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大势所趋与孤掌难鸣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胡太后很快发现,世人是不能理解自己的。哪怕同自己素来很有共同语言的亲娘,母女俩一道说起谢莫如时,寿安老夫人都劝她,“算啦,咱们做长辈的,对小辈不就得睁只眼闭只眼么。娘娘您一国之母,与她计较,没的低了您的身份。哎,这些时日,我也想开了,不喜欢,少见就好。就是见了,不理就好。把自己个儿日子过顺当过欢喜了,才是真的。”

  要说寿安老夫人不愧是胡太后的亲娘,劝起闺女来很有一手,寿安老夫人又道,“就是不看她,想一想陛下。我常听你兄弟说,陛下每天看的奏章就有一屋子那么多。咱们做长辈的,陛下这样的劳碌,难道还让陛下为些家务琐事操心吗?娘娘,陛下不容易哪。”

  寿安老夫人提到穆元帝,胡太后的面色当下缓和了,叹,“哀家又如何不知呢?皇帝这些年不容易哪。小时候,人才这么高就开始学着认字,念书,习武,骑马,还要学着看奏章,亲政后更是没一日清闲过。”胡太后说着很是心疼。

  “所以我说啊,算啦,娘娘只当心疼陛下心疼五皇子,五皇子多懂事的孩子哪,娘娘您得多疼他呢。”

  “哀家当然疼老五。”

  “这就是了。”寿安老夫人笑,“二皇子府的小皇孙一周多了,都会叫人了,我见过一回,实在讨人喜欢。”直接将话题转到二皇子府的小皇孙身上,因为寿安老夫人实在是给自己恶心的受不得了。倘不是儿孙皆强烈要求她绝不能再说谢莫如的不是,并且要劝得太后暂时和缓些,不要再挑谢莫如的不是,不然,寿安老夫人绝不会强忍着恶心劝太后闺女这些话的。其实,寿安老夫人的承受能力并不算差,想当年不论多么痛恨宁平大长公主,她老人家每次见大长公主都是种种卑躬曲膝。只是,此一时彼一时自穆元帝亲政,老胡家跟着扬眉吐气,寿安老夫人身为穆元帝的嫡嫡亲外祖母,更是深受皇家敬重。人嘛,自来都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所以,扬眉吐气多年,忽要她转了颜色在胡太后面前劝解胡太后暂且放那谢丫头一马,想到先时与谢莫如的种种过节,想到自家园子里被挖走的那株梅树,寿安老夫人心下种种不甘,可想而知。

  当然,承恩公对寿安老夫人有此要求,并不是出自什么相逢一笑泯恩仇的和平目的,承恩公完全是不想再看胡太后出丑了。尤其如今五皇子刚上了正嫡庶的表章,再怎么也不能让太后在这个关节处对谢莫如发难的。不然,人们怀疑的就不只是胡太后的智商,而是胡太后的人品了。

  甭说胡太后与承恩公府无干的话,实在是胡太后表现不佳,胡氏家族的女孩子想要联姻一等世家,现在都有些困难了。

  总归一句话,形势不由人哪。

  听母亲说起二皇子府的小皇孙,胡太后果然高兴起来,“是啊,孩子还小,哀家不叫他们往外抱,待明年开春,天气暖和了,孩子也大些,让延泽抱了孩子进宫来,哀家也瞧瞧。”

  母女二人默契的将话题转到二皇子身上,和乐的度了一天。寿安老夫人劝了胡太后一回,想自己这般纯粹是为谢莫如解了围,偏生不得不如此,虽完成了儿孙托付,自己却是好几日食俗不振。

  文康长公主与寿安老夫人不同,寿安老夫人是不得不如此,文康长公主则是想跟她娘谈一下拿捏孙媳妇的课题。文康长公主道,“宜安公主大婚几年才有的身孕,人谢家难道不急,可人家说什么没?老五他们成亲才多长时间,您就是挑剔孙媳妇也挑剔的不是时候。”

  胡太后理由充足,挑眉道,“宜安是下嫁谢家,谢家焉敢纳小。”

  文康长公主道,“长泰同阿宣也是成亲一年有余方有身孕,我有没有催过他们,还是给长泰脸色看过?”

