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不是坏事

作者:石头与水 书名:千山记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四皇子的廉租屋渐有进展,来了兴致还问媳妇,“你先前不是说与五弟妹把附近地皮都买下来了么?什么时候盖房子。”

  四皇子妃道,“我和五弟妹一道商量,反正地皮已经买到手了,盖房子倒不急,先攒一攒人气,也要攒一攒景致,那些树啊花的,总得养几年才好看。”

  四皇子点头,“这就好。”先时他真担心媳妇跟谢莫如不管不顾的去盖房子,原来人家俩女人也是有计划的,四皇子这就放心了。其实四皇子实在不了解女人,就像先前在他廉租房周围挖湖种树、植花弄草,改善环境的事,胡氏与谢莫如皆出身高贵,哪怕不懂这挖湖种树,植花弄草的原理,可这二人眼光是有的,虽然先前也就是看个花园子的景致,花园子与廉屋房小区的区别,也无非是一个小一个大罢了。再往远里说,这些事,除了自家审美过关,就是用人的眼光了。四皇子五皇子都是实权皇子,哪怕不比太子大皇子三皇子,可他们有所差谴,这些人在胡氏谢莫如面前也不敢太过弄鬼,且不说二人皆是皇子妃的身份,端看二人母族,就都不是好惹的。

  四皇子妃一笑,转而与四皇子商量起中秋节礼的事来。四皇子道,“看父皇的意思,想去御林苑秋狩。”

  “这么说中秋节是要在御林苑行宫过了。”

  四皇子与媳妇说些朝廷小道消息,道,“其实父皇原是想去御林苑消暑的,皇祖母说搬屋子也要看吉日,钦天监卜的几个吉日都不好,父皇索性罢了,方一直耽搁到现在。”

  四皇子妃笑,“我说呢,御林苑行宫大修一趟,可修好这些日子,也没见父皇用过。”

  俩人便商量着秋狩随驾的事,其实四皇子府最是简单,要说以前还有几个姬妾,但后来四皇子把姬妾都打发了,他们府上人口简单,四皇子妃管家也颇有一手,事情就少,所以做什么事都简单迅捷有郊率。此际却遇着一桩难事,四皇子妃道,“咱们能随驾自是体面,只是二郎还小,带他去御林苑,我委实不放心。”

  四皇子道,“我看他身边儿的嬷嬷也是得用的,咱们带着大郎,把二郎放府里就是。”

  甭看四皇子妃有个可怕的外祖母,但四皇子妃却是个细致人,不放心儿子,道,“嬷嬷服侍人倒是周全的,她看顾二郎也还周全,只是这一去怎么着也得一个月,万一有什么事,只怕她人微言轻,做不了主。要不,我就不去了吧。你带着大郎去。待明年二郎也大些了,咱们再一道去。”

  俩人正说着话,就见大皇子府的管事上门,四皇子出去见了,回来与四皇子妃笑,“大喜大喜,大嫂生了儿子。”

  四皇子妃笑,“这可真是大喜事。”她们妯娌间是不错的,太子妃三皇子妃四皇子妃皆是有两个嫡子的人了,按理,皇家的女孩儿一样尊贵,可这皇家与外头民间也没什么不同,太祖皇帝如此英明还险被多年无子的事抑郁出病来呢,皇子府也是一样,大皇子妃进门最早,多年只得两个闺女,怎不令大皇子妃崔氏心焦呢。幸而皇家现在的皇子妃中还有个啥都没生出来的谢莫如垫底,但崔氏与谢莫如明显不是同一类人哪,先不说谢莫如本就不是凡人能理解的思维,换一个角度想,谢莫如自己不生,但五皇子府的侧妃们已生了五子一女,儿女数目居皇室成年皇子之首。总之,千难万难,如今终得一子,便是四皇子妃也觉着,崔氏终于熬出来了。

  非但四皇子妃如此想,崔氏也是如此想呢,大皇子妃更是兴冲冲的跑进宫里同他皇爹贵妃娘报喜,他皇爹穆元帝一向乐得见皇家多子多孙的,自然夸赞了大儿子一回,赵贵妃喜的念了佛,与儿子道,“怪道说好事多磨,我早就说你媳妇是个有福的。”

  同他皇爹报喜后,大皇子还不能去见他贵妃娘,他得先去看他那偏心眼儿的胡奶奶。胡太后的反应是,“唉哟,可是生出儿子了,老大媳妇不容易。”赏了大皇子妃一些补身子的东西,想着这个大孙媳平日里看着老实,就是在生儿子这件事情上不大得力,于是胡太后对大孙子道,“叫你媳妇越发趁势多生几个儿子,妇道人家,还是得有儿子。”说着似又联想到什么,胡太后道,“不然,光是一幅泼相就够讨人厌了,又不能为夫家绵延子嗣,这样的媳妇,也不知娶来做什么?”

