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进宫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穆元帝这一二年给大皇子府赐了侧妃,五皇子府赐了侧妃,开春儿东宫也得了一位侧妃,余下三皇子四皇子没得此赏赐,胡太后就兴致勃勃的打算着不能薄了三孙子四孙子。

  三皇子妃精乖,先同三皇子说了,“咱家二郎也周岁了,沈氏我看平素里也算懂事的,服侍殿下倒还体贴,母以子贵,子以母贵,就是为着二郎,也不好叫沈氏位分太低了。殿下要是觉着我说的有理,不如为沈氏请封侧妃吧。”

  三皇子倒没啥意见,像三皇子妃说的,看着儿子的面子么。三皇子便应了,上了折子请封侧室,穆元帝瞧着孙子的面子也便准了。倒是谢贵妃有些不满,三皇子进宫时,谢贵妃道,“沈氏只是宫人出身,就是抬举,也不必一下子就请封侧妃,先做个庶妃也不算委屈了。日后她好,再慢慢请封侧妃也不迟。”

  三皇子笑,“她平日里还成。”

  谢贵妃叹口气,知道这也不是儿子一人的主意,待褚氏进宫,谢贵妃又同褚氏说了回利害,道,“你两个嫡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不管侧妃庶妃,都要敬你的。我也不是不喜欢沈氏,她给老三生了儿子,毕竟是有功的人。只是你想一想,往后侧妃们往一处说话,别人府上的侧妃不说大家出身,也是小家碧玉,就你们府上的是宫人出身。叫人说起来,也是说你跟老三抬举太过哪。”谢莫如虽说是生不出嫡子,筹谋算计真是处处走在人前,一口气给五皇子府上添的这仨侧妃,都是有些出身来历的呢。徐侧妃之父是翰林,殊不知翰林院掌院徐翰林就是徐侧妃的亲大伯呢。于侧妃之父为大理寺寺正,甭看品阶不高,大理寺寺正只是从五品,但正经是个实缺,大理寺寺正是大理寺二把手,亏管着掌议狱,正科条,实缺中的实缺。苏侧妃之父为工部郎中,也是个五品,工部却是肥水衙门,看一看四皇子这宫内没有亲娘的,掌了几年工部,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一想到五皇子纳了这样的三位侧妃,谢贵妃这样的位份都有些眼红。倒不是谢贵妃就有什么心思了,如今东宫都立了,谢贵妃真没啥别个心思,只是,诸皇子不是还未分封么,有几门好亲戚,起码以后皇子能分个好地界儿呢。

  婆婆一说这话,褚氏只得自陈不是,道,“也是媳妇没料得周全,只想瞧着二郎呢,就没多想。”

  谢贵妃心说,你哪里是没多想,你是想的太多了。

  褚氏道,“要是母妃看哪家姑娘好,只管赐给殿下,我也不是个小气的,看谢表妹府里那般热闹和气,我也只有羡慕的。”

  “这倒是不急的,既已抬举的沈氏,侧妃之事就不必再提了,我也只是给你们提个醒儿,遇事多思量。日子都是自己过的。”点拨褚氏一回,谢贵妃就打发她回去了。

  三皇子有谢贵妃为他筹算,四皇子亲娘早逝,进宫时同他爹强调,“儿子媳妇又有了身子,儿子暂不需侧妃,父皇你别给我赐啊。”

  穆元帝气笑了,笑斥,“少往自己个儿脸上贴金。”以为侧妃是好得的?穆元帝相中的侧妃也无一不是好人家的女孩儿。三皇了府上三位皇孙,四皇子妃又有了身孕,穆元帝根本就没打算给这俩儿子添侧妃。

  见他爹没有给他贴金的打算,四皇子终于安心打道回府了。

  五皇子与谢莫如道,“靖江世子请旨回靖江呢。”

  谢莫如道,“陛下允了么?”

