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大皇子的信仰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赵霖给大皇子出的主意,大皇子妃都得念佛。

  无他,大皇子一直发昏的毛病叫赵霖给医好了。赵霖是这样同大皇子说的,开口头一句就是,“殿下是个直率的人。”翻译过来就是,比较缺心眼儿。

  大皇子洗耳恭听也未听出赵霖的言下之意,于是,继续洗耳恭听。赵霖就继续说了,“殿下读过《春秋》,《春秋》开篇《郑伯克段于鄢》,道理手段都在里头了reads;。”

  穆元帝对儿子的教育向来重视,大皇子尽管头脑时常间歇性发昏,但其实他书念的不错。《春秋》自然是熟读于心的,只是活灵活用明显远不及这位赵状元。赵状元都点拨的这样明白了,大皇子道,“时雨的意思是,叫我对老二捧着些。”赵霖,字时雨。

  赵霖微笑颌首,“道德经上说,将欲去之,必固举之;将欲夺之,必固予之。将欲灭之,必先学之。皆大同小异是也。”

  大皇子对二皇子做太子之事百般不服,此时赵霖让他去捧二皇子,大皇子心中先是一阵翻腾,咬牙道,“只是这口气难咽。”

  赵霖冷笑道,“郑伯一国之主尚且咽下得这口气,殿下如今不过皇子之身,便觉着难咽了。殿下倘是这等气性,臣日后不敢再来多扰殿下。”

  要说任何工作都是要讲究策略的,如谋士这等职位,绝对是要摆足了架子才能干的好的职位。倒不是谋士们愿意装x,实在是不装x,雇主就容易犯贱,不听你的。如赵霖将脸一冷,作势要起身,大皇子连忙拦了道,“我在请教先生那一日起,已说过唯先生之言是从的。”

  赵霖深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手段,语气一缓,屁股坐回椅中,沉声厉色道,“殿下,凡成大事者,无一不是善隐忍之辈。殿下想成就大事,就要令陛下看到殿下的好处。陛下为人父母,平日里对几位殿下都极为珍爱,上遭殿下误为小人挑拨,言语不谨说了些五殿下的不是,陛下何等震怒,殿下难道忘了吗?陛下第一所重之事,就是几位殿下必是兄友弟恭,余者方是其他。”

  大皇子道,“我对老二恭敬些不难,但只是恭敬就能……”就能把老二弄下太子之位,来换他自己做吗?

  “殿下非但要对太子以恭,更要侍陛下以孝,关爱其他几位皇子公主,做足长兄气派。如此,上侍陛下,下结百官,中则交好皇子公主,行此堂堂正正之事。至于东宫,秦时扶苏如何,汉武时卫太子如何,隋文帝长子杨勇如何,唐太宗时李承乾如何,就是唐太宗自己,又是如何得到帝位的呢?”赵霖轻声冷笑,讥诮道,“什么立嫡、立长、立贤?都是骗人的谎话!帝位,向来是能者居之。”

  大皇子听得心跳如鼓,偏生脸色泛白,耳朵滚烫,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犯了什么病呢。大皇子看到史上多少太子惨淡收场,顿时信心大增,道,“先生的话,我记下了。”

  赵霖道,“殿下秉性直率,臣也知令殿下这般隐忍实在难为了殿下,只是殿下想一想,倘帝位真能唾手可得,那也不是帝位了。”

  赵霖的主意改变了大皇子,就是五皇子在家里都说,“近些来大哥不知怎地,对太子对我们都好的了不得呢。”

  “这话怎么说?”

  “你也知道,大哥对太子一向不怎么服气,可前儿我们在御前说话,太子但有什么话,大哥都是附和夸赞的。就是遇着我们,也不摆大哥的架子了,今儿进宫,母妃还说赵贵妃打发人给母妃送了些血燕补身子。母妃虽不缺这个,但赵贵妃着人送东西什么也是不常有的。”

  谢莫如想了想,笑道,“这是大殿下清明了。他身为皇长子,哪怕于帝位无缘,于兄弟序属,犹在太子之上。陛下不对殿下们格外疼惜,以前大皇子那般,只要不太过分,陛下都不予追究,这是陛下的仁慈。可日子长了,陛下做父亲的自然会宽宥于他,想想以后呢?后继之君可不是他的父亲而是他的兄弟,便是为着今后着想,大殿下也该对太子软和着些。”

  五皇子深以为然,道,“大哥能明白,真是大家的福气。”谁也不愿意有个蠢大哥啊。

  谢莫如笑问,“现在大殿下还去拜神吗?”

