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流言之四,两道雷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五皇子虽然替承恩公府和大皇子求情,但其实心下还是颇为责怪这两家的,他又不是圣人,这两家说来都不是外人,承恩公府远些,那是他爹的舅家,到五皇子这里,其实与承恩公府已不大亲近了。但大皇子真是把五皇子气的了不得,平日里大皇子见了他也是“五弟长、五弟短”的说话,虽然以前大皇子嘴巴没个把门儿的得罪过他媳妇,但五皇子自认为心胸宽阔,事后还劝自己媳妇几句不要与大皇子计较呢。

  结果,大皇子是如何对他的?

  大皇子非但不知他的好儿,反这样缺德冒烟儿的收买地痞流氓大面积大范围的传播万梅宫的谣言!是的!万梅宫的谣言!虽然谣言的主角是朱雁与江行云,但谣言事件的发生地是在万梅宫啊!大皇子这样做,着实把五皇子气坏了!

  自宫里出来,五皇子也没往母亲那里去,这样的事叫母亲知道,也不过是跟着生气。五皇子闷了一会儿就回家跟媳妇说去了,五皇子尤其说了一回,“卫国公府与咱家素有嫌隙,何况向来鬼祟,他家发这样的坏心倒不为奇。你说,承恩公府这是何等狭隘的心思,就是当初你说过他家规矩不对,明白人想想,这也是为他家好。难不成咱们皇家人倒要坐在他家人下首,这成什么样子了?你说破了,他家及时改了,这事儿也就算了结了。他家还打算长长久久的站皇家人上头不成,太|祖皇帝的江山倒是为他家打的了?简直不可理喻!他家定是记恨咱们,不然也不能做下这样的事来?还有大哥,我最想不通的就是大哥了,咱们可没得罪过大哥,就算平日里我与他不似同四哥那样好,寻常见了也是亲近的,别人说咱家坏话还罢了,大哥与我可是亲兄弟,你说说,他咋这样?”

  谢莫如听五皇子叨叨抱怨了一阵,待他抱怨完才说他,“那天我说时你还不信,我就说了,人为了升官发财,啥事都干得出来。这回你可信了吧。”

  “信了。”五皇子摊手摊脚的往榻上一躺,正躺到他媳妇腿上,一面顺气,一面还叨叨着,“可真是气死我了。”

  谢莫如戳下他额角,问他,“陛下是如何说的?”

  五皇子道,“父皇也气的狠,这可能怎么着呢,不看僧面看佛面,承恩公府得看着皇祖母的面子,她老人家一向对娘家恩宠有加,就是寿安老夫人也是父皇的外祖母,瞧着她们的面子,我虽也气的紧,还是劝了劝父皇。还有大哥那里,叫人知道我们兄弟生出嫌隙,面子上也过不去,我已同父皇说了,请父皇好生说一说大哥,他这回忒不像话了些。卫国公府我是不管的,他家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着,咱们倘不追究,他家还以为咱家好欺呢。”

  “这倒还罢了。”谢莫如道。

  其实这件事总得来说,承恩公府卫国公府联合起来造谣,五皇子于心理上都是能接受的,毕竟这俩公府一早就同他家有些过节,可就是大皇子干出这事儿,才叫五皇子心寒,五皇子觉着,哪怕他平日里也没少在心里唧咕大皇子,可如果叫他说大皇子家的闲话,他是干不出这事儿的,但,大皇子就干得出。正因如此,五皇子方格外心寒呢。

  看他仍是闷闷的,谢莫如安慰他,“大皇子本就是个糊涂人,我说了你别不痛快,你觉着同大皇子没什么,可当初你上本建言立储,他心里已是大为不满呢。”

  五皇子道,“这有什么不满的,他虽是长子,二哥却是嫡子呢。何况,后来他也上本请旨加恩东宫。大哥不会不明白这种道理的。”

  谢莫如道,“一个传闻中的知州之位,都能引得两家公府一家皇子府造谣生事,何况是东宫大位?人若是嫉妒起来,哪里还管什么是非呢。”

  五皇子沉默半晌,良久一声长叹,道,“父皇还是尽早给我分封的好,早些散了,倒也清净了。”

  “散了就清净了?”谢莫如给他揉揉眉心,“就是这事儿,还没了结呢。”

  五皇子不以为然,信心满满,“也就剩一个卫国公府了,父皇定会给咱们出这口气的。”

  谢莫如道,“我不是说卫国公府,我是说大皇子。”

  “大哥怎么了?我都不追究他了。不过,他也得把那姓于的给撵了才成,不然以后我再不理他。”五皇子觉着他大哥把他给伤着了,但是二十来年的兄弟情分,五皇子觉着,如果因这事与大皇子就此生分,也不大好,但大皇子要给他个交待,也是一定的。

  “你不会以为大皇子就会这么认了吧?”谢莫如提醒他道,“你别忘了,刑部是我祖父做的尚书,大皇子说不得得说,是咱们串通一气陷害他呢。”

