲戚,朝中可不就剩他们掌权了。这个时候你若出头,不大好。你啊,关照皇子皇女是份内的,别的,暂且旁观才好。”

  承恩公长长的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还是打算明儿个找儿子们过来商议一二。

  也不怪宗室外戚大臣们心神不宁,穆元帝这一病就是一个多月,都挣扎着召来内阁商量着立太子的事儿了。如此,宁荣大长公主再不隐忍,没几日,靖江王就上了请安的折子。穆元帝躺龙床上令内阁拟旨,召靖江王来帝都,辅佐朝政。

  圣旨出去半月,靖江王府送来的是靖江王因病请罪的折子。

  穆元帝冷笑一声,自龙床上起来了。

  第二日早朝,好不令人冷汗连连,便是宁荣大长公主骤然听得穆元帝早朝的事,心下亦是一沉,且暗自庆幸自己这些日子本本分分,绝对没有什么把柄留下。不过,待穆元帝赏赐这些天侍疾的皇子皇女,连带日日进宫请安的宜安公主也有一份儿,文康长公主更是得了极厚重的赏赐,唯有宁荣大长公主分文未得。

  宁荣大长公主识趣称病,穆元帝当天就派了御医去大长公主府,以至,宁荣大长公主不病也得病上一病了。

  穆元帝就如一根定海神针,一露面就稳住了帝都人心浮动的局势,老板没事,大家普天同庆,皇子们还太小,大家以前根本没往从龙之功上考虑,所以,穆元帝这一病,盼他好的占了大多数。

  尤其,他这龙体大安后,朝中事内阁也有个请示的人了,首先要说的就是与西蛮联姻之事。去岁西蛮把公主送来,穆元帝答应联姻就把人家使团打发回去了,如今,春暖花开天气暖,人家又派了使团来,绝对是诚心诚意的要求联姻。

  联姻这事儿,原本穆元帝已经决定要用谢莫如了,还破例封了郡主,结果方氏过身,伤了穆元帝。做皇帝的,哪怕血液的温度比正常人低了八度,那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不知穆元帝是怎么想的,他病好后又改了主意,先是命钦天监给谢莫如卜了一卦,卜出来说谢莫如倒是命格贵重,只是不利西行。有这个理由堵朝臣的嘴,而且,穆元帝又寻了一个合适人选,“赵国公府有淑女。”

  尤其,赵国公府是真心诚意的献上孙女,而且,赵姑娘比起谢莫如,绝对温良贤淑,朝廷颁下的圣旨,收她为义女,封和柔公主的圣旨,赵姑娘感激涕零的接了,绝对没有扫朝廷面子的给驳回来。这让传旨的于公公大为赞赏,深觉阖帝都也就谢莫如这一个厉害货色。阿弥佗佛,可千万别让他再跟谢莫如打交道了。

  结果,不打交道还不成。

  魏国夫人七七法事,穆元帝又派于公公赐下许多奠仪。

  谢莫如冷笑,怕是母亲也未料到,她这一去,朝廷立刻改了主意,竟不必她去西蛮了吧。倒是宫里谢贵妃颇是遗憾,方氏过逝时穆元帝那一场病,谢贵妃就料到怕是谢莫如不会联姻西蛮了,不想赵贵妃手脚这般俐落,看来陛下召内阁议储君事让赵贵妃着急了。

  急吧急吧,反正她儿子居第三位,且年纪小,只要陛下安稳,她便不急。

  穆元帝这一病一愈,宁荣大长公主壮志未酬,倒是文康长公主,于皇室地位更为显赫。文康长公主私下对兄长道,“皇兄召靖江王叔来朝,那圣旨一下,吓得我好些天没睡好。”

  穆元帝淡淡,“他若敢来,当初就不会就藩。”

  作者有话要说:ps:这几天看了亲们的评,虽然没有在评下回复,不过,石头都认真看了。关于评的一些问题,石头就在这里解释一下。

  看亲们对方氏与穆元帝的关系猜测比较多,以后还会有具体的提及,不过看评价先澄清一点,莫如的血统是绝对没问题的,绝对不是穆元帝的私生女。大家真是想多了,方氏这种出身,肯定非常骄傲,她要不骄傲就进后宫了。既然骄傲,怎么会同穆元帝有私生女呢。大家真是想多了。

  其实写这几章之前,石头考虑的很多,包括方氏的死活,是一种惨烈的死,还是一种比较静默的死,石头都有考虑。方氏死的无声无息,最大的原因还是出自对方氏身份母亲的考虑,感觉做为一个母亲,哪怕自杀,也会选择一种刺激性最小的死法,不然方氏真就血溅三尺,对谢莫如的伤害会更大。

  再有诸人对方氏死的反应。最爱的人伤害最深,所以,谢莫如痛到吐血,但到穆元帝,穆元帝当然也伤心,穆元帝可以理智的处理方氏的身后事,与谢莫如相比,可见情义深浅不同。在这里,石头其实不觉着亲情与爱情会有什么不同,其实都是情,倘情到深处,不会是穆元帝的反应。所以,穆元帝自觉深情,其实情未至深。所以,大家不用再猜测谢莫如可能是穆元帝私生女的身世了,方氏又不是崔莺莺,难道还会“妾千金之躯,此身皆托于足下”

  另外,方氏与穆元帝的事,后面还会有一些提及,但是,真没大家想的那样狗血。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98章 命运之五》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