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和谐啦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皇子大婚向来是倍受瞩目的事,五皇子身份自不待言,谢莫如相较于前面几位皇子妃,更是在城中大大有名。所以,这二人的婚礼,关注的人更多。

  谢贵妃早早给谢莫如赐下一份丰厚的添妆礼,胡太后更是打十天前就开始絮叨,“今年这雨怎地没个完了?夏收都得受影响。”胡太后是苦出身,故此对农活节气什么的颇是了解,正是夏收的时候,雨没个停,倘来不及收,稻穗麦穗里的稻粒麦粒会被雨打落到田地里,白瞎了一季收成。絮叨一回民之多艰,胡太后自言自语,“不知是不是被那谁给方的。别人成亲哪个不是阳光明媚的好天道,就她这成亲,把太阳都方没了。”

  嘀咕过后,胡太后尽管千烦万厌谢莫如,对于苏妃也没什么好印象,但五皇子可是亲孙子。儿子给孙子安排这么桩亲事就够委屈孙子的了,在婚礼上,胡太后断然不能叫孙子没面子。故此,胡太后特意提醒赵谢二位贵妃,“这么个雨天,小五成亲时,可得好生安排,别叫这雨扫了兴致。”

  赵谢二人皆应了,又说一些对于雨天成亲的注意事项,赵贵妃还说几句俏皮话,“都说雨是财呢,这是好兆头。”

  胡太后不接这话,道,“前头自延熙延泽到延清延涛,都是大好的天气。小五也不知怎么了,这么个好孩子,运道上怎么就不及哥哥们呢。”

  谢贵妃已领教过胡太后的脾气,这种时候,她宁可相信自己是个聋子哑子,也不肯说话的。赵贵妃白讨个没趣,讪讪一笑,“您放心吧,我与谢贵妃定能给五皇子安排妥当。”

  胡太后想到谢莫如就心烦,也不再说这事儿了。

  五皇子倒没觉着自己运道不好,他每次去给胡太后请安,就觉着自己运道好的了不得哩。尤其这雨淅淅沥沥的下小半月了,到他成亲前三天,忽就拨开乌云见太阳。大晴的天,别提多好了。

  婚期将近,五皇子试了回喜服,周嬷嬷就来回禀,说是王妃的嫁妆到了。说到这个,五皇子有些不好意思,一般成亲都是大婚那日才抬嫁妆,她媳妇嫁妆忒多,恐怕当日一天抬不完,所以商量好了提前三天开始抬。一部分家俱大件儿先放到王府,他的王府已经建好,不过人还住在宫里,待成亲后才会出宫分府。所以,谢莫如的嫁妆就先一部分抬到王府,正日子再抬一部分进宫。

  五皇子不好去看抬嫁妆的事儿,周嬷嬷是他院里的管事嬷嬷,宫里一些琐事,五皇子都是让周嬷嬷管着。听说嫁妆开始抬了,五皇子道,“嬷嬷派两个老成的去瞧着,仔细稳妥些才好。”

  周嬷嬷欢喜应声是,道,“殿下前几天还担心大婚时雨停不了呢,看吧,刚抬嫁妆就出太阳了。真真是好兆头。”她老人家能被苏妃选出来照顾五皇子,自然为谢莫如嫁进来高兴,又赞自家皇子,“殿下这喜服一穿实在俊俏。”

  五皇子强调,“这不是去年做出来的么,我就试试大小。”

  知道殿下要面子,周嬷嬷抿嘴儿一笑,不再多说,出去忙活了。

  谢莫如嫁妆之丰,便是赵贵妃都心下感慨,别个不论,五皇子实在结了一门殷实的亲事。前头四位皇子娶的亦都是名门淑女,但嫁妆上着实比不上谢莫如。便是后面的皇子娶亲,恐怕这样丰厚的嫁妆也是没有了。

  赵贵妃就此还打趣了苏妃一次,苏妃淡淡道,“是啊,以后就藩离得远了,孩子们日子也好过。”

  赵贵妃心下一突,“这,孩子们还小呢,哪里就到分封的时候了呢。”

  苏妃仿佛未觉赵贵妃的不自在,只作寻常道,“这不早晚么。”

