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弟弟没一个好东西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胡太后大安时,东宫册封的正日子也到了,册封那一日,五皇子谢莫如凌晨既起,按品阶大妆了进宫参加册封礼。二皇子二皇子妃这一对干脆一宿没睡,二皇子妃早上心里就念佛,她的册封礼在后宫,所以千万祈祷今天胡太后可别撒癔症,再找谢莫如的不是,菩萨保佑,平安度过方好。

  夫妻二人收拾妥当,到了时辰,二皇子先去昭德殿拜见父亲。

  二皇子妃暂在东宫。

  另一行,五皇子夫妇到了宫门,五皇子还叮嘱他媳妇,“啥话都别说,一日也就礼成了,晚上回家咱们一道用饭。”管他慈恩宫怎么着,媳妇不说不理,也就是了。眼见四皇子一行也到了,五皇子还托四皇子妃,“四嫂多照顾你弟妹些,她是个直性子,一向有啥说啥,我就把她托给四嫂了。”

  胡氏笑,“成,五殿下只管把弟妹交给我就是。”

  四皇子正欲取笑五皇子几句,三皇子大皇子都到了,大皇子素来看四皇子五皇子不顺眼的,倒是三皇子一向是个和煦脾气,笑道,“四弟五弟说什么呢,这般热闹。”

  兄弟间彼此见礼,四皇子笑,“我正要说呢,五弟忒个啰嗦,这不跟五弟妹依依不舍呢。”

  三皇子也笑,“五弟只管放心,这样的大日子,她们妯娌在一处,互相照应,再无事的。”

  大皇子随口道,“五弟你也是瞎操心,五弟妹的性子,只有她欺人,没有人欺她的,你这心操远啦。”操心也该操心别人别叫你媳妇给欺负了才是。

  谢莫如听这话,实不能当没听到,便问,“怎么,叫大殿下这样说,你是见我欺过谁?”

  大皇子吓一跳,不料自己的话竟叫谢莫如听到了,他早就不喜谢莫如脾气,便道,“看吧,你做弟媳妇的,怎能跟大伯子这样说话?”

  “我就是跟陛下也是这样说话,跟太后也是这样说话,大殿下是哪里不一样,还要怎么跟你说话?”谢莫如道,“不过,大殿下倒是同我说说,你是不是也常这样私下说别的兄弟媳妇的不是?我是无妨碍,反正这帝都城碎嘴贫舌说我的人不少,要是别的嫂子,大殿下你可得慎重,您这身份,不相宜啊。”

  谢莫如说完就拉着胡氏往后宫去了,崔氏瞋丈夫一眼,扭身也与褚氏走了。大皇子转头与三个弟弟道,“你们看,你们看,这,这叫啥事儿啊!我就随口玩笑啊!”

  三皇子四皇子都不说话,他们俩得避嫌,怕一开口就成了谢莫如嘴里那等“碎嘴贫舌说兄弟媳妇”的人。五皇子说大皇子,“大哥,你做大伯子的,的确不好随口说兄弟媳妇的。我媳妇是个直性子,她心下都是为大哥你好哪,大哥你可改了吧。”

  四皇子落井下石的问,“大哥你没说过我媳妇吧?”

  大皇子气地,“我是那样的人?”

  五皇子道,“大哥你不是,咱们都是瞎子聋子呢。”一掸衣裳,一拱手,“今儿礼部事忙,弟弟先去看看他们准备的如何了。”昨儿已与礼部尚书约好,今儿俩人得碰个头儿,勿求万无一失。

  五皇子抬脚走了,大皇子一路同三皇子四皇子剖白自己,他今儿就是嘴上不谨慎,可没私下说下别的兄弟媳妇。而且,他说错了么,老五媳妇这个泼货,一大早上的,见了他这个大伯子,不说问个好,反先派一通不是。这样儿的泼货,就欠太后收拾!

  崔氏还在路上同谢莫如解释了几句,谢莫如笑,“我与大嫂子相处不是一天两天,大嫂子什么人品,咱们是尽知的。”并不怪崔氏,却也没说大皇子半句好话。

  其实五皇子多虑了,胡太后这里早得了闺女的指示,今日一句话都不要同谢莫如讲,胡太后先是不服,文康长公主道,“要是她闹起来,叫人笑话的是宫里,是太子,今天可是东宫册封。母后要是不怕东宫册封不体面,只管寻她的不是吧。”

  胡太后是为了东宫,只当没看到谢莫如。谢莫如也不爱朝理胡太后,彼此相安无事。待太子妃过来受了金印金册,回东宫安坐,皇子妃里崔氏打头儿,公主中是由宁荣大长公主打头儿,后面是诸郡主、诰命,一并过去东宫给太子妃见礼。

  待一起一起的行过礼,如谢莫如她们这皇子妃一起的,还能有个座在东宫陪太子妃说话。大家无非是说些祝贺的话,太子妃吴氏一袭明黄底绣凤凰的太子妃服饰,眉宇间尽是意气风发,待人倒一向平和,笑,“无非是换个住处,咱们还如往常一般才好。”

  没人傻到把吴氏这话当真,崔氏是长嫂,她先道,“娘娘宽和,咱们一家子骨肉自是亲近,但也不敢有违国礼。”

  褚氏笑,“大嫂说的是,不过,以往进宫,无非就是去慈恩宫给皇祖母请安,如今有娘娘这里,咱们又多了个去处。”