  “靖江王来折子说身子不好,父皇也不能不允。再说,单叫靖江世子在帝都,其实也没什么用。允便允了吧。”

  “殿下说的是。”

  靖江世子回了靖江,穆元帝终于给三公主寻好了婆家,三公主封号寿阳,赐婚骠骑将军唐羽唐骠骑之子。

  这一年,李宣迁羽林卫中郎将。

  谢莫如与五皇子道,“永安侯府自武将起家,少时听李世子说话便很有驰骋疆场之意,如今重掌兵事,也可一展抱负了。”

  五皇子亦道,“羽林卫就得李表兄这样的人才放心呢。”

  俩人说着话,又商量一回给长泰公主府上的礼单,谢莫如命凌霄过去把三个儿子抱来一并用晚饭,这也是谢莫如的规矩,早上孩子们贪睡,待傍晚五皇子回府,谢莫如便令人抱了孩子过来与五皇子一起逗着孩子们说话,然后,一道用晚饭,省得生疏了。

  至于其他,谢莫如每月不方便时,就打发五皇子往三个侧妃那里歇着,余者时间依旧是俩人过日子。谢莫如还与五皇子说呢,“我看咱们儿子就是比别人家的好,以往看旭哥儿也喜欢的很,如今咱们有了自己的儿子,我还是觉着自家儿子更好呢。”

  五皇子险喷了饭,笑道,“这是,你没听外头庄稼人说么,田地是人家的好,孩子是自家的好。”

  小孩子这会儿正是招人疼的时候,软软乎乎的,虽还不会说话,也学着认人呢。谢莫如进宫时常与苏妃说到孩子,“大郎一说话嘴里就吐泡泡,殿下都说大郎上辈子兴许是金鱼。二郎脾气最好,这孩子,鲜少露哭音,总是笑呵呵的。三郎最要强,他最小,每次必要先抱他,不然他就不高兴。”把苏妃馋的不行,谢莫如笑,“这会儿还太小,不敢抱他们出来,待过了周岁结实些,我抱他们进宫来给母妃请安。”

  做皇子妃,其实很大一部分内容就是各种人情走动。以往谢莫如都是给别人家孩子送洗三礼满月礼周岁礼啥的,今年一次性全都赚回来了。

  展眼又是一年,谢莫如召来太医正给府里侧妃把脉,细问侧妃的情况,可适宜再受孕。太医正道,“三位娘娘的身子都是极好的。”

  打发了太医正,谢莫如就与她们几个侧妃说了,“趁着年轻,多为殿下绵延子嗣才好。”

  三人于宠爱上委实差不离,一样稀薄,先前进府闪电般有孕,有孕后不能服侍倒罢了。后来生了孩子出了月子,谢莫如也只有自己不妥当的几日才轮得到她们,而且,也不是每人都轮得到。更心塞的是,别人家正室说对庶子一视同仁,不过是东西供俸上不亏待就是宽厚的了。谢莫如不亏待她们,但是白天有空就叫人把孩子抱去梧桐院,晚上吃饭也抱去一道吃,她们当然不敢说不愿意。只是心下总觉着怪怪的,如今孩子们一周岁有余,谢莫如又要她们再生孩子,她们,她们当然不敢说不愿意。

  她们,她们是极愿意的,起码能多亲近殿下一二呢。

  这年又是春闱之年,五皇子从年前一直忙到开春,待春闱后才算告一段落,谢莫如一直为五皇子调养着身子,也同五皇子说了,“如今这才三个儿子,你看大郎二郎三郎多有意思,再多三个也不多呢。何况,还得儿女双全才算好上添好呢。我也喜欢闺女。”让五皇子去给她生几个小闺女。

  五皇子也觉着她媳妇是神人,两三个月间,他家侧室便都有了。

  谢莫如早照顾过一回孕妇,这回更是驾轻就熟,衣食用度皆周到妥帖的吩咐下去,五皇子是个有话就要说的人,何况是同谢莫如,他一向有啥说啥的,五皇子就说了,“她们可真快。”咋这么快就又有了。

  谢莫如叹道,“前头咱们成亲,我总是没动静,你以为我不急呢。我也私下打听过诸多偏方要点,于我是不灵,于她们是一试就灵。”

  说到媳妇的伤感处,五皇子此方不言了,连忙转移话题安慰媳妇,“缘法儿一到,生他十个八个。”

  “行啦,咱们也有儿子了,我看孩子们都好,就是缺女儿。”谢莫如笑,“如今天也暖和,你衙门差使也不忙,明儿咱们带着孩子一道去给母妃请安如何?”