  倘不是大皇子猜到这是他祖母在刻薄谢莫如,他真得误会了!再者,他媳妇生了儿子,他这急吼吼的进宫报喜,谢莫如也并不在胡太后跟前,您老人家突然刻薄她做甚!她又听不到!便是大皇子也有些理解不了他皇祖母的思维方式了。

  而且,也没听说老五媳妇近期得罪慈恩宫啊!

  此时,五皇子府也收到崔氏产子的消息,谢莫如笑,“大嫂不容易。”

  五皇子道,“大嫂要是这会子做月子,是不能跟着一道秋狩了,也不知大哥去不去秋狩。”

  “大皇子没有不去的。”谢莫如道,“洗三礼倒是不怕,只是这满月酒怕是要耽搁了。”穆元帝不可能得个孙子就不去秋狩的,大皇子必然随驾,到时大皇子妃在帝都做月子,满月酒便是办了,有身份的人都去随驾,就是想热闹怕也热闹不起来。

  五皇子府已做好随驾秋狩的准备,按五皇子的意思,御林苑行宫太远,孩子们还小,路上倒显奔波,就不让侧室们去了,他与谢莫如带着大些的大郎二郎三郎一道去。其实,起初五皇子也没想着要带着三个儿子去,还是谢莫如说,“小孩子本是爱玩爱闹的,他们也大些了,能走能跑的,平日里圈在府里的时候居多,既是随驾,索性带着孩子们出去见见世面。”

  五皇子笑,“我倒没想到这个。”

  谢莫如笑,“殿下这一年没个闲的时候,我想到也是一样。”又吩咐凌霄,“于氏是八月十三的生辰,我与殿下都不在,与徐忠家的说一声,到那天别忘了把于氏的生辰礼送过去,家里设一小宴,让她们三个好生乐一乐。”

  凌霄应了声“是”。

  谢莫如又同五皇子道,“这趟秋狩我看也得大半个月,家里虽有侍卫管事,也得有个人总领才好。苏氏是先进门的,我看,不如就暂把府中事交给苏氏,让周嬷嬷张嬷嬷给她打个下手。”

  这些事,五皇子向来都是让谢莫如来安排的。

  御驾八月初起程,起程前,谢莫如与五皇子进宫看望苏妃,苏妃一向身子柔弱,一年总要病上几遭,御林苑路远,且狩猎之事,苏妃似是兴致不大,这几日身上略有些不妥当,穆元帝便没令她随驾。不然近年来五皇子御前得宠,穆元帝对苏妃也不错,时常肯去淑仁宫说一说话,苏妃即得穆元帝青眼,后宫的日子便好过,每年穆元帝冬季去汤泉宫,都要带着苏妃的。既是苏妃身子不爽,穆元帝便未带她,交待留守后宫的谢贵妃好生照看着苏妃一些。

  谢贵妃也未随驾,不为别个,后宫得有人主事,赵贵妃是大皇子之母,虽然两人都是贵妃的品阶,谢贵妃一向识大体,私下在御前将了随驾的机会让给了赵贵妃。穆元帝不免赞她几句,谢贵妃笑,“陛下莫觉着臣妾如何贤惠,可得说好,下次陛下再去御林苑,可得带着臣妾。”

  这也是能做到贵妃的本领了,谢贵妃开始入宫只是四品美人之位,谢尚书也不是入朝就是尚书的,彼时赵贵妃因出身之故,一进宫便居德妃位。两人如今平起平坐,皆因谢贵妃这做人的妙处,她性子柔顺,向能解忧,但也不是做好事不留名不求回报的,而且,往往她都是先退后进,就似她这说话,玩笑一般透出些女人的私心,却又半点儿不讨人厌。

  穆元帝起程前难免多到谢贵妃处,就是后宫的随驾名单,穆元帝也是同谢贵妃商议的。

  言归正传,话说五皇子谢莫如夫妇去了淑仁宫,苏妃见着他们小夫妻一向喜悦,说起秋狩之事,苏妃笑,“你们只管去,老五是喜欢打猎的,莫如也跟着去赏一赏风景,御林苑的景致很不错的。”