  赵贵妃也没打趣的心了。

  谢莫如成婚那日天气很不错,接连的晴天将道路晒的足够干燥,皇室婚礼自有章呈,故此,虽热闹也都在规矩之内。谢莫如坐在闺房,时人成亲多在傍晚,所以,新娘子并不算劳累,谢莫如按照往日作息起床,用过午饭方换了喜服,由全福人帮着梳头。谢尚书虽被谢莫如刺激了一回,在谢莫如亲事上仍然尽心尽力,与谢太太商量着,请了苏相夫人这位帝都有名的全福人过来给谢莫如梳头。给新娘子梳头的全福人是有讲究的,身份地位自不必言,还有就是是,父母公婆俱在、膝下子女双全且与丈夫恩爱、与外名声极好的妇人才能称为全福人。谢家是书香人家,谢尚书在朝高官,谢太太亲自出面相请,苏相夫人方欣然应允。

  与做姑娘时脑后总要留些散发拢起来系成辫子不同,成亲则要将辫子盘起来,束发结簪。

  苏夫人一面念叨着“一梳梳到头,二梳梳到尾,三梳梳到白发与齐眉”的吉利话,一面灵巧的为谢莫如挽好头发。头发梳好,不急着戴珠冠,江行云早便请缨来给谢莫如梳妆打扮,江行云身为帝都第一美人,自身生得好相貌是一方面,她自有一番第一美人的妆扮心得。江行云道,“这么热的天儿,你脸上细净,就不刷那么些粉了,不然出汗容易花了胭脂。”根本没给谢莫如弄那些浓重妆容,只是轻描淡写的扫了几下,谢莫如生得长眉凤目,气度冷峻,江行云给她妆扮出来则多了几分柔和。

  江行云问,“如何?”

  谢莫如微微一笑,“很好。”她这一笑间,眼尾向上微翘,凤眼轻眯,面露笑意的模样令苏夫人不禁微微变色,心下暗叹,实在太像了。

  谢太太又叮嘱了谢莫如一些成亲过日子的话,待吉时至,五皇子前来迎亲。谢莫如整理衣冠,头上盖上龙凤呈祥的红盖头,由谢芝背上车轿。谢家这边跟过去送亲的是二房堂叔谢枫与长房庶长子谢芝两个,三房一个人没有,倒不是三房不想跟着去送亲,主要是谢莫如不待见三老太太,直接就说了,她大婚时不想看到三房的人。三老太太便又“病”了,好在还有江行云的面子,谢莫如也没将三老太太怎么着,但这种出头露脸的事,三房是甭想了。

  车轿很稳,谢府住宅本就离宫不远,约摸小半个时辰就到了皇城。皇子正妻,都是自朱雀门而入,一路抬进五皇子住的院落。院里装点的喜气洋洋,目及之处皆饰大红,五皇子也是一幅喜气洋洋的模样,按规矩拜过天地,夫妻二人到相见礼,就牵着喜绸带谢莫如进了正房,又在嬷嬷的指点下用喜秤挑起喜帕,因是傍晚了,五皇子眯眼细瞧,虽然去岁见过媳妇,但那时发生刺客事件,五皇子也没好生看一看。他早在母妃的叮嘱下知道要好生待媳妇,但哪个少年不怀春啊,五皇子自认不是以貌取人的肤浅人,但如今确定媳妇生得好相貌,还是比较令人欢喜的。

  谢莫如头上除了喜帕,也抬头瞧一眼五皇子,正见五皇子瞅她傻笑。谢莫如心道,以往看他还自严整,不大说笑的模样,怎么笑的傻头傻脑的。

  皇长子妃崔氏抿嘴一笑,“看咱们五弟,见着新娘子就欢喜的了不得了。”

  二皇子妃吴氏亦笑,“新娘子好相貌。”

  大家笑了一回,就有四皇子来喊五皇子出去敬酒,五皇子对谢莫如道,“你先歇歇,我去去就来。”

  诸人哄堂大笑,四皇子更是笑的肚疼,拉了五皇子道,“我的五弟,你要不要先给弟妹写张事假条子。”将五皇子拽走了。

  四皇子更是在诸兄弟面前笑了一回,皇长子拍着五皇子肩打趣,“五弟,咱可不能刚成亲就惧内啊。”

  五皇子死不承认,“哪里有事,这不是她刚来,不大熟么。”

  二皇子也给笑得够呛,道,“没事,一来二去,便熟啦。”想老五素来端着一张冷脸,不想还会闹此笑话。

  五皇子给三皇子引着去同诸亲戚大臣吃酒去了,三皇子心下道,早听说谢家大表妹是个极厉害人物,果然名不虚传,老五这样一向严整的人都惧她三分。

  总之,谢莫如刚进门儿,啥都没干,就得了个厉害名声。

  宫里一直闹到入夜方歇,谢枫与谢芝一道回了尚书府,尚书府也是摆了一日酒刚散,谢尚书谢太太就等着他们呢。见谢枫谢芝回来,谢尚书问,“可还顺遂?今日五皇子那里可还热闹?”要是常人成亲,家里断不会问顺不顺遂热不热闹的话,因为本身大婚都是大喜的事,如何能不顺如何能不热闹呢?但谢莫如一向与常人不同,且宫里胡太后不乐意这桩亲事,谢家也是心知肚明的。故此,谢家总有些担忧。