  五皇子一口应下。

  五皇子是惯了早睡早起的人,用过早饭就等孩子们了,等得一时,五皇子就有些不耐烦了,道,“这会儿还没醒呢。”

  谢莫如嗔他,“什么是小孩子呢。正是贪睡长个子的年纪,我特意吩咐了他们不准早上把孩子们弄醒的,什么时候醒算什么时候,母妃那里又不是外处,去迟些也无妨的。”

  五皇子只好继续等,一直等到太阳老高,最喜欢睡觉的二郎才醒了,俩人早收拾好了,带上打扮的齐齐整整的孩子们出门,到宫里已是晌午,苏妃瞧着三个孩子极是欢喜,命厨下去添菜。谢莫如对凌霄道,“你跟着一道去,跟厨下说做些果糊蛋羹来。”

  苏妃暗暗点头。

  孩子们都已会说话了,家里也教过规矩,摇摇摆摆站一排给苏妃请安,把苏妃笑的了不得。

  谢莫如抱了三郎,苏妃抱了大郎,五皇子不爱抱孩子,谢莫如道,“二郎脾气好,你也不能欺负老实人哪,你倒是抱抱他。”

  五皇子把二郎放膝上,一只手臂勾着二郎的腰,二郎倒也不闹,只是没一会儿就给五皇子贡献童子尿一泡,五皇子拎着二郎直叫唤,“唉哟唉哟,你看他!”

  苏妃谢莫如笑作一团,苏妃笑,“不许这样拎孩子。”

  二郎的嬷嬷已上前接了二郎,小孩子家出门,换的衣裳也带了两身,嬷嬷抱着二郎下去换衣裳了,谢莫如瞅着五皇子湿了一块儿的下摆,道,“唉哟,真没料着这个,只带了三郎他们的衣裳来,殿下可怎么着?”

  苏妃打发大宫人,“去陛下那里借身常服来。”

  五皇子还抱怨呢,“非要我抱,看吧,一抱就尿,这小子蔫儿坏。”

  谢莫如指挥着宫人给五皇子把身上擦了擦,一面道,“小孩子家,难免的,哪儿有孩子不撒尿的?不要说尿尿,就是拉身上也有的呀。看你,这也值得一说,多抱抱就好了。童子尿还是药呢。”

  五皇子是坚决不肯抱二郎了。

  二郎换好衣裳出来,五皇子戳二郎小嫩脸儿一下,二郎咯咯笑。五皇子也笑了,叫儿子,“尿尿精,小尿尿精。”

  苏妃笑,“孩子他爹还是个孩子呢。”

  谢莫如笑,“现在殿下好多了,孩子们小的时候,他抱一下都不敢。”

  五皇子感慨,“那会儿那么小那么软,哪里敢抱。我怕用劲儿大了伤着孩子。”摆摆手,“这个活儿还是你们妇道人家比较做得来。”

  谢莫如笑瞪他,与苏妃道,“还有件喜事想跟母妃说,府里她们几个又有身子了,今儿底明年初的时候,母妃又得做回祖母了。”

  苏妃笑问,“什么时候的事?先时进宫怎么没听你说。”谢莫如是常进宫的。

  五皇子插嘴道,“她理儿细,说头三个月月份浅,不能说,也不叫我说。”

  苏妃点头,“这规矩民间是有的,有孕是大事,小心些也不为过。”

  谢莫如笑,“这回就盼着谁能给我生个小闺女,母妃,你说也怪,没儿子时盼儿子,有了儿子就盼闺女了。”

  苏妃笑,“这不怪,人人都这般。”

  一时大宫人取了穆元帝一身玉青色的常服来,还传了穆元帝的口谕,“陛下说了,一会儿让娘娘带着孩子们去慈恩宫里请安,给太后和陛下看看几位小殿下。”

  苏妃道,“知道了。”

  五皇子换了衣裳,午膳也就得了,一家子欢欢喜喜的用过午膳,苏妃为人细心,问,“孩子们要不要睡午觉的。”