  五皇子笑,“她也就是赏风景了,打猎净放空箭。”

  谢莫如白眼五皇子,“不就是会打猎么。别净笑话我,殿下这回可要大展神威,我与母妃今冬的皮子就指望殿下了。”

  五皇子一口应下。

  苏妃笑,“倒是莫如的生辰,要在路上过了。”

  五皇子道,“等到了行宫,我单为她贺一贺。”

  谢莫如笑,“嗯,殿下这话,我可是记在心里了。”

  母子媳三人说着话,五皇子特意挑了个差使不忙的日子,为了就是一道在母亲这里用饭。谢莫如却是不由想,穆元帝登基少有狩猎之事,苏妃先时并不得宠,如何知道御林苑景致如何?谢莫如再一思量,想着苏妃说的该是些旧事了。

  谢莫如的生辰正赶上随驾出发的日子,倒是宫里的生辰礼提前赏赐了下来,因是谢莫如二十五岁生辰,赏赐颇厚。当然,慈恩宫还是老样子。倒是苏妃按双份给的谢莫如,苏妃本就喜欢谢莫如,五皇子还特别会给他媳妇加分,说到要带着孩子们去的时候,苏妃有些担心,“会不会太远了?”

  五皇子道,“无妨,带着嬷嬷丫环们。还有府中的大夫也带上。孩子打小见见世面才好,不然,男孩子家总闷在家里,倒养的怯了。大郎二郎三郎都结实的,他们也三岁了,能跑能跳,淘气的很。这机会也难得。”

  苏妃笑,“你对琐事素有粗心,这般细致,定是莫如的主意。”

  五皇子笑,“是啊,我也没想到呢。”

  苏妃十分欢喜欣慰。

  御林苑离帝都有七日的车程,五皇子倒不喜坐车,大都是在外面骑马,太阳暖和的时候,谢莫如总会要五皇子轮流带着三个儿子骑马的,太子留守帝都,未能随驾。随驾的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都未带孩子出来,就五皇子家带了,而且一带就是仨。五皇子时常就去与他爹显摆,三四岁的孩子虽然淘气,也是最讨人喜欢的时候,五皇子家三个孩子各有特色,老大穆木背书最快,但他要跟人联句一样的背,譬如,五皇子说一句,“天地玄黄”,他立刻奶声奶气的扬着嗓子接一句“宇宙洪荒”,然后,五皇子再接,他就能你一句我一句的往下背。

  五皇子问他皇爹,“我儿子聪明吧?”他也很得意自家儿子会背书这一点啊。

  由于老穆家先前闹过人荒,穆元帝尽管儿孙不少,仍旧格外喜欢孩子,龙心大悦,竟与五皇子笑言,“我儿子不聪明,孙子倒是聪明。”要了穆木在御辇里,发现小朋友非但千字文会背,简单的唐诗也会两首,穆元帝也对五皇子道,“这孩子你们教的好。”

  五皇子笑,“我没空教,主要是王妃在教。”

  他家大郎二郎三郎都会背一些简单的蒙学教材,五皇子每天早出晚归,哪里有空教孩子?都是谢莫如叫了在一起教导,五皇子自己也教过,主要是不如媳妇教导的效率高,他也就把孩子的教育放心的交给媳妇了。不过,除了教育,五皇子家的儿子们都有自己的个性,大郎喜欢背着小手板着小脸充老大,当然,他本就是兄弟中的老大。二郎是个好脾气的,每日笑眯眯,由于喜欢吃点心,兄弟间他有些小胖。三郎是个话痨,更兼十万个为什么,还特会拍马屁,譬如三郎第二次见穆元帝时就知道带了支棉花送给穆元帝,还粉儿真诚的说,“皇祖父,这朵棉花送给你,祝愿五谷丰登。”把穆元帝逗的哈哈大笑,问,“这是谁教你的?”

  三郎十分自豪,且因为话痨,兄弟间,他口齿最清楚,奶声奶气的说,“我自己想的!棉花是母妃送我的!我送您!”

  大郎板着奶团团的小脸儿,一脸端正的瞥三郎一眼,尽管因年纪限制不好形容自己的心情,但大郎已经懂得用眼神表示对这个弟弟的鄙视。二郎正两只肉窝窝的小手捉着块奶糕吃的香甜,穆元帝问三郎,“五谷丰登,你知道是哪五谷么?”