  五皇子先是一阵愠怒,待他平静下来,慢慢的想一想,还真有此可能。他沉沉道,“倘大哥要如此疑我,我也没话好讲了。”

  谢莫如笑,“我也就这么一说,要大皇子聪明的话,就不会在这件事情上诡辩。”

  这话显然安慰不到五皇子,五皇子先时一直唧咕这事儿,无非就是他自认与大皇子很有些兄弟感情,不意大皇子暗中放冷箭。可大皇子既然已暗中放了冷箭,又哪里对他还有什么兄弟感情呢?五皇子虽是个乐观,但他并非自欺欺人的性子,道,“大哥要真的聪明,他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不论是觊觎朱雁还未到手的知州之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五皇子就觉着,如果在大皇子眼里,他们的兄弟情分只值这么点儿东西,那也忒薄凉了些。

  五皇子虽早知社会黑暗,但兄弟间的感情破裂还是头一遭,什么样的安慰都抚平不了五皇子灰暗的心情,谢莫如索性也不劝他了。这世间,有些事能劝,有些事只能自己慢慢开悟了。

  五皇子蔫蔫数日。

  不过,大皇子显然与五皇子未能心有灵犀兄弟情深,相反,谢莫如倒算他的知己,大皇子接下来的所做所为,还真给谢莫如说个正着。

  非但五皇子对他大哥的所做所为寒心,就是穆元帝也是怒不可遏,不为别的,穆元帝自己只有一个妹妹,兄妹俩自来情分极好,穆元帝多盼着能多几个兄弟帮衬呢,结果偏生只得兄妹二人。到儿子这一代,穆元帝儿子颇多,且儿女们也素来和睦,穆元帝再也料不到自己颇为器重的长子私下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做皇帝的人大都多疑,穆元帝也具备这一优秀品质,但是,穆元帝之年以直接信了谢尚书的话,是因为大皇子有前科。这些事儿,穆元帝不乐意提,一则不过小事,二则孩子间拌嘴,他听过便罢,未放在心上。无他,立太子那日大皇子在宫门口说谢莫如的不是,俩人还争了几句。当时穆元帝就觉着,大皇子不大稳重了。主要是谢莫如牙尖嘴利不好相与,这个穆元帝早就知道,但谢莫如还算讲理,而且谢莫如毕竟是兄弟媳妇,大儿子这做大伯子的,好端端的你议论兄弟媳妇做什么?这事儿,叫一向护短的穆元帝评评理,他都觉着大儿子这嘴有些碎。不要说皇家,就是寻常人家,大伯子弟媳妇的,平日里见面儿还要避三分嫌呢。再说,你一个大男人,说一说国家大事是正经,说兄弟媳妇做什么哟。

  因大皇子有这碎嘴的前科,所以,谢尚书将这事一禀上来,穆元帝立刻就信了。

  既信了,穆元帝就不能忍了。前番不过是犯几句口舌,孩子们都年轻,一个个的俱是天之骄子,意气上来,也是难免的。今番买通市井无赖的到处乱说,这就不妥了!

  穆元帝当即命人召来大皇子,当头便是一句,“你指使于小子做的好事!”

  大皇子当即色变!

  如果像五皇子说的,大皇子认个不是,估计这事儿也就过去了,毕竟不是啥大事,他爹一直自诩为绝世好爹,教训他几句则罢。但,大皇子偏偏如谢莫如所料行事,大皇子一口咬定,“父皇说的何事,儿子不明白!”

  先说大皇子这话说的看似铁骨铮铮,但其实颇没水准。首先,你平日里不是这样跟你爹说过的呀。其次,你要真不知你爹所为何事,起码你不能摆个烈士样,你得摆着迷茫无辜样才成啊!烈士嘴脸一出来,你这明摆着不上刑不招供啊!大皇子死活不认,原本小事也成了大事,穆元帝愈发认定这个儿子不老实,穆元帝何等人物,如何能看不出长子是打算死不认账了,他脸色愈发阴沉,道,“你既不知,叫于小子去刑部走一趟如何?”

  大皇子硬挺着脸道,“三木之下,何供不可得?父皇若此,是认定儿子有罪了。儿子不说别的,老五他媳妇就是姓谢的,这事儿上,谢尚书就当避嫌!”

  大皇子口齿不错,但明显用错了地方。而且,光有口齿没用啊,你得有逻辑有智商才成啊!穆元帝一声冷笑,“你既不知朕说的何事,如何便知与老五有关!”

  大皇子脸上一白,穆元帝啪的一掌击在案上,怒道,“畜牲,你还不招!”

  大皇子此方不大自在起来,自辩道,“闲话也不是儿子传的,父皇只问儿子的不是,须知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呢。那江行云每日介在帝都招蜂引蝶,卖弄姿色,朱雁也不干净,他俩要清白,谁去传闲话呢。”

  “谁去传?你不就去传了吗?”穆元帝勃然大怒,喝道,“混账东西!这等风言风语,你没听到则罢了,你既听到,还事关万梅宫,那万梅宫是什么地方!你五弟是如何尊你敬你,你就这样回报他么!那些叵测小人说些混账话,你不去制止,反火上烧油!你眼里可还有你兄弟,可还有朕!”

