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赐婚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五皇子满头包的回宫,三皇子有心让他先去包扎,五皇子严整着一张脸道,“我还是同三哥先去见父皇,不然父皇还以为我重伤呢。”

  “这也好。”三皇子也觉着今日好不惊险。

  穆元帝身为父亲,儿子们受惊,难免安慰几句,不过,穆元帝挺怀疑五儿子是怎么砸出满头包来着。五皇子道,“有刺客从打破寺庙屋顶行刺,掉下好多瓦片。我正好同谢郡主站在一处,亏得侍卫相救。”

  穆元帝问,“谢莫如没事吧?”

  “郡主无恙。”

  穆元帝令五皇子下去找御医处理满头包,留下三皇子问具体事宜。

  五皇子把满头包上了药,就去见他娘了。他并没有怕母亲担忧不敢说什么的,反是觉着,他娘消息并不闭塞,倘他不说,反令他娘胡思乱想。五皇子换了身家常的天青色袍子,一面吃寒瓜一面道,“惊险的很,我说谢郡主怎么不怕,原来她身边有个武功极厉害的姑娘。就是那位江姑娘,生得特好看的那个,大皇兄先前不是还想纳江姑娘为侧妃么。天哪,大皇兄真乃虎胆熊心,江姑娘一剑就剁掉一个刺客的手,面不改色的。”

  苏妃再担忧的心也给儿子逗笑了,摸摸儿子的头,“疼不疼?”

  “疼倒是还好,我就是觉着怪丢脸的。我看谢郡主和江姑娘镇定的很,我当时脸都吓白了。”

  苏妃打趣,“多喝猪血汤,补一补血,就红润了。”

  面对母亲的打趣,五皇子只好严整着一张脸应对啦。

  幸亏他长得比较威严呐。

  五皇子心下庆幸。

  此刻,谢尚书也在庆幸,家人未曾受伤,就是亲自前来致祭的亲朋故旧,也只是有几个轻伤,这伤多是逃命时或挤或摔或踩出来的。至于死的人,多是侍从与刺客、以及天祈寺的护卫僧人。而且,相较之下,侍从送命的也有限。这很好解释,刺客在任何时候都是珍贵的存在,这是来抢东西,又不是搞大屠杀。

  谢莫如将母亲的牌位摆正,重新在古铜三足香炉里给母亲换了新香,已有帝都府与刑部的官员带着忤作、捕快、兵士前来,谢尚书本身为刑部尚书兼主家,事务烦忙,谢松安抚送别宾客,谢太太也哆嗦着送走女客,如三老太太这种上赶着讨好谢莫如而险些被砍头的,已经被侍从抬去了车上,身体上没伤,心里上也吓得不轻。

  谢太太是想谢莫如回府的,谢莫如道,“万梅宫已经安排好了,祖母不必担心。”

  “这么刀光剑影的,我怎能不担心呢。”谢太太苦口婆心,“家里人多,也安全些。”

  “要是有人去万梅宫行刺,我求之不得,正好请君入瓮,以祭先母。”谢莫如冷冷一笑,“陛下会给我派护卫的。”

  谢太太立刻不再多说。

  原本第二日谢家还有一场酒席,祭奠时出了这样的事,酒席也不好再办了。

  江行云与谢莫如道,“不想还真有人来抢。”

  “肉骨头对于狗总是难以抗拒的诱惑。”手法不在于高明于否,管用就成。

  此事一出,谢莫如立刻成为城中名人,当然,她以前就挺有名。现在,不过更有名而已。谢莫如的名气具体体现在,三老太太回家病了几日,老去十岁不止,在谢太太探病时悄声问,“侄媳妇,你说郡主娘娘会不会记恨当初我得罪过她的事?”她真是吓死了。话说回来,近几年,三老太太就非常后悔以前得罪谢莫如给谢莫如脸色看的事,所以,但凡方氏祭礼,她都带着媳妇亲至,也是向谢莫如服软示好的意思。如今她方知道,谢莫如身边但凡就是这种动辄生死的事儿,她都要吓死了。生怕哪天谢莫如算后账把她给活剥了。

  谢太太抚慰三老太太几句,三老太太又打发媳妇给江行云送礼,打算曲线救国,让娘家侄女为自己说说好话啥的。

  这是与谢莫如有些过节的。

  当然,还有如李宣李樵苏不语这种,三人联袂去看望了谢莫如一回,这是关心谢莫如的。李宣同媳妇再三庆幸,“亏得莫如妹妹无事。”

  长泰公主道,“是啊,有惊无险。”她倒是给吓一跳。

  长泰公主顺手倒了盏凉茶,问,“谢郡主还好吧?”