  三郎挠头想了想,道,“黄米,谷子,大米,小麦,豆子。”

  二郎咽下一口奶糕,他一向是个慢性子,难得这次快语速道,“豆子做豆腐,小麦做凉皮,大米蒸米饭,谷子吃粥,黄米蒸糕。”

  三郎道,“豆子也可以做油,也可以做豆皮。”

  二郎道,“还可以做酱。”

  三郎不甘示弱,“豆芽!”

  二郎想了想,实在想不出豆子还有何功用,他也不急,便又继续低头吃自己的奶糕了,三郎得意的扬起头,大郎敲他一下子,板着小脸儿说,“母妃说做人要谦虚。”

  三郎是个心眼灵活的,而且有敏锐直觉,他不过第二次见穆元帝,就知道去抱穆元帝大腿,扬着大头对大郎道,“你再欺负我,我就叫皇祖父抽你。”

  大郎道,“回去我要把你屁股打肿。”

  二郎是和事佬,劝他大哥三弟,而且劝的方式很有二郎特色,二郎也不吃奶糕了,一手拉着他大哥一手拉着他三弟,道,“吃糕吃糕。”

  穆元帝的笑声自御辇传得好远,你说把大皇子恨的呀,大皇子心说,“我怎么就忘了把二郎带出来了哪,白叫老五在父皇面前穷显摆。”

  大皇子这会儿学得聪明了,只与三皇子道,“老五家的侄儿们的确招人喜欢。”净看老五轮番儿的带去在父皇面前去显摆了。

  三皇子笑,“是啊,老五和谢表妹都会教孩子,把孩子教的懂事。”三皇子把长子贡献给他娘谢贵妃了,他家二郎倒是与五皇子家的大郎年岁相仿,只是三皇子觉着孩子小,未曾有带孩子一道的心。不过,老大你这挑拨也太明显了吧,他与五皇子虽然不及四皇子五皇了之间亲密,但谢莫如是他外家表妹,有这一层关系,两家一向也是不错的。

  果然,大皇子一听“谢表妹”三字,立刻也就挑拨错了。再往边儿上一看悠悠然骑马的四皇子,问四皇子,“侄儿也未入学,四弟怎么没带弟妹和侄儿们一道过来。”

  四皇子笑,“二郎年岁小,王妃不放心,大郎这小子人小鬼大,非要在家照顾弟弟,就随他了。”

  三皇子笑,“长子就该如大郎这般,以后顶门立户,也知爱护弟妹。”

  四皇子笑,“我就盼着他能如三哥所言一般才好。”

  一时,五皇子驱马过来,三皇子笑,“老远就能听到父皇的笑声了。”跟五皇子打听教育方法,“我家三郎与你家大郎差不多的年岁,五弟怎么教孩子念书的,好生伶俐。”小孩子家的声音也很有穿越力与传播力,三皇子也听到五皇子家的孩子背千字文与唐诗的声音,虽然还带着一股子稚嫩的奶气,却着实好听,也招人喜欢。

  五皇子道,“都是王妃教,我一教就着急。”

  四皇子道,“我家大郎也是王妃教。”

  三、四、五说着孩子的教育问题,把大皇子恨的,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赵贵妃还同大皇子说呢,“五皇子家的几个孩子挺有意思,年纪小小,却着实有趣。”赵贵妃这次能随驾,还是颇有些意气风发的。见着五皇子家的三个郎,赵贵妃这做祖母的年纪也喜欢小孩子,只是瞧人家孩子小小年纪这样有趣,且蒙学都学了一些,就触动了赵贵妃的一桩心事。去岁皇孙们入宫念书,大皇子家穆桐进宫念书时啥都不懂,一个字不识,一句蒙学也不会。而太子长子穆檀人家就是在家里教过的,尽管也就学了些蒙学,但孩子也怕比啊,给大皇子家的穆桐一比衬,太子嫡长子穆檀简直优秀的过分。赵贵妃见着五皇子家的孩子,就觉着怎么别人家孩子都这么机伶这么聪明啊,赵贵妃对儿子道,“孩子还是要教的。”又觉着媳妇小气,看人家五皇子府,不都是庶子么,人家谢莫如还教的这么好。

  大皇子终于忍不住道,“老五就是外憨内刁。”

  赵贵妃道,“谁家有这样招人喜欢的孩子不带出来呢,先把孩子教导好!”