  “拜,怎么不拜。”五皇子道,“就是外城白云观的一个老道,上次你不是让我去查么,我还特意见了那道人一遭,瞧着就是寻常人,也不知大哥怎地那般信他reads;。”

  谢莫如继续问,“那大殿下请回家的是什么神仙,三清道人么?”

  五皇子道,“不是,说是叫紫姑的神仙。”

  谢莫如一向是个沉稳人,此时却是扑哧就笑了,一面笑一面道,“大皇子还是这样风趣的人,以往我竟不知。”

  五皇子摸不着头脑,道,“有什么好笑的?帝都里信佛信道的人多了。”

  谢莫如笑了一阵方道,“紫姑,紫姑。殿下可知那紫姑是什么神仙?”

  “我又不信这个,哪里知道紫姑的事儿。据大哥说,灵验的很哪。”五皇子虽细打听过他大哥的信仰问题,但关于他大哥信的神仙是什么来历,他是不知道的,就听她媳妇道,“自三皇五帝起,这天地间可谓神仙无数。司药的药神,司水的有水神,司火的有火神,司雨的有雨神,更甭提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也各有神仙管着。紫姑也有自己管着一摊子事儿,说来也是家常人家都有的东西,殿下猜一猜,紫姑是管什么的神仙?”

  像五皇子说的,他并不信神仙鬼怪之流,对神仙也不大了解,他媳妇叫他猜,他道,“总不是灶神吧,灶神是灶王爷,既叫爷,肯定是男的,不是什么姑。”

  “紫姑是司厕之神,民间也唤做子姑、厕姑、茅姑、坑姑、坑三姑娘。”谢莫如说着又是一阵笑。

  五皇子的表情都不知要如何是好了,五皇子唇角抽了又抽,唉声叹气,“你说大哥这是不是脑壳掉茅坑里了,他弄个管茅厕的神仙回家做甚啊!?”还是他大哥便秘啊!

  谢莫如唇际带着一丝笑影,“大皇子自有大皇子的打算,紫姑虽是司厕之神,不过,有很多道人都信奉紫姑来进行占卜的。”

  五皇子叹,“真不知大哥在想什么,还不如信灶王爷呢。”这个起码是管吃的。

  谢莫如道,“不管大皇子信什么,能叫大哥如此信奉迎进家门的,想来这道人定是别有本领。”

  小夫妻俩说一回大皇子的信仰问题,吃螃蟹过了重阳节就是穆元帝万寿了,万寿向来热闹,更兼儿女们都拼了老命的在穆元帝面前表现孝心,臣子们拼了老命的表现忠诚,好在,穆元帝一向节俭,故而排场控制在一定的奢华范围之内。

  谢莫如与五皇子献上颇为肉疼的寿礼,跟着每日早出晚归的热闹了五天,方得歇上一歇。五皇子私与谢莫如道,“比上朝当差都累。”其实一般这种场合都是交际的好时机,奈何五皇子不是那等八面玲珑的人,故而觉着成天对人嘻嘻嘻的,还不如当差干活呢。

  谢莫如笑,“一年也就这五天。”

  五皇子忙说,“今年我的生辰宴就不大办了。”

  皇子府的寿宴,哪怕不大办,该送礼的也得送,谢莫如倒没什么意见,道,“怕是你想大办也没空呢。我估量着修御林苑行宫的差使还得交给你。”

  五皇子心里也有数,这事既是他做了先期的预算工作,修整定也是他的事。五皇子道,“御林苑行宫不比汤泉宫房舍完整,何况御林苑行宫地方极大,现在天儿冷了,要修也得明白了。”

  谢莫如道,“御林苑是前朝用来避暑的地方,倘是明年修,别误了陛下避暑才好。”