  吴氏笑的亲切,“只管来,咱们仍是一处说笑。”

  大家凑趣说些闲话,中午宴至,便由吴氏坐了主位,大家一并吃酒说话,没有胡太后时不时的发昏,比在慈恩宫里气氛好的多,大家都觉轻松,想着以后太子登基,有吴氏这样智商正常的一国之母真是大家的福气啊。

  总之这一日虽忙碌些,却是样样妥帖,处处称道,说是穆元帝登基以来第一盛典都不为过。便是当事人太子太子妃夫妇,哪怕从凌晨忙至入夜,也是心甘情愿的忙这一遭。

  五皇子却是累惨了,他有自己的位次要站,心里还要记挂着典礼一样一样的进程,生怕哪里不妥当,或是有下官出差子啥的,所以,真是揪心一整天,待这日平安度过,五皇子晚上同媳妇道,“东宫册立就这般忙碌,以后……”说以后太不敬了,他皇爹对他很不错,五皇子止住了口,一面让丫环服侍着泡脚解乏,一面问谢莫如,“你那里可还顺利。”

  “没什么事儿,太子妃挺好的。”谢莫如道,“难得这样的大宴会,上到我们席面儿上的东西也都是新鲜的热菜,味道也算讲究,还能入口,可见真是尽心了的。”

  五皇子道,“这是内务府得力。要是你们席面儿上的东西都入不得口,那底下诰命们得是什么席呢,私下一样叫人抱怨。虽说不是入宫就为吃一餐饭,可这大冷的天儿,没点儿叫人能吃的东西,也不像话。内务府办得好,是他明白。”

  夫妻俩都累了,略说几句话,洗漱后就上床歇了。这要睡觉了,五皇子才想起来对他媳妇说,“你说,以往我也没觉着大哥这么老婆子嘴。”

  谢莫如道,“理他呢。心胸狭窄到这种程度的也算是罕见了,你上本请立太子,我扫过赵国公府的面子,他不知道怎么在家说咱们坏话呢。”

  五皇子道,“其实大哥私下给过我和四哥好几遭脸色看。”

  “你怎不与我说,我要知道,今儿断不能说他几句就完事。”

  五皇子心下庆幸,唉哟,幸亏当初没跟媳妇说,要不媳妇为给我出气还不得上去给大哥俩耳光啊。五皇子是个厚道人,道,“那不是先前我想着,他做哥哥的,我们做弟弟的,我跟四弟也知他如今不大得意,也就罢了。不想他这般过分,还说起你来。”

  “他呀,无非就是眼红二皇子做了太子。”

  五皇子想到他这大哥也发愁,道,“自来就会发梦,哎,这话还是不要说了,咱们私下说一说,倘外头人也这样说,以后大哥就难了。不看大哥,也看大嫂跟侄儿侄女们呢。”

  “这倒也是。”两人说话就歇了。

  大皇子夜里归家还生气呢,与媳妇说谢莫如,“这泼货!简直无法无天!”

  崔氏心里亦不痛快,服侍着大皇子换衣洗漱道,“要是别个事,我定得说是那人的不是。今儿这事儿,我眼见的,殿下在家就时常说五弟妹脾性不好,你可怎么还当她面儿说她?你是做大伯子的,五弟妹是兄弟媳妇,不要说今儿是殿下先开口说人本就不占理,就是退一万步,您占着理,可就跟兄弟媳妇拌嘴这事儿,殿下就讨不得好去。您以后可留点儿神吧,家里说说就罢了,这么直接说到人家跟前儿,人家但凡不聋不哑,哪儿能不吱声呢。”

  大皇子接过崔氏递上的手巾擦把脸,道,“老五也是个糊涂没气性的,只知道偏着谢氏说。”

  崔氏道,“将心比心,偿有人在殿下面前说我的不是,殿下要不要维护我?”

  大皇子还要说话,崔氏将他往床上一推,道,“天也晚了,折腾这一日,殿下还不累呢。”

  “累了。”大皇子无精打采的打个呵欠,“睡吧。”

  大皇子自认挺有理,但他干的这事儿,连他娘知道都说了他一通,直说他脑袋发昏,“一个大伯子,一个弟媳妇,就是偶有见面也不过客气见礼就彼此避开了,你怎地这般多话去说老五媳妇的不是,这成什么样子?就是她有不好,你与五皇子委婉的提个一句半句的也就罢了,你倒直接跟个女人拌起嘴来?”

  大皇子辩说自己随口一说,道,“儿子不过玩笑,哪里料得老五媳妇当真呢。”

  “你做大伯子的,去开兄弟媳妇的玩笑?你给我放尊重些!只嫌事儿少呢!”赵贵妃也不喜欢谢莫如,但赵贵妃脑子比儿子清楚,赵贵妃道,“靖江王世子初次来帝都,陛下有意留他多住些日子,太子对靖江世子都很客气,只是太子在宫内,与靖江世子不过偶有相见。你在宫外,倒是与靖江世子多亲近些才好。”

  他娘这样说,大皇子就知是他父皇的意思,大皇子连忙应了。

  大皇子正欲同靖江世子多来往,不想老二这奸鬼去东宫做太子了,老三也不是好缠的,早先他一步与靖江世子有说有笑有来有往啦。把大皇子恨的哟:弟弟没一个好东西!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24章 弟弟没一个好东西》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