  大皇子不说话了,心说,太奸了,老五夫妻,太奸了。

  穆元帝这路上,空闲时就喜欢把五皇子家的三位小皇孙叫到跟前儿逗一逗,或者教小孩子念两句诗,说一说路畔是什么树,还有远处的田地、村庄、羊群、牛马,穆元帝肚子里故事很多,表示为大郎二郎三郎回家都会跟谢莫如说,皇祖父教他们什么,给他们讲什么故事,都会同讲莫如说,谢莫如时而还会补充一二,加深孩子们的印象。

  五皇子那叫一个美呀,他做父亲的年岁相对于他的兄弟们还是相当早的,但是,五皇子初时实在没有做父亲的自觉,到现在他才渐渐适应了父亲的身份,知道孩子不是生出来就完了的。孩子生出来只是一个开始,做父母的要教导孩子,各方面的都要引导他们。他这些儿子们,还不全靠他媳妇教出来的么。五皇子都觉着,自己上辈子肯定是烧了高香啊。

  哪怕胡太后这死不待见谢莫如,也得说五皇子家的孩子们教的好,主要是老太太途中寂寞,有几个孩子,童言稚语的,颇能解忧。不过,胡太后的话是,“老五把孩子们教的好。”半句不提谢莫如。赵贵妃自然也不会提谢莫如的。

  谢莫如对胡太后也没好感,尤其是胡太后给三个孩子讲些民间鬼故事,把孩子们吓得晚上不敢熄灯睡觉,把谢莫如气坏了,先把孩子们哄睡了,谢莫如对五皇子道,“明天你去同陛下说,再这样,以后不准再带他们去见太后!”

  第二日,五皇子跑去同他皇爹诉苦,“皇祖母,哎,皇祖母……哎,父皇你劝一劝皇祖母,可别再给大郎他们讲什么诈尸还魂的事儿了,吓得大郎他们晚上都不敢睡觉。”

  穆元帝:……

  穆元帝问,“孩子们还好吧?”没吓着孩子们吧?

  “昨天王妃哄了半宿才睡了,您可跟皇祖母说一声吧,咱家这么些皇孙,都年岁不大呢。”

  穆元帝请他妹妹去劝一劝他娘,文康长公主听这事儿后也颇是无语。倒是大皇子,肚子里兴灾乐祸,心说,这就不带着你儿子各处刷好感度了。

  只是,大皇子没兴灾乐祸半日,就传出五皇子家的小崽子们要习武的事儿来,穆木是这样与穆元帝说的,“等孙儿学会武功,就能保护弟弟们了。”

  二郎老实的说,“就不怕鬼了。”

  三郎伶伶俐俐的说二郎,“母妃说了,世上根本没鬼,咱们的床下也什么都没有。”

  二郎想了想,道,“曾祖母说有鬼。”

  三郎立刻说,“曾祖母这是没文化!”

  总之,孩子们又恢复了以往的活泼,尽管有谢莫如私下对胡太后评价不佳之嫌,穆元帝也睁只眼闭只眼当作没听到了。

  五皇子庆幸,在他皇爹面前,他向来不吝于夸赞他媳妇的,何况本就是事实,五皇子道,“幸亏王妃会哄孩子们。”

  穆元帝赏了谢莫如几匹宫缎,在穆元帝看来,谢莫如也是个会教孩子的,尤其有个只会给孩子讲民间鬼故事的胡太后比衬着,穆元帝自己都庆幸他与妹妹都不是他娘教的。几个儿子家的孩子,大些的穆元帝都见过,比较起来,凭心而论,还真是五皇子府的孩子教的出众些。这种出众,当然不是孩子单人素质的对比,而是几个孩子有不同的生母,谢莫如却一视同仁,教的懂事。尤其对比过大皇子家庶长子穆桐入学时那完全空白的学前教育后,对比一下大皇子妃,于穆元帝心里,自然是谢莫如这样的嫡母更为合格。

  五皇子把赏赐给他媳妇带回去,道,“父皇都说你把大郎他们教的好。”

  “孩子自然是要教的。”谢莫如看过宫缎,就让凌霄收起来了。虽说是庶子,谢莫如还真不是面儿上周到就算了的性子,小孩子都是白纸,教导好了,于自身于五皇子于整个皇子府又是什么坏事呢?

  看吧,不是坏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看过《千山记》的书友还喜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打开书架 |返回首页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千山记第143章 不是坏事》加入书签,方便以后阅读千山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千山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