  谢莫如这话是没差的,过了万寿节,穆元帝就召来五儿子说修御林苑行宫的事了,经他媳妇提醒,五皇子已是心里有数,道,“这会儿天渐冷了,怕是修不上一个月就要下霜上冻,倒不若明年开春再修,春暖花开,匠人们做活也快。儿子想着,提前令内务府备出料来,介时工料都齐全,一两个月就得了,正是夏天的时候,那行宫不论避暑,还是行猎,都是极好的reads;。”

  穆元帝想了想,这事本也不急,御林苑行宫以往穆元帝用的也有限,不过此次大修也是想用来夏天避暑,听五儿子说误不了避暑,便道,“这也好,你安排着内务府先备下料来吧。”

  父子俩说着话,四皇子过来禀事,先与五皇子打过招呼,穆元帝并未令五皇子退下,五皇子便在一畔旁听了。倒不是别的事,翰林掌院上报,说是新科翰林很有些家贫的,朝廷其实有一批廉租房专是给那些家贫的官员租住,租金非常少,只是象征性的收一些,但这廉租房有些供不应求,还有家贫无住处的新翰林申请不到廉租房,故而翰林掌院报了上来。

  这事儿自是工部的事务,四皇子就是过来说此事的,四皇子在工部日久,这事也提前做了功课,四皇子道,“帝都物贵,要是上好地段儿的房租,一处十几间房屋的小四合院也得七八两银子一月,偏僻一些的地方也要二三两银子,倘是家里贫寒在帝都做官,一人还好凑合,要是连家也一道搬来帝都的,且正是官小职微的时候,算上吃喝,的确艰难。再建房舍倒是不难,只是城中实无闲地。”

  四皇子有准备而来,穆元帝这里也有帝都城的大幅地图,内侍捧上来,五皇子既在跟前,也一并凑过去看了。帝都这地方,寸土寸金的,房舍是越来越多,闲地是越来越少的。四皇子指着外城的一处闲地道,“再建房舍,就得往城边儿上寻地界儿了。这处原是有一座白云观十几户人家,虽然有些偏,好在四周清静,按市价补给银钱,让这些人家另寻安置也是好的。”

  穆元帝道,“也可。”对四皇子道,“先做个预算出来。”

  五皇子私下还提醒四皇子一声,大皇子很是信仰白云观的老道,让四皇子搞拆迁时客气些什么。至于大皇子弄了个茅坑女神进府的事儿,五皇子没多嘴去提。

  四皇子知五皇子的情,应了道,“另拨一处地方给那老道住吧,这也是没法子,别看工部这辛辛苦苦的建好了地方,介时那些官儿们又得挑三捡四说地方偏僻。”

  五皇子拿出他媳妇曾经说过的话略做变化道,“这不过是权宜之所,谁还打算住一辈子不成?挑三捡四的都是没出息的。要是有出息的,熬个三五年也能自己置个小院儿,何必去占这个便宜。”

  四皇子笑,“五弟这话很是,倘有人挑肥捡瘦,我就拿这话教导他们一番。”他这拆迁平地的工程也不小,迁走些道观住户,正经开工也得明年春了。”

  兄弟俩路上说些闲话,还各有各的差命,出宫便散了。

  谢莫如在家里招待江行云,江行云要往南安州去,特意过来辞行的,江行云道,“帝都的事务都安排好了。那年应了安夫人,却一时俗事缠身无法成行,如今正好去瞧瞧,听说南安州气侯温暖,过冬尤其舒服。”

  谢莫如笑,“那就去吧,有时间到处看看也不辜负这一世。你与陈掌柜说,有什么事他若不能决断,让他到王府来找我。只是你此次远行,要不要派几个侍卫给你?”

  江行云笑,“不必,有季师相随,也有我府中训练好的侍卫。”

  谢莫如便不再多问了,只是命人准备些路上要用的还有给苏不语的东西,再请五皇子写了封信,盖上五皇子的印鉴,一并给了江行云,江行云不日南下。

  五皇子还说呢,“江姑娘与安夫人交情是真的好。”

  谢莫如笑,“是啊,白发如新,倾盖如故,这人要投了缘,也不讲什么身份地位年纪阅历的了。”

  五皇子又道,“父皇要移驾汤泉行宫,咱们也该准备着去汤泉庄子了。”自从汤泉行宫修好,穆元帝都是在汤泉行宫过冬。

  谢莫如道,“汤泉庄子暖和,虽然孕妇不易多泡温汤,毕竟是地气暖,住着比城里舒坦。她们生产的日子近了,若放她们在府里,我也不放心,不若一并带她们几个去,连带着产婆也一道带上reads;。”