  “挺好的,舅舅派了侍卫过去,不然,莫如妹妹住在山上,我还真不放心。”李宣自顾自说着,坐在长泰公主的藤榻上,长泰公主将茶递给丈夫,问,“谢郡主一个人住在万梅宫,总是寂寥了些,她怎么不回城来住呢。城里热闹不说,也安全呢。”

  “她说看还有没人来刺杀她,回城府卫森严,刺客不会上钩吧。”

  长泰公主:……

  长泰公主道,“谢郡主真是好胆量。”

  谢郡主胆量的确不错,不过,寿安老夫人非常遗憾,咬牙切齿的在心里说一句,“那么些刺客也是不长眼,怎么没一刀捅死那臭丫头呢。”

  自从上次谢莫如和亲未成,如今谢莫如出了孝,遇刺未死,寿安老夫人好生遗憾。但如此良机,她老人家怎能不进宫给谢莫如添添堵。

  自从胡太后正位慈安宫,寿安老夫人向来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的,她老人家这等身份这等辈份,也不消再隐忍什么了。谁当权时还隐忍啊?程太后隐忍过吗?宁平大长公主隐忍过吗?那么,她老人家又何须隐忍呢?

  寿安老夫人也会找突破口,她进宫就跟胡太后叹气,道,“听说那天三皇子五皇子也去了,我知道这事儿后,可是吓了个好歹。在家一刻都坐不住,非得立时进宫来跟娘娘说几句心里话不可。皇子是何等身份,那样的凶险,亏得福气大,不然万一磕了碰了的,要如何是好?”

  当真是母女连心,这话正对胡太后心坎儿,连谢贵妃都暗暗称是,胡太后道,“可不是么。母亲是不知道,跟着老三的侍卫受了伤,老五的侍卫倒是没事儿,可老五脑袋都叫能砸肿了。唉哟,把我后怕的哟,好几天没睡好。”

  “谁说不是呢。”寿安老夫人低头呷口茶,只作不经意道,“哎,谢郡主干什么事儿都是惊天动地的,我老啦,听到这种事只有胆战心惊的。”

  谢贵妃毕竟是姓谢的,笑道,“还好有惊我险,可见都是有福气的孩子。”

  “到底担心呢,贵妃是三皇子生母自不必说,就是五皇子砸肿脑袋,你担不担忧?”寿安老夫人这话问的刁钻。

  谢贵妃能说不么?寿安老夫人复对谢贵妃一笑,体贴万分的与胡太后道,“贵妃也难呢,再怎么也不好责备娘家侄女。可说到底,自家人自家疼,以后还是得多加小心。千金之体,坐不垂堂。道理都在书上写着呢。”

  胡太后深以为然,恶狠狠道,“皇帝已经下令捕捉那些强盗了。”

  寿安老夫人问,“我听说是一伙强人来抢东西,抢啥东西啊,这么稀罕。”

  胡太后颇是不满,“不知道,谢郡主素来会得罪人,说不定是得罪了什么要命的人,不然无缘无故的,谁会拿刀拿剑的来杀人放火呢。”

  寿安老夫人叹,“姑娘家,还是稳重些的好。”

  “谁说不是呢,谢家一向家风端正,也不管管她。”

  谢贵妃面儿上一阵难堪,寿安老夫人笑,“看娘娘说的,要往远里说,宁平大长公主当年何等风仪,谢郡主还有大长公主血统,我看郡主与大长公主也不大像。再说,一个娘胎的兄弟还不一样呢,百人百脾性。不说别人,谢贵妃何等贤良,谢郡主是贵妃嫡亲的侄女,性子就不大像。倒是尚书府还有个孙女,我也见过,与谢郡主同龄,只可惜是庶出,却是柔顺懂事呢。”

  胡太后双手一摊,“是啊,找谁说理去呢。”

  母女俩向来有共同语言。

  谢贵妃真心烦死寿安老夫人,她虽然不愿意儿子娶谢莫如,也觉着谢莫如本身的确事情比较多,但谢莫如毕竟是姓谢的,谢贵妃也不乐意别人说谢莫如的不是。待穆元帝到麟趾宫时,谢贵妃寻着机会还给谢莫如说几句好话,谢贵妃道,“莫如这孩子,遇事总能逢凶化吉,要我说,命数厚重,必有大福的。”

  穆元帝打趣,“贵妃什么时候学会看相了。”

  “我是这么说。”谢贵妃低声道,“上次天祈寺的事,便有些话不大好听,说莫如命不好。臣妾做姑姑的,怎能不替娘家侄女分辩几句。”

  “那些有的没的话,不必理会。”

  谢贵妃心下松口气,笑,“陛下圣明。”

  “朕圣明?”