  谢莫如笑,“以前是睡的,这会儿长牙了,开始让他们吃一些鸡蛋羹、果糊糊之类的东西,午饭后都是过一时才让他们睡。既是去慈恩宫,还是这会儿去吧。”

  苏妃又去里面换了大衣裳,如此一家人坐着辇轿去慈恩宫。

  一到慈恩宫,胡太后先是抱怨,“带了重孙进宫,也不说先叫哀家来瞧瞧。”

  谢莫如根本不说话,五皇子笑,“孩子们还太小,怕哭闹倒叫皇祖母心烦呢。”一面让儿子们请安。

  “净胡说……”胡太后刚想再说几句,看三个圆滚滚的宝宝抱着小胖手奶声奶气请安的模样,立刻就乐了,胡太后大笑,“这么小就会请安啦,快过来给曾祖母瞧瞧。”一手一个抱起来。谢贵妃抱起被剩下的二郎,与穆元帝道,“真招人喜欢。”

  穆元帝接了二郎,抱孩子的姿势比二皇子熟练一千倍,穆元帝还颠了两下,笑,“嗯,是不错。”

  五皇子得意,“那是自然啦。”

  穆元帝笑道,“没说你,在说皇孙。”

  “儿子是皇孙他爹,有其父必有其子么。一样的一样的。”五皇子近来越发放得开了,以前在宫里不受宠爱,又生怕人小瞧,只得装个威严样来唬人。如今他当差数年,于朝中素有好评,他爹待他也好,且自家小日子过得顺畅,欢快的事多了,五皇子愈发随和。他随和了,但在朝中衙门里已有积威,故此亦无人敢小瞧于他。

  胡太后穆元帝瞅着小皇孙得意,谢贵妃笑,“老五媳妇把孩子们教导的都很懂事,这样贤良,就很好。

  赵贵妃不接这话,苏妃也不缺赵贵妃接谢贵妃的话,苏妃自己就接了,笑,“是啊,这不是我自夸,我这媳妇,比儿子还贴心,没叫我操过一丁点儿的心。我定是上辈子烧了高香,才有这样的好媳妇。”

  胡太后听着不顺耳,道,“三个儿子,还是少了些。”

  五皇子笑,“这次进宫来,就是为了给皇祖母、父皇、母妃报喜,我们府里侧妃又有了身子,算着年根儿底下的日子,到时洗三、满月、周岁,皇祖母可得多多赏赐孙儿啊。”

  一听这话,谢贵妃几人纷纷给苏妃道喜,苏妃也是喜气盈盈,苍白的脸颊都多了几分红润,笑,“承姐妹们吉言,这回,我就盼着孙女了。”

  穆元帝赏了谢莫如一双玉璧两斛珍珠十八匹时兴宫缎,算是对谢莫如的奖赏了。就是穆元帝也觉着,老五家这些孩子们养的不错,孩子们养的好,自然是嫡母的功劳。于是,谢莫如得了赏。

  赵贵妃一面笑着,一面真叫一个堵心,别的皇子府里儿子数量多少的都有嫡子,就大皇子府五皇子府没有嫡子,谢莫如经过时间验证是不能生,她媳妇崔氏倒是能生,只是连生两个丫头,这几年,干脆连丫头也不生了。倒是府里庶妃生了两个庶子,可庶妃出身太低,完全比不上五皇子里这御赐的侧妃,好歹也是官宦之家的嫡女呢。她儿子府里倒也有官宦之家出身的侧妃,只是一直没有身孕。如今眼瞧着太后陛下这般喜欢五皇子府的几个孩子,赵贵妃一向是个拔尖儿的人,偏生在这上头矮人一头,怎能不眼气呢。

  慈恩宫里看了回孩子,因着几个孩子委实讨人喜欢,胡太后也没找着机会寻谢莫如的不是,实在是想寻也不大容易。待孩子们眼睛发饧,谢莫如道,“到午睡的时辰了。”

  胡太后难得没驳谢莫如这话,点头道,“是啊,小孩子家这个年岁正是觉多的时候。”

  五皇子就带着媳妇儿子们告退出宫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37章 进宫》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