  大皇子此方慌了神,连忙跪地道,“父皇,儿子不过不忿那江行云品行不端……这闲话也不是儿子第一个传的啊,是外头都这么说……”

  穆元帝怒极所笑,“外头都说,你也便说!”

  “父皇明鉴,儿子不是对着五弟啊,我们兄弟感情如何,父皇也是知道的啊!”大皇子急声辩道,“儿子就是气不过,先时儿子有纳江氏之意,她死活出家,儿子也就没提此事。可她出家也还不安分,儿子一时恼怒,未曾多想万梅宫一节,是儿子疏忽了,儿子有错。儿子愿意给五弟赔不是,也请父皇细察,儿子倘有对不住五弟的心思,情愿天打雷霹!”

  大皇子发一重誓,穆元帝的怒火方略略消了些,穆元帝打心眼里是不愿意相信儿子之间不和睦这件事的,他更愿意相信大皇子是一时糊涂,像大皇子说的那般,人年轻,于女色上头就爱争个长短,没多想,并不是针对五皇子。穆元帝斥道,“你府里,什么样标志的人没有,怎么就盯着江氏不放了?”

  大皇子道,“儿子还不至于这般没出息,儿子就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咱皇家说要谁,是给她脸面,她要出家,就好好儿的出家,不意竟不是个安分人。”他觉着父皇怒气稍减,可知是自己终于摸着父皇的脉象了,大皇子简直是契而不舍的说江行云的不是,道,“就是刚刚父皇恼了儿子,儿子这事虽唐突了,儿子与五弟是亲兄弟,儿子心里无私,儿子去给五弟赔不是,五弟也不是心窄的人,我们兄弟还同以前是一样的。可父皇细想想,江氏真要是个好的,哪里就能叫人传出这样的闲话来。帝都这么些女人,怎么不说别人,专去说她?可见她平日里言行不谨,叫人说得着。”

  穆元帝长叹,“你一个大男人,总唧歪这些女子的事做甚?”江行云是功臣之后,先时因着长子出了家,穆元帝就觉着有些对不住宋家,倘是别个女人,这会儿穆元帝随便找个理由就处置了,但江行云毕竟不同别人,穆元帝心里总留了几分对宋家的香火情。

  大皇子低声道,“父皇不喜欢,儿子以后不说便是。”

  “多往国家大事上用心,闽地建军之事,你五弟不大懂这个都知道帮朕出出主意,你在兵部当差好几年,怎么就学了个碎嘴子?”

  大皇子好悬没吐了血,他立刻就想到当初谢莫如那女人说自己“贫嘴碎舌”的事儿了!大皇子叫人传江行云的八卦,还真有些报复谢莫如的意思。如今父皇也这样说,大皇子不敢辩,只得低声应了。又觉着老五手伸的忒长,你一管礼部的,管得到兵部么?瞎给父皇出什么主意啊!

  穆元帝教导了大皇子一通,淡淡说一句,“于小子不懂事,你打发了他吧。”方令皇长子退下。

  因着儿子大了,穆元帝为了给儿子留脸面,室内并未留人。不过,二皇子还是辗转知道了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二皇子心下偷乐数日。

  皇长子原还对穆元帝让他撵身边人的事不大服气,但接着,穆元帝就下了袭爵的圣旨,圣旨上言承恩公老迈,令承恩公世子袭父爵。这是舅家,穆元帝令舅舅荣养则罢。对卫国公府,穆元帝就没这么客气了,卫国公府好几个管事下了大狱,卫世子上请罪折子,原是牺牲自己保全家族之意,但,这就太小看皇帝的小心眼儿了,穆元帝嗔卫国公任上无能、卫世子更是一无是处,屡生事端,直接夺了卫国公府的爵位,然后一撸到底,留了个县男的爵位,还给了卫氏旁支一位在太常寺做主簿的老实人。

  皇长子登时不敢吭声了。

  倒是五皇子收到大皇子的道歉很高兴,同媳妇道,“看吧,大哥不是不明事理之人。”

  谢莫如似笑非笑的只望着他不说话,五皇子自己就笑的讪讪了,改口道,“要是大哥是真心,就是我没信错他这个大哥。要是大哥假意,我也只装不知道吧。”

  五皇子很有些豁达,不过,接着他皇爹就降了两道雷下来,五皇子顿时也豁达不起来了。当然,这两道雷,只一道落在了他头上。

  第一道雷,穆元帝赐知府李终南之女为皇长子侧妃。这是穆元帝觉着,大儿子对江行云之事念念不忘,大约是在这上头有些不满足,府里那些侍妾宫人,大约出身不足,大儿子眼界高,不一定看得上。当初胡太后提供的四位闺秀,穆元帝也细查了家世,倒也堪配皇子府侧位。鉴于大儿子在这件事上比较有需求,穆元帝就赐了一位侧妃给他。

  第二道雷,穆元帝赐知府苏廷之女苏氏为皇五子侧妃。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33章 流言之四,两道雷》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