  胡太后更有理由,道,“你可是长泰的亲姑姑,哪里能挑她这个。再说,长泰可不就是一举得男么。”说到这个,胡太后很是自豪,认为孙女有本事。

  “是啊,我不挑,人谢家也不挑,怎么就您挑啊。”文康长公主真是不理解她娘,文康长公主道,“别人呢,都是捏软柿子,怎么您专找这硬茬子呢。”您可真有眼光。

  胡太后委屈,“你又不是没听到她如何对我不敬。她说我是宫人出身,不配做太后。你倒来说我。”

  “母后也忒实在了。您宫人出身怎么了,史上多少太后还不如您呢。不说别个,就是父皇元配皇后黎氏,不一样是农家女么,比您能强到哪儿去。您怎么一下子就给那丫头唬住了?”

  “是哦。”胡太后重拾信心,道,“那天我还跟你皇兄说呢,就是你皇祖母,当年眼高于顶,等闲人不入她目。你皇祖母也就是个落魄小书香家出身,后来还被世祖皇帝给休了,带着先帝度日,就差没要饭了。要不是先帝有本事且孝顺,哪里有她那些年的威风哩。你说,那姓谢的凭什么看不起宫人哪?”

  文康长公主实在不能理解她娘,都多少年了,她娘一步步熬到太后,怎么还耿耿于当年做过宫人的事儿呢。文康长公主道,“各人有各人的命,我这说个,并不是挑老五媳妇的不是。我没有看不起宫人,母后也没有看不起宫人,可母后想想,您为皇孙挑孙媳妇,会不会从宫人里选?我给阿宣挑媳妇,会不会去给阿宣挑个宫人做正妻。母后,咱们不是以前了。要是先帝没做皇帝,咱家现在说不得过得比宫人也强不到哪儿去。以前父皇是过了许多苦日子,可这有什么值得羞愧的,咱当自豪才是。父皇有本事,打下江山来,母亲做了太后,我是长公主。人当往前看,是不是?”

  胡太后叹口气,说了实话,“我就是看她不似个安分的,总觉着,果晚生是非。她那面相,生得就不好。”

  “那您说,这次老五上折子明确嫡庶,母后觉着好不好?”

  “老五自然是好的。”

  “老五也长大了,他这样的好孩子,明事理,懂礼仪,母后也喜欢他。”文康长公主道,“可话说回来,男孩子长大了,都要脸面呢。谢王妃,那是皇兄给老五明媒正娶的媳妇,母亲你嘴上说喜欢老五,说他好,可您总是挑剔谢氏,给谢氏脸色看,叫老五怎么想呢?你喜欢他,对他好,不是嘴上说说就够的。宫里这么些人,个个眼明心亮,您略撇下嘴皱个眉都有人寻思一二,何况你这样明晃晃的挑剔谢氏。知道说您不喜欢谢氏,不知道就得说你是借着冷落谢氏来敲打老五呢。这种事,一次两次人们或者不会多想,您总是这样,岂不疏远了祖孙情分。”

  “再自皇兄说,咱们老穆家,到皇兄这里才算人丁兴旺了。皇兄多盼着一家子和气,总这样吵闹,终有一日把老五吵到藩地去,再不得见,又有什么意思呢?”文康长公主自己三个儿子都没这样费劲过,听闺女这般一剖析,胡太后这才不说话了,别别扭扭道,“你外祖母也劝过哀家了,算了,哀家就看着皇帝,看着老五,不理会她便是。”

  “就该如此。”

  寿安老夫人与文康长公主都来劝她,胡太后是知道的,尽管心有不甘,可母亲闺女是最亲近的人了,都这样劝她,胡太后想一想,算了,不与谢莫如计较便是。

  只是,心下犹不大好受,胡太后就盼着宁荣大长公主能进宫来,姑嫂两个说些知心话呢。结果,宁荣大长公主却一直没有进宫来。主要是宁荣大长公主在得知五皇子夫妻上书之事后,突然就将手中正在把玩的一件碧玉佩摔了个粉碎,好几日不得展颜,更不必提进宫的事了。宁荣大长公主根本没这个心!她觉着上苍实在太偏爱某些人了!这世间怎会有这种人,天生就比别人看得更长远,更有手段,搅动风云对她们而言轻而易举,举手投足便可名动帝都!世间怎么会有这种人!