  府里的事一向是谢莫如做主,五皇子无可不可的,道,“这也行,出城的路都好走,坐车里也不颠簸。虽有些麻烦,带就带着吧。”

  五皇子府的侧妃们还未生产,倒是宫里穆元帝先得一子,一位虞美人给他皇爹生了九皇子。穆元帝十分欢喜,当天便将四品的虞美人升为了正三品的虞婕妤。故而移宫的时间又往推了几日,给九皇子过了洗三礼方去了汤泉行宫。

  五皇子府跟随穆元帝的脚步一并移宫时,府畔有个人鬼鬼祟祟的偷窥,被王府的侍卫捉拿个正着,那人倒也机警,被侍卫扭着胳膊压跪在地上,连忙自报家门,高呼道,“臣翰林院庶吉士孙郝仁给殿下请安。”

  世间还有人给儿女取这种名儿的,嗯,五皇子在礼部当差,他记得今科春闱发榜,的确是有人叫这个名字。五皇子挑眉,挥手令侍卫放开孙翰林,孙翰林取出证明庶吉士身份的牙牌交给侍卫查验。也不是大街上随便什么人喊自己是什么官职,五皇子就能信的,自也得有身份证明才成。侍卫将牙牌奉上,五皇子看过后问,“你在我府外做什么?”

  孙翰林收起牙牌,道,“臣来找江姑娘,谢她救命之恩。”

  五皇子上下打量孙翰林一眼,因是休沐日,孙翰林未着官袍,不然王府的侍卫还不会直接扭了他,此时,孙翰林一身天青色的棉夹衣,料子不是好料子,做工不是好做工,除了脸长得不错,比朱雁是远远不如的。因江行云与自己媳妇走得近,所以五皇子虽然在心里偷偷给江行云取个外号叫剁手狂魔,但其实看着媳妇的面子,还是另眼相待的。五皇子看这小翰林人虽年轻,却有些胆色,便缓了缓口气对他道,“江姑娘出外游历,不在帝都,你且回吧。你既是新录的庶吉士,科场不易,好生做官,莫要多想。”朱雁的条件,江行云都看他不上。虽然他大哥脑袋间歇性发昏,但皇长子侧妃这位,江行云都宁可出家,五皇子是看不出半丝孙翰林成功的可能性。

  孙翰林听说江姑娘已不在帝都,顿时沮丧至极,小声问五皇子一句,“殿下知道江姑娘什么时候回来么?”

  五皇子道,“并不知。”

  失意人孙翰林垂头丧气的走了,那边儿王府女眷的车马也自大门驶出,五皇子自然与谢莫如共乘一车,说了刚刚小孙翰林的事,谢莫如道,“孙郝仁,记得他是今科二榜三十六名,人也年轻,今年二十三岁。榜上二十出头的还有一位沈翰林,也是二十几岁的年纪。他俩算是今科最年轻的进士了,尤其名次都不错,双双进了翰林院。”

  五皇子对他媳妇的记性佩服之至,道,“媳妇你怎么格外注意年轻的进士啊?是不是想给江姑娘相看个好的?”

  “那倒不是。”谢莫如道,“二十几岁中进士入翰林,若是寿命一般按六十岁算,能在官场奋斗将将四十年。殿下看如今内阁中人,多是少年得志的,不为别个,少年不得志,可能奋斗不到内阁就得先告老还乡了。譬如春闱,虽不做年龄限制,可要有人八十才中进士,又有多大用处?我想着,咱们往后是要就藩的,介时远离帝都,到底不在帝侧,陛下在时自然无碍,可人得思虑长远。关注一下这些年轻的进士,以后起码不能两眼一摸黑。”

  此时,五皇子不只是对他媳妇的记性佩服之至了,简直是对他媳妇的智商都五体投地。五皇子道,“以后我也留意些。”

  “留意也要看人品,倘人品不好,很不必理他。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谢莫如又问,“好端端的,咱们府上也不认得孙御史,他来有什么事?”