  “圣明。”

  穆元帝一笑,眼中隐去一丝落寞,转而与谢贵妃说起儿女事来。谢贵妃也同穆元帝说些宫中事,道,“太后娘娘这些天时常念叨五皇子,说四皇子五皇子同龄,四皇子亲事定了,也得给五皇子操持起来了。太后娘娘记挂五皇子的终身大事,苏妃身子多病多痛的,我想着,什么时候太后娘娘宣召闺秀进宫说话,倘苏妃身子舒坦,也请她一道说说话才好。”

  穆元帝道,“五皇子的事不必急,朕心里已有主意。”

  谢贵妃心提了起来,好奇,“陛下相中哪家淑女了?”

  穆元帝道,“朕先问问苏妃的意思,她做婆婆的,总要她满意才好。”

  “是。”

  苏妃没什么不乐意的,苏妃简直乐意非常,她隐去眼中一丝泪意,道,“臣妾求之不得,延淳肯定会好好待那孩子的。”

  穆元帝拍拍苏妃的手,起身离去。

  五皇子与谢莫如的亲事迅速定下,穆元帝根本没同胡太后商量,胡太后知道后极是不满,“前儿你外祖母进宫说话,还说呢那丫头命数忒硬,外头无数仇家,也不知惹了什么祸事,叫人家寻仇寻到庙里去,还险些伤着皇子。皇帝不心疼儿子,哀家心疼孙子,万一老五叫那丫头给克着如何?”

  穆元帝道,“老夫人又不是占卜的,她可知道什么命好命赖的。朕令钦天监算过了,两人命数极合的,天造地设。”

  谢贵妃也跟着劝,“别的不说,虽几次遇着险境,莫如都是遇难呈祥,可见福气极好。”

  “好?好你怎么不给老三娶了来!”

  谢贵妃给胡太后这话给噎青了脸,穆元帝大喝一声,“母后!”

  胡太后也自知此话不妥,将脸一扭,哀哀哭了起来。穆元帝缓一缓口气,道,“朕已下旨,断无更改!”抬脚连谢贵妃一并带走了。

  第二日,胡太后与文康长公主抱怨,“我还活着做什么,我还不如死也算了。”连哀家的自称也不要了。

  文康长公主道,“您老这是做什么。外祖母的心哪,不用想也知道,谢郡主早得罪过她,她能说谢郡主的好话才有鬼呢。她这一挑拨,您老就上当。还什么命硬,都是些不着边儿的话。要说命硬,有福气的人命才硬呢,看我父皇,把前朝江山都克没啦,自己做皇帝,咱们老穆家才有如今的富贵。”

  “胡说八道。”胡太后轻斥,“哪里敢这样说先帝的。”

  “我说什么父皇也不会与我计较的。”文康长公主劝道,“行啦,皇兄心里那点子事儿,您老还不知道?就这样吧。”

  胡太后纵使不满,也不想因这事与儿子生分,有闺女劝着,中午穆元帝过来慈安宫用膳,台阶儿都铺下来了,胡太后也就没再摆什么架子。

  待用过午饭,胡太后悄与女儿道,“上次你皇兄给那丫头颁圣旨,那丫头不是不乐意给驳回来了么?你去打听打听,这回的圣旨那丫头有没有驳回来?”

  文康长公主:……她娘就是欠谢莫如这样的孙媳妇啊!

  谢莫如并没有驳回圣旨,她依礼数接了圣旨,对于公公道,“替我给陛下带句话,大婚的日子,我希望在明年龙抬头之后。”

  于公公点头应是,回宫替谢莫如给陛下代话。

  穆元帝听后良久无言,挥手打发于公公退下。

  五皇子接受了诸位兄弟的恭喜,尤其三皇子,觉着同五皇子更近一层。苏妃自有不少话要叮嘱儿子,五皇子到淑仁宫时脸上还有些不好意思,苏妃道,“你要记着,妻者,齐也。敬重妻子,也是敬重自己的人品。你要尊重她,对她好,一辈子不要辜负她。”

  五皇子哪怕素来是一张严整脸,遇着赐婚的事儿,尽管有些羞涩的不自在,眼中还是透出喜色来,道,“还没成亲呢,母亲就待郡主比我还好了。”

  “傻话。我怎么会疼媳妇超过儿子,只是我想着,有福气的人,这一辈子就会有一个互相扶持的人。我没有这种福气,但我儿子有这种福气。我是为我儿子高兴呢。”

  五皇子整张脸都有隐隐发烧的感觉了。母子俩正要多说几句话,慈安宫着人来请五皇子过去,五皇子便去了,胡太后就一句话同五皇子说。胡太后神秘兮兮的同五孙子道,“先忍一忍吧,这亲事委屈你了,过些天祖母送你几个漂亮柔顺可人意的好丫头,比那姓谢的好一千倍。”

  五皇子暗叹一声,心说,我这运道果然是不错的,起码父皇没给我定个跟皇祖母一样的女孩子做媳妇,不然这以后日子可怎么过哟。

  有胡太后这反面教材一衬,五皇子觉着,谢郡主简直就是充满理性与智慧的好人哪。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03章 赐婚》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