  宁荣大长公主知道进宫也不能再似以前那般对谢莫如含沙射影,干脆不进宫!

  其他几位皇子妃更不必说,就如同五皇子分析的那样,他上此表章,二皇子肯定得知他的情,三皇子与谢莫如是表兄妹,四皇子一向与五皇子相近。所以,二皇子妃、三皇子妃、四皇子妃宁可不说话,也不会说谢莫如的不是。至于皇长子妃,穆元帝特意给儿子挑选的正妻,皇子妃中的长嫂崔氏,五皇子上此表章后,当天崔氏之母,永定侯夫人就去了皇长子府,特意劝了女儿一遭,语重心长道,“我知道你事事明白,别个不说,就是咱们家里,你兄嫂们,我也是更看重嫡孙。”

  崔氏叹,“母亲说的,我怎不明白,我也是正室。”她府里就有庶长子,今日明嫡庶之别,崔氏心下是赞同的。只是想到丈夫那着恼的模样,崔氏同母亲道,“我已劝过殿下了。”

  “那就好。”永定侯夫人放下半颗心,但看闺女的模样,实不像是劝下皇长子的样子。永定侯夫人暗叹,皇长子怎地这般心胸,你本就是庶出,人人都知道,难道还怕人说?你表现得宽宏些,别人起码得赞你声好心胸。你先恼了五皇子夫妇,对自身声誉影响就不好,再者,岂不是将五皇子夫妇也推远了吗?皇长子还没看明白呢,哪怕五皇子是个简单的,五皇子妃也不是善茬!此话暂不提,更有皇长子得了嫡长女之后,竟迫不及待的令妾室生庶长子的事,永定侯夫人嘴上不说,心里却是不大自在的。她闺女又不是不能生,你堂堂皇子,等嫡长子出生后,再生庶长子又有何妨,正妻不过是头一胎生了闺女,你就就这么等不得了?

  永定侯夫人宽慰了闺女一番,中午用过午饭,下午方回自家去了。

  故此,崔氏又怎会说出不利谢莫如的话呢?她同三个妯娌一般,宁可什么都不说,也不会说谢莫如的不是。

  至于几位公主,永福公主在静心庵修行后大有长进,长泰公主只有念谢莫如好的,她没个同胞兄弟,偏生永福公主有二皇子这个弟弟,且永福公主二皇子生母是太后侄女胡氏皇后。这些年,长泰公主什么都矮永福公主一头,心下未必没想法。如今有谢莫如出头说破了此事,长泰公主与李宣道,“别个不说,谢王妃在见识上就不一般。”

  另外三公主尚未赐婚,四公主五公主六公主更小,还轮不到她们来发表意见呢。

  皇室中人与皇室外戚、宗室都是这种态度,就是妃嫔中,哪怕在胡太后跟前儿人人殷勤,个个温顺,但只要胡太后一提谢莫如,竟然没一个说谢莫如不好的。连赵贵妃提起五皇子妃,都说,“谢王妃哪,性子直些。可话说回来,这世上有温柔的,就有直爽的。她是晚辈,咱们做长辈的,多疼她些就是了。”赵贵妃非但提及谢莫如五皇子就是满口好话,更是将其间利害好生分析给儿子听,让儿子装也要装出对五皇子的兄弟友爱来。还叫了媳妇来叮嘱了一遭。

  谢贵妃更不会说谢莫如的不是了,至于其他妃嫔,能在宫里混出头的,就没有傻的,这时节,张嘴就是好话,不愿意说好话,宁可闭嘴。

  所以,胡太后很淳朴的感觉到,好似一夜之间,大家对谢莫如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她,她堂堂一国太后,皇帝生母,想找个共同语言的人,硬是找不到啦!

  然后,她一个人,还怎么拿捏谢莫如?她开个话头,别人都不接。她有什么动作,一堆人明里暗里的劝她。更何况,她刚刚答应过闺女,不与那丫头计较的。

  胡太后:怎么这才几天功夫,天时就变了啊!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10章 大势所趋与孤掌难鸣》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