  五皇子与谢莫如说是来找江行云的,还说什么救命之恩啥的。谢莫如并未多言,道,“行云已不在帝都,他是白来一趟。”

  五皇子八卦,“江姑娘这桃花运可真够旺的。”

  “可惜无良材堪配啊。”

  五皇子心说,就是有良材,怕良材配上剁手狂魔也得小心着些reads;。不过,这些人怎么都自虐啊,江行云这等手段,竟然还一个个的上赶着,而且俱是青年才俊,五皇子发现,他已经开始不懂才俊的心了。

  五皇子觉着才俊的喜好颇难理解,大皇子的别院却是迎来了一位道人。五皇子形容人家白云道人,一把年纪,就是个寻常人。这是五皇子的看法。但在大皇子眼中,白云道人简直是从头到脚充满智慧,整个人飘飘欲仙,仿佛神仙降临。

  大皇子亲自见了白云道人,道,“仙长过来,可是有事?”

  白云道长道一声无量寿佛,方道,“乃凡俗中事,只是紫姑指引,这果业当落在殿下身上,故而贸昧上门。”

  大皇子忙问,“什么果业?”

  白云道长便说了他道观要被朝廷拆迁的事,白云道长道,“老道一向萍踪浪迹,无所定处,今在此,明在彼,居何处,端看天缘。只是神位不可轻动,昨夜紫姑托梦于老道,不欲道场为人轻毁,指引老道前来求见殿下。”翻译过来就是他道观不想让朝廷拆迁,请大皇子想想办法。

  大皇子笑,“我当什么事,只是为何朝廷要拆仙长的道观呢?”

  老道答,“据闻朝廷要建一些屋舍供官员租住。”

  大皇子便明白了,道,“此事当是四弟的首尾,我与他说一声就是。”

  老道再宣一声道号,“紫姑神果然未曾料错,殿下是神姑护法之人。”

  大皇子就为这个去找四皇子了,四皇子原没将个老道放在眼里,可大皇子亲自来了,四皇子道,“那道观倒是不大。”

  大皇子道,“不瞒四弟,当真是位极灵验的神仙。我多次想布施些银两给他扩建道观,他都未曾接受。四弟就看我的面子,留下那神姑的道场吧。且有神姑庇佑,四弟建屋舍也可以保平安呢。”

  大皇子毕竟是长兄,且话说到这个地步,那一块地方其实相当不小,只是零散的建有道观与十几户人家,故而四皇子想都拆迁了,好给官员建廉租房。大皇子亲自出面求情,四皇子也得给大皇子这个情面,笑道,“既然大哥这般说,道观便罢了。只是我要在周围动土建房,怕那道观也不得清静。”

  “神仙岂与我们凡人相同,四弟只要不拆神姑道场就好。”大皇子又谢了四皇子一回,四皇子忙道,“大哥这样就折煞弟弟了。”

  大皇子讨得这个人情,又与四皇子说一回紫姑的神通,很是推崇的与四皇子介绍了白云道人,方告辞离去。

  大皇子觉着,紫姑神委实不是一般的灵验,他刚说服四皇子保留了白云观的建筑,大皇子妃崔氏很快被太医诊出身孕来。于是,大皇子愈发信奉紫姑神,这下子,非但大皇子信,大皇子妃也开始信了,觉着这神姑的确有些神通。

  如今大皇子转变行事风格,还委婉的问五皇子,要不要也拜一拜紫姑,说不定能解决谢莫如不孕不育的难题。五皇子十分客气的拒绝了,道,“媳妇从不信神道之术。”

  大皇子道,“初时我也不信,但看你大嫂自从生下二妞来,几年未有身孕,拜紫姑神不长日子,就有了动静,说明紫姑神果然是灵验的。要是别人,我也不劝了。五弟你不同,咱们是亲兄弟,你好生想一想,便是白云道长,也是道法精深的仙长。”

  五皇子一想到那紫姑是个管茅坑的神仙,心里就有些障碍,不好就驳了大皇子的面子,因事关子嗣,回别院还是与他媳妇提了一句,谢莫如立刻道,“别听大皇子胡说,大嫂那不过是碰巧罢了。就是求神拜佛,正经有送子观音,对着管茅厕的神仙求子,这对路吗?”

  五皇子:……

  ...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40章 大皇子的信仰》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