  谢枫论辈岁年岁都在谢芝之上,便是谢枫来答,谢枫笑道,“一路顺遂,五皇子是极欢喜的,很知道照顾咱们郡主。”把五皇子闹的笑话说了。

  谢太太的心这才搁回肚里,一迭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天也晚了,谢枫略说了些话便起身告辞回家。

  谢芝又与祖父母说了些酒宴上的事,看五皇子模样,的确是极满意这桩亲事,谢尚书谢太太也就安了心,打发谢芝自去休息不提。

  谢莫如一直等到外面酒宴散了才见到五皇子,五皇子身上带着淡淡酒气,不知是不是吃多酒的缘故,脸有些红。五皇子过去坐在谢莫如身畔,咳了一声,没话找话,“累不累?”

  “并不累。”谢莫如道,“殿下吃些醒酒汤吧。”

  “哦。”五皇子捧着醒酒汤慢慢吃着,后知后觉的问,“你晚上吃了没?”

  “吃过了。”

  “吃的什么?”

  “母妃打发人送来的,一样鸡葺粥,还有几样小菜,味儿都好。殿下饿不饿?”

  “不饿,我在外头吃了。”

  俩人没话找话的说着话,五皇子两三口吃过醒酒汤,就命宫人们,“都下去吧。”那啥,该干正事了。

  谢莫如拿帕子给五皇子擦一擦鼻尖儿的汗,道,“大暑天儿,殿下在外应酬这半日,热的很,还是先沐浴解解乏吧。”浑身酒气,臭的很。

  五皇子喜滋滋地:媳妇就是关心我哪。

  俩人一人一浴涌,中间隔着一张鸳鸯戏水的薄纱五折屏风,沐浴后都着单衣,五皇子挽着谢莫如的手,令宫人退下。两人坐在床畔,五皇子轻捻谢莫如掌心,谢莫如拿眼看桌间的一对酒盏,提醒,“殿下,合卺酒。”大婚的程序,谢莫如一样样牢记在心。

  “唉哟,看我,怎么忘了。”五皇子一拍脑门儿,也想到了大婚程度,过去取了一盏递给谢莫如,自己也持一盏,二人一共吃了。谢莫如将杯子往床下一掷,五皇子掀开床帏蹲下去瞧,见两杯一仰天一朝地,拊掌道,“好!”赞谢莫如,“你扔的可真好,刚好一上一下。”嬷嬷早说过,这就代表男俯女仰,天覆地载,阴阳和谐,大吉大利。大喜的日子,自然是再好不过的兆头。

  谢莫如瞧着五皇子一笑,五皇子纵使今日有些呆,也不真就是呆瓜,重要的事一直放在心头,这会儿无师自通的将手按在谢莫如肩上,另一手扯下帐幔,两人倒在床上,正好也是一上一下。

  五皇子甭看平日里专好端着一张严整脸显示威严,其实是个很细心的人,还很照顾谢莫如的感受,手下摸索着还不时问,“这样如何,那样如何?”。摸索一会儿,五皇子忽就从褥下翻出一本书来,一手抱着谢莫如令她瞧,指着各种姿势征求她意见,“你喜欢哪个?”

  谢莫如本就给他摸的发羞,一见这书,顿时脸如火烧,恼羞成怒,“我哪里知道!”

  五皇子给她一喝,表示理解,“也是哦。”媳妇这是头一回,没的比较,见谢莫如拿眼瞪他,五皇子笑,“唉哟,别恼别恼。”哄一回媳妇,五皇子挑了头一个姿势,道,“那我就做主啦。”

  谢莫如没来得及气上一气,就是一痛,于是更生气了,挠五皇子后背一把,道,“你轻点!”

  “我没使劲儿。”五皇子抱着谢莫如亲亲她,道,“我这不是不大熟练么,没事没事,等咱们多练练就好了。”

  谢莫如给他这呆头呆脑的话闹的哭笑不得,总之刚刚不大舒服,但两人互相迁努力些,慢慢儿的也就和谐啦。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05章 和谐啦》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